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敏點了點頭,她也十分清楚在這座神祕島嶼上,他們沒有任何的藥物,只能依靠運氣了。

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經不早了,葉城直接說道:“我們還是早點睡下吧,明天我還得繼續出發,不能一直待在這裏。”

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同時應了一聲,經過一天的事情,他們也變的非常疲憊了,尤其張敏跟孫嬌嬌,她們今天差點就被李曼他們幹掉了。


好在最後葉城他們趕到,如果沒有葉城的話,張敏跟孫嬌嬌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雨早已經不下了,外面的風也停了,空氣變的格外的好,葉城發現外面有不少的積水, 就直接用東西裝了一點回來。


這些水都是昨天晚上下雨的雨水,所以非常的乾淨,甚至不用煮沸就可以喝。

一大早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都十分的渴,所以喝下一點水以後,衆人就從這個山洞當中離開了。

葉城看了一下方向,然後指着西北方向道:“我們昨天晚上應該是從這個方向過來的,我們沿着這個方向走,就可以回到我們那片海灘了。”

“好,葉城你的腿沒事了吧?”

張源跟衆人點了點頭,然後衝着葉城說道,葉城笑了兩聲,示意自己的腿已經沒有什麼大礙。

經過一晚上的恢復,葉城的腿上幾乎好了三分之一這樣,而且幾乎也沒有什麼疼痛感了,最讓葉城激動的是,傷口已經結痂,並沒有被感染的狀況。


葉城手裏拿着弓弩,背上揹着弩箭,而張敏跟孫嬌嬌他們揹包當中裝着野果,白峯跟他的手下並沒有拿什麼東西,直接跟在了葉城身後,他們兩個人是負責偵查的。

因爲葉城怕後方會有人突然襲擊,如果被人突然襲擊,那就不好了。

孫家八房勢力當中,幾乎沒房勢力手裏都有武器,最次也是有弓弩的,所以一定要小心謹慎才行。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那片海灘,只見海灘已經被昨晚的大風以及大雨,摧殘的不成樣子了,很多地方都被席捲了。

葉城嘆了一口氣,本來他打算在這片海域上釣一些魚,看來也沒有什麼戲了。

好在他們還有些野果,今天早上可以吃這些野果充飢,雖然沒有什麼能量,但是最起碼比什麼東西都沒有吃的好。

吃完了一些野果以後,葉城就衝着衆人說道:“我們去尋找孫大洲他們吧,孫大洲上次搶了我們的水,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葉城一邊說着,心中充滿了憤怒,上次他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乾淨的水源,卻不料孫大洲從半路冒了出來,然後直接將他們的水全部搶走了。

最關鍵的, 用來裝水的瓶子也被孫大洲他們拿走了,現在葉城跟衆人即使遇到有乾淨水源的地方,也沒有辦法裝什麼水攜帶。

“嗯,孫大洲個狗東西,在孫家古堡的時候就囂張跋扈,現在到了這座神祕島嶼上,還想欺負我們嗎?”

白峯對於孫大洲也是極其的痛恨,直接大聲的罵道,而張敏以及孫嬌嬌也是十分的來氣。

所以幾人一商量,直接沿着上次他們出發的路線尋找孫大洲。

葉城這次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他現在身上還有二十多發的弩箭,如果遇到孫大洲他們的話,足以抵禦一會兒,甚至說不定還能幹掉孫大洲。 第497章 再遇孫大洲

很快,葉城就在叢林當中發現了一些蹤跡,地面上有一些行走的腳印,雖然葉城不知道是誰留下的, 但是這些腳印的主人,肯定距離這裏不遠。

葉城將這一消息告知了大家, 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此刻也來到了這些腳印的身前。

“葉城,我們要尋着這些腳印追蹤過去嗎?”

“萬一這些腳印不是孫大洲他們的,是耿天瑞或者孫家其它房勢力怎麼辦?”

經歷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張敏變的極爲謹慎,上一次他們就是尋着火堆的痕跡,發現了耿天瑞他們。

最終在葉城的掩護下,她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才得以逃脫,如果這次再遇到耿天瑞或者其它房勢力,那就不一定能這麼輕鬆的逃脫了。

葉城非常清楚現在的處境,也明白張敏在擔心什麼,但是葉城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找下去說不定能遇到耿天瑞,但不能畏懼耿天瑞就放棄尋找孫大洲他們了,所以葉城直接開口道:“我們繼續跟上去。”

“如果是耿天瑞或者其它房勢力的話,我們就直接離開。”

葉城也沒有打算跟耿天瑞那些人糾纏,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此刻聽到葉城這些話以後,也不好多說些什麼了,畢竟葉城是他們幾人當的指揮,也是戰鬥力最強的存在。


葉城帶着衆人繼續尋着腳印找了下去,讓葉城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腳印的主人居然就是孫大洲他們!

