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陽頂天突然來了她房裏,衝着她笑:“原來清清雅雅的玉妃,也會自己吃自己。”玉妃是她演過的一個最得意的角色,不過是一個悲劇人物。

高雪憐突然就幽怨起來:“我一個人獨守冷宮,不自己吃自己,那怎麼辦?”

陽頂天騎到她身上:“朕知道,所以朕來寵幸你了。”

高雪憐大喜,一時就浪起來,正浪着,突然小宮女來報:“不好了,皇后來了。”

她一驚,猛地坐起來,這才發現,原來是做了個夢,卻發現兩腿間粘粘乎乎,整條內褲都溼透了。 聽了一下隔壁,早沒了響動,看一下時間,差不多三點了,她懶洋洋的起身,洗了個澡,只覺全身無力,又躺了一會兒,後來盧燕來敲她門了,這纔起來。



天熱,燕喃又榨了西瓜汁,她很有划算,先就冰好的西瓜,榨出來的汁,涼滑爽口,一起吃了,到四點多鐘,才由陽頂天開車,幾個人去看達旺大廈。

盧燕一眼看見就喜歡了:“這樓好漂亮哦,比照片上漂亮。”

“環境也不錯。”燕喃點頭。

高雪憐道:“城西這邊後開發嘛,有了經驗,建設得要好得多,路都寬多了,樹也多。”

盧燕這時往路下面一看,道:“哇,好多游泳的人。”

陽頂天道:“所以達旺原先的設計,三到三十層,是開發爲酒店的,來這邊旅遊游泳的人,很多的,客源不成問題,下面的商場也會有客人。”

他拐上岔路,進了廣場,盧燕又贊:“這休閒廣場好大哦,樹也大,是移栽來的吧。”

“肯定是移栽來的啊。”燕喃道:“這種樹長這麼大,至少要五六十年。”

“說是百年以上了。”陽頂天插嘴。

先圍着大樓看了一圈,然後上樓,上午陽頂天走的時候,讓關曉晴跟保安打了招呼,所以保安允許他們上樓,不過房間還是進不去,只能在各樓道間,還有樓頂去看了看。

這時五點多了,站在樓頂上,只見遠海之上,夕陽如一個巨大的火球,懸停在那兒,紅色的陽光,映得水面一片火紅,水波盪漾,如萬丈紅蛇亂舞。

另一邊,則是巨大的城市,高高矮矮的樓房,以及馬路上長長的車流,靜中有動,給人一種極爲強烈的畫面感。

“哇,我喜歡。”盧燕張開雙臂,縱聲歡叫。

燕喃點頭:“我也喜歡,要是每天下午在頂層看着夕陽下海,再泡一杯清茶,心中一定會很安靜。”

她本來喝咖啡,但陽頂天不喝咖啡,只喝茶,所以她也喝茶了,盧燕也一樣。

“陽陽,買下來。”盧燕叫。

“行。”陽頂天點頭:“即然你們喜歡,那就買下來。”

十五億的大樓,這麼簡簡單單就決定買下來了,高雪憐在一邊看着,即感慨,又羨慕。

看着陽頂天的側臉,她突然記起先前的夢,陽頂天在夢中說:“朕來寵幸你了。”

她心中猛地一熱,暗暗的夾了一下腿。

陽頂天隨即就給關曉晴打了電話,關曉晴聽了,驚喜交集,道:“真的,你不會騙我吧?”

“我怎麼會騙你。”陽頂天笑。

“那你要貸多少款,要是十五億的話,我可以爭取幫你貸到六億以上。”

“不必。”陽頂天笑道:“我付現款,你現在在銀行吧,我來開個戶,直接打十五億進來好了,這樣你總放心了吧。”

“太好了,我等你。”關曉晴歡呼。

陽頂天車子開過去,已經六點多了,但城商行根本沒關門,所有人都在等着,行長都來了。

陽頂天開了戶,打了十五個億進了帳戶,姓李的行長握着陽頂天的手,笑得一張臉有如八月天的向日葵:“陽總,你太有誠意了,我保證,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把產權給你轉過來。”

隨又表揚關曉晴:“關主任,這次你可是立大功了,再接再厲,爲陽總服務好。”


“行長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陽總滿意的。”

