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陸家老祖就睜開沉重的眼皮,醒了過來!

當他看到墨九狸的時候,還微微一愣的問道:「墨丫頭,你怎麼在這裡?」

大概是昏迷久了,時間才沒有說話了,陸家老祖開口后聲音有些乾澀,自己都嚇了一跳!

這才想起自己受傷的事情,眼底閃過冷意!

墨九狸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的問道:「前輩,我是陸明翰找來為你解毒的,能跟我說說你是如何傷成這樣的嗎?我必須清楚知道,才好對你用藥?」

「原來如此,我就說這麼多天想醒來,一直都沒辦法,原來是他們那些庸醫沒辦法讓我醒來啊,謝謝你了丫頭……」陸家老祖聞言看著墨九狸感謝的說道。

在一邊站著的陸家主和高家主激動不已,沒錯,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的情況差不多,雖然偶爾清醒一會兒,但是卻不能說話,睜開眼睛看著他們也跟看不到似的,原來他們以為醒了……

現在聽到陸家老祖的話,才知道,原來他們都沒醒來過,對於之前睜開眼睛的事情,完全沒印象啊!

誰知道墨九狸一顆丹藥下去,陸家老祖的神智就恢復了過來,還能開口說話了,這讓兩個家主心中自然震驚,又開心不已啊!

就連陸明翰都開心不已,陸明翰覺得自己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一件事,大概就是欠下了翡翠樓巨額的極品仙靈石吧!

否則他就不會認識墨主,也不敢上門去求墨主來救自己的老祖宗啊!

「我的傷是被蘇家老祖和雲家老祖聯手打傷的,當日運蘇家老頭兒和雲家老頭兒,傳音給我說是想一起去藥王谷看看……」陸家老祖這時緩緩開口說道。

墨九狸和陸家主幾人這才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原來是雲族老祖宗和蘇家老祖宗,約了陸家老祖宗和高家老祖宗兩人,以前往藥王谷看藥王尊者為理由,四個人在雲城外相聚! 陳團長道:";是啊,自從我父親工作後我爺爺就很少在家,總是說去我天津的姥姥家,最後才知道是和你們一起修仙呢。不過好在他覺悟得早,要不然現在也和你一樣成了個不人不鬼的老妖精。";

";小姚";道:";是啊,你爺爺確實是個聰明人,他抽身出來得快,不過他也害苦了我們,你知道嗎?";

陳團長道:";沒有誰害誰,這都是你們的貪念,明知不可爲,卻非要想當神仙,你們害死了多少人?姚奶奶,這個方子名字就叫鬼符,難道成仙的方術會用個鬼名字?你們真是想當神仙昏了頭,這麼簡單的道理都想不到。";女人不說話了,表情似乎有些沮喪。

唐老師道:";小姚,我只想問你一句話,這麼多年,你就利用我了這麼多年?";

女人道:";這與我無關,是你自己願意進來的。";

唐老師道:";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一點,你是怎麼做到控制我這麼長時間的?";

陳團長道:";這個道理也不復雜,鬼符既然是人做出來的,自然會有控制鬼魂的方法,只要不讓你知道就可以了,反正你每次都是那個犧牲者,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修煉什麼。我說得對吧,姚奶奶?";

女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道:";如果你想知道鬼符到底是人創造的還是鬼創造的,看到控制鬼魂的方式也就清楚了,所以人真是太聰明瞭。";

陳團長道:";聰明的太可怕了。";而唐老師的表情卻變得扭曲起來,顯然即使

斯大林私人翻譯回憶錄帖吧

是鬼也讓他對自己的遭遇憤怒到了極點,這是我這輩子唯一一次見過";鬼";發怒的樣子,對此我真的很敬佩人類的手段。

陳團長道:";你也別得意,知道自己爲什麼修煉了這麼長時間還沒有成仙的道理嗎?";

姚奶奶道:";你爺爺也不知道,所以小子,你別唬我。";

