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神,看來,龍吟變根本就殺不了他們。”

之英就連聲音都有些顫抖。

沐雲軒那英姿颯爽的樣子,氣吞山河,魅惑人心。

“嗯!”庚映柔撤掉龍吟變。

沒有在鬥下去的必要。

勝負已分。

沐雲軒的修爲,令她忌憚!

“這沐雲軒,果然不能小看,生死魔圖的力量,不僅讓我們的巫術大增,沐雲軒夫婦也因此受益,他們修煉的玄氣本就比我們強,如今受了生死魔圖的影響,他們的修爲也大增了,這很棘手,他們夫婦二人想改變這裏的,也不是不可能的。”

庚映柔手指輕輕釦着蝰蛇銀杖。

犀利陰沉的眼眸卻盯着那一臉邪魅的沐雲軒。

沐雲軒看着龍吟變被撤掉,他冷冷一笑,才喚出九翼來。

不遠處的繡銀大祭司將剛纔的一切盡收眼底。

那是龍吟變,就是她看着也會臉色大變。

驚慌失措的!

這沐雲軒的修爲,果然很驚人!

腹黑老公 若是有這樣一個強大的男人在身邊,當真可以什麼都不用怕了。

看着蘇紫陌沒有在,繡銀大祭司快速的飛身過去。

看着沐雲軒那一身徜徉恣肆的姿態,愈發的震懾人心。

“軒王的修爲果然風馳草靡,讓人敬畏!”繡銀大祭師聲音溫柔地說道。

沐雲軒一聽到她的聲音,一臉嫌惡。

這個女人真是陰魂不散。

“走開。”沐雲軒依然是那兩個字。

繡銀大祭司突然一笑,那笑容魅惑至極!

她由遠及近,緩緩飛身到沐雲軒的面前。

她美眸裏,那水亮的眼眸裏微波盈盈秋水,那一身魅惑人心的美色,任何人男人看了都無法自拔。

可在沐雲軒的眼中,及其噁心。

“收起你的媚功,對本座沒用。”

冰冷的語氣讓繡銀大祭司身子猛的一震!

那股由心底散發出來的冷意,連她自己都無法承受。

他那一身回山倒海的氣勢,讓她打心底恐懼!

她的媚功,在瀛洲大陸無人能敵,只要她往男子面前一站,沒有不臣服在她腳下的。

唯獨眼前的這個男子,無論她怎麼做,他眼中都帶着一抹嫌惡看着她。

“你爲什麼這麼討厭我?”繡銀大祭司不甘心。

她也不比她的妻子差。

男人也可以三妻四妾的。

“討厭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沐雲軒目視前方,一臉淡漠。

神級影視大穿越 繡銀大祭司語氣裏充滿了質問:“沒有理由,會討厭一個人嗎?” “九翼,走。”沐雲軒不想在多說一句話。

“等一等。”繡銀大祭司不死心。

“我想知道原因?”

沐雲軒依然沉默,九翼一看主人的神色,知道主人不想在多說。

它快速的飛走。

徒留繡銀大祭司一個人在原地一臉不甘心。

“沐雲軒,我就不相信,我會得不到你。”繡銀大祭司一臉陰沉地說着,從來沒有她得不到的男人,只有她不想要的男人。

“走。”繡銀大祭司拍了拍魔獸的背。

他們去天魄城,她也去天魄城。

此時的繡銀大祭司,哪還會想着冥域韞神靈,她只想得到沐雲軒。

那如神袛一般的男子,百年難得一見。

她不想放棄!

九翼飛了一段時間,沐雲軒才讓蘇紫陌出來。蘇紫陌看着

“雲軒,沒事吧?”

