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吸血鬼公爵,嘴脣顫抖着,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縮,幾欲發瘋。

這……這……不可能……

他們剛纔,竟然還妄圖想要對始祖動手?

亞當親王的實力,已經足以在吸血鬼當中稱“神”,而始祖,更是至高無上,不亞於西方的真神。

想到這裏,這幾人瑟瑟發抖着,駭然地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難怪……難怪……亞當親王會將威廉先生殺死。

威廉先生一個區區的公爵,竟然也敢妄圖與始祖爲敵?

“還不恭迎始祖聖駕?”

亞當親王連嘴脣都沒動,那蒼老的聲音,就似是炸響一般,轟鳴不絕。

整個古堡之中,所有的吸血,一時之間回過神來。

“恭迎……始祖……聖駕……”

衆人齊聲高呼。

剛纔與將臣動手的幾名公爵,一個個要死的心都有了。

再瞧瞧撇一眼那威廉先生倒在血泊中的無頭身軀,心裏頭暗暗罵了一句“活該”。

連來人身份都沒弄清楚,竟然就貿然動手。

不過……說句實話,恐怕就是這裏任何一人,遇上威廉先生這種情況,也絕對想不到將臣的來歷。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亞當,你起來。”

將臣面色冰冷,淡淡地開口說道。

要是換做平日,他肯定嬉皮笑臉,完全沒一副正經模樣。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不過,現在可是在自己的徒子徒孫面前,威嚴還是要拿出來的,千萬不能失了態。

“是。”

亞當親王不敢有半分遲疑,連忙站起身來。

平日裏頭,他高高在上,下面的吸血鬼,除去幾名公爵以來,其他人,連見他一面的機會都很少有。

但今時今日,在將臣面前,他就猶如一個小孩面對自己的家長一般,不敢有半分的忤逆。

“來,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乃是中土道門天水門掌教顧遠寒……這一位,則是另一位始祖……叫……後卿……”

將臣淡淡一笑,開口說道。

一時之間,衆人瞪大了眼睛,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

始祖?

又冒出一位始祖?

就連亞當,也驚得差一點再次跪在地上。

我滴乖乖,平日裏,莫說是什麼吸血鬼始祖了,就連亞當親王這種第三代吸血鬼,見都沒機會見,今天半天的功夫,就來了兩名吸血鬼始祖?

所有的吸血鬼,只感覺四周空氣似是凝固一般,全都面面相覷。

亞當親王激動萬分,對着後卿,準備再次行跪拜禮。

後卿卻是深吸了一口氣,一揮手,一股強大的威勢,托住了亞當親王的雙膝。

“這……”亞當親王一怔,說道:“始祖,這……”

後卿冷冷地說道:“我與將同列殭屍王之位,不過……你們西方的吸血鬼,可沒有我的血脈,你這大禮我受不……今日前來,是有要事與你商量,如今時候不早了,該談正經事了,這等凡俗的禮節,就捨棄吧!”

“對,該談正事了!”一直沉默不語的顧遠寒,此時也淡淡地開口說道。

折騰了大半夜的時間,這事情,該結束了。

“好……好……”

亞當親王呆愣一下,瞬間回過神來,點頭如搗蒜。

“你們退下……”

他看了那幾名吸血鬼公爵一眼,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這幾個不爭氣的傢伙,等始祖走了,再一個個好好收拾。

幾名公爵嚇得連滾帶爬,不敢有半分遲疑,行過大禮之後,連忙退下,生怕再慢一步,被亞當親王遷怒。

古堡裏頭,一時之間,衆吸血鬼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很快便隱入了黑暗之中,不見蹤跡。

“咯吱……砰……”

那扇原本轟然倒塌的鋼鐵實心澆築的大門,一瞬之間,突然立了起來,緊緊地關上。

整座古堡,像是一瞬之間,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寂靜無聲。 蜀川,山谷之中。

滔天的戰意,似是騰騰而起。

“死亡騎士……”

“屬下在。”