陳團長道:";我沒有騙你,還記得那盒火柴嗎?";

姚奶奶面色一變道:";你是說鬼符裏記載的那盒火柴?";

陳團長道:";不錯,就是那盒,你知道這其中的道理嗎?";

姚奶奶道:";我知道了,鬼符裏說這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鑰匙,原來是真有的。";

陳團長從懷裏掏出了那盒神祕的火柴道:";就是這盒,沒想到會在我手上吧。";

姚奶奶道:";我早就該猜到是你爺爺搗的鬼了。";

陳團長道:";是啊,這麼多年了,應該物歸原主了。";說罷將它丟給了唐老師,姚奶奶的表情簡直比割她肉還要痛苦。

陳團長道:";姚奶奶,雖然你是個人,但是你害死了許多人,對此無論如何需要有個交代。我希望你能老老實實和我們走,否則我們不會客氣。";

姚奶奶道:";當然了,死在你們手上總比死在他的手上好。";

陳團長沒有理她,對唐老師道:";我想你也是鬼符的受害者,而且你並不是人,我們的法律對你無效,但是我希望你能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可以嗎?"; 第3828章

四個人在城外相遇后,就一起往藥王谷的方向而去了!

只是半路上天黑的時候,蘇家老祖說找個地方停下來休息一晚再趕路,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也沒多想,他們四個人平時沒事也會到結伴遊歷雲中界各地,晚上休息的事情很正常的……

只是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都沒想到,在晚上四個人聚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時候,雲族老祖和蘇家老祖會給他們兩個人下了迷.葯……

到了他們這個實力,一般的都對他們根本沒用,包括迷.葯,但是依舊是有效果的,只是效果時間並不久罷了!

但是強者之間,一個走神都會喪命,何況中了迷.葯的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呢!

「當時高家老祖實力比是深厚一些,率先察覺到不對勁,只是高家老祖還沒等說話,我就失去了意識,我記得失去意識前,高家老祖憤怒的質問著他們,想做什麼……」

「我也是在最後關頭,急忙運體內靈力,逼出藥效,只是我察覺的太晚了,最後一瞬間雖然逼出了迷.葯,但是卻還是昏迷了片刻……」

「等到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高家老祖和雲蘇兩人戰在一起,並且高家老祖已經受傷,我來不及多想衝上去幫忙,卻沒想到對方似乎就是故意在等著我和高家老祖一起上似的……」

「本來高家老祖一個人跟他們兩個人都能打平的狀態,卻在我加入后,雲家老頭兒和蘇家老頭兒兩個人,實力猛然暴增,讓我和高家老祖完全招架不住,被他們打成了重傷……」

「要不是在最後關頭,高老頭兒犧牲了自己的一隻契約獸自爆,給我們兩個人爭取時間逃出來,我們兩個哪天可能就徹底隕落了……」

「而在最後高家老祖契約獸自爆的那一刻,雲家老頭兒的眼底有一絲清明,跟我說了一句對不起,說他們是被雲亦涵控制了……」陸家老祖心情沉重的解釋道。

「當時老祖宗帶著高家老祖回來時,兩個人傷的都很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一.夜之間,老祖宗身上的外傷,竟然都好了,只留下少許淡淡的疤痕……」陸家主想到什麼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們家老祖宗也是,當時我們都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找不到原因……」高家老祖也附和的說道。

「我知道,他們中的毒,有治癒外傷的功效,因為外傷不渝會讓毒藥的效果大減,因為外傷好的越快,毒藥才能更快的發揮效果……」墨九狸看著幾人說道。

「可是墨丫頭,我自己感覺不到體內有中毒的跡象啊?」陸家老祖在墨九狸說自己中毒后,就仔細感應了下自己體內的情況,除了渾身無力,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中毒了。

「暫時我還不能告訴你在何處,現在毒素所在的位置還能治,如果我告訴你,你擔心之下去碰觸了,弄得毒素爆發,就算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墨九狸看著陸家老祖淡淡的說道。 唐老師表情極度複雜地盯着姚奶奶看了很久,終於嘆了口氣點點頭。陳團長道:";你知道火柴怎麼點着嗎,兩邊的砂紙早已經潮了。";

