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錦琛剛要與她說時,突然眼眸微微一沉,他發現後面有人跟著他們。

他遽然回頭,一看,對方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

「你這麼一直跟著我們幹嘛?」

唐小芯聞言,立即看過去。

對方似乎沒預料到他們會這麼快發現他,瞬息間慌了一下,「我……我是來找她的。」對方指著唐小芯。

「你找我有什麼事?」唐小芯眼中微微困惑看著對方,她又不認識他。

「不是我找你,是我們老闆找你,他說有事找你商量。」

「你們老闆找我?難道不是應該親自跟我說嗎?怎麼讓你跟過來,這倒不像是有話要跟我商量,很像是你們要綁架我。」

「我……」老闆也說過如果要是唐小芯不配合的話,就要直接綁過來。

但他怎麼都沒想得到唐小芯竟然會預料這事。

所以,他又頓時慌張了。

唐小芯雙眸盯著他,將他一舉一動看在眼裡,從而她也猜測到對方是誰。

「你們老闆就是趙大國館子對面那個老闆吧!」

「是!」她都已經猜出他背後老闆的身份,那他乾脆就承認了,「我們老闆說了,如果你不給趙大國館子提供滷味,該給我們提供,我們老闆說要給你多一倍的價格。」

這可比在趙大國那邊高出很多了。

換是誰都會心動的。

「哦!」唐小芯神色冷淡從容,「很抱歉,我已經跟趙大國那邊簽約,我要是給第二家館子提供這滷味,我就要賠償三百塊,除非你們老闆給我免費付這個錢,不然我是沒辦法給你們提供滷味。」

她把價格說得這麼高,也是為了把對方給嚇跑,省得後面還來找她麻煩,她也懶得去應付他們。

三百塊?這都不知道可以買了多少滷味,還要免費幫唐小芯付給趙大國,這……他們老闆肯定是不會同意的。

他還覺得唐小芯根本就是獅子大開口。

見對方不再出聲了,唐小芯勾起了不著痕迹的笑意,她拉著席錦琛就走。

走了十幾米之後,唐小芯恍然自己怎麼就拉著他,還不記得鬆開他手了。

然而,當她想鬆開他手時,他卻握緊了她手指,不讓她離去。

「你……」

「我們是夫妻,這夫妻之間牽手,很正常的事。」

唐小芯斜睨他一本正經從容地說,頓時拿他沒轍。

八零年,風氣都還是屬於很保守,但他偏偏看起來就不像是保守的人。

動不動就拿她是他老婆來說事,名副其實就是吃豆腐。

兩人肩並肩又走了幾米遠。

席錦琛慢悠悠地開口問:「我怎麼不記得你跟趙大哥有過簽約的事?」

「……」第一次說謊就讓他給記住了!

也是糗!

「你難道就不怕你開出的價格,讓他們老闆轉身就回答應你了?」

「除非他們老闆是錢多的沒地方花,不然不會怎麼做。」

「你怎麼這麼肯定?」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對於他的話,唐小芯輕輕一笑,很自信地分析:「對麵館子剛開張,那老闆可沒少花錢裝修請人,也沒什麼熟客,如果一下子投過多的錢了,萬一虧了,那就是血本無歸,所以那老闆還要面對一個支出三百多的風險,他肯定是連想都不會去想。」還說不定那老闆在背地裡大罵她一頓不可。

看光彩照人自信的她,席錦琛不由漫出寵溺的微笑,深眸透著溫柔看著眼前的她。

被他這麼一直盯著,然後他又不出說話。

難道是她臉上髒了?

帶著困惑伸手去摸了摸自己的臉蛋,手指都還沒觸及肌膚,她手心就讓他握住了。

清澈的眼眸直直對視他。

他也對視她。

兩人就這麼站在,誰都沒先說話。

如果不是路人對他們這舉動指指點點在說:「這兩個到底是怎麼啦?」

「該不會是兩口子?」

「兩口子那也不能站在中間擋住去路啊!」

「這男的還穿著軍衣……」

唐小芯一聽到那些大叔大媽都在討論他們,陡然間,她才意識到自己跟席錦琛到底有多親昵,她忙不迭退了一步,失措收回自己手,低著頭,急匆匆地走。

丟大了!

這麼多人都在,以後她還怎麼見人啊!

她還想著以後都在這個鎮子上做生意呢!

這下肯定誰都會認識她了。

沒想到自己親手的滷味店都沒傳出去,反而先是她本人傳了出去。

席錦琛看著她急促的背影,他倒顯得從容多了,大步朝她追去。

唐小芯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她就一直都沒停下腳步,繼續往前走。

走到了周哥豬肉檔。

「小芯這是誰啊!」

唐小芯順周哥看的方向看去,觸及席錦琛幽深又似乎帶著笑容的眸子,她立即轉過別處。

「我是她另一半。」

「哦!」周哥恍然大悟,很驚訝指著席錦琛說:「原來你是小芯老公,之前我都沒見過你,也沒聽小芯提起過。」

聞言,席錦琛朝唐小芯看去,彷彿像是在問為什麼沒提起過他。

唐小芯繼續看別處,就是不看他。

她那個時候沒事幹嘛要提起他,他那個時候到部隊里這麼久,還連一封信都沒給她寫。

要不是這次席秋怡寫信跟他告狀,指不定他都已經把她這一號人物都給忘了。

一想到這些,心裡莫名湧起一股生氣。

現在她更加不想搭理他。

「周哥今天跟往常一樣,都要個十斤。」

「行!我給你送到家裡去。」

「謝謝!」

唐小芯說自己還要其他的事,不顧身邊的席錦琛,她轉身就走。

這把席錦琛看得一頭霧水,剛才不是好好的嗎?