此刻孫大洲帶着手下在一處大樹下休息,葉城看到他們揹包當中的水已經全部喝完了,不過昨天晚上下了一場雨,想要找水並不是很困難。

困難的是,在這種情況下很能找到充飢的食物,葉城能找到食物,那是因爲他有出色的野外生存經驗,而孫大洲他們呢?

他們根本就沒有野外生存的經驗,就連尋找乾淨的水都十分困難,別提尋找食物了。

只見他們都開始奄奄一息了,葉城心中覺得大喜,尤其在這種時候,對付孫大洲他們是最好的辦法。

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此刻也來到了葉城的身邊,將孫大洲他們的情況看在了眼裏,白峯開心的說道:“他們估計已經餓的不行了。”

“你們看孫大洲的嘴脣,此刻都已經乾裂了,恐怕又渴又餓!”

張敏跟孫嬌嬌她們都點了點頭,隨後詢問葉城下一步該怎麼辦,葉城覺得還是不要打草驚蛇的爲好。

畢竟孫大洲的手裏還有槍呢,一定要想辦法將孫大洲幹掉才行,而讓葉城沒有想到的是,即便他們已經躲藏的很隱蔽了,孫大洲的一個手下還是發現了他們。

原來即使孫大洲跟衆人休息,也會派出手下不停的偵查,就是以防萬一別人偷襲。

葉城覺得孫大洲看起來笨笨的,這個時候居然還學聰明瞭,那名手下直接衝着孫大洲激動的說道:“老大,那裏有人!”

他的聲音傳入孫大洲的耳朵當中以後,孫大洲瞬間一個激靈,然後快速的掏出了槍,接着就站了起來。

他的舉動嚇到身邊的手下們了,他的手下也是一起快速的爬了起來,別看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喝水跟吃東西, 但是面對死亡的威脅,還是很容易打起精神的。

“又是你們?”

孫大洲僅僅看了一眼,就確定葉城他們的身份了,葉城覺得已經不用跟張敏還有孫嬌嬌他們躲起來了,畢竟孫大洲他們已經發現了。

如果繼續躲藏起來的話,反而會讓孫大洲這些人認爲他膽小。

葉城直接讓張敏跟孫嬌嬌還有白峯他們出來,只見葉城看了一眼孫大洲,然後笑着道:“孫大洲,別來無恙啊!”

“上次從我們這裏搶的水,已經全部喝完了嗎?”

“要不要我們在送點給你啊,而且還是熱的……”

葉城這是故意在嘲諷孫大洲他們,葉城所指的熱的,當然就是尿了,葉城此言一出,只見白峯跟張敏以及孫嬌嬌都笑了出來。

孫大洲從來沒有被人這麼侮辱過,他也非常清楚葉城所指的什麼。

他衝着葉城怒斥道:“葉城,你忘記上次被我打的落荒而逃的模樣了嗎?”

“這次還敢主動找上門了,你不想活了是吧?”

只見孫大洲猙獰着臉,一下將手槍對準了葉城,看到孫大洲手中的手槍一下,葉城並沒有像上次那麼慌亂,畢竟他現在手裏有弓弩,身上還有一些弩箭,對付孫大洲這些人,他還是有點把握的。

“那就看看今天是誰不想活了!”

“上次搶了我們的水,這個仇我還沒有跟你算呢!”

葉城一邊說着,一邊用帶有殺氣的眼神看着孫大洲,讓孫大洲一時間有些發毛,畢竟葉城的實力他還是略知一二的。

只見孫大洲有些不耐煩了,直接衝着身邊的手下道:“你們去,把他們給我統統幹掉,一個都不剩!”

孫大洲可不想再看見葉城他們了,所以吩咐手下將葉城他們全部幹掉,他手裏的槍依然指着葉城他們,如果葉城有什麼動作的話,他的槍可是會開的。

“是,老大!”

孫大洲身邊的十幾名手下,聽到孫大洲的吩咐以後,直接拿着砍刀向着葉城他們緩緩移動過去。

而白峯此刻急了,他們本來是想過來找孫大洲的麻煩,現在反而讓孫大洲他們佔據了上風,他們自己處於被動了。

張敏跟孫嬌嬌她們此刻也有些慌亂了,張敏也開口道:“葉城,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啊?”

“難道跟他們拼了嗎?”

“孫大洲手裏可是有槍的啊!”

聽着他們的聲音,一時間葉城也有些被他們說亂了,但是葉城知道自己的實力,他衝着衆人安慰道:“那就讓他們來吧。”

“你們找個地方掩護自己,不要被孫大洲的槍給打傷了,這裏由我來解決!”

沒錯,葉城打算一個人跟孫大洲十幾名手下戰鬥,並且包括跟孫大洲戰鬥,白峯跟張敏已經孫嬌嬌他們,此刻都覺得葉城似乎是瘋了。

他是比較厲害,但是一下子跟十幾個人戰鬥,簡直不要太誇張好吧?

