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團白光從皮特耶魯身體中涌出,就像海水那般淹沒了丘比丘。

望着白光淹沒丘比丘,皮特耶魯那尖利如劍的雙眼不禁模糊了!

三萬年的兄弟之情啊,說沒有,就沒有了,三萬年的同舟共濟,一幕幕情景情不自禁的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地回放。

“嗤嗤~~”

白光消失,丘比丘消失了,塵歸塵,土歸土……

……..

一天前……

一把像巨劍那般的山峯插在大地上,山高入雲海,最突出的就是那山頂竟然是平的,山頂範圍很是大,遠距離還能依稀看到一些房屋。

那就是布萊恩特家族的總部,布萊恩特山!

“咔~~~”

一道足足有水缸大小的閃電突然劈落到布萊恩特山的山巔之上!

“轟!”距離如此之遠都能聽到那巨大的雷鳴!

“嗤嗤~~”

山巔之上有一個近乎透明,略帶一絲的湛藍的防護罩保護着。

一時間,無數道電弧涌現,不過,只是過了幾十秒,就被那淡藍的防護罩吸收乾淨的!

“那是!”蕭羽看到眼前那一幕,驚訝道。

十年前,蕭羽也是曾經上到過山巔,只是那時並沒有閃電而已。

“呵呵~~”賽勒特飛近蕭羽,撫一下那長長的白鬍須,笑道:“那是神器雷神之盾幻化的防護罩!”

“神器!”又是神器,蕭羽很是驚訝,神器可不是街邊的狗,怎麼會一時涌現如此之多的神器!

米洛克那神祕魔法仗,丘比丘的月牙弒神,亞斯坦的雷神之釘,還有那丟失了的雷神之錘,現在又有雷神之盾,短短不夠一年,蕭羽已經見識過四件神器!

“怎會有如此之多神器?”蕭羽下意識問道。

在蕭羽的潛意識之中,神器那可是無比珍貴的,傳說中可是從來不過十件!

“哈哈~~”亞斯坦哈哈笑道:“蕭羽,那傳說的並就不一定是真的。”

“神器是很是珍貴,不過,也不是‘傳說’般那些罕見,要知道衆神大戰之前,這裏可是有神的大陸!”亞斯坦淡笑道。



“對,以前星河大陸可是有神的,應該會留下不少神器”蕭羽一下子就瞭然了。

“再說,每百年,那神之失樂園就會開,到時候,大陸上的強者都會去!”亞斯坦說道。

“神之失樂園?”蕭羽一怔,蕭羽可不是第一次聽到那神之失樂園了,連忙問道:“前輩,那神之失樂園是到底是什麼地方?”

聽見蕭羽這樣問,亞斯坦三人皆是一愣,聖階強者都知道神之失樂園是什麼地方,他們似乎忽略了蕭羽纔剛進階聖階,而且還是靠那黑焱妖蓮才進階的!

一個湛藍的結界鋪開,籠罩着蕭羽四人。

“好濃烈的雷系元素!”亞斯坦張開結界的瞬間,蕭羽就感受到那極爲濃烈的雷系元素,無數道電弧在身旁凝聚,亮,光。

“嗤嗤~~”

只是那些電弧卻是沒有傷害蕭羽幾人。

“蕭羽,你現在也算是聖階強者了,有資格知道這個祕密。”亞斯坦頓了一頓,旋即問道:“你聽說過地獄嗎?”

“地獄!”蕭羽很是驚奇,臉色變得極爲難看,原本一雙黑瞳突然變成一黑一白的邪瞳,地獄,那該死的米洛克釋放了,哦,不,應該是憑藉那神器,釋放一個神級魔法將麗琳送到了地獄的邊緣,現在麗琳雖然還沒有死,從那魔寵契約中感受到麗琳受到不少的危險!

衆人都留意到蕭羽臉色的變化,“蕭羽,你這是!”亞斯坦有些緊張,此時,蕭羽可是布萊恩特家族的希望,萬萬不能出問題!

