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高亮就搬了一個箱子走進來,將箱子放在地上,裏面全部都是和裏面的古董幾乎一模一樣的藏品。

“這一次我們考覈的項目就是掌眼基本的考覈項目,一共兩個字,一個是準,一個是快,快雖然重要,但是準確纔是掌眼之中最重要的,所以說,誰的準確率高,而且還能夠將古董全部都搞定,這纔是最重要的,現在我們只要將這些事情都搞定的話,我們就可以高枕無憂,大家明白我話中的意思嗎?”杜宏達擡頭看着兩個人,將煙都放在了口袋裏面。

高亮和蘇逸紛紛點點頭,相視一眼,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霍蕊佳看了一眼,也跟着轉身走到了外面。

很快,杜宏達就設置好了考覈的項目,轉身走到門外:“兩位,你們現在可以進去了,中間的兩個架子就是這一次考覈的項目,每一個架子上有三十二件古董,你們只要鑑定完就可以,至於你們選擇鑑定那個架子上的古董,就請隨意選擇,不受限制!”

“好,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吧,我肚子都有點餓了!” 蘇逸率先揮了揮手,轉身就奔着收藏室裏面走去。

高亮看了一眼蘇逸的背影,也沒有廢話,跟着走了進去。

一進去,兩個人就看到了中間架子上擺放的各種各樣的古董。

這些古董全部都是之前精挑細選出來的,隨便拿出來一樣都可以說是價值連城,更加重要的是,這些古董非常的精美,從外表上看起來,很難分辨出真假。

換句話說,有可能是真品,也有可能是贗品,古董的造價從古至今都是一個專門的行當,如今隨着技術發展更是可以做到以假亂真。

玩古董,玩的就是慧眼,能辨認出來真僞,要是天下古董全是真品,也就沒人玩古董了。

“蘇先生,你是客人,你先選擇,我選擇你剩下的就可以!”高亮笑呵呵的站在一旁,雙眼之中卻滿是戰意。

蘇逸笑眯眯的點點頭,也沒有在意,看了一眼面前的架子,隨便選擇一個走了過去。

霍蕊佳和杜宏達也轉身走進了屋子裏面,看着兩個人站在架子邊上站好,杜宏達伸手拿出計時器來。

“好,現在比試開始!”杜宏達低喝一聲,伸手按下了計時器。

霍蕊佳的手心瞬間冒出汗來,沒有辦法,霍蕊佳根本就沒有辦法保證自己不緊張,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蘇逸說出來的彩頭實在是太大了,這要是真的輸了的話,對於霍蕊佳,甚至是對於整個聽古軒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情。

想想這件事情就非常恐怖,霍蕊佳的心中怎麼可能會不着急。

高亮的速度非常的快,就像是龍捲殘雲一般,飛快的在一個個古董上貼上標籤。

蘇逸倒是氣定神閒,先是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古董,這才慢悠悠的開始貼起標籤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霍蕊佳覺得現在時間對於自己來說是那樣的漫長,她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張過。

哪怕是之前霍東思不斷的往聽古軒送那些贗品,霍蕊佳都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張過。

“搞定!”高亮率先站起身來,伸手打了一個響指,笑呵呵看向杜宏達。

杜宏達按下計時器,滿意的點點頭,轉頭看向蘇逸的方向。

時間這東西絕對是最準確的,快慢顯而易見,高亮搞定的時候,蘇逸還剩下兩件古董沒有貼,一直過了十多秒鐘,才終於停下動作。

“兩位,在時間上,勝負已分,高亮顯然是略勝一籌,不過掌眼一行,最重要的絕對不是時間上的快,而是快而準,不能做到這一點,僅僅只有快的話,完全沒有任何效果,現在我就來看一下兩位的結果!”

說完,杜宏達上前一步,大步走到架子旁邊。

高亮嘴角劃過一抹笑意,其實結果根本就不用看,這些古董幾乎每天都在高亮的手中來回練習,高亮早就已經弄得滾瓜爛熟。

雖然說裏面的很多古董是以前高亮還沒有來得及學習的,但是從高亮這麼長時間學習的經驗上來看,早就已經瞭如指掌,根本沒有任何擔憂。

霍蕊佳看着高亮自信的笑容,不由往蘇逸的身邊湊了湊:“蘇逸,你到底行不行?你確定你有把握能夠贏?”

蘇逸聳了聳肩,玩味的看着面前的杜宏達:“我哪裏知道,這些古董我都是第一次見到,以前從來沒有見過,到底能不能行,那還是要看結果才行!”