如果葉城真的能戰勝十幾個人,那麼白峯是徹底服了葉城了! 我靠,這聖女這麼厲害,那雙水汪汪美麗的大眼睛也太毒了吧!江帆既是震驚又是佩服了,不錯,情侶之間相看眼神確實會不經意的流露出情意的。

吳雅姿和李盈嬌兩人驚的小嘴大張成o形,看著聖女發獃了,意識到聖女的厲害了,這觀察力也太強了。

「那請聖女說說第二處騙人的地方吧!」好半晌吳雅姿緩過神,不置可否的問道,心中忐忑了。

「第二處就是城門外守衛小隊長受傷衝撞我的車隊就是你們乾的,準確的說應該是這位男先生乾的!」聖女再次語出驚人道。

「聖女,你,你胡說,你可不能隨意亂扣罪名!」吳雅姿大驚,急忙有些慌的否認,言語都有些結巴了。

情侶關係隱瞞好說,也沒啥大不了的,這是他們的私事,不礙蒙克族人的事,可這弄傷女頭目屁屁導致衝撞聖女車隊可就不一樣了,絕不能承認。

江帆徹底震撼迷惑了,之前看出他們情侶關係好說,那是眼神出賣了他們,但雙頭搞事絕對隱秘,聖女怎麼知道的?

李盈嬌心中糾結起來,壞了,看來才到蒙城還沒立足就要出麻煩,聖女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們。

「你說呢,這位男先生,來蒙城你一定憋壞了吧,也很不開心吧!」聖女沒有回答吳雅姿,而是對著江帆意味深長道。

「呵呵,聖女,來蒙城確實有些不適應,有些憋屈,不開心談不上,更多的是新奇,就當是來遊玩領略風土人情的吧!」江帆倒是鎮定下來,變得輕鬆隨意的翹起二郎腿笑道。

「不過說城門口的事是我乾的,是不是不妥?猜測是不管用的,捉賊捉贓捉姦捉雙,任何事情都得有證據的!」接著江帆話鋒一轉不滿道。

事已至此無所謂了,也不管你什麼聖女,什麼女尊男卑,大不了就是翻臉,倒很想聽聽是如何這麼準確的認定自己的。

吳雅姿、李盈嬌十分驚訝,聖女竟然會主動對江帆說話,這也太不可思議了,連她的侍衛都看不起江帆不屑說話,高高在上的聖女理應更加不理會江帆才對。

「你與那些外族人相比與眾不同,你很自信,似乎也很厲害,我想你現在一定做好翻臉的準備是吧!」聖女盯著江帆的眼睛數秒后道。

「我靠,這肥胖聖女的觀察能力不一般的強悍,連這也看出來了!」江帆心中又是一驚,臉上依舊保持淡定微笑,媽的,現在談話似乎有些被動,不行,得打亂她的思維。

「聖女,你的眼睛真美,你的聲音真動聽!」江帆與聖女對視著,腦筋急轉忽然稱讚道。

「咯咯咯!你真是口不對心,你當我不知道你對我的印象嗎,只怕你心中在說我醜八怪大肥豬吧!」聖女一愣眼睛帶著詫異之色,停頓數秒后忽然笑起來,好半晌直白的揭穿道。

「呃,我可沒這麼想,你的眼睛和聲音真的很好看很好聽!」江帆也是一愣隨即有些尷尬急忙否認道,媽的,這聖女真是個心理學家了,通過人的雙眼就能窺視人的心理!

「還有,恕我冒昧,聖女的身材也是一級棒,看,高大豐富,一看就是很健康很高貴很聖潔令人不敢褻瀆的那種,我想你一定是蒙克族人心中的女神了!」接著江帆又是亂扯一通。

「你很會說話嘴巴真甜,我想這兩位妹妹就是這樣被你騙到手的吧!」聖女倒是淡定得很,一點也不為江帆的話所惑。

江帆略微吃驚,我靠,嘴巴好犀利,竟然不為所動!聖女沒在糾纏,話鋒一轉道:「好了,就別恭維我了,你不承認心中所想沒關係,反正我知道就行了,還不知道你的尊姓大名,能否告知?」

「在下凡水工!」江帆還真一時莫不著聖女的路數了,東拉西扯語出驚人,思路跳躍令人不知其意,有些鬱悶道,打亂聖女思路似乎失敗了,呃,這女人還真難對付!

「凡水工?你真是不誠實,連說姓名也要用假的騙人!」聖女一愣微微皺眉有些不悅道。

「騙人?你說我用的是假名!我…!」江帆吃驚地望著聖女。

「算了,你別解釋了,不想說真名也無所謂,那就言歸正傳吧,你悄悄的驅使一種奇特的怪獸襲擊了守城小隊長,這種做法真的很不妥,也不應該!」聖女卻是打斷直白的指責道。

「我驅使怪獸襲擊小隊長!沒有,我沒有怪獸,怪獸出現哪有不被發現的,你別亂猜測!」江帆大駭了,面色微微一變但很快恢復正常,矢口否認道。

「你驅使的這種怪獸很奇特,能收斂氣息不被察覺,而且個頭也很細小,行動迅速,可以鑽地,我說得對嗎?」聖女不理會江帆的否認,自顧的描述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