“你到時候領一百鬼士,圍剿那長生殿,在方圓五里之內,佈下陣法。”

“是。”

滾滾的威勢,渾渾而起,只看見一名無頭騎士,手持戰斧,傲氣凌人,漫天黑氣,似是在他那殘缺的身軀之上,不斷縈繞一般。

死亡騎士,通天鬼王座下,通天四騎士之首,掌控生死。凡鬼王宗裏頭,一切賞罰,皆由此人抉擇,令百鬼驚懼,羣妖顫慄。

“戰爭騎士……”

“屬下在。”

一聲怒吼傳出,只看見一名身穿鎧甲,眉眼怒瞪的騎士,駕駛戰馬,從虛空之中穿越而出,渾身上下,焰火熊熊,如炙烤焚燒着大地的烈陽一般,光輝耀眼。

戰爭騎士,通天鬼王座下,通天四騎士之一,攜帶殺戮之氣,凡碰觸到者,皆神智失狂,怒火熊熊,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你領一百鬼士,從長生殿後方包圍,防止那李長生逃脫。”

“是。”

此時此刻。

通天鬼王,負手而立,下方數百將領鬼士,聽候吩咐。

作爲鬼王宗四大鬼王之一,今日征戰,必定不能有失。

不過,在通天鬼王看來,小小的一個道士,要想拿下,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今天的陣勢之所以擺出來,就是爲了讓蜀川之地的山鬼精怪們看看鬼王宗的實力,以免有癡心妄想之類,膽敢反抗鬼王宗。

“饑荒騎士……”

“屬下在。”

隨着通天鬼王一聲呼喊,一名手持弓箭,高騎黑色戰馬的鬼將,渾身發散出熊熊的威勢,眸子之中,陰冷的寒光,明滅不定。

饑荒騎士,乃是通天鬼王座下,通天四騎士之一,手握饑荒之箭。

據傳,手中長箭射出,便可帶來無盡的饑荒,被長箭射中之地,乾旱百里,草枯石裂。

“你領一百鬼士,從兩側進軍,將長生殿徹底包圍,沒有我的命令,就是一隻蒼蠅飛過,也要給我射下來。”

“屬下遵命。”

通天鬼王威嚴豪氣,隨後目光落在了最後一名騎士身上。

瘟疫騎士,通天鬼王座下,通天四騎士之一。

身騎灰色戰馬,身軀如同喪屍一般,枯槁腐爛,散發出一股惡臭,一羣微小的蚊蟲,似是不斷在他的身軀周圍飛舞着。

據傳,瘟疫騎士身上攜帶着百種瘟疫,可令萬物失色,鳥獸驚懼,所到之處,屍骸遍地。

說句實話,瘟疫騎士雖然在通天四騎士之中,排名最末,但是實力,並不比其餘三名騎士低,況且,他的神通,來得陰毒狠辣,常常令人防不勝防。

不過,他這副相貌,簡直比無頭的死亡騎士還要更令人作嘔,平日裏頭,不怎麼招通天鬼王待見。

“瘟疫騎士……”

“屬下在。”

“你帶領一百鬼士,隨我從正面迎敵,此次大戰,由你做先鋒。”

“遵命。”

通天鬼王吩咐完一切,心中暗暗冷笑。

此一戰,由瘟疫騎士打頭陣,想來那小道士,怕是根本不知道怎麼防備。

通天四騎士點齊兵馬,整裝待發,只等通天鬼王一聲令下,便出山谷,直朝長生殿進軍。

此時此刻,山林之中,衆山鬼精怪,都紛紛偷窺,心中驚顫。

“這麼大的動靜?竟然由通天鬼王親自帶隊?”

“可不是嗎?我看……這一次,這長生殿,怕是要被夷爲平地咯……”

“廢話,那圖鬼師,乃是青山鬼王座下大將,如今……慘死在了那個小道士手中,就如同狠狠地打了鬼王宗一巴掌……這等大仇,怎麼能不報?”

