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族趕屍!”

那位老者看到戰圈中,我用一個手搖鈴就能控制陳子傑,忍不住脫口而出。他眼睛瞪得滾圓,這個消失數百年的古老門派再現玄門江湖!

他可是知道趕屍一脈的恐怖,怪不得剛纔自己看不出這個年輕人的實力,原來他身上瀰漫的並不只是單單的死亡氣息,還有屍氣!

要是死亡之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屍氣,這屍氣蔓延下,陳子傑只要吸收,短時間內就

會失去意識,成爲名目其實的活着的死人!

在這範圍之內,碰到趕屍一脈必當會被其控制,當作殺人的工具。

我並不知道這老頭看穿了我的祕術,還是集中精力操控陳子傑攻擊惡鬼,惡鬼在他的攻擊下,已經遍體鱗傷,身上的陰氣消散了很多。

“找死!”

老者大吼一聲,朝戰圈中的我攻擊過來。

楚天一看也大吼一聲,踏步飛進了戰圈。

這個老頭的速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他的實力要比馮青之流恐怖的多,從他進去戰圈,我身邊的黑氣就開始渙散。

我自身實力也不是多強,並且是第一次用趕屍的法子控制已經被屍氣侵蝕的活人,所以等老頭過來後,我還在操控陳子傑。

“去死!”

老者又是大吼一聲,聲若洪鐘,裏面夾帶了無盡的怒意,凌空一個掃腿甩向了我的脖頸。

“砰!”

我根本就來不及躲閃,直接被這老頭踢飛出去。

“你也去死!”

狐狸姐姐唰的就從包裹裏飛了出去,朝老頭攻擊,在黑氣繚繞下,那些楚家晚輩並不知那快速閃動的白線就是狐狸姐姐。

但這瞞不過楚家那些老一輩,他們眼睛再次睜大,這個趕屍傳人就讓他們震驚了一個多月,這又冒出一個千年狐妖,他們都倒吸一口氣,眼睛開始發亮。

“陳功,這是年輕人在爭鬥,你又何必插手?”

楚天伸手攔着了和狐狸姐姐爭鬥的老頭。

“你沒看到這小子是巫族趕屍一脈麼?留不得!他必須死!”

陳功抽出自己攜帶的八卦劍,抽身再次朝我攻擊過來,剛要過來,又被一種力量牽制了“楚族長,你爲何要攔我!”

“哼,就因爲你當我楚天是空氣,不要忘了這是我家!”

楚天也抽出了自己的玄門佩劍,擋在了陳功面前。

我一個翻身站起來,擦去嘴邊的血跡,招呼狐狸姐姐把那惡鬼抓了個稀巴爛順嘴給吸食了,我瞪眼看着陳功“想殺我是吧?”我手搖鈴再次搖動,陳子傑就像是瘋了一樣,朝陳功揮劍攻了過去。

(本章完) 陳功聽到我大喊,扭過頭來,冷哼一聲“邪門歪道,今天你別想活着出去!”他抽身躲過了陳子傑的攻擊。

“是麼?”

我又用力搖動了手搖鈴,周圍那些渙散的黑氣慢慢聚攏,但,從我身上又散發出一股黑氣,我控制着沒敢讓它擴散,因爲這是毒素,儘管還不是真正的蛇蠱,但也足夠毒死一些人。

我可不想把楚家這羣晚輩們全部毒的半死,更不想被楚天他們追殺,再說楚菡還在人羣裏,這毒素是我用來備用的,陳功的實力不是我所能抗衡的。

陳子傑拿着符文劍朝陳功瘋狂的進攻,而陳功卻不敢動手,畢竟這是陳家的少公子,稍有不慎傷了或者死了,那麼自己這個黑鍋是卸不掉的,所以只有閃躲,嘴裏大喊:“子傑,醒醒!”

但陳子傑現在根本就聽不見,他的思維全部停滯了。

“今天你必須死!”

