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巧的是,C9戰隊剛剛結束訓練,直接回去酒店先休息一下,這裏還是空蕩蕩的,

林天二話不說,直接推門進去,看見裏面的場面卻是有些愣神,

超一流的設備配置,與原來GOD戰隊訓練室比起來,不僅大了一倍,而且環境更加的好,

僅僅是極其的配置就高出了一個檔次,

“靠,這還真的是親兒子般的待遇啊,”李自豪憤怒的道,

“不管什麼,我們先練着,有人來也不用理會,”

大家看着面色淡然的林天,皆是有些震驚,很少看見這麼動怒的林天,在大家的印象中,林天都是不顯山露水,十分淡然的樣子,

但是這次的確是真的生氣,

喬木等人過來的時候,也被C9戰隊的豪華配置嚇了一跳,

衆人不解有這麼好的訓練室,爲什麼還要霸佔GOD戰隊的,

劉子光看的也是憤怒,二話不說,直接鎖門,開始訓練,

衆人倒是覺得沒什麼,餘冉,阮君等妹子們卻是非常着急,

戰戰兢兢的打完兩局,門外便想起了急促的敲門聲,伴隨着一聲聲聽不懂的英文碎碎聲,

周毅過來直接掛上一個正在訓練,請勿打擾的牌子,但是卻惹怒了門外的人,

因爲門外站着的就是C9戰隊的隊員,

C9戰隊核心之一,首發中單傑森目光帶着憤怒看着裏面的訓練室,

“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一旁的領隊也是氣的不行:“很明顯,GOD戰隊搶了我們的訓練室,”

“GOD戰隊,”傑森聽了這個名字更加憤怒,一個基本上最差的戰隊居然有膽量搶C9戰隊的訓練室,到底是誰給了他們這麼大的勇氣,

C9戰隊衆人一度想要衝進去,差點引發了第一個衝突事件,

後來還是C9戰隊經理趕來,好說歹說,GOD戰隊才同意開門,

傑森第一個衝進去,結果發現GOD戰隊幾個人還在悠閒的打着遊戲,喝着飲品,一副自在的樣子,完全沒把他們放在眼裏,

“這裏是C9戰隊的訓練室,”傑森憤怒的道,

但是他的憤怒在衆人看來完全是像看啞劇一樣,沒有人來回應他,

在場的幾乎都不會英文,只有阮君會,此時阮君也是着急的不行,一個勁的給劉子光和喬木說着什麼,

劉子光還好,但是喬木卻是激動的不行,他直愣愣的坐在椅子上,那個樣子就是說:老子就佔了這個地方,怎麼樣吧,

翻譯的到來讓場面稍微控制了一下,

“請問你們誰是GOD戰隊的負責人,”翻譯說道,

劉子光淡淡的道:“我,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翻譯擦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着兩邊都是火氣大的不行,自己只是一個傳話的,這整的有些尷尬啊,

C9戰隊領隊語氣不悅的道:“你告訴他們,這裏是C9戰隊的專屬訓練場所,他們這樣做是屬於擅闖他人領地,”

翻譯原封不動的傳話之後,劉子光冷笑一聲:“笑話,之前是誰在我們GOD戰隊訓練室裏亂搞,現在還有臉來說我們,”

翻譯說了之後,C9戰隊領隊更加憤怒的說:“那是經過拳頭官方同意的,你們這樣做,我要投訴,你們會直接取消參賽資格,”

劉子光還未說話,林天淡淡的道:“去吧,”

“去投訴,去告訴拳頭官方,看看他們如何處理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事情,”

林天淡淡的話語卻讓翻譯實在是無語,這叫我怎麼翻譯,他皺着眉頭說了幾句後,徹底的把C9戰隊給得罪了,

兩支戰隊的氣憤劍拔弩張,差點就要幹起來,

場面越來越控制不住,一個不走,一個非要訓練,雙方僵持不下,引來了大批的人圍觀,

劉子光也是一個不怕事大的人,既然要鬧,那就索性鬧的更大一點,GOD戰隊直接發表聲明,如果拳頭官方不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S6全球總決賽,GOD不參加也罷,

這樣的宣言引起了軒然大波,放眼前面五屆世界總決賽,還從來沒有遇到到這樣的事情,

要是真的因爲賽前矛盾引發戰隊棄權事件,那不僅僅是一個戰隊的損失,而是對拳頭官方的舉辦能力和執行能力的懷疑了,

他們自然不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就在雙方僵持不下的時候,拳頭官方直接派出了高層前往調解,

