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德認真地掃視了一眼周圍的侍從,見他們都是普通人,這才放下心來。

「把他們押出來。」

徐德低聲喝道。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馬車上的三兄弟被趕了出來,碩大的塊頭走下馬車,臉上滿是憤怒。

「你們三個給我聽好了,一會吃飯的時候都給我消停點,如果你們敢大喊大叫,我割了你們的舌頭。」

說罷,徐德示意旁邊人,將三人口中的毛巾取了下來。

「徐德,早晚有一天,我們三兄弟會將你碎屍萬段的。」

三兄弟其中一位寒聲吼道。

徐德聽言臉上閃過一抹不屑的冷笑,他們竟然還尋思著報仇,他們即將成為血信者的載體,神魂會直接破滅的。

「如果你們還有報仇的機會,我隨時歡迎你們來找我。」

徐德冷哼一聲。

三兄弟從小就是孤兒,被山中一位農戶收養,每天過著打獵的生活,只不過三人的力氣都非同常人,漸漸地在城鎮中有了名氣。

後來就被血宗的人盯上了,三人從沒有修鍊過,只憑藉著肉身之力便已經能夠達到辟海境的力量,但是卻依舊不敵血宗的高手。

最後三人都被抓住了,養父一家四口都被殘忍的殺死了,三人心中充滿了仇恨,都是這群人將他們美好的生活毀掉了。

而此時,庭院的斜對面。

「他們的人到了。」

林玄每天都觀察著對面的庭院,一直空著的庭院終於有了人流。

「盼著這一天已經很久了,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曹游激動的說道,在他看來他們有著絕對壓制力,直接打上門最好。

「等到夜深的時候,都將狀態調整到最佳。」

林玄低聲說道。

眾人依言盤膝打坐調整狀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終於來到了深夜,嘈雜的環境變得幽靜下來。

盤膝而坐的林玄陡然睜開了雙眼,沒有瞳孔的雙眸散發著濃郁的冷意。

「動手!」

林玄看著周圍幾人提醒說道,「大家小心。」

「明白。」

三人點頭回答。

林玄輕身直接躍出了庭院,三人也緊隨其後,轉眼便來到了對面庭院外。

「分頭行事,我去救那三兄弟,隨後衝進各個房間,將血宗的人全部斬殺!」

林玄低聲說道。

此刻,三兄弟被安排在一個房間,門口有著兩位辟海境的高手守著,兩人時不時的聊聊天。

「嗯?」

就在這時,兩人突然心生警覺,下意識地向一旁看去,不過他們眼前黑光一閃,便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滾燙的鮮血瞬間噴涌而出。

林玄瞬間衝進了三兄弟的房間,突如其來的一幕看得三人一愣,他們沒有想到會有人以這樣的方式出現。

「你是誰?」

三兄弟的老大開口問道。

回答他的卻是林玄手中的黑羽劍,只見劍光一閃三人的束縛直接被斬破。

三人看著自己恢復了自由,頓時明白這人是來救他們的。

「滾!」

就在這時,旁邊突然響起了一聲爆喝。

隨後,一聲慘叫聲傳來。

林玄臉色大變,快速地衝出了房間,只見曹游臉色痛苦地癱在地上,靈力形成的分身直接爆裂了。

「怎麼回事?」

林玄大吃一驚。

「有高手,看樣子超出了破空境的實力。」

曹游虛弱的說道,他雖然是辟海境,但是靈力變異讓他有著不弱於破空境的實力,一擊將他轟飛靈力化形爆裂,這絕對不是破空境能夠有的實力。

。 ※※※

《跑》(節選)

