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離開鐵城,前往極北方的青峰山脈一處。

「大哥哥,我們從哪裡走啊?」杜樂兒問道。

「還不知道。」樂天盤坐在第,三人在休整。

杜樂兒杵著下巴,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樂天。樂天雖然在閉目養神但還是可以清晰的感覺的到的。


樂天沒有說話,而是在努力的感知神魂中的一切。

樂天剛進到虛神界的時候,兩世的神魂就意外的融合到了一起,後來又將金皇大明王的部分神魂融合。雖然這樣很強,但是原本在金凰大明王神魂中的印記卻隱藏的更深了,樂天想要感知就要付出點時間了。

那個印記標記了金凰大明王的靈界和金凰真血的所在,樂天想要快點增強自己,因為依依……


樂天的神魂中,彷彿是一片金色的海洋,四道分魂紛紛注入到主魂之中,合一。

劍魂感知到了樂天的一切,暗嘆樂天膽子真大。龍吟劍從樂天背後飛升而起,一聲尖叫的龍吟,震退了附近百里的靈獸。杜樂兒和杜紫雲也看出了樂天現在處於沉眠之中,紛紛打起精神為樂天護法。

合二為一的主魂在金塔山懸浮,神魂中不斷的冒出一個又一個符號的影子。

這些符號少說也有數以萬計,誰知道那一個藏著地圖的印記呢,樂天無奈,只有一個一個的找了。

許久,一個金色的圓盤似的符號在樂天的頭上懸懸浮浮,樂天睜開雙眼,一股巨大的吸力將金色圓盤的符號吸了過來。

「就是它。」樂天一把將金色圓盤攥在手心,金色圓盤上符號樂天看的不是很明白,一些景色標記樂天聞所未聞。不過好在路線還在。

「這條大龍似的就是青峰山脈,我現在在龍尾處。」樂天大致的看了一眼。

金凰大明王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人了,他那個時候的地域和現在的怎麼會一樣呢。

樂天盯著路線的中點,大致是在青峰山脈中間的東方。

「那不是帝都的位置么?」樂天自語,金色圓盤化作絲絲光雨飛入樂天的神魂中,將印記煉化可以隨時隨地感知到印記的一切。

樂天睜開眼,拿起龍吟劍。杜樂兒眼睛睜的圓圓的,生怕有什麼東西靠近樂天。

樂天一閉眼,調動心神,就能看到那幅地圖標記。

天亮后,樂天三人上路。樂天想要自己前往帝都,所以就要按照最快的速度到達東洲。

在樂天的再三懇求和嘮叨下,杜樂兒還是沒有妥協,依舊不肯到戰神殿中去。樂天沒辦法,只能將杜紫雲送到戰神殿中。和杜樂兒騎著白虎極行。

只是兩天的時間樂天就趕到了無雙城,一路上沒有人阻攔和偷襲,但是卻有人時時跟蹤樂天,樂天只是殺了幾波就厭倦了。

實力太低,根本構不成影響。而且樂天沒有太多時間搭理他們。

樂天進入無雙城后將所有的眼線清了個乾淨,又在山林之中隱藏了三天,雖然樂天心急去拿真血,但是謹慎無論如何都不能少。

但是讓樂天動心的是,藏衣閣的門鋪前掛著的紅色禮花。

三天之後,樂天才上船。都以為樂天是一個人,但其實卻是三個。

不過這次的船依舊是雷鳴號,不過這次的速度卻要快上好多。聽說上一次的事件過後,有人專門清理了這一片海域。一些暗礁和海怪都消失了,所以行船也快了多。

又過了三天,樂天抵達東洲。 樂天進入東洲,直奔戰爭學院。

「站住!」有人在戰爭學院的門口大喝。


樂天抬頭仰望,但是卻看不到人。

「戰爭學院大手筆,連看門的實力都這麼高。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啊。」樂天想道。

