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道友,你可要撐住啊!秦巖馬來了!到時候咱們可以反敗爲勝了!”

賈士軒語重心長地說。

聽到賈士軒的話,張亢龍和葉曉倩都愣住了。

他們都知道秦巖是什麼實力,別說是這麼多異道者了,是一個異道者,秦巖也對付不了。

他們不明白賈士軒爲什麼說這種話。

異道者們也詫異無,不知道秦巖是何方神聖。

他們對各大道派派來的高手非常瞭解,除了四大道派的長老外,沒有一個人能威脅到他們的生命,除非是很多弟子組成陣法。

“道友,你不要安慰我了!秦巖一介小兒,怎麼可能是異道者的對手!”

張亢龍根本不相信賈士軒的話。

葉曉倩也撇了撇嘴,在心裏面嘲笑起來:賈長老真是搞笑,居然說秦巖能救了我們。如果他能救我們,那豬也能飛天了。

“道友,你可不要不信啊!現在的秦巖和兩天前的秦巖不一樣了!他現在已經變成了我們還要厲害的高手!”

賈士軒一本正經地說。 “難道他兩天之內還能登天不成?”張亢龍嗤笑起來,覺得賈士軒是在天方夜譚。

“前輩,你說秦巖那個王八蛋兩天之內晉升一級我相信,但是他兩天之內晉升兩級,打死我也不會相信!更何況秦巖既卑鄙無恥,又下流齷蹉,像他這樣的賤人怎麼可能做到!”

葉曉倩憤憤不平地說,根本不認可賈士軒的話。

她說到最後更是冷笑起來,似乎對秦巖恨之入骨。

這兩天,只要有人提到秦巖的名字,葉曉倩會想起自己在古墓裏面和秦巖做的那種事情。

一想到自己守了二十年的身子這樣給了秦巖,葉曉倩恨不能將秦巖千刀萬剮。

聽到張亢龍的話,躲在遠處的慕容雪菡十分不忿:“氣死我了!主人,這個賤人居然說你卑鄙無恥下流齷蹉!等一會兒我幫你撕爛她的嘴!”

周小雨也跟着幫腔:“對!撕爛她的嘴,再讓她胡說八道!”

不過莫忘似乎看出了什麼,她覺得秦巖和葉曉倩肯定發生了什麼關係,否則葉曉倩不可能這麼恨葉曉倩。

秦巖乾咳了一聲,摸了摸下巴說:“你們兩個不要生氣了!氣壞了身子我會心疼的!”

聽到秦巖的話,慕容雪菡和周小雨對視了一眼,心燃起了一絲暖意,同時向秦巖身邊靠了靠。

可是莫忘卻更加覺得秦巖和葉曉倩有問題。

一般情況下,秦巖應該憤怒,可是秦巖此刻卻一點也不生氣,這說明秦巖的確做了對不起葉曉倩的事情。

另一邊,賈士軒十分好,不明白葉曉倩爲什麼突然這麼憎恨秦巖,居然把秦巖說成了卑鄙無恥下流齷蹉的人。

他覺得秦巖和這四個詞的任何一個都不搭邊。

“哼!管他是誰!只要來了!我弄死他!”其一個異道者不屑一顧地說。

“弄死他太便宜了!應該把他洗乾淨,讓我從後面好好的快活快活!”另外一個異道者喜歡男人。

“快活完了讓我剁成肉醬!咱們幾個吃頓餃子!”第三個異道者哈哈大笑起來。

三個異道者的話把慕容雪菡氣壞了。

她實在是忍不住了,“嗖”的一聲飄起來,懸浮在半空指着異道者破口大罵:“你們三個外國佬,居然敢詆譭我家主人,看我家主人怎麼收拾你們!”

秦巖原本想再等一等,然後出其不意地在瞬間先殺掉一個異道者。

可是現在慕容雪菡暴露了,秦巖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躲在這裏了,立即也從隱蔽處走了出來。

看到秦巖來了,賈士軒激動無,立即向秦巖招手:“秦巖道友!”

茅山派的弟子更是士氣大震,紛紛大聲歡呼起來,像見到了茅山派的掌門一樣。

嗯?他們都瘋了嗎?至於這麼高興嗎?

張亢龍愣住了,想不明白茅山派的弟子們爲什麼會這樣。

莫非秦巖真的連升兩級,變成了天尊後期?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即便是這個世界天賦最好的修道者也不可能做到。

張亢龍搖了搖頭,堅決不相信秦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天尊後期。

與此同時,葉曉倩也愣住了,她萬萬沒有想到茅山派的弟子對秦巖這麼愛戴,甚至於還超過了賈士軒。

她覺得這不正常,心裏面也在懷疑秦巖是不是真像賈士軒說的那樣,晉升到了天尊後期。

不過葉曉倩和張亢龍的想法一樣,古往今來,沒有一個人在達到了天尊之後還能連升兩級。

“我還以爲是什麼厲害人物,不過是一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而已!”叫卡特爾的異道者冷笑起來。

在卡特爾眼,秦巖和螻蟻沒有任何區別。

聽到卡特爾的話,秦巖眯起了眼睛:“先殺了他!”