意識自己的失態,蕭羽深吸夾雜濃郁雷系元素的空氣,苦笑道:“不好意思,我失態了,地獄我知道,只是那和神之失樂園有何關係?”

亞斯坦神色疑惑,柳眉一掀,還是沒有開口問,說道:“地獄就是神之失樂園的一部分,可以說,地獄就是神之失樂園的最邊緣!”

“其實神之失樂園是一個墳墓,衆神的墳墓!”亞斯坦的聲音就像一個重錘狠狠地敲擊着蕭羽的心臟!

“衆神~~神的墳墓!”蕭羽眼神茫然,神色中竟然出現一臉的畏懼!

沒錯,就是畏懼,就算是九級時面對聖階強者時,也未曾有過畏懼!

蕭羽不是畏懼神,那神之失樂園就算是衆神的墓地,那又怎麼樣,神是無所不能,但卻還是會死,只要會死,蕭羽就不怕,再厲害的神,都已經死了,總不能死而復生吧!

蕭羽是擔心麗琳,那裏可是衆神的墓地啊,那裏會有多少實力強悍的魔獸!

“麗琳~~,麗琳!”蕭羽抿東嘴脣,神色頹廢,喃喃念着麗琳的名字!

亞斯坦活了數萬年,經驗何等豐富,聽見蕭羽喃叫着‘麗琳’就猜的出這個小‘麗琳’的人在地獄!

“麗琳是蕭羽的女人!”賽勒特傳音說道。隨即就將聖龍學院,學院大賽的經過說了一遍。

亞斯坦點點頭,徒然,冷喝一聲:“蕭羽!”雙手堅硬如鐵鍬那般起抓起蕭羽的衣服,冷厲的目光就如凌厲的閃電,狠狠地盯着蕭羽,“那麗琳是你的女人吧,是男人就自己去救她回來!在這裏頹廢有什麼用!”

亞斯坦的冷喝果然有用,只見蕭羽雙雙眸一亮,“對,我已經是聖階強者,我立即就去地獄救他!”

掙開亞斯坦,就像去地獄就麗琳!

“哼!”亞斯坦繃着臉,手中不知什麼時候拿出了雷神之釘,衝着蕭羽就是一捅!

“噗!”

雷神之釘何等尖利,一下子就刺穿了蕭羽胸膛,鮮血不斷地從傷口涌出…… “前輩!”磅礴的危機感瞬間充斥着蕭羽的全身,剎那間,漆黑的鱗片在蕭羽的體表上顯現出來。

蕭羽很是不解,亞斯坦爲什麼突然襲擊他,而且還是用雷神之釘!

雷神之釘可是神器,不要說剛纔蕭羽沒有沒有變身,就是變身了結果還是一樣,階位上的差距可不是那麼輕易抵消的!

“你去神之失樂園根本就是找死,我不如現在就殺了你!”亞斯坦雖然長得很和氣,不過怒起來還是很是恐怖的,數萬年的積累,又是蕭羽的長輩,自然而然地透露出一種長輩的威嚴。

而圖里亞夫和賽勒特只是靜靜地站在一旁,不做響聲。

“不要說你,就是我去神之失樂園都有可能死,你以爲那是鬧着玩!”亞斯坦十分憤怒,拼着得罪各方勢力,救回蕭羽,結果蕭羽卻是爲了一個女人冒死去神之失樂園!

換了誰都生氣!

“長老,我……”蕭羽也急了,連道:“既然神之失樂園如此危險,我更要去就無憂,他是爲了救我,才……“

“神之失樂園有無數的聖階魔獸,有各個體面的強者,甚至有神的靈魂!”亞斯坦說道。

“你一個小小聖階強者前去,還不是給生撕了!而且你有沒有爲你的父母,爲你的家人,甚至是爲了你的家族想一下?”