「娃娃,一邊玩去這裡不是隨便進的。」

樂天一低頭,一個乞丐似得人正在倒地飲酒。

樂天亮出徽章,直接走了進去。

樂天一揮手,杜家兄妹走了出來。

樂天本以為第一個見到的人會是林建雄,沒想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道倩麗的身影。

「導師。」樂天叫道。

冰夏一身白衣,衣上錦繡花荷,好似花中仙子一般。

「哦,是你呀。怎麼來的這麼早?」冰夏看著樂天率先說道。

「幫個忙,幫我照顧好他們。」樂天看著冰夏,認真的說道。

「放心吧,我是他們的導師,照顧他們是應該的。」冰夏看樂天風塵僕僕的樣子,大概就猜到了什麼。關於這一屆的冠軍,冰夏早就有所耳聞了。

「謝謝。」樂天轉身,看著杜樂兒。

「大哥哥你又要走么?」杜樂兒滿臉的失望之色。

「樂兒聽話,大哥哥現在有事要辦。你要乖乖的。」樂天握著杜樂兒拽在肩膀上的手,點了點頭。

樂天匆忙跑開,下一班的船馬上就要開了。樂天要抓緊時間。

樂天看了冰夏一眼,然後就離開了戰爭學院,匆匆的踏上歸途。

樂天坐船直奔帝都,不知道為什麼。樂天心裡很是煩躁,像是有什麼不好的預感一般。

三天後,樂天抵達帝都海港。帝都海港距離帝都還有不到三百里的路程,樂天也是第一次來到帝都,但是心裡卻沒有一點激動之情。

四周的喧鬧聲和叫喊聲更讓樂天的心情煩躁,白虎化作一頭普通的野獸跟隨樂天前行。白虎也感覺到了樂天心情不是很好,溫順的舔了舔樂天的手背。


樂天笑了笑,摸了摸小虎的腦袋。

「就算天塌下來又能怎樣?因為我是樂天,我就是天。」

樂天一溜煙竄了出去,樂天並沒有一絲的拘謹。

都說帝都是達官貴人聚集的地方,在這裡,就算是四大家族也要小心行事。說不上什麼地方就得罪什麼人了。

幾年前,一個三流家族的公子哥在帝都尋花問柳。不知道得罪什麼人了。一天的時間,一個家族幾十處商鋪近千人口都被滅的乾淨,而且官方還未追查此事。只以流匪作亂結局。可是真相是什麼大家心裡都一清二楚。

一輛金色攆車和樂天對頭行來,攆車由兩頭罕見的變種疾風獸拉持,整個車身都是有稀有金屬打造,但是依舊速度飛快。一看就知道車裡坐的人身份不一般。

附近的人驚嘆,已經有人認出了這是皇家的攆車。紛紛遠處讓出一條道路。變種的疾風獸很是難得,屬於異種範疇。現在一下子就出現兩隻,而且還是用來拉車,一看這排場就知道不好惹。