唐老師道:";這不是砂紙,這是人皮,這盒火柴只有在人的皮膚上才能擦着。";

陳團長道:";這麼說我還需要割塊肉給你了?";

唐老師道:";這沒必要,只需要點燃就可以,未必非要單獨切一塊下來。";

陳團長沒有說話,伸出左手,唐老師取出一根火柴,在陳團長的手上滑動,只聽刺啦一聲,綠光飄動,瞬間沒了蹤影。

陳團長道:";姚奶奶,如果你沒有打算利用自己的能力反抗的打算,那麼大家就都太太平平地去該去的地方,我們保證你的安全。";

姚奶奶道:";我還有選擇嗎,沒想到我修煉方術幾十年,最後還是莫名其妙地栽在你們這羣普通人手裏。";

陳團長道:";至少你學會了養顏術,這點毋庸置疑。"; 第3829章

聞言,陸家老祖心中一驚,隨即想到了什麼,看著墨九狸震驚的問道:「墨丫頭,難道說這毒是在我的……」

「是的,所以你不能去碰觸,盡量什麼都別想,否則我也沒辦法……」墨九狸看了眼陸家老祖點頭說道。

「我知道了,麻煩你了墨丫頭!」陸家老祖神情一正的說道。

「放心吧,沒事的!」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除了陸明翰不知道怎麼回事外,陸家主和高家主都想到了墨九狸和陸家老祖的話是什麼意思,瞬間兩個人的心再次被提了起來!

陸家主發現藥材還沒送來,有些煩躁的看向兒子陸明翰道:「去前面看看,藥材怎麼還沒送來?」

「我知道了,墨主你先在這裡等著,我這就去催催藥材!」陸明翰看著墨九狸說道。

見墨九狸點頭,這才轉身離開!

高家主見狀想了想看著墨九狸問道:「墨主,需要的藥材很難找嗎?要不要你也給我一分藥材單子,我通知高家人準備?」

「暫時不用,我要看過高前輩的情況才能用藥,按照陸前輩的話來看,高前輩的傷勢應該比較重才是……」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沒錯,我們家老祖宗因為被契約獸反噬,而且確實傷的比較重……」高家主說道。

既然墨九狸說了,他也就不用先準備藥材了!

其實解毒的藥材墨九狸身上都有,只是陸家老祖的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雲亦涵應該是還沒想徹底控制陸家和高家,所以暫時是按兵不動的狀態!

所以墨九狸才讓陸家自己準備藥材,這樣也省去了很多麻煩,同樣的診金陸家也會知道給多少了!

墨九狸雖然不差錢,但是她總不能免費為陸家和高家兩位老祖宗解毒吧,畢竟跟對方也沒啥交情的!

過了許久,陸明翰才急忙跑回來,把手裡的戒指交給墨九狸,然後皺眉道:「墨主,裡面的藥材還差了三株,我們陸家商行都找遍了也沒找到……」

「沒有嗎?」墨九狸挑眉問道。

「怎麼會沒找齊呢?沒讓他們出去別的藥鋪買嗎?不行去丹盟看看去啊!」陸家主聞言瞪著陸明翰道。

「爹,都去了,丹盟也沒有那三種藥材,只有雲族才有!」陸明翰臉色難看的說道。

「什麼?雲族?」陸家主和高家主一愣的問道。

「還缺哪三種藥材,我看看高家有沒有?」高家主回神看向陸明翰問道。

「雨玲花,玉蓮和雲影草!」陸明翰看著高家主道。

「雲影草那不是只有雲族才有的藥材么?其餘兩種我都沒聽說過,我們也……」高家主聞言皺眉道。

「這可怎麼?雲亦涵是故意的,才會讓解藥中,有他們雲族的藥材,這樣我們就無法解毒了,真是卑鄙……」陸家主怒道。

「行了,兩位家主不用擔心,既然陸家沒有,銀色你讓翡翠樓的人把缺少的藥材送來吧!」墨九狸無語的看著憤怒的陸家主道。

他們就不能等自己把話說完么? 解密

押解她回到警察局後這個任務告一段落,我們又坐在了陳團長的家裏,他道:";這件事情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你們可能到現在還有很多細節不瞭解,那麼我從頭給你們細講一遍,不懂你們再問。";