陳功咆哮一聲,召出了自己的小鬼兒,這是一隻兇狠的怨靈,實力很恐怖,出來後就一直咆哮。

楚家的那些晚輩一陣大呼小叫,畢竟怨靈這種鬼類高級物種,只有玄門道法很深厚的人才能豢養。

陳功大喝一聲,念動咒語,並且用靈符沾了自己的血跡,用劍一揮,靈符席捲當空,整個燃燒了起來,戰圈中的黑氣被驅散不少。

他躲避着陳子傑的攻擊,指揮怨靈朝我攻擊過來。

狐狸姐姐怒吼一聲,衝了過去,不過一個照面之後,它就處於了下風,經過小巷的重創實力還沒恢復,再加上這個怨靈等級已經處於怨靈的頂峯。

“小子,受死吧!”

陳功彈跳間就到了我身前。

慌忙中,我釋放出了毒素,並且搖動手搖鈴快速的躲避,這陳功還沒到我身前,他身上的冷氣就像侵蝕我的全身。

“住手!”

楚天揮劍奔了過來,擡手一劍就把正在爭鬥的狐狸姐姐和怨靈分開,就這樣,怨靈還想過去攻擊狐狸姐姐,他冷言說道:“你若不想灰飛煙滅,最好給我滾回來!”

怨靈嗷嗚了幾聲,飛到了陳功的頭頂,

而陳功看到楚天過來,大吃一驚,沒敢向我下手,藉着這空隙,我再次釋放出了一股毒素。

陳功看到黑氣繚繞,大叫不好,抽身向後撤,他吃驚又憤怒的看着我“蠱毒?”

楚天面帶震驚,似乎他也沒想到我會釋放出這等毒素。

“楚族長還是莫要管了?”

陳功拿着劍行了一禮“這小子留不得!”

“他是我家的客人。”

楚天冷冷的說道:“請你看好立場再動手。”

“你難道沒看出來他是巫族趕屍一脈麼?”

陳功有些怒意“他們這種巫族就不該留存於世,手段兇狠你不是不知道?楚家堂堂玄門正道,難道要維護這巫族少年?”

一連串的問話,讓楚天有些怒了“陳功,我楚天還輪不到你來教訓吧?”

“陳功!”

我喊了聲,並且控制陳子傑到了我身前“你也不要狂傲,倚老賣老,若不想陳子傑死就放馬過來!”

陳功看了我一眼,徹底大怒“你若是敢動子傑一根毫毛,我讓你死無全屍!”

“你現在似乎還不能和我講條件吧?”

我手搖鈴一揮,陳子傑拿着符文劍橫在了自己脖子上。

“你!”

陳功氣的臉色發紫,楚天心裏尋思了一會兒,拿定主意“龍空,放了他,這決戰之事告一段落。”他心想若是這龍空在楚家當着自己的面真殺死了陳子傑,在湘西他們楚家名譽會有影響,現在還不想和陳家鬧翻,他又對陳功說道:“散了吧,若不是不服,可以跟我來戰!”

陳功愕然一愣,他豈能不明白楚天的內在意思,不過就現在這情況,他還真怕這個趕屍少年把陳子傑給弄死,既然楚天都發話了,那麼自己只好順着這臺階下來,用劍指着我“好,你這條命,我暫且記在這裏,放了我家少公子!”

我也琢磨出了楚天的意思,不過我可不能出啞巴虧,之前沒本事也就算了,但現在我得給被惡鬼抓扯的血淋淋上半身要點補償,也懶得給陳功廢話,擡手照着陳子傑的臉上扇了兩巴掌,並且一腳將他

踹飛了過去“滾回去!”

陳功這次差點沒被氣死,不過還是飛身躍起接住了陳子傑,喊了一聲沒回應,心一下子抽了起來,看了眼懷裏半死不活的陳子傑,對我喊道:“小子,下次遇到你,我必殺之!你也給我記住,你以後是我陳家的宿敵!”說完抱着陳子傑,領着一干僕人快速的離去,彩禮都忘了拿走。

我驅散了黑氣,收起了手搖鈴,楚菡快步的跑了過來,一臉緊張的看着我“龍空,你沒事兒吧?”

我看了看自己布條一樣的短袖衫,攤開手“沒事兒?”

“屁話,這都流血了。”

楚菡一點也不顧忌的伸手給我擦拭上面的血跡,突然,她小聲說道:“你的血怎麼是涼的?”