天魄城,很獨特,從高空俯視,是豔麗鮮紅的丹霞紅土地,拔地而起的孤峯窄脊,儀態萬千的奇山異石,巨大的巖廊洞穴和優美的丹霞峽谷與綠色森林,飛瀑流泉相映成趣。

“雲軒,這裏可真漂亮!”蘇紫陌看着腳下的風景。

這片土地居然是紅色的,一眼看去,就像一幅秋意漸濃的風景畫。

沐雲軒微微搖頭,“陌兒,這裏看着漂亮,可是穿上一身白衣,你就知道,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了!”

“我知道,這種紅土沾在身上,的確很難洗乾淨,不過這視覺真的很不錯。”

這種令人傾倒的紅土地,真的很少見。

“陌兒,我們下去吧,藍靈他們昨晚就到了。”

沐雲軒的心裏有幾分警惕。

畢竟,庚映柔的手段毒辣。

隨時都能借赤烏的力量對他們造成傷害。

“好!”蘇紫陌很激動,不知道踏上這片紅土地會是什麼樣的感覺。

沐雲軒魂識透體而出,感覺到身後的氣息。

沐雲軒眼底劃過一抹厲色。

這個女人依然不死心,依然跟着過來了,看來,不給她一點顏色看看,她是不會死心的。

“九翼,下去。”

boss的貼身女助理 九翼快速的飛身落地。

磨盤山密室裏。

庚映柔一直看着沐雲軒和蘇紫陌。

“天魄城的城主是紅葉大人吧?”

庚映柔瞟了一眼身旁的之英。

“是的,巫神,天魄城連接其他幾個地方的城池都是十九級巫師鎮守,沐雲軒他們若是想收復,只怕不容易。”之英冷冷一笑,先給他們嘗一點甜頭,在狠狠的給他們一點苦頭吃一吃,那樣纔會刺激。

“只怕她們也不是沐雲軒的對手。”庚映柔的話讓之英只覺得是當頭一棒。

“那他們且不是天下無敵了。”

之英心裏無比的驚駭!

“哼!”庚映柔冷冷的哼了一聲。

“什麼天下無敵,那沐雲軒很奇怪,他身上的氣息和一般人的不一樣。”這一點,庚映柔是看得出來的。

當年,千天浩的修爲也是非常厲害的,但也不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人。

但他們兩人的氣息完全不一樣。

這沐雲軒真的很奇怪。

特別是那些藍光,非常的厲害。

似乎有吞噬一切的力量。 “很奇怪,巫神,那沐雲軒會不會不是人?巫神曾經說過,也會有人類和神獸一起生的孩子存在。”

之英知道,有的孩子是神獸和人類結合生的孩子。

修爲要比人類的強很多。

“沐雲軒是什麼,這個本神可是沒有能力知道,不過他的妻子並不是人類,是神獸和人類的結合生下的孩子,所以他現在才能以靈魂的方式出現。”

這一點,庚映柔早就知道了。

“巫神,追魂曲對蘇紫陌有用處,我們爲什麼不用追魂曲殺蘇紫陌呢?若是在拖下去,只怕會夢長夜多。”

之英一直很想知道巫神不讓她去的理由。

庚映柔輕輕瞥了她一眼,:“去了也只是送死,你就那麼想去送死嗎? 用盡餘生說我愛你 上次在千凝城的外圍,我們的幾位十九級巫師全部斃命,這樣血淋淋的教訓,你就沒有從中學到些什麼嗎?沒有萬全之策,我們現在不可能動手。”

庚映柔深深的呼出一口氣來。

她想阻止沐雲軒夫婦,可是沐雲軒夫婦鐵了心的要爲這三大陸的人做主。

她的損失,她一定會拿回來的。

可是,他們爲什麼絲毫不受磨盤山解咒石的威脅,難道,他們知道了要怎麼取解咒石了嗎?