霍蕊佳挑了挑眉毛,詫異的看着蘇逸:“你說什麼?也就是說,你自己都沒有絕對的把握,那你還要和人家比試?比試也就算了,你還弄什麼彩頭,你這不是開玩笑嗎?”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玩味的看着霍蕊佳道:“彩頭怎麼了?沒有彩頭哪有意思?我這也是爲了增加遊戲的娛樂性,不然的話,大家都不會積極向上的!”

霍蕊佳掐死蘇逸的心都有,這個傢伙爲了一個所謂的娛樂性,竟然就敢拿十億來賭。

要不是霍老之前不斷的叮囑霍蕊佳蘇逸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天才的話,霍蕊佳現在真想直接把蘇逸開除。

這個傢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也就算了,竟然想的事情和一般人都不同,這傢伙實在是太奇葩,奇葩的讓霍蕊佳完全無法理解。

“好了,已經鑑定完畢了!”杜宏達轉過身,大步走到霍蕊佳面前,低頭看了看記錄:“高亮雖然速度非常快,但是錯了三件,而蘇先生則不同,雖然時間上差了十幾秒鐘,但是準確率卻非常的高,只有一件是錯誤的,這種容錯率,絕對是掌眼之中的天才級別的人物,畢竟時間這麼短,還能有這麼高的準確率,恐怕巔峯時候的霍老也不過如此吧?”

霍蕊佳點了點頭,確實,霍蕊佳曾經聽霍老說過,在霍老年輕的時候,掌眼巔峯時期,霍老能夠在一分鐘之內鑑定出十二件古董,而且錯誤率幾乎爲零。

但是這也是霍老最巔峯時期的成就,而蘇逸和高亮不過是剛剛出道而已,兩個人就能在五分鐘左右鑑定出三十二件古董,尤其是蘇逸的錯誤率,竟然只有一件,要說實力的話,蘇逸確實非常不錯。

“你們是不是誤會了?”蘇逸突然上前一步,笑眯眯的看着杜宏達:“杜先生,你怎麼能說我錯了一件呢?不知道是那件錯了?”

杜宏達看了蘇逸一眼,笑着搖了搖頭,年輕人爭強好勝,這種事情杜宏達見得實在是太多,看到蘇逸這樣堅持的樣子,蘇宏達轉頭指着後面:“既然蘇先生想知道,我就讓蘇先生看看,以免蘇先生心中有什麼遺憾,請這邊來!”


說完,杜宏達帶着蘇逸走到了架子前面,伸手指着上面一件古董。

這件古董是一個花瓶,上面滿是黑色的釉質,紋着一黃一紅兩條龍鳳圖,整個外觀古樸大氣,頗有一種皇宮貴族的氣勢。

霍蕊佳看了一眼古董,卻發現在古董上面竟然貼着兩張紙,上面是假,下面是真。

哪有一個古董會出現兩個條的,這根本就是扯淡,別說是杜宏達,就是霍蕊佳都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蘇逸竟然還好意思和杜宏達辯解,霍蕊佳都不知道蘇逸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蘇先生,你這樣貼法,恐怕沒有人會說你這個是正確的吧?”杜宏達笑呵呵的看着蘇逸,這個結果絕對是顯而易見,沒有什麼好爭議的,還有什麼需要狡辯的。

蘇逸也咧開嘴笑了起來,毫不在意的扭扭肩,大步走到古董面前,伸手指着面前的花瓶:“杜先生,這個花瓶雖然是經過釉質做舊,而且還有宋代做法的工藝手段,但是不得不說,在這個工藝的下面,做工質量粗糙,手法粗鄙,絕對不符合宋代官窯的特點,這一點您是否認同?”

杜宏達點了點頭,這個自然不用說,本來這就是給高亮練手用的仿品,當然不可能是真跡。

“所以我上面寫着一個假字,說的就是這個花瓶的假。”蘇逸笑眯眯的說道。

“那就足夠了,若是蘇先生就寫了這個假字的話,你的準確率就達到了百分之百,這麼快的速度,還能保證一個都不錯,絕對是不容易的事情,我都會讚歎,可是不知道蘇先生爲什麼要畫蛇添足呢?”杜宏達大笑一聲,伸手指了指下面的真字。

蘇逸笑眯眯的搖搖頭,得意的咧開嘴,伸手將花瓶舉起來:“米錯,其實我想說的就是這個,這個可不是什麼畫蛇添足,而是……真的!”