大家都點點頭,陳團長道:";其實一切是我父親從鏡子裏看到那五個人開始的,他們是第一批被鬼符迷惑的人,當然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姓姚的女人。唐老師也就是那個被活埋的人,其實他並不是人,而是被姓姚的用鬼符召喚到世間的鬼魂,也就是從那一刻開始他就稀裏糊塗地做了姓姚的傀儡,她利用這個鬼魂的反噬,不斷取得修煉鬼符者的功力,企圖得道成仙。我爺爺就是那四個人裏的一個,而他也是唯一一個還算是有良心的人,所以等那三個人走後他打算去救鬼魂,結果陰差陽錯地發現了這一切,而姓姚的也沒有辦法將我爺爺納入鬼符真正修煉者的範圍內。

";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我爺爺因爲一次無意間划着火柴,發現這個所謂的鑰匙其實是通向鬼域的大門,所以知曉了鬼符的真相,便偷了那盒火柴,並且偷偷交給了我父親。

";我爺爺偷了那盒火柴,也就是鬼符的鑰匙,就知道這個女的一輩子都搞不明白了。但是擔心家人的安全,也一直監視在她旁邊,這就是爲什麼一年當中他總是去天津看我姑奶奶的道理。當然這點是聽我父親說的,至於說把我父親和我搞到這個部門,如果說有私心那就是因爲他怕我們會受到連累,畢竟這個部門裏有特殊能力的人,關鍵時刻或許能幫上我們。

";不過這個念頭是後來纔有的,我爺爺之前並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讓我父親按部就班地接了他搞刑偵工作的班,後來那個女孩離奇的自殺案讓我爺爺有了不好的念頭,後來種種情況表明姓姚的不斷在誘惑普通人修煉這種邪法,那個女孩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我父親不知道,但是我爺爺知道,並最後救了我的父親。

";姓姚的也不敢得罪我爺爺,因爲他們倆掌握着控制鬼魂的方法,後來我爺爺在去世前將一切告訴了我父親,我父親告訴了我。不過那姓姚的自從我爺爺去世後也忽然沒有了蹤跡,直到王文娜這個案子出現,我第一次聽說心裏就感覺可能是衝我來的。";

我道:";您爲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

陳團長道:";因爲我知道鬼符的修煉之法是必須由一開始的修煉者共同修煉才事半功倍,姓姚的過於心急不斷靠反噬自己的同伴妄圖一步登天,卻不知她做的一切正好與她希望的相反,等明白過來和她共同修煉的

《 我們的老師厲以寧:學生眼中的大師厲以寧??》最新章節

不是老死就是被她害死,於是她就找他們的家人下手,以爲這樣會有用,第一個死的小女孩是練舞蹈的,第二個死的是畫畫的。";

我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您一開始說修煉的四個人中有舞蹈老師和搞美術的,不過我就不明白了,他們做這行難道後代也會做這一行嗎?";

陳團長道:";他們當然不會和我家的情況一樣,而且最悲哀的是這兩個搞藝術的還非常具有藝術氣質,一輩子並沒有結過婚,所以就甭提後代了。姓姚的也是病急亂投醫,就開始找相同身份的人下手,所以說人真的是非常可怕,鬼只不過是被利用害人,而姓姚的是主動害人。