好說歹說,才最終同意C9戰隊將GOD戰隊的訓練室清理乾淨,並且當面道歉,

第一條還好,但是第二條C9戰隊怎麼也不肯,即使拳頭高層已經同意了,但還是不肯,

C9戰隊的衆人都對GOD戰隊可謂是恨之入骨了,還想道歉,門都沒有,

就是連打掃也是順便敷衍了一下,這讓GOD戰隊十分不滿,

“哎,兄弟,可以了,”旋風苦笑一聲,目標編號014 EG戰隊的到來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EG戰隊訓練室隔的比較遠,當這裏的事情鬧的越來越大的事情,旋風也坐不住了,直接過來看看,怎麼說也是LPL的戰隊,不能含糊,

旋風看見拳頭和C9戰隊已經做出了讓步,如果GOD戰隊在不依不撓的話,很可能場面會一發不可收拾,

這樣的道理他們何嘗不懂,但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

剛出國就碰到這樣的事情,任誰都是完全忍受不了,

GOD戰隊在賽前就飽經衆人的冷眼,幾乎與世界總決賽的隊伍隔閡,現在剛到倫敦又是一個下馬威,

“真當GOD戰隊好欺負,”林天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

旋風一愣,苦笑一聲,沒有作聲了,

GOD戰隊拒不退讓,C9戰隊同樣是不願意道歉,但總不能就這麼僵持着吧,

畢竟還有兩天就開始總決賽了,拳頭不希望在這個節骨眼上再出現什麼問題,爲了大局考慮,嚴令C9戰隊和GOD戰隊不得再胡鬧下去,

最後這事引得LPL賽區和NALCS賽區的集體不滿,C9戰隊還是道歉了,但是別提態度多麼的囂張,GOD戰隊也付出了相應的代價,

拳頭在給兩支戰隊的懲罰中寫的非常清楚,懲罰兩支戰隊在第一場比賽中三個BAN位,

也就是說GOD戰隊和C9戰隊在第一場比賽中是不能ban人,只能看着對面ban,自己再選,

這個懲罰已經非常重了,良好的BP對比賽來說就已經贏了一半了,現在還不能BAN人,那隻能說陷入了非常大的劣勢,

但是相對來說,其實對GOD戰隊還是好事,因爲第一場比賽GOD戰隊對陣的是老虎戰隊,本來就是勝算不大,

不過C9戰隊就不一樣了,他們將要面對的是閃電哈士奇戰隊,兩支戰隊的實力差不多,要想出線的話,必須全力以赴的進行較量,

現在比賽還沒開始打,就已經先輸了一個bp資格了,這叫C9戰隊怎麼不憤怒,

相比之下,大家更覺得對C9戰隊的打擊更加大,畢竟GOD戰隊無論有完整的BP資格,對上老虎戰隊勝率非常的低,

這一手,C9戰隊簡直是把自己給玩脫了,

無可奈何之下,C9戰隊也只能是忍氣吞聲,把所有的怨氣都準備發在將來在對GOD戰隊的比賽中,

訓練室事件也就告一段落,雖然拳頭非常明確的在封鎖這個消息,儘量不給全球總決賽造成影響,但還是傳了出去,

尤其是LPL的觀衆們,在聽到這樣的事件之後,出乎意外的非常支持GOD戰隊的做法,

再怎麼說也是LPL的戰隊,代表的是所有中國賽區粉絲的希望,而且這還是三支代表隊中唯一的一支全華班戰隊,自然是要全力支持的,

GOD戰隊所表現出來的硬氣爲自己博得了許多掌聲和支持,這是他們意向不到的,

“臥槽,GOD好樣的,就是要這樣硬,”

“真的剛,對,沒錯,就要這樣搞,憑什麼C9就是拳頭親兒子的待遇,”

“要是拳頭不能好好處理的話,直接棄權,這樣的比賽,不參加也罷,”

“你真的牛逼啊,這樣的話也能說出來,S系列賽說不參加就不參加,”

“這波我給GOD戰隊滿分,維護了我們LPL賽區的尊嚴,”

“說實話,這事是GOD戰隊自己作的,非要去爭是,你一個LPL的戰隊,去跟北美親兒子爭,能爭贏什麼,到最後還不是罰了三個ban位,”

說什麼的都有,不過大多數都是支持GOD戰隊的聲音,比賽開始之前,熱議的程度甚至都不亞於總決賽了,

GOD戰隊臨時訓練室,

每個人的臉色都不太好看,說不上來是賺了還是虧了,

但是劉子光覺得必須得去做,必須去正面面對,如果自己首先服軟的話,那麼C9戰隊指不定會怎麼欺負GOD戰隊,

一天的訓練,因爲舟車勞累和與C9戰隊的僵持變得效果非常差,無奈之下,只好早早的散去,

當晚旋風來找林天,說了這個事,

“你覺得與C9的爭論,有沒有這個必要,”旋風正色說道,

林天看着他,沒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的說:“我不會去想有沒有這個必要這個問題,”

“可是你必須想,你知不知道因爲你的一句話,你的一個決定,讓GOD戰隊差點被拳頭取消了參賽資格,”

