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凌劍這句話是在說老頭子剛纔憑空出現那一手所施展的法術,這個我當然知道,縮地成寸是道家至高無上的法術。據說施法者可以將千里之遙縮短成爲方寸之間,只要一步跨過去,就可以跨越幾千裏的地方。

當然這個可能有點誇張,但縮地成寸之術,確實存在,而且眼前的這個老道士,施展了出來。

“沒想到你小子還是個識貨的主,報上名來吧。”那老道士看着凌劍說了一句。

“凌劍。”凌劍就是這麼簡單的兩個字,說完他渾身氣勢瞬間暴漲,一股凌厲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了出來,似乎在顯示他這個名字不是白起得。

那老道士笑了一下說,“年輕人,就是銳氣十足,鋒芒畢露,有時候。其實默默無聞最好,就像老頭子我的名字,無聞。”

聽到這裏我竟然忍不住笑了,這老道士也太搞笑了,說來說去他麼就是爲了炫耀自己的名字,要不是看他年齡大我真想給他兩巴掌。

無聞老道士看我發笑。眼神微微眯了起來,然後盯着我說,“你不應該來這裏的,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讓你來到這裏嗎?你這是自投羅網。”

“難道你不想讓我來到這裏?”我冷笑着問了無聞老道士一句。

“當然想,你來了。我就該走了,我在這裏呆的太久了。”說完無聞老道士露出很滄桑,很感慨的神色,那種神色是我這個年紀的人所無法理解的,歲月在他眼中留下的痕跡,只有他自己數的清楚。

“好了,那我來了,你走吧。”我說着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無聞老道士忽然笑了起來,“你小子倒是很狡猾,不過今天。這一切都該結束了,可惜了。”說着無聞老道士搖了搖頭,露出一副惋惜的神色。

“師兄,不要跟他廢話了。速戰速決。”這時我們身後忽然傳來這樣一個聲音,我轉頭看了一下,原來是無爲道長和天真老道他們趕來了,看樣子這些人早有準備,就等着我們自投羅網。

很快那些茅山和其他正道門派的弟子都圍了上來,把我和凌劍,還有肖成圍在了中間。

我眼神冷冷的掃視着四周,危機感已經激起了我骨子裏好戰的血液,我手中的長劍已經飢渴難耐了。

“來吧,今天我要血洗茅山派。”我殘忍的笑着,全身的力量都開始沸騰,鬼氣從我身上瀰漫了出來,環繞在我的周圍。

“許久不見,你又長進了,這可真是出乎了我的預料,不過好在我準備充足。”無爲道長說着揮了一下手,頓時好幾個茅山弟子圍着我們轉了起來,他們這是在佈陣。

“老雜毛,你太小看我們了。”肖成說着猛地張嘴一吸,那幾個圍着我們旋轉,準備佈陣的茅山道士,頓時被吸出了魂魄,肖成一下子就把他們的魂魄給吞噬了。

“你……。”無爲道長的臉一下子就變成了豬肝色,氣得指着肖成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肖成沒有理會無爲道長,湊到我身邊小聲說,“等下我和凌劍拖住這些人,你找機會進山洞,噬神就被封印在裏面,今天如果不能解開封印,我們恐怕很難離開這裏了。”

“好。”我點了點頭,然後就向着洞口退去。

“無爲道長,遲則生變,我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天真老道忽然提醒了無爲道長一句。

“好,我親自出手拿下他。”無爲道長說着腳步一擡,下一瞬間已經出現在了我面前。

我不假思索就是一劍揮了出去,直斬向無爲道長的面門,他立刻屈指一彈,彈在了我的長劍之上。

我心想又是這一招,怎麼可能讓他這麼輕易化解了,於是在他手指彈在我長劍之上的時候,立刻變招,手中長劍轉了一圈,卸掉了他那一指的力度,然後我手握長劍向前一推,直向着無爲道長的胸口刺去。