我尷尬的笑笑,趕緊朝後躲了,轉移了楚菡的話題“我、我自己來。”

肚兜小鬼兒則是跑出來,對着陳功背影吐了一口“麻痹,還宿敵,這個b裝的可以。”

狐狸姐姐張着大嘴啊啊了半天沒話說,卡那裏了,沒想到這麼深奧的話被小鬼兒搶了先,當下就怒了“你、你出來的真是時候!打架的時候怎麼不出來?不出來幫忙也就算了,現在還搶我臺詞,你過來,讓我親親,保證打不死你!”

“哼!”

肚兜小鬼兒現在會叫板了“我傻呀我?你不用咬牙,我就知道這是嫉妒我比你長的可愛。”

狐狸姐姐氣的答不上話,正要過去,看到楚天等人過來,趕緊躲回了包裹裏,它是怕別人看見眼饞。

“沒事兒吧?”

楚天笑着走過來“小菡還愣着幹嘛,趕緊帶龍空會後院療傷!”他伸手阻止了正要過來的楚雲以及楚家那些老怪物“我們這次可把陳家得罪了,還是回去商量一下,下一步怎麼辦纔好。”

楚雲等人看着我和楚菡朝後院走去,張了張嘴,啥話也沒說出來,扭頭跟着楚天返回了大廳裏。

我和楚菡在楚家晚輩一片激烈的議論聲中,走向了後院。

“他們現在對你算是服氣了,剛纔還狗眼看人低來着。”楚菡對那些楚家晚輩也是頗有怨言。

(本章完) 聽了楚菡的話,我搖搖頭,卻不這麼認爲,我想要不了多久我的名字就會他們添油加醋的傳開。成爲陳家的宿敵,估計很多麻煩事兒也會跟着到來。

我看着楚菡笑道:“這下你可讓我成了陳家的頭號大敵啦。”

誰知,楚菡用力的擰了我一下,臉色一變,嘟着嘴很生氣的樣子“那你怎麼不開口說讓我嫁給陳子傑?”

“哈哈,一股子酸味兒。”

小鬼兒見後院沒人冒了出來,拍着雙手。

沒等它笑完,狐狸姐姐氣呼呼的出來一爪子呼飛了它“一邊兒去,真得瑟,還能不能要點節操?”

肚兜小鬼兒被狐狸姐姐一爪子呼的在地上轉了好幾圈,暈頭轉向的啊啊亂叫,一臉正經的說道“別逼我啊,我發起怒來連我自己也不認識的。”

狐狸姐姐撇着嘴“看來我們是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說完跳着追了過去。

肚兜小鬼兒嚇得連滾帶爬的跑了起來。

我笑看着它們倆在後院裏追逐,對楚菡說道:“還真生氣了啊,你看你把小鬼兒他們教成啥樣了?”

“你管好你自己吧!”

楚菡嘴上硬氣,但卻伸手拉着我“真夠逞能的,不早點讓狐狸姐姐出來幫忙。”

“我這不是想試試自己實力長進多少麼?”

手上感受着楚菡的溫度,我跟着她進了她的院子,她慌忙跑進大廳拿醫藥箱。

等她出來後,卻愣住了“你、你身上的傷口呢?”

此時,我身上的傷口已經抹平恢復到了正常色,難怪楚菡會有吃驚的表情,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因爲我這些天感覺體內的小蛇不再運動,倒是有股氣流在我周身運轉。

“幹嘛?”

我身上猛地一疼,扭頭一看楚菡過來掐了一下。

“你這咋回事兒啊?”

楚菡瞅着我一臉的不解“受傷了還能好的這麼快?”

我被她這麼瞅着有些尷尬,站起身“我回去沖洗一下。”

楚菡像好奇寶寶一樣瞅着我“真的沒事兒了?”

“嗯。”

我點着頭,把沾了血的包裹取下來拿在手裏同楚菡告別。

回去之後,我好好沖洗了一下,換了一

套楚天着人送來的衣服,等我穿上之後,一摸口袋發現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着:湘西藏龍,萬事小心!

