巫姑又是手一揮,巨大的幻世鏡出現了一些畫面。

一條紅色巨蛇被另一條更強壯的蛇撕咬,顱骨破碎,脖子似乎被咬斷了,鮮紅色的眼睛充血,像是被漆成紅色的乒乓球一樣擠出了眼眶,身上遍布著血糊糊的黑洞……

小老虎嗷嗚嗷嗚的叫著,驚悚的看著幻世鏡。

「阿顏……」

大蛇悶悶的聲音從顏漠懷裡傳來。

顏漠猛然驚醒,道:「怎麼了?」

她的手有點顫抖,腦子裡全是幻世鏡裡面的景象。

兩龍爭鬥,弱的死了。

而弱的就是她懷裡的這條大蛇……

此刻大蛇變成五六歲的小孩子,像是依賴母親一樣依賴著她。

大蛇顯得猶豫和忐忑,眸子在瞬間變成紅色,顯得有一些濕漉漉地凝視著顏漠,臉上的沮喪幾乎變成一片小烏雲了,道:「我會死的……」

顏漠搖搖頭,道:「不會,我永遠不會騙你,有我在,你不會死的!我會保護你的。」

「不,我會死的。」大蛇極端畏懼,他也會怕。

顏漠蹲下來,嚴肅的看著大蛇,道:「不要怕,有我在。我永遠都在。」

大蛇陡然高興起來,問:『真的嗎?』

顏漠問:「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大蛇激動的抱住顏漠,說:「我就知道阿顏永遠不會騙我……」

小老虎抖抖身上的雞皮疙瘩,道:「酸死了!果然小孩子就是容易相信別人!哈哈哈哈!」

晚上,巫女們給大蛇和小老虎安排了房間。

像是以前一樣,顏漠給他們講睡前故事。

大蛇很熱衷於聽睡前故事,而小老虎卻很不屑,道:「這些故事都是騙人的。」

故事嘛!本來就是騙人的!

哪有那麼多真的故事?

大蛇卻不信,覺得故事都是真的……

顏漠以前講過睡美人的故事,白雪公主、灰姑娘、阿里巴巴與四十大盜之類的故事,現在倒是沒啥別的故事好講了。

於是她講了海的女兒。

那是一個老掉牙的故事。

在浩瀚的大海深處,有個魚兒的王國。海王有6個美麗的女兒,尤其是小女兒比姐姐們更美麗,她善良純潔,有著美妙動聽的聲音。她們自由自在、無憂無慮地生活在大海里。老祖母有時會給她們講些海上面的新奇故事,使最小的公主的心中充滿了對海上面世界的憧憬和渴望。

終於盼到了15歲,小公主被允許浮上海面。她興奮地東張西望,想把一切都收在眼裡。這時一艘大船駛近她身旁,船里有許多穿著華麗的人正在為王子慶賀生日。當小人魚看到英俊的王子時,深深被他吸引住了。忽然一陣狂風暴雨,風浪摧毀了大船,人們落入水中,向海底沉下去。 小人魚冒著生命危險,奮力托起王子的頭,把他推到沙灘上,她輕輕吻了王子的額頭,躲到遠處的水中。等著有人來救他。這時教堂里走出許多人,一位年輕姑娘發現了王子,她叫來一些人,救了王子。王子醒了,他以為是姑娘救了他,一點也不知道小人魚。回到海里,小人魚把自己的心事告訴姐姐們,姐姐們告訴她這王子是誰,並指給她王子的住處。於是小人魚決心去找心愛的王子。

她先找到海巫婆,求她幫助自己實現變成人的願望。海巫婆為她配製了一種葯,告訴她在黎明前喝下它,魚尾就可變成人的腿,當然,這非常痛苦,如同尖刀劈開身體;而且,每走一步路,腳都會像刀割一樣疼。一旦變為人,就再也不能變成魚兒回到大海了。 光之隱曜 海巫婆還告訴她:如若王子因愛她而忘掉自己的父母並與她結為夫婦,那她將會得到不滅的靈魂;如若王子與其他女子結婚,那小人魚將會在王子婚禮的前一天早上死去,變為海里的泡沫。小人魚臉色蒼白,但她毫不畏懼,勇敢地向海巫婆要了藥水。作為報酬,海巫婆割去了她的舌頭,拿走了她動聽的聲音。深夜,小人魚向著熟睡的親人拋了1000個吻,心痛得似乎要裂成碎片,她悄悄地離去了。