樂天並沒有退去,站在路中間。攆車飛速而來,眼看只差十幾丈的時候,白虎一聲低吼,疾風獸像是受到驚嚇一般。前肢離地,一陣嘶鳴停了下來,不敢靠近。

「這。」周圍的人紛紛咂舌,看著樂天。

「有膽魄。」有人讚賞道。

「哼,就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子。」

「能將皇家的攆車攔下,不是想做到就能做到的。」有人搖了搖頭,否定。

攆車偏離大路中心,樂天騎著白虎飛速而過。一人一虎消失在眾人的目光里。

疾風獸有些兢兢戰戰的安靜下來,再次奔跑起來。

自始至終,攆車都沒有人下來。

「他媽的。剛才那小子是誰?」攆車內有人大罵,顯然是憤怒到一定地步了。

樂天早就已經不見了身影,攆車內的人想要追尋都已經無處可尋了。白虎的速度太快,居然讓皇室的人吃了個癟。

樂天在大陸上疾行,虎類的坐騎本就惹人注目。很多人對樂天投來了羨慕的神色。


樂天走了很遠后停了下來,樂天感知標記。距離真血所在地方向越來越近了。樂天笑了笑,繼續趕路。

就在樂天剛要動身之前,一道魁梧的身影立在了樂天的面前。

此人一身麻衣,手持一段木棒。看樣子好似山中野夫一般,但是樂天知道狂人力名絕非山中野夫能比的。

樂天忽然想了起來,當日奪傳承之時樂天也見過他們進入到金色圓門之中,不過沒有相遇。

因為傳承地只限天啟境的人進入,不同境界的人進入金色圓門以後被傳送的地方是不一樣。

「被傳送到外界了吧。」樂天嘿嘿一笑。

樂天直接越過此人,徑直離去。

力名並沒有去追,因為兩人心裡都各有所思。

力名清楚的知道此人就是殺害自己徒弟的兇手,但是卻沒有動手。因為他也感覺到了樂天你的不同,雖然境界低微但是卻頭一定的危險性,這種感覺很不好。而且樂天的坐騎也給力名一種威脅的感覺。力名不會冒險。

同樣,樂天也不會冒險。現在最主要的就是將金凰真雪弄到手,煉就不死真身。如果現在樂天就打起來,就算贏了那也沒有力氣再應對其他的事情了吧。

「力前輩,怎麼你?」一人手持金刀從林中走了出來。

「我怎麼做還要你來過問么?」力名語氣不善。

「不敢。」那人恭敬的回道。

「我會和你們門主說明白的,要想個萬全之策。」說完,力名就消失在路邊。

力名走後,在林中又躥出一人。

「不知道力名那個老頭搞什麼鬼?真是的。」

說話之人一頭白髮,但是摸樣也就三十來歲。只是境界稍低,只有天啟境。

「吳兄莫急,金刀門無止閣還有龍家都自喻清高。不屑與我們為伍。楚家那一戰我們就損失了好多,現在想要把我們踢開,不可能。」

這兩人一人是吳家的供奉,一人是吳家的二爺。

兩人此次前來,就是想在力名之後揀點便宜。前幾天,狙殺樂天的人手中,吳家沒少出人。但是誰能想到一個小鎮之中居然會有一名比肩通天境的強者坐鎮,讓眾人吃了不少虧。

「現在,他到了帝都。那就別想走了。」吳二爺攥緊了拳頭。 樂天一路飛奔,遠遠的就看見了帝都宏偉的建築。

帝都的城牆猶如鋼鐵澆築一般,足有十丈之高。城牆上的頂端布滿了炮塔,裡面隱約可見一門門粗大的火元炮。

一個個高大的士兵在帝都周圍巡視,寬廣的護城河深不見底,時不時飄來數只巡查的靈獸在里翻湧。

樂天看著河裡的靈獸心裡一陣驚嘆,好強阿。

雖然這些靈獸都很懼怕白虎,但是在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絕對不弱。樂天穿過城門,經過一番簡單的盤查後進城。

青龍帝國據說是一條青龍留下的血脈,不過後來神魔大陸的青龍一脈越來稀少,不得不藉助人族的力量來繁衍下去。所以就造成了人族越來越多的局面,漸漸的人族逐漸掌控了青龍帝國的政權,將青龍一脈取而代之。

樂天遙望四周,發現帝都果然不同。連四周的店鋪都別有一番風味。很多店鋪前擺放的一些闊音水晶,影像水晶用來招攬顧客。

遠處,樂天看到了「藏衣閣」三個大字,原本金色的藏衣閣招牌四周布滿了紅花,整個門面還掛有紅燈籠。一看就知道有什麼喜事臨門。

樂天走了進去,小二看到樂天後恭敬的走了過來。

就算他不認得樂天,也會認得樂天身上的衣著。這是洛依依當初送給樂天的,是洛依依親手縫製的,僅限一套,樂天一直穿在身上。

「小兄弟,怎麼店中有什麼喜事么?」樂天一邊看著衣服一邊說道。

「哦,這位小少爺有所不知。再過幾天就是我家小姐和龍家少爺的成婚之日。小店為慶祝此等喜事,所有商品一律八折。」

「哦,是么?」樂天摸了一件衣服,掐了掐衣角。然後一聲不響的離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