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都沒有看到主子笑過,身上再也沒有半點人情味,出了名的冷酷無情,手段鐵血。

許清等了一會兒,忍不住問道:「主子,現在該怎麼辦?」

孟星辰黑眸沉沉,沒好氣地說:「還能怎麼辦?」

許清試探著說:「要不要幫您安排相親?」

孟星辰一個冷眼掃過去。

許清嘎巴了下嘴巴。

好吧,就自家這種嗖嗖的眼神,相親絕對能把人給嚇退三尺,五米之內都不敢出現女人。

許清絞盡腦汁,「要不然先隨便找個女人結婚,把眼前的事情應付過去再離婚?」

孟星辰:「你以為那兩夫妻會相信?」

許清抓抓腦袋,那也是。

盛雪落鬼精鬼精的,想騙過她可不容易。

許清有些著急了,「那可怎麼辦?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到哪裡去找個女人,還要馬上結婚生子?」

半響之後,孟星辰薄唇輕啟,「立刻派人去找艾濃濃的下落。」

「什麼?」

許清驚訝地嘴巴都合不上了。

說了半天,原來孟星辰的心裡早就有人選了。

四年了,這還是孟星辰四年來第一次提到艾濃濃的名字。

許清有點不敢相信,原來主子不提,不是因為忘記了,而是一直把艾濃濃放在心底,才會在提出要找結婚對象的時候,第一個就想到了艾濃濃?

看來,主子從來都沒有忘記過艾濃濃啊!

「許清,你現在的反應越來越慢了,要我送你去基地訓練嗎?」孟星辰挑眉。

那個基地可是霧影擔任總教官訓練的,裡面完全就是魔鬼訓練。

他要是去了,哪裡還有命回來啊!

「是!屬下立刻就去查!」說完,許清就立刻退下了。

孟星辰站在窗邊,冷厲的黑眸看向遠方。

很遠很遠的遠方,穿過距離,越過海洋,凝視著地平線的另一端。

在那裡有一個女孩,他從來不曾忘記過。

孟星辰薄唇輕啟,緩緩吐出一個名字:「濃濃。」

好久不見。



另一端。

一對小夫妻剛剛柔情蜜意之後,盛雪落靠在孟星寒的懷裡。

慢慢的平復一陣之後,兩人開始了夫妻間的悄悄話。

「你說星辰會不會去找艾濃濃啊?」盛雪落問。

「他會去的。」孟星寒一邊輕輕撫著她的長發,一邊說著。

「星辰這幾年過得一點兒都不開心,有時候我看到他都覺得鬱悶,他整個人好像一塊移動大冰塊,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活得太累了。」盛雪落說。

「嗯。」

盛雪落抬起頭,白了他一眼,「你也太敷衍了吧,那可是你弟弟!」

孟星寒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寵溺的溫柔笑意,「不是有你這個大嫂在為他操心嗎?」

盛雪落說:「我是看星辰過得太痛苦了,想要他快樂一點。當年他是不得已才放走艾濃濃的,現在都四年過去了,為什麼他們不能再給彼此一個機會呢?」

忽然,孟星寒沒說話了。

相處了這麼多年,都是老夫老妻了,盛雪落立刻就察覺到他的異樣,問道:「你怎麼了?」

「很關心他?」孟星寒的語氣不悅。

盛雪落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你連你弟弟的醋都吃?」

「我可沒忘記,他當初可是差點看上你。」孟星寒一開口就是滿滿的醋味。

「都是陳年舊事了,你還記得這麼清楚?」

「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孟星寒低下頭,深深地吻上了盛雪落的紅唇。

輕紗曼曼,夜色深沉,一對有情人又開始了一場新的纏綿……



「艾濃濃,你把計劃書拿錯了。」

「啊?對不起,是這一份吧?」艾濃濃低著頭,重新拿起了一份計劃書。

同事關心地問:「你今天的狀態不太好,不是生病了吧?」

艾濃濃搖搖頭,「可能是昨晚沒睡好吧!」

一年前,艾濃濃就回國了,並且在一家公司工作。

這幾年過得頗為風平浪靜,她幾乎都要把以前的事情給忘記了。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她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的,心裡一陣陣的發慌,總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一樣。

艾濃濃忍不住拿出手機,給呂曼曼打了個電話。

呂曼曼很快就接起了電話,「喂,濃濃?」

「你和小太陽還好吧?」

「我們很好啊!怎麼了?」

「沒事,一會兒我們回家再說吧。」

從懷孕到生下小太陽,再到回國,呂曼曼是對她幫助最大的人,一直都在幫著她照顧小太陽。

呂曼曼是自由職業,平時的時間很多,所以艾濃濃出來上班的時候,都是呂曼曼照看著小太陽。

今天呂曼曼就是帶著小太陽出去玩了。

知道兒子沒事,艾濃濃總算是鬆了口氣。

小太陽是她的全部,只要小太陽沒事就好了。

想到了小太陽,她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另一張和小太陽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刻出來的臉。

雕刻般的輪廓線條、俊美的五官、深邃的眼神、清冷的氣場……

長相俊美驚艷,奪人心魄的男人……

孟星辰!

三歲的小太陽的長相和孟星辰幾乎一模一樣,只要看一眼,就會馬上認出他們是父子。

艾濃濃情不自禁的心跳加快,她為什麼又會想起孟星辰?

那個四年不見,已經被她深藏在記憶中的男人。

她怎麼又想起他了?