說完,蘇逸猛地將花瓶舉起來,狠狠摔在了地面上。

“啊!”霍蕊佳嚇了一跳,急忙後退一步,驚訝的看着蘇逸。

雖然說這個花瓶只不過是杜宏達煉出來給自己的徒弟聯手用的,但是能偶做到練手的程度,這件古董的仿真度一定也非常的高。

像是這樣的紡織品價格也都不低,就這麼被蘇逸給弄壞了,霍蕊佳都不知道該怎麼和杜宏達交待。

“啪嚓!”一聲,花瓶應聲碎裂,碎片亂濺,從裏面也掉出來一個小小的玉石來。

玉石只有手指甲大小,小的近乎與無物,但是上面卻清楚的雕刻着圖案,整個玉石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白裏透綠,顯然是上好的帝王種。

杜宏達的雙眼也不由圓睜,急忙蹲下身子,從地上將玉石撿起來,難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玉石。

“當初在唐代的時候,有一位非常厲害的詩人,叫做白居易,當初他創作的時候有一個雅號,叫做詩魔,白居易做得詩就連當時的皇上都非常欣賞,所以給白居易特意做了一個印章,這個印章使用的就是當初最小的和田玉,據說這塊和田玉乃是整個唐朝時期最爲精緻也是最爲堅硬的和田玉,凝練無比,不管雕刻什麼樣的圖案都不會碎,也正是因爲這樣,這塊玉石變成了詩魔的印章,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就應該是詩魔的印章了!”

蘇逸笑眯眯的介紹着,對着杜宏達也抱了抱拳:“還真是要恭喜杜先生,這塊印章的收藏價值難以估量,估計可不是幾千萬能夠解決的!”

杜宏達拿着工具仔細的看了半天,最後不由深吸一口氣,難以置信的看向蘇逸:“神了,實在是太神了,蘇先生,你讓我見識到了什麼叫做掌眼,你這手段,實在是讓我歎服,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人能夠做到這樣厲害,真是讓人讚歎,讚歎啊!”

蘇逸笑眯眯的揮揮手,指着地上的花瓶碎片:“當時我看這個花瓶的時候,就發現花瓶上的釉質明顯有些不對,很顯然這是經過特殊加工的釉質,而其中瓶膽的位置比起一般的地方凸起一塊,坐的非常的厚,很顯然這裏是掩飾什麼東西,或者是對方的做工極爲粗糙。”

杜宏達瞬間明白了蘇逸的話,沒錯,如果做工非常粗糙的話,杜宏達又怎麼可能會選用這個作爲高亮練手用的瓷器,那種一眼就能看出來是贗品的,還有什麼練手可言。

這可是當初杜宏達親自挑選的,只能說,杜宏達撿漏成功,根本沒有發現真寶,卻有了意外收穫。

蘇逸的出現,瞬間改變了這個局面,讓這個局面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杜宏達的心中對蘇逸只有一個字——服!

這個年紀輕輕的男子看起來玩世不恭,可是真的認真起來,這股恐怖的觀察力,讓杜宏達自嘆不如。

蘇逸嘴角劃過一抹笑意,淡淡的笑了笑:“所以我在上面寫上的真字,其實就是壓在了瓶膽上,說的就是這個真,畢竟,這確實是一件真品!”

杜宏達急忙點了點頭,擺弄着手中的印章愛不釋手,這麼小的印章絕對是第一次見,而且偏偏哈市和田玉,在上面竟然還能紋上二龍戲珠,這樣精悍的工藝,不管是誰看到都已經會歎爲觀止!

“蘇先生果然是高手深藏不露,讓人實在是佩服,看來還是我眼拙,竟然還敢在這裏對蘇先生的品鑑指指點點,真是慚愧,慚愧啊!”杜宏達搖頭嘆息一聲,老臉也紅了起來。

蘇逸笑眯眯的揮揮手:“哎,杜先生,不要這麼說,反正就是一個比賽而已,能有個輸贏就可以,畢竟我們可以免費選擇兩件古董,這麼好的事情,我還是很喜歡的!”

杜宏達看着蘇逸,忍不住仰頭大笑一聲,蘇逸有的時候的這種俗,倒是讓杜宏達難以分辨到底哪一個纔是蘇逸真正的一面!