怎麼一下子就變成這樣了?

席錦琛跟周哥道別後,連忙追上去。

「是我惹你不高興了?」

席錦琛苦思糾結皺著眉頭,剛才他也沒說什麼。

「怎麼會呢,你是大忙人,你哪有什麼機會惹我生氣,我等一下就要去找大姑媽,你先回去吧!」

面對疏離的她,席錦琛有說不出的憋著難受,他及時握住了她手腕,「你要是生氣,我跟你道歉,我是真的不知道惹到你了。」他離回部隊的日子還有兩天,他不想跟她之間鬧的不愉快。

「你道歉?」唐小芯驚異看著他,並不是因為他要道歉,而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哪錯了,他就直接跟她道歉,在南方這邊男人向來都是有大男人主義,極少會有跟女人道歉。

眼前席錦琛就是一個例外。

結果這個例外就讓她給撞見了。

「嗯,你不是生氣嗎?我給你道歉。」

「好吧!我接受。」

算了,這些都是女的之間算計的小事,跟他一個大男人計較這些,好像也說不過去。

「你不生氣了?」

「不了。」

唐小芯示意讓他先鬆開她手腕。

席錦琛沒鬆開,反而將她拉到自己身側。「我跟你一塊去找大姑媽吧!」

她沒出聲,席錦琛又繼續說:「爺爺已經跟我說你搬到鎮上開店子的事了。」

「然後呢?」唐小芯斜睨他。

「我同意。」

唐小芯想不也不想就脫口問他:「你同意是不是因為少了我在家跟你媽頂嘴,你也輕鬆一點?」

席錦琛知道她指的就是席秋怡給他寫信讓他回來,處理她跟他媽以及席秋怡之間的事。

「不是,我一直都在部隊,你老是在家,你處的不自由。」

「算了吧!你媽也是女的,這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天天對著你,你又是個孝順的兒子,你肯定會很為難。」

「……」是有點,但她們之間,他也會盡量去調解,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分開住。

這樣一來矛盾就會少一點。

但在盡孝心方面,他也會去做到。

他沒說話,唐小芯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讓一個如此大孝子在她跟他媽之間做出選擇,還是比較困難。

「以後你想做什麼,你就去做,沒事的,後面有我在。」有他在旁邊調解,他盡量不會讓她覺得為難,或是受委屈。

唐小芯一怔,看著他。

一股暖意流淌過而。

彷彿之間的倦意和生氣都沒了,反而充滿了奮鬥的活力。

她到底是怎麼啦?

「走吧!」

席錦琛見她不出聲,他手指輕輕在她手背劃過,牽著她手去找席桂花。

席桂花一看到他們兩個手牽手地過來,露出欣慰的笑容。

唐小芯察覺,趕緊抽回自己手,盡量做到若無其事的樣子問:「大姑媽這滷蛋賣的怎麼樣了?」

「挺好的,都快賣完了!」

「我來幫忙。」

「不用,你跟錦琛在鎮上逛逛。」

「沒什麼好逛的。」唐小芯忍不住臉紅的衝動,繼續平靜說。

「怎麼會呢,小芯我看只有都是這一身衣服,讓錦琛給你買新的吧!」席桂花對席錦琛使了個『催促』的眼神。

「大姑媽我不缺衣服。」她這是為了做事方便,不想弄髒其他衣服,所以來來回回就這兩身衣服更換。

「就算是不缺衣服,那就去買別的,總之今天你們好好放鬆一下。」

席錦琛當然是恭敬不如從命,「走吧!」

他牽了她手,動了兩下催促她。

唐小芯面容仍然掛著一抹遲疑。

席桂花輕輕一把推了他們,「趕緊走,這邊生意有我在呢!去去去!」 席家

席秋怡一大早起來,她就跑到唐小芯屋裡去,木門反鎖,「這唐小芯也太過分了,當我們都是賊啊,一出去還反鎖。」

她走出院子,剛好就遇見杜美華。

「媽你知道大哥去哪了嗎?」

「他不是在屋裡嗎?」她剛還想來喊他一塊吃早飯。

「沒在,門是反鎖的。」

「這麼說他是出去了。」

「媽你也不知道大哥是什麼時候出去的嗎?」

「我哪知道。」杜美華漫不經心來一句:「該不會是跟唐小芯一塊出去了?又或者是去找其他朋友。」

「每次大哥難得回來,他哪還會出去找朋友,都是待在家裡,幫爺爺幹活。」說完,席秋怡恍然大悟,對啊,她是可以去問爺爺。

一問,席建立給出答案,席秋怡登時就生氣:「爺爺你怎麼不攔下大哥,他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偏偏就跟唐小芯出去了。」

一想到她大哥跟唐小芯相處好好的,怒火不斷躥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