她來到王子的宮殿,在石階上喝了海巫婆給的葯,一陣劇疼使她昏死了過去。醒來時,她見到了王子。對王子的問話,她不能回答,因為她成了啞巴。她為王子跳舞,舞姿輕柔飄逸,人們都看得入了迷,誰也不知她忍受著怎樣的疼痛。王子非常愛她,一會兒也不想和她分開,但王子心中還愛著那個救過他的姑娘,王子不知道,正是小人魚救了他。

國王、王後為王子選中了新娘,她是鄰國的公主。王子乘船去接她,發現公主正是救他的姑娘。王子就要與心愛的姑娘結婚了,小人魚不顧劇烈的疼痛,為他們跳起舞來,這將是她與王子在一起的最後一天了。夜降臨了,可憐的小人魚獨自站在船舷,想起了海里的親人和家鄉。忽然,姐姐們出現了,原來,她們為了救妹妹,去求海巫婆,海巫婆要去了她們的頭髮,給了她們一把尖刀,讓小人魚刺中王子的胸口中,這是最後的機會了。她看見王子在睡夢中還叫著新娘的名字,他心中只有她的存在。小人魚又吻了王子的額頭一下,用顫抖的手把刀子扔到海里,自己也跳到大海里去了。天亮了,人們找不到小人魚,船邊的海浪上跳動著一片白色的泡沫。

小老虎不屑一顧,道:「哼,都是假的。」

大蛇哭的稀里嘩啦,道:「我不要小人魚死……」

小老虎嗷嗚嗷嗚的叫著,道:「哭什麼,都是假的,哪有那麼傻的人啊!」

大蛇帶著薄薄的怒氣瞪著小老虎,道:「你什麼都不懂!」

顏漠:「……我是不是不該講海的女兒,下回換一個。」

大蛇的氣勢軟了下來,它一點一點地蹭到顏漠的身邊,說:「不,我喜歡聽,我要是王子,我一定不會讓小人魚變成泡沫的,我就是有點傷心……」

顏漠:「……」

大蛇:『嗚嗚嗚……』

顏漠:「……」

大蛇:「嗚嗚嗚,我不想小人魚變成泡沫……」

顏漠暴怒:「傷個毛線的心啊啊啊!!童話故事都是假的!」

小老虎放肆的大笑,大蛇哭的更傷心。

與此同時。

三天後。

巫姑叫顏漠去大殿。

巫姑說:「紅色的筮我已經找到,在這裡,我可以給你。」

說完,巫姑伸出手,手裡是那紅色的筮,泛著微弱的紅光。

顏漠剛想伸手去拿,結果巫姑手一縮。

「有條件的。」

顏漠:「……」

詭異的一陣沉默過後,顏漠問:「啥條件,還有你三天前不是說只要我說出我是哪來的,幻世鏡為啥看不到我就可以的嗎?」

巫姑乾咳一聲,道:「那是三天前的條件,現在的條件已經變了。」

顏漠:「……」

又是一陣沉默。

顏漠問:「好吧,什麼條件。」

巫姑停頓一會兒,猶豫道:「軒轅已經知道他的宿敵已經出現了。他給我們巫族的約定是,他可以不動我們巫族,不傷巫族分毫,但是相應的,我們巫族需要把你身邊那條大蛇交給他。」

顏漠道:「我不同意。」

巫姑冷冷道:「是啊,你又不是巫族的,你何必管巫族上下幾萬人的死活呢?」

顏漠暴怒,道:「不是這個!」

巫姑也聽得出來不高興,道:「那是為何?我們巫族上上下下還比不過那條蛇嗎?反正它也打不過軒轅,它本來就要死,這樣的話還不如用它保全我們!」

顏漠道:「他是我朋友,我不會出賣他的。」

「那你不要紅色的筮了嗎?」

「要,但我也不會出賣他。」

巫姑笑道:「哪有那麼好的事,你選擇了魚肉的美味就要選擇魚刺的糾纏,你選擇了陽光,就要忍受夏日的炎熱。」

顏漠道:「會有的,會有的。」

紅色的筮代表的是燭九陰的生命,這無異於二選一,燭九陰還是大蛇?

她該怎麼選?兩個都選可以嗎?

她不想任何一個死啊!

到底該怎麼選?

誰能告訴她啊!