這下無爲道長終於變了顏色,連忙飛身後退,一下子就出現在好幾米以外,然後他袍袖一揮,頓時一片白色的光芒飛射了過來。

我手中長劍舞出一個劍花,在前方橫掃而出,頓時“叮叮叮”幾聲輕響,那些白光都被我擋飛了出去。

無爲道長看一下子拿不下我,頓時左手捏了一個訣竅,然後念動咒語就開始施法。

我知道鬥法的話我肯定會輸一籌,於是我不再猶豫,連忙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同時單手捏了一個手訣,開始快速的念起了咒語。

“以我魂血爲引,借幽冥之力,祭黃泉之鬼,請神明法駕,賜我神鬼之力……。”

隨着我的唸叨,我噴出去的舌尖血因爲法力的作用,並沒有灑落在地上,而是在半空快速凝聚成了一個血人。

這時候無爲道長已經施法完畢了,我連忙集中精神,鎖定他的氣息,同時一伸手,抓住了半空凝聚出來的那個血人,然後我用力一捏,血人瞬間被我捏成了粉碎。

“噗……。”無爲道長忽然噴出來一口鮮血,本來施法快到尾聲的他,就這樣僵在了半空。

緊接着無爲道長口鼻都開始溢血,眼睛裏面和耳朵裏面也有鮮血流了出來,然後整個人就那樣倒了下去。

我喉頭一甜,頓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血魂扎可是以自身魂魄和鮮血爲引子,來施法殺死別人,所以施法者本身也會受到傷害,而且這種傷害是直接作用到魂魄上面的。

整個世界都死寂了,所有人都僵住了,瞪着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的無爲道長,他們不相信無爲道長就這樣被我給殺了。

其實我也沒想到,這扎術竟然要了無爲道長的命,之前我一直沒敢用,是因爲這法術太邪惡,會反噬,我也會受到傷害,沒想到今晚施展出來,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要殺了你。”隨着一聲怒喝,我身後會然傳來一股大力,我都沒來得及躲閃,那股大力瞬間就擊在了我後背上,然後我整個人直接如同炮彈一樣飛了出去,連一邊的幾個上清道士都被我砸翻了。

摔在地上之後我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無聞老道剛纔在我後背來了一掌,這一掌要是擊在我的肉身之上話,絕對足以震碎我的五臟六腑,當然即使我現在是魂魄凝實的狀態,也遭受了重創。

無聞老道閃身就向着我追了過來,看樣子他是不殺我誓不罷休了。

不過這一次無聞老道還沒有衝到我近前,就被肖成給擋了下來,他反應過來了。

這時其他人也都反應了過來,那些道士看我受了重創,立刻持劍殺了上來。

我手裏還握着長劍,可是這時候已經站不起來了。

凌劍一個閃身出現在了我面前,然後他手中長劍幾個閃爍,那些衝上來的正道門派的弟子直接灑着鮮血倒在了地上,根本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凌劍這一手無疑唬住了哪些人,畢竟一眨眼就殺了好幾個人,那些人雖然是道士,但也是人,他們也怕死。

凌劍把我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後掃了一眼四周,冷冷的說,“還有誰?”

那些正道門派的弟子竟然被嚇得沒有人敢出聲了,只是驚恐的看着凌劍,生怕下一刻自己就成爲劍下亡魂一樣。

最後倒是那天真老道走了出來,看了我一眼說,“原來你小子是個冒牌貨,怪不得連驅鬼咒都不會。”

“你他麼早就知道了吧?”我冷笑着說了一句。

我們剛剛到了這裏就被包圍了,這種情況很顯然是他們早有準備,我不相信這老道士之前不知道。

“看來你挺聰明的。”天真老道“嘿嘿”一笑說,“我早就算到了你們今晚會上茅山,所以這一切都在我們預料之中,你們上茅山的那一刻就已經暴露了。”

“那你有沒有算到今天會是什麼結局?”我冷冷的問他。

“結局?”天真老道愣了一下說,“你覺得這種情況,還能有什麼樣的結局?”