“家人,父母,家族!”亞斯坦的聲音不斷在蕭羽的心中迴盪着。

“你的家人,你的父母,還有我們家族都需要你!”亞斯坦苦苦說道。

“十年了,你都沒有見過你的父母一面,就去神之失樂園送死?“


“麗琳只是被送到地獄,地獄都只是一些九級魔獸,她也是九級魔獸,難道你就對麗琳如此沒有信心?”

“對,麗琳也是九級魔獸,雷費斯說過只要不深入地獄就不會有太大的危險!”蕭羽心中大喜,終於想起雷費斯的話!

蕭羽不斷地修復自己的胸口,不一會兒就修復完畢,甚至連一絲的傷疤都沒有留下。

深深地向亞斯坦行禮,真心道:“多謝前輩!”

“我會盡快提升我的實力!”蕭羽也是明白,沒有實力,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話。

實力決定一切!

“嗯!”亞斯坦很是滿意地點點頭,淡笑說道:“你先回去見一下你父母吧。”

解決了心結,蕭羽一時心中大鬆,突然有一種歸家心切的感覺!

拱手,先回去!

天使之翼奮力一陣,消失在高空中!

布萊恩特山的山腰,這裏居住着很多的布萊恩特家族的成員。

偌大的布萊恩特山覆蓋着無數的院落,數萬年的積累,布萊恩特家族已經有了很多族人。

不僅僅只是布萊恩特山,包括布萊恩特山附近的一些城池都是屬於布萊恩特家族的產業。

家族成員將近有百萬之數,還不算一些附屬勢力!

可以這麼說,布萊恩特家族就是一個國中之國!

一道白色流光落入山腰中的一處院落,收起天使之翼!

蕭羽環視周圍,門前的那棵大樹依然茂盛,家中的院落依然沒變。

時近黃昏,太陽漸落。

瓊斯剛剛訓練回來,雖然現在貴爲八級巔峯強者,不過,也沒有進入家族核心,依然在爲家族教導一些家族的未來。


“瓊斯大哥,我先回家吃飯了,今天真累啊。”一個身形矮小的六級武者恭敬對着瓊斯說道。

瓊斯是一個八級巔峯強者,平時指點過他不少,能夠得到一個八級巔峯強者指導,是他的榮幸,所以大家平時都對瓊斯很是尊敬。

“嗯,我也到家了,你回去吧,明天記得準時去練武場集合!”瓊斯笑道。

“嗯,放心吧,隊長,明天我一定準時!”那矮子拍拍胸口保證說道。

那矮子走後,瓊斯也打算回家吃飯,就在這時,敏銳的精神力讓他感覺有人在窺視着他。

瓊斯猛然轉過頭來,只見一個身披白色戰袍,長得眉清目秀,很是俊朗,特別那一束黑漆漆的長髮,更是凸顯他的帥氣的少年凝視着自己!而且自己竟然感覺對方給自己一種很是親切的感覺,就像,就像兒子跟老爸的感覺!

“嗯?”瓊斯臉色微變,他竟然覺自己看不透對放的實力,他瓊斯本身就是八級巔峯強者,連他都看不透對放實力,那最起碼都是九級強者,甚至是聖階!

瓊斯的心撲通撲通地猛跳,“前……”

瓊斯還沒說完,只感覺到一陣模糊的幻影急竄來!

“蓬!”

蕭羽猛地跪倒在地,“父親!”

一道嘶啞的聲音傳入瓊斯的耳邊,瓊斯不敢相信!

突然,有一個九級強者,哦不,甚至是聖階強者的人跪在地上,叫自己做父親?

瓊斯順着看着蕭羽的臉,瓊斯想起五歲時的蕭羽,兩個印象中的臉龐重合!

“蕭羽!”

“你是蕭羽!”瓊斯驚訝道,聲音竟然有點顫抖。

“孩兒不孝!”蕭羽深深地拜了瓊斯。

“不~~,羽兒,你快起來!”瓊斯熱淚盈眶,連忙扶起蕭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