一時之間,山鬼精怪們,都紛紛開聲議論起來。

閨蜜乘法,攻愛72變 只看見通天鬼王雙臂一陣。

一時之間,整個山谷,開始顫動起來,發出了“轟隆隆”的巨大聲響。

大地,如同要震裂開來一般。

山林之中,鳥獸驚懼,紛紛奔逃。

漫天的鬼氣,猶如從地下渾渾冒出,似是翻涌出一朵朵黑雲一般,一下子托住了衆鬼士。

隱藏在山林之中的山鬼精怪,看到這一幕,情不自禁驚呼出聲。

“臥草……上一次有幸得見通天鬼王,是八十年前……沒曾想,才八十年的歲月,鬼王的實力,好像更加精進了……竟然能幻化黑雲載物……”

“要不說人家是鬼王呢?給我們八十年的歲月,恐怕連個人身都修煉不出來呢!”

“要我說,鬼王宗每隔三年,就會招募門中弟子,下一次招募的時候,我們也趕緊去報名……入得鬼王宗裏頭,只要好好修煉,何愁不能有一日大鵬展翅?”

“走走走……我們趕緊先一步去那長生殿……等着看戲……”

……

山鬼精怪們一個個眼睛放光。

上一次準備看圖鬼師教訓那李長生,結果,沒想到圖鬼師竟然陰溝裏翻船了,如今,通天鬼王帶領座下四騎士親自出馬,任那李長生本事再大,恐怕也難逃一死。

滾滾的黑雲,騰騰而升,承載着衆鬼將鬼士,片刻之間,從山谷之中飛出。

只看見天際之上,無盡的烏雲,如同彙集到了這裏一般,將衆鬼將鬼士完全遮掩住。

大地之上,一片鬼氣,烈陽完全被遮蔽住。

……

這一頭,長生殿門外,黒冥君正躺着,悠哉悠哉地曬太陽。

山林裏頭,長年陰鬱,迷霧氤氳,曬得到陽光的日子,十分少。

今天是個好天氣,自然是要好好曬一曬自己那快要發黴的身軀。

躺着躺着,黒冥君只感覺,似是有一片陰影,將陽光遮擋住了。

他猛然睜開眼睛一看,只看見那遙遠的天邊,一團黑雲,渾渾朝着這一頭飄來,無盡的鬼氣,似是隱藏在黑雲之中一般,波濤洶涌。

黒冥君渾身打了個激靈,一下子跳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驚駭的神色,似是不敢相信一般,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仔細一看。

“真是通天鬼王?”

黒冥君大喊了一句,瞬間反應過來,整個人比兔子跑得還快,一溜煙趕緊衝入大殿之中回稟李長生。 長生殿。

李長生在裏頭,早已經感應到了通天鬼王的氣息。

只見他冷冷一笑,等着驚慌失措的黒冥君跑進來。

“李仙師……這下糟了……”

黒冥君一拍大腿,臉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李長生說道:“何事?”

“這……”黒冥君一翻白眼,說道:“通天鬼王親自帶領座下通天四騎士前來殺你……這下完了……完了……”

“這通天四騎士,各有各的神通本事,絲毫不比那圖鬼師差。”

黒冥君哭喪着臉,整個人渾身顫抖,就差癱坐在地上了。

通天鬼王,向來心狠手段,厲害非凡,四大鬼王之中,就屬通天鬼王最不近人情。

黒冥君雖說是被李長生強擄來當奴隸的,但是通天鬼王一發狠起來,指不定一起給滅了,根本不會在意黒冥君的性命。

如今的黒冥君,和李長生就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

李長生聽罷,倒是不慌不忙,冷靜地說道:“既然如此,出門應戰便是,怕什麼?”

“怕什麼?”黒冥君一咬牙,瞪着李長生,說道:“李仙師,不是我小瞧你,如今鬼王宗來勢洶洶,就算是你,恐怕也難逃一死……今日這長生殿,恐被夷爲平地,趁着現在,通天鬼王還沒到……我覺得,你還不如先使出些術法神通,想辦法逃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