我冷笑一聲,“那可未必。”

一聽這話天真老道也有些吃不準了,連忙快速的掐算了起來。

算了一會之後,天真老道忽然臉色一變,然後他不由分說,接過旁邊一個全真弟子手中的長劍就殺了過來。他餘低才。

“老道士,你想要違背天意嗎?”凌劍忽然大喝了一聲。

天真老道一下子就僵住了,他這種能掐會算的高人,一般都很信天意,因爲他們認爲自己卜算,就是在窺探天機,我想天真老道肯定是算到了什麼對他們不利的。

現在這種局面,我想對天真老道士不利的的事情,肯定對我們有利,所以他才急着要對我出手,而凌劍這一聲大喝,正好給天真老道造成了巨大的壓力,因爲他覺得自己這麼做就已經是在違背天意了,他害怕遭天譴。

天真老道開始糾結了起來,不過最後他還是一咬牙,衝了上來,看樣子這傢伙豁出去了。

凌劍罵了一聲不知死活,然後就迎了上去,和天真老道鬥在了一起。

這樣一來我頓時暴露在了其他道士的眼裏,而且我現在的傷勢,已經削弱了我大半的戰鬥力。

那些道士一下子全都衝了上來,看樣子他們心裏很清楚,我纔是關鍵,只要殺了我,那一切都結束了。 樂天終於來到了那塊巨大的山石面前,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塊石頭,他愣了一下。

「厲害了……」

樂天居然對這塊石頭彷彿起了很大的興趣。

雖然巨石周圍很難走,但是樂天依舊圍著這塊石頭轉了一圈。

一直到徹底看了一遍,樂天才繼續往下,找到了那個非常隱蔽的洞口。

「啊……」

樂天沖著洞口喊了一聲。

「嗡……」

頭頂突然傳出奇怪的震動,樂天猛地抬起頭,他不可思議的看著頭頂的巨石。

巨石在微微的震動!

有一些東西從巨石中飛出來。

「卧槽……」

樂天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急忙縮身鑽進了洞口內。

從巨石上飛出了數不清的蚊蟲,瞬間就瀰漫了半個山谷。

樂天確認了這塊石頭的作用,他也放心的往山洞內走去,山洞的坡度不算很大,走起來很容易,就是這個高度不夠,樂天需要趴著進去。

越往裡面,山洞的空間變得越大。

一個灰色的包突然出現在樂天的面前,樂天奇怪的撿了起來,包里依稀還放了什麼東西?

他打開看了看,樂天愣了。

包里居然放了一套大仙用的東西,比如桃木劍和符紙……

不過桃木劍已經爛的差不多了,符紙也變得黑乎乎的,要不是樂天是專業的,他都很難認出來。

「這玩意怎麼在這?」樂天奇怪地嘟囔。

裡面的東西對於樂天來說太小兒科了,他將包放在一邊,繼續往裡。

又爬了四五米,一具骸骨出現在樂天的面前。

樂天挑了挑眉,骸骨已經白骨化了,這個山洞比較的陰濕,也加速了屍體的腐爛,樂天檢查了一下。

根據屍骨的形態,這個死者應該是一個女子,年紀不應低於五十歲,死亡時間大概三四年的樣子!

樂天皺眉,這難道是那個女大仙殺死的?

她能知道這個山洞,應該八九不離十!

樂天繼續往前走,現在他已經能彎腰行走了,走了幾步,樂天就愣住了,在前方居然又不下十幾具骸骨!

「卧槽……這特么是一個埋屍地嗎?」

樂天驚訝的嘟囔。

這些屍體毫無意外都是白骨,甚至有的骨頭已經黑了,說明有年頭了。

樂天的腳下踩到了什麼東西,他撿起來看了看。

一枚古錢!

太奇怪了,這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這些屍骨基本沒有什麼可以考究的地方,唯一樂天可以確定的是,這些死去的人都是女子!