這個懷疑,庚映柔心裏早就有了。

在這三大陸裏,巫術就是她們巫師的魂,那麼,如果沒有了魂魄,她們在三大陸上就沒有辦法生活了。

這種簡單的巫術,能讓女人擁有一種簡單的能力,也成爲了這裏的女人的重要生存條件。

更重要的是,這裏的女人們都夢想着能成爲巫師。

可巫術也不是人人能修煉的,十個人當中只有三個人能修煉巫術。

在這三大陸上,哪怕是出生在普通的女子,也期待着能成爲一個巫師,讓自己的地位一崛而起,只要一個家庭裏有了一個巫師,就能改變一個女人的一生,讓女人受益終身。

可是,就是這樣的一個世界,難道就要被那對夫婦給推翻了嗎?

“巫神,可也不能再讓他們在這個大陸上爲所欲爲了吧?那十幾座城一但被收復,他們就會攻上千凝城,而且,他們和千凝城的人也有聯繫,他們聯合起來對付我們是早晚的事情。”

之英早已經猜到了這樣的結果。

巫神也猜到了,可她爲什麼還是無動於衷呢?

“千凝城。”庚映柔微微念出這三個字來。

千凝城,他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有了沐雲軒這個帶頭人,他們又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呢?

而且,千凝城的人已經在皓月之顛活動了。

她不是沒有察覺。

自從她的人生軌跡發生改變的那一天開始。

她就從來沒有想過,這個世界會遺棄她。

“龍吟變也不能傷他半分,你以爲,你能傷得了他嗎?他們遲遲沒有來磨盤山,一定是有其他原因。”

之英眼前一亮,快速的問道:“巫神,若是能查清楚這個原因,會不會對我們有利呢?”

“你這一提醒,到是讓本神覺得,是該查一查這個原因。” “若是能查清楚原因,到也能讓我們知道如何對付沐雲軒他們。”巫神廣袖下的手,輕輕的敲着自己身側。

神情凝重,微微凝思着。

“巫神,那之英這就去查。”之英開開心心的笑着離開。

巫神的神色確越發的凝重起來。

沐雲軒和蘇紫陌落入天魄城裏。

樹林裏也是紅土地。

蘇紫陌的繡花鞋一沾着地,紅色的灰塵便緩緩飛揚。

蘇紫陌往四處看去,景色宜人,宛若一場視覺盛宴。

紅色的土地在陽光的照射下,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蠢蠢欲動的似的。

那些紅色的石頭,就像火山岩石一樣。

有着許多的小孔!

蘇紫陌順手撿起來一個看了看,微微蹙眉,“雲軒,這是火山岩石呀!”

蘇紫陌又看了看四周,那一個個的石峯,也是紅褐色的,蘇紫陌走過去一看,石頭上也是有一個一個的小孔。

可週圍的植被又長得非常的好。

真是很奇特!

很漂亮!

“火山岩石?”沐雲軒搖了搖頭,對這火山岩是並不是很瞭解。

“雲軒,火山岩是被火山噴發出來的岩漿,當岩漿上升到接近地表的高度是,它的溫度和壓力開始下降,發生了物理和化學變化,岩漿就變成了火山岩了。”

沐雲軒搖了搖頭,他依然是一知半解的。

“雲軒,這火山岩可是一個好東西,裏邊含有許多礦物質和微量元素,可是非常不錯的。”

蘇紫陌找了幾個只有拳頭大的,乾淨的火山岩放入精神空間裏。

“陌兒,這石頭你還真要啊?”

沐雲軒微微一愣!

他看着就是普通的石頭,可陌兒看着就是個寶一樣的,還當寶似的撿了一些。

蘇紫陌神祕一笑,說道:“雲軒,以後你就知道它的妙用了。”

蘇紫陌轉身,繼續撿。

最起碼以後養魚也是用得着的。

沐雲軒不忍心她一個人忙碌,看着她撿的標準,他也在一旁幫忙撿。

過了許久之後。

蘇紫陌直起腰桿,微笑着看向沐雲軒。

重生之藥醫 “夠了,雲軒,我的精神空間可不大。”

“好!”沐雲軒看着她如煙花般燦爛的微笑。

也微微一笑,璀璨奪目。

“陌兒,走吧!”

沐雲軒往天魄城的方向看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