此刻正是立威震懾異道者的時候,秦巖準備先拿卡特爾開刀。

他發現卡特爾在所以的異道者屬於數一數二的佼佼者。

如果能秒殺了卡特爾,那麼剩下的異道者肯定會軍心大亂,到時候再殺他們,那易如反掌了。

“是!”慕容雪菡三個大喝一聲,猶如閃電般向卡特爾衝去。

與此同時,秦巖雙腳點地,像流星一樣“嗖”的一聲向卡特爾彈射出去。

卡特爾翹起嘴角冷笑起來,戲虐地看着秦巖四個。

他覺得秦巖四個是來找死的,他準備一舉將秦巖四個全部滅殺。

可是當慕容雪菡三個組成陣法之後,卡特爾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了。

剎那間,卡特爾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煞白。

他張開嘴準備呼救,但是秦巖此刻已經衝到他面前,並且揮掌向卡特爾的頭頂拍下。

在秦巖的掌心,隱藏着那塊千年至尊法器——玉璽。

“砰”的一聲,秦巖一掌拍在了卡特爾的頭頂,卡特爾像被幾千度的高溫氣化了一樣,在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張亢龍愣住了,葉曉倩愣住了,異道者們也愣住了。

他們紛紛張開嘴,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切,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堂堂一個天尊後期的高手居然被秦巖一掌拍死了,而且是魂飛魄散。

這簡直顛覆了他們的想象。

只有賈士軒和茅山派的弟子們覺得這太正常了。

如果秦巖沒有將卡特爾一掌拍死,他們反而覺得不正常。

不等其他異道者回過神,秦巖和慕容雪菡他們突然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另外一個異道者的身邊。

依舊是慕容雪菡他們用陣法困住異道者,然後是秦巖一掌解決。

眨眼間的功夫,秦巖帶着慕容雪菡她們,接連殺掉了三個異道者。

直到此刻,其他異道者纔回過神,他們瘋了一樣四散逃開。

其幾個異道者更是因爲太過驚恐而嚇得摔了一跤。

秦巖怎麼可能讓他們逃走,立即帶着慕容雪菡向異道者追去。

看着秦巖的背影,葉曉倩被徹底鎮住了:

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那可是異道者啊!擁有天尊後期的實力啊!

我還準備找機會殺了他,看來是沒戲了!唉!難道這是天意。 張亢龍更是被震住了,他臉色煞白地在心暗想:

完了!完了!秦巖如果想殺我,那豈不是也易如反掌?該死的,我當初是怎麼想的,怎麼會惹這麼一個煞星。

一想到秦巖秒殺他的樣子,張亢龍的額頭滲出豆大的汗珠。

他現在真後悔當初的決定。

“哪裏跑?”看到異道者要逃走,賈士軒大喝一聲,帶着茅山派的弟子向異道者殺去。

戰鬥很快結束了,秦巖他們又殺掉三個異道者。

“道友,怎麼樣?秦巖是不是很厲害?你剛纔居然不相信!”賈士軒走到張亢龍面前,笑眯眯地說。

與此同時,秦巖也走過來了,正用戲虐的眼神看着張亢龍。

看到秦巖閃爍着寒光的眼神,張亢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打了個哈哈,討好似的說:“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我的確沒有想到秦巖道友的進步會這麼快!”

之前張亢龍對秦巖都是直呼其名,現在他稱呼秦巖的時候,用了“道友”兩字,意思是秦巖和他是平輩。

“這個世界是沒有什麼不可能發生的!走,咱們去找其他異道者,說不定還能救下幾個衆閣派或者是全真派的道友!”

剛開始的時候,賈士軒說的豪情萬丈,但是說到最後,他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心裏面非常清楚,龍虎山都被異道者殺的只剩下了三個人,那其他兩派肯定更慘,除了個別跑得快的,說不定早被團滅了。

只不過他現在不能不去找。

首先,賈士軒作爲本次獵殺行動的主事人,他有責任也有義務去尋找其他各派的弟子,否則其他各派肯定會對他有意見。

其次,賈士軒也心存僥倖,希望可以再找到一兩個其他道派的弟子。

“好!”張亢龍點了點頭,隨後似有意若無意地看了秦巖一眼,想看看秦巖對他的態度。

當他看到秦巖犀利的眼神後,整個人如墜冰窖,在心顫顫巍巍地暗想:

這小子不會在半路藉故殺了我吧?不行,我必須趕快離開這該死的地方,將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掌教,讓他來定奪。