“如果GOD戰隊被取消參賽資格而C9戰隊沒有的話,那我無話可說,只能說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太明顯了,”

林天顯然是有些生氣的,這個處理看似非常公允,但那是在強壓之下,拳頭並不想把事情鬧大,其實還是對C9戰隊十分偏袒,畢竟是北美親兒子,

旋風幽幽的說:“拳頭偏袒北美賽區的戰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畢竟拳頭總部就在北美,但是你不能因爲這個就將整個戰隊陷入了這種境地,”

“出了國,你的言行並不是代表你一個人,也不是代表一個戰隊,而是代表整個賽區,LPL賽區,中國賽區,”旋風語重心長的說,

林天緩緩的道:“旋風哥,正是因爲我看得很重,我知道自己代表的是LPL賽區,所以纔不能……軟,”

“恩,”旋風微微皺眉,

“GOD戰隊,出國之前,遭到世界賽隊伍的排擠,我們忍了,”

“沒有訓練賽可以打,我們也忍了,”

“但是現在,居然連官方標配的訓練室也被人佔領,我們還能忍嗎,”

林天的雙眼涌現出一抹精光:“不能忍,”

“所以我說了出來,我們戰隊不是爲了所謂的面子,就是爲了一口氣,”

林天說完,旋風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他苦笑一聲,搖搖頭:“也許,長時間裏,LPL賽區的戰隊們……都已經習慣了吧,”

旋風目光幽深,想到了以前,LPL賽區的戰隊出國打比賽的時候遭遇到的各種困境,

LT戰隊與歐洲戰隊鏖戰五場,現場居然罕見的停電了,無奈重賽三次,次次都是LT戰隊優勢,但是經過了無數次的重賽,LT戰隊的狀態也越來越差,

wωω ⊙тт kan ⊙¢ 〇

硬生生從優勢變成了劣勢,從而輸掉了比賽,

最可氣的是在暫停當中,大量的歐洲戰隊粉絲們,又是送食物,又是送飲品,但是LT戰隊五個小夥子,什麼都沒有,

喝着礦泉水,啃着麪包,堅持着打完了最後的比賽,

當時的LT戰隊隊長AK47,高子成打完比賽之後臉色陰沉的厲害,什麼話也沒有說,

那時的戰隊有個大概的組織結構就不錯了,根本就沒有什麼教練,領隊,出國打比賽都是自己來,自己訂機票,自己找位置,

如果拿不到冠軍,灰溜溜的回去,誰也不記得你,

AK47那天在全場的歡呼聲中?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然退場,當然,歡呼的並不是他們LT戰隊,而是別人,

身爲與AK47同一個時代的人,旋風自然懂得這樣的事,

不過就像他說的那樣,也許是LPL賽區的戰隊在國際大賽上太久沒有拿到過好的成績,現在這樣……或許已經習慣了吧,

林天陷入了沉默:“如果不沉默的話,旋風哥,我們會好很多吧,”

旋風愣了愣,他站了起來,淡淡的說道:“不知道,”

旋風離開了,林天苦笑一聲,

這好像是第一次林天與旋風的意見相左,要是平常的小事也就算了,但是這件事上,兩人不同的意見以後究竟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

林天暗自感慨着,在LPL裏,他最敬佩的就是兩個人,一個是AK47,一個就是旋風,

兩人林天一直都十分尊敬,現在AK47遠在韓國,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在LPL裏,基本上旋風都會爲林天說話,印象中,真的是第一次的隔閡,

這讓林天的心中十分不舒服,他苦笑一聲,不再想這些事情,

當天晚上GOD戰隊衆人都在倒時差,否則第二天根本就不能正常訓練,

上海比倫敦快八個小時,衆人得趕緊在開幕式之前把時差倒過來,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隊員們的居住環境,飲食方面,第一次出國多少會有些不適應,

結果當晚,孫策,孤狼相繼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水土不服,這可嚇壞了阮君,連夜聯繫了醫生,好在沒有什麼大礙,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孫策在睡夢中被疼醒,

痛苦的叫聲引來了林天注意,“老孫,老孫,你怎麼了,”

孫策在迷迷糊糊之中非常難受,雙手捂着左腿,不,應該是左膝蓋,李自豪大驚,趕緊去喊人,

GOD俱樂部,忙成了一團,

忙活了一早上,劉子光,阮君立刻將孫策送進去了醫院,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濃濃的擔憂之色,

一直到中午的時候,劉子光和阮君纔回來,目標編號014 頂着兩個? 異界末世的悠閑生活 眼圈,阮君累壞了,暫時先去休息一會兒,

“怎麼樣了,怎麼樣了,”衆人圍着劉子光關切的問道, 傲嬌甜妻哪裏逃 冷總裁的替身情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