【作者題外話】:震驚!某熊貓冰天雪地下跪求銀票!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艾濃濃居然又想起了孟星辰。

那張和小太陽一模一樣的俊美臉孔,不停的在她的眼前晃悠,讓她想要安靜下來都不行。

艾濃濃的右眼皮跳個不停,心慌意亂,好像要發生什麼大事一樣。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的時間,艾濃濃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候,她聽到了同事八卦的議論聲。

「剛才我在樓下看到一輛豪車,還有一個長得超級帥的男人!比明星還帥啊!」

「天哪,那個男人長得太帥了,簡直帥到讓人合不攏腿啊!」

艾濃濃聽到了同事的議論聲,心裡卻是不以為然。

說到帥到讓人合不攏腿的男人……

她的腦海里再次浮現出孟星辰那張俊美無比的臉孔。

艾濃濃趕緊甩甩頭,想要把孟星辰揮之不去的臉龐從腦袋裡給甩出去。

走出了電梯,艾濃濃徑直朝著公司大門口走去。

果然,在公司門口停著一輛豪車。

艾濃濃先是一愣,接著就很自然而然的想著,這輛車看著有點眼熟呢?

有點像是孟星辰的那輛車……

她這麼想著,視線很自然的就停留在那輛車上。

車窗緩緩落下,一張在她的腦海里印刻了千百遍的熟悉臉孔出現。

五官俊美,視線凌厲,薄唇抿得緊緊的,黑眸宛如深不見底的漩渦,一眼就能將人吸進其中。

艾濃濃的心裡瞬間就掀起了驚濤駭浪,居然是孟星辰!

該死!

真的是孟星辰!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他是來找自己的嗎?

一連串的問題驟然湧上艾濃濃的腦海,讓她幾乎沒有辦法思考,愣愣地站在原地。

四年前,她瞞過了孟星辰,帶著他的兒子遠走美國。

孟星辰一直以為她車禍流產了,沈見深幫助她,買通了醫院的醫生,說那個孩子已經不在了。

之後,她大鬧了一場,利用孟星辰對她的那一點點,讓他心軟,放她離開。

她在美國偷偷生下了小太陽。

一開始,她還提心弔膽的,害怕孟星辰突然出現搶走小太陽。

可隨著時間的過去,孟星辰從來沒有出現過,她也就漸漸放鬆了警惕,甚至還帶著小太陽大膽的回國了。

如今孟星辰怎麼會忽然出現?

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出現,難道他知道了小太陽的存在,是來跟她搶兒子的嗎?

想到這個可能,艾濃濃的心立刻砰砰狂跳起來,下意識地就往旁邊的柱子躲過去。

小太陽就是她的命,她絕對不會讓小太陽被搶走!

艾濃濃想要趁著孟星辰還沒有發現她就逃走。

她躲在柱子後面,一點點的挪動。

很好,就這樣!

然後,一下子,她撞上了一堵結實的肉牆。

艾濃濃捂著被撞疼的額頭,慢慢抬起頭來。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手工高級定製西裝。

艾濃濃的呼吸頓了下,身體猛的一僵。

她緩緩的,繼續往上抬起頭。

然後,她的視線就撞入了一雙凌厲的黑眸。

孟星辰就站在她的面前,高大的身軀投射下來的陰影幾乎將她整個人都給籠罩住。

居高臨下,讓人無端端生出了一種無路可逃的無力感。

孟星辰背著光,俊美的五官看不真切,只能看到那雙眼睛格外的凌厲深幽。

「濃濃,好久不見。」

艾濃濃的小臉刷的一下全白了。

被發現了!

孟星辰的薄唇微微揚了下,勾出了一抹讓人心驚的弧度,眼底卻沒有半分的笑意。

「怎麼,看到我很意外?」

艾濃濃的腦子裡一片混亂,「你……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孟星辰嘲諷地揚唇,「你一害怕就揪著手指,這個壞習慣真是半點沒變。」

聽他這副老熟人的語氣,該不會是來和她敘舊的吧?

艾濃濃原本混亂的腦子,終於冷靜了下來,故作鎮定地說:「孟先生,好久不見了,還很是巧啊,在這裡遇到了。」

孟星辰冷冷地看著她,薄唇輕啟,「不巧,我是專門來找你的。」

艾濃濃笑不出來了,她極力想要保持住的鎮定也快要土崩瓦解。

「孟先生,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她嘴裡口口聲聲的叫著「孟先生」,這個稱呼聽起來還真是刺耳啊!

孟星辰的聲音比剛才更加冷了幾分,「的確有事找你,上車。」

艾濃濃果斷拒絕:「不用了吧?」

孟星辰深深凝視著她,「你覺得你有拒絕的權利?」

艾濃濃想了想,這裡是她的公司附近。

難得一見的豪車,和更加難得一見的孟星辰,已經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了。

剛才她聽到同事們都在議論了,要是被同事看到,恐怕會傳出什麼不好的流言。

艾濃濃果斷做了決定,「好,我上車。」

她走回去,快速地鑽進了後排的車座。

孟星辰的眼眸閃過了一抹異樣的亮光,也邁著大長腿,彎腰上了車。

男人熟悉的強勢氣息襲來,艾濃濃有些呼吸不暢。

她想打開窗戶通通氣,可是想到孟星辰那張標誌性的俊臉,她按在車窗按鈕上的手又訕訕的收回。

算了,還是忍忍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