這就是蘇逸的恐怖之處,簡直是厲害的不能再厲害。

“小亮,過來!”杜宏達轉身對着裏面的高亮揮揮手。

高亮也走到杜宏達身邊,剛纔發生的一切都清清楚楚,高亮就算是心中有些不敢,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蘇逸實在是太厲害,厲害的已經讓高亮望塵莫及。

“現在你應該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吧?你的水平也就到了粗淺的地步,就連我都不是蘇先生的對手,你想挑戰蘇先生,簡直就是異想天開!”杜宏達指着蘇逸的方向,沉聲說道。

高亮老臉一紅,點了點頭,走到蘇逸面前,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蘇先生,之前是我太自負了,沒有想到蘇先生本事這麼厲害,讓我非常敬佩,還希望以後蘇先生能多多指教!” 蘇逸笑眯眯的揮揮手,得意的仰起頭:“沒事,不過就是一場誤會而已,以後大家都是朋友嘛,用不着放在心上,我能贏了你,也是因爲僥倖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小亮,以後你要多和蘇先生好好學習,現在我想你應該清楚爲什麼蘇先生能夠成爲聽古軒的掌眼,而你只能在我身邊繼續學習了吧?”杜宏達拍了拍高亮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

高亮急忙點了點頭,都已經這樣了,他要是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的話,那以後高亮就不用再從事這個行業的工作了。

“好了,既然高亮已經輸了,那麼就按照約定,兩件古董隨便選,至於這件,我就不用忍痛割愛了,這麼精緻的印章,我生平第一次見到,一定要好好把玩才行!”杜宏達指了指裏面的古董,毫不在意的笑着說道。

蘇逸心中也暗暗敬佩杜宏達,這杜宏達雖說有麼多的藏品,但是做人卻非常的直爽,換做是一般人的話,這麼多珍藏的東西,就這樣讓人必敗拿走兩件,換做是誰的心中都不會太舒服。

不過杜宏達卻沒有任何的表情,好像這些藏品就不是他的一樣,願意拿,隨便拿,就衝這份灑脫,足夠讓蘇逸心中暗暗敬佩。

霍蕊佳心中早就已經有了目標,聽到杜宏達的話,也不再猶豫,選擇了一件唐三彩,還有一個就是一個玉璽。

蘇逸也暗暗佩服霍蕊佳的眼光,這個小丫頭看起來年紀不大,選擇的東西卻都是名貴的古董,加起來的話估計至少有五六千萬。

不過蘇逸仔細想了想,雖然說這兩件東西確實價格不菲,但是和蘇逸給杜宏達弄到的這個印章相比的話,也不過是等價,甚至還沒有達到印章的價錢。

這樣算來的話,其實杜宏達纔是最大的贏家,怎麼算都不會賠。

“好了,杜先生,東西我們已經選擇完了,就不再這裏逗留了,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們就先走了!”霍蕊佳笑眯眯的對着杜宏達揮了揮手,帶着蘇逸轉身往外面走。

“也好,正好一會兒我還有客人要招待,就不留兩位,等到改天,我一定會登門拜訪蘇先生和霍小姐!”杜宏達低頭看了看時間,也笑着抱了抱拳。

“咔嗤!”

霍蕊佳後面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一道清脆的剎車聲從外面傳出來,接着一道身影從車上走了下來。

霍蕊佳回頭看了一眼,看到下車的人,不由皺了皺眉頭:“怎麼會是他?”

蘇逸也好奇的看過來,從車上下來的人穿着一身白色休閒裝,臉色膚白如雪,看起來沒有絲毫血色,一雙眼睛卻㛑漆黑如墨,在白色的皮膚下顯得格外的現眼。

尤其是一雙眼睛之中,不時的閃過深深異樣的光芒,隱隱間帶着一種致命的邪氣。

這邪氣就連蘇逸以前都沒有見過,顯然對方不是什麼等閒之輩。

男子擡起頭,看了霍蕊佳一眼,又看了看旁邊的蘇逸,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

“蘇逸,他怎麼會在這裏?”男子心中呢喃一聲,臉上卻沒有絲毫表情,擡步向着別墅門口走過來。

“哈哈,張大少,比我想象的來的早啊!”杜宏達大笑一聲,擡步向着外面走過來,對着男子寒暄到。

男子笑着點點頭,擡步走到杜宏達面前,歪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蘇逸和霍蕊佳:“霍小姐也在這裏,不知道我有沒有打擾到你們?”

霍蕊佳嬌哼一聲,看都不看男子一眼,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蘇逸好奇的撓了撓頭,對着杜宏達點了點頭,擡步跟上霍蕊佳,跳上了車。

“什麼情況?霍小姐,你怎麼看這個男人臉色這麼不對?你們認識啊?”蘇逸好奇的看着霍蕊佳,不解的問了醫生。

“何止是認識,這個傢伙,簡直就是王八蛋!”霍蕊佳冷哼一聲,一腳油門,開車竄了出去:“他叫做張鈞紹,是天海市張家的長子長孫,未來張家的繼承人,也可以說,現在就算是張家的繼承人,之前和我確實有過一些一些交集,不過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