☢ttκΛ n☢¢ ○

關曉晴說話間,看着陽頂天,眸子裏滿是熱切,不過當她眼光轉到高雪憐盧燕三女身上時,又有了一點別樣的意味。

因爲陽頂天爲了高雪憐硬懟史達旺的事,關曉晴這段時間還特地找了高雪憐的片子來看,高雪憐演得最多的,就是妃子,把那種在深宮中苦受打壓卻如寒梅傲立的神采幾乎是演活了,關曉晴因此都有幾分欣賞,不過這會兒看着高雪憐站在陽頂天邊上,心中卻是即妒且恨,想:“看她在戲裏面清高自傲,給陽頂天舔起來,怕也是騷得厲害吧。”

她反而沒怎麼看盧燕和燕喃,因爲陽頂天硬懟史達旺,主角就是高雪憐,可沒盧燕她們什麼事。

她沒看盧燕燕喃,盧燕燕喃也沒怎麼注意她,陽頂天把齊備付給他機牀款的那個八億美元的帳戶和密碼告訴了盧燕兩個,她兩個在轉帳,折騰得興高采烈。

一次轉帳十五億,這世上,有幾個人體驗過?她們當然很興奮。

但高雪憐卻留意到了關曉晴的眼光,她是演員,接的又多是宮斗的戲,注意到關曉晴看她的眼光,她心中便多了一個心眼,又多看了關曉晴幾眼,尤其是注意到她看陽頂天的眼光,心下便是一跳,想:“她看陽頂天的眼光怎麼這樣,難道也有一腿?”

不過這想法她只放在心裏,不可能問出來。

而她真正關注的,是燕喃兩個的轉帳。

“她們知道帳戶,還知道密碼,陽頂天的錢,等於是她們在管。”

這讓她又驚又羨,幾乎眼珠子都紅了。

陽頂天幾個回來,快七點了,在門口剛好碰上李曉佳朱玉玉兩個,一看到李曉佳,盧燕就興奮的叫:“佳佳,我們買樓了。”

“買什麼樓?”李曉佳好奇。

“史達旺不是起了幢新樓嗎,叫達旺大廈的,抵給銀行,陽陽要買下來。”

“陽陽要把達旺大廈買下來,那至少得一二十個億啊?”李曉佳的眼光比盧燕她們要老到,一眼就能估算出大致的價值。

“嗯哼。”盧燕得意的哼哼:“十五億。”

“真的要買。”李曉佳眼光在陽頂天臉上一轉:“在哪裏,帶我去看看。”

“在江灣那邊,地段特別好,我帶你去。”

盧燕立刻就扯着陽頂天轉身。

去就去唄,陽頂天隨她便,燕喃卻道:“我就不去了,我做飯吧。”

高雪憐就道:“我也不去了,喃喃,我給你幫忙。”

朱玉玉道:“要不我也留下來幫忙。”

“你湊什麼熱鬧。”李曉佳一把扯着她:“我們去看陽陽買的樓。” 多謝JY430408335朋友的大額打賞,無以爲報,今日三更吧。



陽頂天開車,把她們三個又拉到達旺大廈,那幾個保安見陽頂天去了又來,而且又多了兩個美女,不由得驚歎:“好白菜都叫豬拱了,而且一拱就是一片。”

陽頂天可不知他給別人罵成了豬,嗯,知道也無所謂,兩年前,他其實也罵過的,相比之下,他更願意給人罵。

看了樓,李曉佳朱玉玉也連聲說好,要承認,有錢人確實能佔有這世上更好的東西,只可惜一山更比一山高,史達旺一腳踢到鐵板上,結果這極好的一幢樓,就歸了別人。

不作不死啊。

看了樓回來,快八點了,燕喃高雪憐做好了飯菜,盧燕興致勃勃的搬了一罈子洞雪藏真酒來,一人倒一杯,舉杯道:“來,爲我們的達旺大廈,乾杯。”

“還叫什麼達旺大廈。” 嫁你,非我所願 :“改名了,叫頂天大廈好了。”

婚途璀璨 那就叫頂天大廈。”盧燕從善如流:“陽陽,我們買下來就馬上叫人改。”

大家幹了一杯,放下杯子,李曉佳道:“大樓買下來了,怎麼運營,你們想過沒有?”