其他的就完全無法辨認了。

他繼續往前,這裡已經完全可以站立了,一座小廟真的出現在樂天的眼前。

樂天看了一圈,他非常確認這裡沒有被人動過,如果自己在這裡等待,一定可以等到蘇紫影。

小廟的前方有一個小小的祭壇,上面有一些早就黑乎乎的貢品,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樂天估計自己已經在山下行走了三十四米了。

他走到近前,他仔細的看了看小廟的周圍!

「卧槽……這是哪位大神的手筆?」

樂天越看越驚訝,他發現這個小廟其實一點也不小,因為小廟和自己剛剛看到的巨石根本就是一體的!

怪不得自己在山洞中喊一聲,巨石會微微的震動!

這個形狀奇怪的山洞起到了一個很好的聚音效果!

鎮魔咒!

樂天可算是找到了這個圖案,這個圖案就在小廟的背面。

這裡可以肯定就是蘇紫影的下一個地點了。

樂天拿出了銅匕首,他很想看看蘇紫影到底在尋找什麼東西?這小廟的下面到底鎮壓了什麼東西?

「破!」

銅匕首狠狠的刺入了鎮魔咒的中心。

「嗡……嗡……」

一陣奇異的震動聲傳來,樂天看著銅匕首,他已經察覺到了從巨石中傳來的反震!

「咔嚓!」

巨石的根部和小廟連接的地方出現了一個裂縫!

一道黑色的死氣快速的飄了出來。

樂天快速地拋出了幾枚柳葉,柳葉圍著樂天快速的旋轉。

「轟轟……」

整個峽谷內想起了兩聲巨大的悶雷聲。

樂天近乎於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面前的這個東西,這個東西居然是一魄!

就是人靈魂中三魂七魄的其中一魄!

「卧槽……這怎麼可能?單獨的一魄怎麼可能存在這麼久遠?不是應該早就消散了嗎?」樂天死死地看著自己面前的這個東西。

這一魄好像沒有什麼神志,只是在樂天的面前上下浮沉。

蘇紫影找的是這個東西!

樂天像是突然明白了什麼東西,他眯了眯眼,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收!」

他地聲呵斥。

柳葉飛了出去,可是這些柳葉居然收不起來這一魄,別看這一魄沒有什麼意識,也不會反抗,但是柳葉就是收不了它!

「這麼強大?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樂天的眼中爆射出一道道精光。

他拿出了那枚萬年玄冰珠,這個東西樂天一直將它戴在身上,這個東西可以鎮壓靈魂中的躁動,對樂天非常有好處。

「收!」

樂天再次驅動幾片柳葉,這一次他沒有用柳葉收取這一魄,而是用柳葉逼著這一魄向自己手中的玄珠移動。

手眼通天 玄珠閃過一道幽藍的光芒,它居然主動將這一魄給吸了進去。

樂天嚇了一跳,他以為這個玄珠也活了,仔細的檢查了一下玄珠,樂天發現這是玄珠自帶的特性……

任何陰寒的東西都會有一種相互吸引的特性!

「封!」

樂天拿出一張符紙,他咬破手指在上面畫了一個封禁,然後將玄珠包在裡面。

「呼……這一次應該你來找我了吧?」樂天嘟囔著說道。

他又在這個山洞裡面轉了一圈,沒有發現別的異常,樂天一把將銅匕首拉了出來!

「轟轟轟……」

巨石的底部整個斷了,這個奇怪山洞劇烈的搖晃了幾下,樂天嚇了一跳,火急火燎的往山洞外面跑去,走到一半,他順手將那個包拿了起來。

等樂天手腳並用的爬出了山洞,樂天一抬頭,就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陰影向自己這邊快速的倒過來。

「卧槽!」

樂天急忙又爬回了山洞中,頭頂的巨大岩石居然倒了,順著巨大的坡度滾了下去! 樂天感覺自己的腦瓜子嗡嗡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