";其實本來我還不敢太確定,不過後來見了唐老師兩口子一切就都明白了。你還記得我當時告訴你們唐老師是個陰陽眼,因爲他的眼珠裏並沒有他老婆的成像,後來我才知道真正的鬼是他,因爲鬼的眼珠是不會有任何成像的。那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來到畫室本來想搞清楚一切,後來發現姓姚的居然利用了鬼符裏招鬼的方式,招來了一羣鬼魂,準備迷惑更多的人進來當她成仙的階梯,而那個唐老師後來我知道本來打算去加害你們,沒想到被何壯給嚇跑了。";

馬天行拍拍何壯的肩膀道:";你不錯啊,鬼都怕你。";

陳團長道:";說可怕你們還有誰能比姓姚的可怕嗎?";

我忽然有了一個念頭道:";我覺得姓姚的也是一個悲劇,真正可怕的是鬼符的主人,他將人性中貪婪的特質發揮到極致,讓一個個甚至是大富大貴都不滿足,還想要得道成仙的人都變成了他的祭品,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到這種手段的。";

陳團長道:";是啊,我早說過鬼符這個名字其實已經很明白地告訴世人是個什麼東西了,但是人們被那誘人的結果一個個衝昏了頭腦,明知道其中可能有巨大的風險還奮不顧身地往裏鑽,這就是人性最大的可悲,無法避免也不能避免。";頓了頓陳團長又道:";我甚至在那裏看到了王文娜這樣被害身亡的居然也參與了進來,可見貪婪其實就是魔鬼,一旦這個念頭在身體裏膨脹,那麼最終的結果就是人變成鬼。我想或許鬼符真正的修煉結果就是這樣吧。";

這是我們所經歷過最恐怖也是最詭異最複雜的案件,直到這一刻我才徹底明白了其中的一切,唏噓不已,當然我們不是思想家,也不是教育家,我們沒有資格批判誰,但是我們應該批判人性,因爲正是人性中邪惡的念頭把人變成了鬼,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勢必還會如此,我們不能否認偉大的情操,但是我們更加不能迴避萎縮的品格。 鬼殺手

1談判(上)

2談判(下)

3兩個人的交鋒

4罪惡的結束與開始

5招鬼術

6黑老大的葬禮

7不死之人

8鬼殺手

9九子的祕密

10張雪的婚禮

11永別

談判(上)

";你先讓他們去看看,要是鄒胖子真敢來搗亂,就給我打。";張浩天大聲對着電話叫道。

掛了電話,張浩天20歲的兒子張雨道:";我早說了,這王八蛋不打不行,你還不相信。";

張浩天一臉怒色道:";有你什麼事,一邊待着去。";

他24歲的女兒道:";行了二子,爸現在夠煩心的,你別火上澆油。我們是正經做生意的,你怎麼總是惦記着打打殺殺?";

張浩天道:";一腦袋糨糊,和你姐姐多學着點。";

張雨道:";我說什麼都不對,姐說什麼都是對的,行啊,我以後不說話了。";

張浩天道:";你不說話最好。";

張雨面色不悅,起身摔門而去,張浩天氣得一茶杯扔在門上,清脆的響聲過後,茶杯碎成了幾瓣。張雪道:";爸,您這是幹嗎,至

靜靜林川無聲處吧

於發這麼大的火嘛,最近才查出來的高血壓,能不能注意點身體?";

她說話的時候,一個身材修長、長相俊秀的小夥子,默默無語地起身收拾地上的垃圾。張浩天嘆了口氣道:";大姑娘,這些年要不是有你和軍子替我出出主意,我非給你弟弟氣死不可。";

小夥子沒有擡頭,聲音細細地道:";乾爹,小雨現在還年輕,從小又是衆星捧月般的,等大一點自然就會好了。您現在一定要保重好身體,全家人都看着您呢。";

張浩天點點頭道:";咱們不說他了,大姑娘,你說這件事情怎麼辦?";

張雪看看小夥子道:";爸,我和軍子也商量了很長時間,打絕對不是辦法,這可是北京,過去咱們在盤錦做事的方法在這裏用不上,不想倒黴就一定要剋制。";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