我知道這是楚天在提醒我,畢竟這次得罪的是玄門世家陳家。

在擔心和謹慎中,我安穩的躲過了一星期,期間也沒發生什麼事兒。

這一星期我都在演習古書,我發現我的實力在一陣突飛猛進之後,再想增長卻很慢了,我心裏清楚,若想得到更大的提升,就得外出歷練或者找尋屍氣充足的地方。

這幾天楚菡也在楚天的監督下研習着道法,見面的機會很少,期間楚雲等老前輩都來看過我,不過都是在打聽狐狸姐姐,看着他們一臉精明,我也只好賣起關子。

第八日大清早我剛開門,一個熟悉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你小子,倒是會享清福啊!”

我擡頭一看,發現是吳超,趕忙迎了過去“吳隊長,你怎麼來了?”

“這不是想你了麼?”

吳超大笑着走進來“嘖嘖,幾個月不見,刮目相看吶。”說着過來捶打了我一下。

我不置可否的笑笑“就你一個人?”

“怎麼可能?”

聲音落下,薛博福和楚天一道走了過來,見到我一臉的高興“龍小弟,氣質非凡啊!”

“哪裏,過獎了。”

我抱拳行了一禮“什麼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還不是你麼?”

薛博福開口笑道:“來請你出山了。”

“嗯?”

我有些不解“薛老師,你這不是回省城了麼?怎麼吳隊長你倆還在一起?”

“別提了,剛回去又被下放了回來。”

薛博福搖着頭嘆息“好了,說正事兒。”

吳超猛吸一口嘴上的煙,把菸頭踩滅“巧斌的屍骨這不是化驗過了麼,他家裏沒人也不好安葬,我就想到了你,你跟他一個村子,關係還不錯,想請你把巧斌的屍骨領回去,找個合適的地方下葬了。”

吳超的話,再次勾起了我心裏久久不能平的創傷,一些傷痛就冒了出來“巧玲找到沒?”

薛博福搖搖頭“這個,還沒呢。”

我聽出了他言語裏的無奈,活動了下筋骨“什麼時候走?”

“現在就動身

,我已經跟楚前輩說過了,最多耽誤你一兩天時間!”

薛博福淺笑着看着楚天。

楚天走過來看着我“去吧,但,請你記得我們的約定,一定要回來,出去的時間不能超過8天!記住!”隨後他嘆息一聲“世間善惡,兇險,不是你能所參透的。”而後揮揮手“早去早回,楚菡還在這裏等你!”腳步聲已經遠去。

我明白楚天的心思,也知道他在擔心我出去之後遭到陳家的報復,但,爲了巧玲、巧斌我還是有必要出去一趟,回屋收拾了一下東西。

原本想着跟楚菡告個別,誰知出了庭院碰到了楚天,他揮手示意我離開。

我朝楚菡的庭院看了一眼,跟着薛博福和吳超下了山。

回到鎮子裏已經下午了,到了殯儀館由吳超出面寫了份證明,我親自把巧斌的屍骨推進焚燒爐裏,我的眼睛溼潤了,他纔是一個16歲的孩子,走了也算是解脫吧。

但薛博福接下來的話,讓我渾身一震“今天我聽楚前輩說,巧斌的魂魄可能被人吸取了。”

我握緊了雙手,眼睛裏冒出了殺意,巧斌都死了,還不讓他好過,我突然意識到那些暗中人別有目的,他們針對的可能不單單是村子裏活下來的人,而是有關村子的一切。

我取了巧斌的骨灰盒,一時間也無去處,我想既然來了就再去巧玲親戚家看看,不過卻被吳超拉着非得要去喝兩盅嘮嘮嗑,無奈之下只好跟着去了。

鎮子20裏外,一處荒野,小山溝潮溼的背面山洞內,坐着三個頭戴喇嘛帽子的人。

他們盤膝而作,身上散發着濃厚的死亡氣息,而在他們中間放着一口黑色的棺材,裏面全是血色的水,還有四個沒有完全腐化的小孩兒的頭骨!

沒有蓋棺材蓋子,裏面躺着一個人。

一個面色紅潤,卻不像死了的女人,她是巧玲!

“從別處借來的屍氣,再加上這裏的陰氣,這個傀儡煉化成功後,一定會震懾四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