“開商場,開酒店啊。”盧燕漫不在乎:“史達旺好象也是這麼設計的。”

“開商場開酒店?”李曉佳哼哼兩聲:“我來問你,商場怎麼開?”

“還怎麼開,就那麼開唄。”盧燕還她個白眼。

“我就知道,你那奶裏面,塞的就是泡沫。”李曉佳一臉鄙視。

李曉佳相對來說,胸要小得多,盧燕因此很得意,索性搖了兩下:“你管我塞的什麼。”

李曉佳惱起來,突然伸手捏了一下。

“呀。”盧燕尖叫:“死佳佳,就你最黑了。”

李曉佳哼哼兩聲:“這是給你個教訓,免得到時哭鼻子。”

“我纔不會哭鼻子。”盧燕不怕她的威脅。

燕喃卻微微皺起了眉頭:“現在的商場生意好象是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李曉佳道:“在電商衝擊下,簡直是一片慘淡,好多傳統的商廈倒閉了你們知不知道。”

“是。”朱玉玉插嘴:“前頭那個新一家就倒閉了,以前好象是個連鎖超市的。”

“新一家算什麼?”李曉佳冷笑:“知道步步高嗎?那以前可是全國性的大型連鎖超市,現在關門了。”

“好象是有這麼回事。”高雪憐也想到了:“我好象看到過新聞。”

“有這回事嗎?”盧燕沒怎麼留意,拿過手機搜了一下:“還真是哎,步步高不錯的啊,我記得小時候還用過步步高的學習機。”

“不是步步高的問題,是電商。”高雪憐搖頭:“我看過這方面的新聞,電商對傳統賣場的衝擊,幾乎是顛覆性的。”

“而且以後的衝擊會更大。”李曉佳加碼。

盧燕這下終於嚇到了:“那我們的商場怎麼辦。”

她沒了主意,習慣性的就撒嬌:“陽陽,怎麼辦嘛。”

“沒事。”陽頂天安撫她:“開不起來就不開唄,實在不行,我們把一二樓改成溜冰場,我帶你們去溜冰。”

“溜冰,我喜歡。”盧燕歡呼起來。

高雪憐聽得目瞪口呆,李曉佳卻是直接下手了,突然就在盧燕胸口捏了一下:“上萬平方的大賣場用來溜冰,你個敗家婆娘。”

“呀。”盧燕給捏得叫,倒在陽頂天身上撒嬌:“死佳佳,專門下黑手,陽陽,你幫我捏回來。”

“好了好了。”陽頂天安撫她,燕喃道:“佳佳,你有什麼主意?”

“對啊。”盧燕叫起來:“死佳佳,你今天要是拿不出個主意來,我今天絕不饒過你。”

“怕你。”李曉佳根本不怕她,道:“商場還是可以開,但要看怎麼開,我們先前去看了,游泳的人特別多,那邊好象是五號浴場了吧,再過去,六號七號,就是海水浴場,那麼,我們就應該針對這一點。”


“你是說。”燕喃眼光亮起來:“專門賣運動器材?”

“對。”李曉佳點頭:“我們可以把頂天大廈的商場,打造成河西這一片最大型的運動器材銷售中心。”

“兩層樓,上萬個平方呢。”盧燕有些懷疑:“就賣運動器材,太浪費了吧。”

“你也知道什麼是浪費?”李曉佳翻她一個白眼,道:“不僅是樓下商場,三十九樓也要改,大會議廳,小會議廳,多功能全媒體大廳,我看全是浪費,我也不知道史達旺的腦子是怎麼想的,明明沒隔多遠就是濱江會展中心,什麼會開不了,人家的會要到他那個大廈裏去開?”

“這倒是。”陽頂天點頭贊同:“濱江會展中心大小展廳會議廳全有,功能設施也齊備,確實沒幾個會去大廈那邊開會。”

“好象有道理。”見陽頂天贊同,盧燕點頭,看着李曉佳:“那你說怎麼辦?空着。”

“我又要捏你了信不信?”李曉佳沒好氣。


“呀。”盧燕忙往陽頂天懷裏躲:“死佳佳,說就說,專門下黑手算什麼本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