巫姑道:「你要是聰明的人,你就會明白,選擇紅色的筮才是最划算的。你很艱難做決定嗎?那就選最划算的。」

顏漠道:「不會的,我不會出賣大蛇的。」

巫姑又道:「你考慮一天吧。」

顏漠渾渾噩噩的走出去,心中煩躁不安。

千載難逢的機會,紅色的筮就在眼前……但是她卻不能拿!

不可以拿。

拿了她會後悔的。

到底該怎麼辦。

大蛇情緒十分低落,抓著顏漠的袖子,道:「我聽到了,你們說話的時候,我就在大廳外面……」

顏漠:「……」

大蛇焦躁了起來,卻咬著嘴唇沉默了。

顏漠道:「我想過了,我即使在想要紅色的筮,我也有別的方法拿,世上又不是只有姑姑手裡的那根。」 顏漠道:「我想過了,我即使在想要紅色的筮,我也有別的方法拿,世上又不是只有姑姑手裡的那根。」

大蛇用受傷了似的表情哀傷地看著顏漠,為難道:「可是,她說的沒錯,反正我也打不過它……反正我都註定會會被它咬死……不過要是能幫上阿顏,我也會很開心的……」雖然開始表情是悲傷的,但是後來卻有點激動起來。

顏漠的小心臟有點不好過,有一股壓抑感。

她笑著說:「不要擔心,我說過的,有我在,你不用怕,我說話一向都是算話的。」

這是假話……

顏漠嘆息一聲,道:「明天過後,我們走吧。我來想辦法,你不要怕。有我在,沒有人能傷害你分毫。」

大蛇感覺自己在蜂蜜和蜜糖里滾過一般,整個人都要飄忽起來,暈乎乎的,高興的說:「嗯嗯……」

然後第二天,還未來得及跑路,顏漠等人就被抓住了。

被巫姑抓住的時候,小老虎哀嚎:「所以說,大蛇閑著沒事去爭什麼鐘山君位置幹嘛?」

巫姑道:「因為這個世上,燭九陰只需要一個,不需要兩個神獸燭九陰。」

顏漠:「我謝謝你告訴我啊。」

巫姑嘆息一聲,道:「阿顏,你太令我失望了,我以為你會是一個聰明人,但是你並不聰明,你做了一個愚蠢至極的選擇。」

顏漠嘆了口氣,道:「是么?我並不認為這個選擇愚蠢。」

巫姑道:「即使你不承認,這也是最愚蠢的選擇,反正它都會死,你放著什麼都不管就好了,我會幫你當壞人的,你良心不安的時候還可以安慰自己,一切都是那個巫女逼我的。」

顏漠說:「姑姑,你聽我說,也許事情沒那麼糟糕,我們只要齊心協力,一定可以解決這個困難的,也許我們不需要犧牲任何人的。」

「你太愚蠢了,那麼多年,幻世鏡從來沒有出過錯,那就是未來會發生的。」巫姑居高臨下的看著被眾多巫族圍住的三人。

顏漠抬頭,冷冷道:「那是因為幻世鏡不能預測到未來來到這個時代的人,所以它看不見我,它所展示的未來只是沒有我的情況下。」

「阿顏……」大蛇抓著顏漠的袖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小老虎望了望幻世鏡,默默不語。

巫姑說:「就算無法預測到你,一個你又能改變什麼?你什麼都改變不了!」然後巫姑對著眾多巫族,道:「把阿顏和那隻老虎關到大殿最深處的地牢,把大蛇抓過來!」

眾多巫族施展著巫力,巫力匯聚成一道鎖鏈,抓住顏漠,把她捆起來。

顏漠企圖掙開,但那巫力聚成的鎖鏈卻越掙扎越緊!

「放開我!放開我!」顏漠怒吼著,但卻無人回應。

小老虎暴怒,周圍出現一陣巨大的陰風,眨眼睛小老虎就變成嗜血凶獸馬腹,低沉的吼叫道:「都給我滾!」

馬腹吼叫發出的風刃像是利劍一般,割破捆著顏漠的鎖鏈。

大蛇高興極了,撲過去抓住顏漠,道:「我不要和阿顏分開……我們永遠在一起。」

顏漠狼狽的抱住大蛇,道:「好的,我們永遠在一起!」

巫姑手一揮,就是一道結界困住三人,她站在結界外道:「為什麼一個一個都那麼愚蠢呢?明明是最划算的選擇,為什麼你們都不選?」

顏漠瞪著她,道:「你懂什麼?我是卑微的人類,我是渺小的人類,我沒有無邊的法力,我也沒有永恆的生命,一點天災,一點人禍,甚至一點疾病一點外傷我就會死,但是我們人類能夠繁榮昌盛不是因為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而是我們擁有團結、友愛,我們即使再渺小,我們也會團結在一起,你殺了一個我,還會有千千萬萬個我!」