想到這裏,張亢龍長長鬆了口氣。

葉曉倩此刻和張亢龍的心思一樣,她覺得秦巖肯定不會放過她,像熱鍋的螞蟻煩躁不堪又心驚膽戰。

休息了一會兒,在賈士軒的帶領下,大家開始沿着山麓慢慢尋找。

一路,秦巖變成了所有人眼的焦點,不時有人來套近乎。

秦巖是來者不拒,無論誰和他聊天,他都不擺架子,和茅山派衆人打成了一片。

張亢龍也想來和秦巖套近乎,但是考慮到他和秦巖的恩怨,他還是作罷了。

他心裏面非常清楚,他和秦巖仇深似海,即便和秦巖套近乎,秦巖也依舊會殺他。

甚至於不可能給他套近乎的機會。

“賈道友,不好,我肚子有些疼!你們先走,我去旁邊方便一下!”張亢龍想到一個金蟬脫殼的辦法,準備半路溜走。

至於會不會被茅山派的人笑話,他現在已經不在乎了。

他寧願變成別人的笑料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好死不如賴活着,這是張亢龍的座右銘。

“哦!好的!”賈士軒點了點頭,不過心裏面十分好。

像張亢龍這種天尊後期高手,應該不存在生病的問題。

剛走了幾步,張亢龍突然想起來,葉曉倩是龍虎山的未來,如果他把葉曉倩留下來,萬一葉曉倩有個三長兩短,他即便回了龍虎山也不好交代。

“曉倩,你肚子怎麼樣?和我一起去吧?”張亢龍轉過頭說。

嗯?茅山派的弟子們全都睜大了眼睛:

這是什麼情況?你一個老男人去方便,居然叫一個小姑娘去,莫非想做點什麼?

看到衆人不解的眼神,張亢龍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這樣很容易被人誤會。

葉曉倩羞紅了臉:“師叔,我沒事!你去吧!”

“哦!那好!”張亢龍點了點頭,轉過身趕快向旁邊的密林走去。

他此刻已經顧不葉曉倩了,他剛纔和葉曉倩說話的時候,偷偷瞟了一眼秦巖,秦巖正眯起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樣子好像再說,老東西,你離死不遠了。

“我們繼續找!”賈士軒招了招手,招呼大家繼續找人。

茅山派衆弟子跟在賈士軒身後向前走去。

“主人,我覺得張亢龍想逃走!”慕容雪菡飄到秦巖身邊,趴在秦巖的耳邊說。

“嗯!我看出來了!”秦巖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走!我們去殺了這個老東西!”秦巖一邊說,一邊給慕容雪菡三個使了一個眼色。

慕容雪菡三個點了點頭,準備身和秦巖向小樹林走去。

“秦巖,你等一等!”在這時,賈士軒突然轉過頭對秦巖說。

“嗯?”秦巖轉過身,好地看着賈士軒。

賈士軒走到秦巖身邊,拉住秦巖的袖子說:“來來來!我和你說句話!”

“這裏沒有外人,賈長老,你在這裏說吧!”

“來!還是這裏方便!”賈士軒不由分說地將秦巖拉到一邊。

“怎麼了?”

“你能不能給我一分薄面?”賈士軒一改剛纔笑容可掬的樣子,變得十分嚴肅。

“到底怎麼了?”

“先不要殺張亢龍怎麼樣?”

聽到賈士軒的話,秦巖不由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賈士軒居然能看出來他的意圖。

“我這次帶隊出來,各大道派對我給予了厚望,現在我們已經死傷慘重,我是沒法交差了。你如果再殺了張亢龍,我回去了肯定沒辦法向各大道派的人交代!只能以死謝罪了!”

說到最後,賈士軒嘆了口氣,神情萎靡至極,頓時由一個叱吒風雲的道門長老變成了一個街的普通小老頭。

“有這麼嚴重?”秦巖睜大了眼睛。

賈士軒點了點頭。

“那好吧!看在賈長老的面子,這次放過他!”賈士軒接連幾次都幫秦巖度過了難關,秦巖不能恩將仇報。 “不過,如果我以後見到他,肯定會要了他的命!”秦巖話鋒一轉,不容置疑地說。

賈士軒點了點頭:“這個我明白!”

回到隊伍裏,慕容雪菡飄到秦巖面前,好地問:“主人,賈士軒和你說什麼呢?”

“他不讓我殺張亢龍!”

“這麼好的機會這麼錯過了?”慕容雪菡心裏面十分惋惜。

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一旦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再想殺張亢龍可沒有這麼容易了。

他也不願意錯過這麼好的機會,可是賈士軒向他求情了,他不能不兜着。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秦巖擺了擺手。

“主人,那她呢?賈長老說她了嗎?”慕容雪菡努了努嘴,向葉曉倩望去。

葉曉倩此刻也正好向秦巖這邊看來。

當她看到慕容雪菡正看着她,立即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此刻葉曉倩十分後悔,剛纔爲什麼沒有和張亢龍走呢!

秦巖搖了搖頭。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