巫姑沉思許久,喃喃道:「真的是這樣嗎?」

顏漠道:「我們人類會幫助彼此,所以我們堅不可摧,我們不會放棄任何一個成團,大家有難同當,有福同享。外在的力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所有人都要有一股敢於抗爭的勇氣,我們所有人的力量凝聚在一起是最大的!是最強的!」

團結就是力量,一根筷子很容易就能折斷,一堆筷子怎麼折也折不斷啊!

「哼,幼稚!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多一點自知之明,少一點自作多情,生活會少很多麻煩。你幾斤幾兩,你心裡沒數嗎?」

顏漠義正言辭,嚴肅的說:「是的,我知道我只是你們眼中的螻蟻而已,但是我會讓你看看無數的螻蟻將會擁有多大的力量!」

(女豬腳的嘴炮還是很強大的,只不過不好意思本作者君筆下的配角沒那麼好說動……)

巫姑說:「逼逼逼逼,太煩了,總管就三隻螻蟻,還無數,你不會數數嗎?」,說完巫姑對眾多巫族人士道:「我來對付那隻老虎,你們把阿顏抓進地牢,順帶著抓住那條蛇!」

顏漠:麻蛋!這節奏不對啊!為毛我的嘴炮不起作用?一般這種情況下,大家都不是紛紛丟兵棄甲,恍然大悟,然後臨陣倒戈,按照我說的幫我做事的嗎?為毛這節奏如此詭異?難道我說的那一段感人肺腑充滿哲理的話只是為了水字數的嗎?

(作者君:嗯,是的,你說的那麼多話都是為了水字數的……顏漠內心OS:作者君你該去死了!)

巫姑匯聚的鎖鏈像是蟒蛇一般纏住巨大的馬腹,馬腹怒吼著,卻掙脫不開,吼道:「果然是法力最厲害的巫女,我掙脫不開。」

最終,馬腹又變回小老虎,被巫姑拎在手裡。

大蛇也被人抓住,壓在地上。

顏漠自然也是如此。

巫姑道:「大蛇抓著留下,剩下的扔進地牢。」

「是。」那些人抓著顏漠離開。

顏漠對大蛇說:「等我,我會來救你的……」

「哼,痴心妄想。」

顏漠被人拉著拖下去,表情非常的不甘,當然心裡也是非常的不甘,就這麼被帶下去……就這麼被決定……

很不甘心…… 「我不要和阿顏分開!」大蛇發出一種異常尖銳的咆哮,下半身突然變成蛇尾,蛇尾上紅色的鱗片炸起。

蛇尾瘋狂的揮舞著,打散那些巫力凝聚成的鎖鏈。

馬腹也趁機掙脫開來,吼道:「都給我讓開!」

越來越多的巫女拿著符咒飛來,漫天飛舞的符咒發出耀眼的黃光,無數的巫族少年少女前仆後繼的涌過來。

巫姑皺了皺每天,法杖猛然發出耀眼的光,襲向大蛇。

顏漠衝過去,抓住那危險的法杖,怒吼:「收手吧!」

巫姑冷冷瞥了她一眼,然後凌空一道暴擊,打的顏漠滾了幾滾,爬起來時臉上全是血。

「你們這些小嘍啰,是不是總覺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真是愚蠢!」巫姑的法杖猛然激發光芒,重重的轟擊在顏漠身上。

顏漠就感覺自己被大卡車撞到一般,全身都是痛,撞到牆上又彈下來,她清楚的聽到自己骨頭髮出咯嘣咯嘣的聲音。胸口壓抑,一張嘴就全是血。

顏漠捂著嘴,說:「我們不怕困難,你就是我們的困難,我不怕你。」

巫姑看了她一眼,道:「你太令我失望了!」她一揮袖,顏漠就又撞在牆壁上。

又是滿口的血。

馬腹被巫族人圍著,發出憤怒的吼叫,那無數巫力卻匯聚成巨大的天網,籠罩住他,讓他無法掙脫。

大蛇也討不了好,全身是血,看到顏漠也全身是血,便心中一痛,連忙道:「不要打阿顏,不要打阿顏……」

顏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