慕言/文

Finale

※※※

蔚藍天空,白雲朵朵。

白色水晶動車組呼嘯而過。空瓶子出了站台,罩著頭戴式耳機,閉眼傾聽,打發時間。

「瓶兒!」

聽到慕言叫她,空瓶子緩緩地睜開眼眸。遠處綠色麥田裡走來一位時髦青年,臉頰清秀,額頭留著整齊的劉海兒,大長腿裸露腳踝。瓶兒沒有動,嗔道:「你怎麼老是遲到?」

「給你買飲料去了!」慕言擰開果汁解釋:「這地兒有些偏僻,走了很遠才能買到,趕了那麼遠的路,渴了吧?」

站牌與道路垂直,正面朝車來方向。純過蒸餾水的氧氣美少女靠著站牌,眼神閃亮有力,襯著周圍涌動麥浪,這樣文藝畫面真是美到了極致!與岩井俊二《關於莉莉周的一切》為廣大「文藝腔」愛好者提供的藝術照模版何其相似!藍天白雲,青青麥田,白襯衣,連衣裙,還有大柔光!慕言用眼睛當作單反相機記錄一切,哄著瓶兒:「太小清新啦!今天還真有點桂綸鎂的范兒。」

「呸!」女人都喜歡聽好聽的,瓶兒啐了一口,臉色終於陰轉晴,收束頭髮,用橡皮筋綰成高高髮髻,銅鏡照了又照:「我都準備把頭髮盤起來了,改變一下形象。怎麼樣,好看么?」

「我還是喜歡你直發的樣子。綰了青絲,摘下眼鏡,感覺不是空瓶子了。」

「老古板!讓自己成熟一點,有女人味兒一點,不好么?如果不是因為你,我早就把頭髮盤起來了!」空瓶子顯然沒有接受慕言建議,收了銅鏡,接過果汁:「不管直發還是盤發,我依然是我!」

「是!」慕言只能附和,找了一個借口:「夏天就要來啦!綰起頭髮,確實涼快一點。」

「你說對了。」空瓶子望著道路盡頭緩緩開來的公共汽車,拍了拍慕言肩膀:「走吧,上車。」

兩人上了停靠站台的公共汽車,隨即開上一條農業觀光大道。

天氣格外晴朗,陽光明媚,又是難得的高光時刻。

微風吹過,白鷺驚飛,麥田掀起陣陣碧浪,如同地毯一般鋪陳到了天邊。稻草人作為忠實的麥田守望者,不讓麻雀偷嘴。筆直高速公路灑滿金輝,平行鐵軌駛過一組水晶動車,如同白色長龍。風吹麥低,可以見到農夫在田間勞作身影。空瓶子注意到了空中飛翔的兩架遙控飛機,問道:「那是什麼?」

「這是噴葯機正在給秧苗噴洒農藥。」慕言順著瓶兒手指看去,解釋說道:「稻草人農莊是一片現代農業示範區,已經實現了規模化種植,也是政府綠海迷宮規劃一部分。」

集團重慶總部發來傳真,慕言從花石電子遊戲部調入花石娛樂園區部,負責主題公園項目,下周即將前往上海工作。這件事情他還沒有告訴瓶兒,不知如何提起?遠處,許多燕子在幾根或平行或交叉的電線上呢喃,遠遠望去彷彿一曲《好心分手》五線譜曲譜。慕言手指遠處電線盡頭一座灰色鐵塔:「那裡就是工廠。」

「為什麼選擇這樣一個僻靜地方?」

「不知道,也許怕工業污染吧。」慕言搖了搖頭:「這次帶你實地參觀一下機器人生產車間。」

眼前出現一條碧波蕩漾的溪流,幾隻鴨鵝在河水中愉快嬉戲。兩人在河岸邊下車,步行轉入桑榆樹林深處,在秘密工廠門口停了下來。

師兄游鵬也在這家工廠實習,等候在此。此人面若冠玉,唯一驕傲就是他的鼻子,確實很帥!但是鷹鉤鼻子總是透著奸佞,陰險和兇狠。歷史上,奸臣總是這樣的面相。

慕言黑色眼睛如同琉璃,飽含盈盈抖動的明亮光輝:「兩位已經見過面,不用我多介紹了吧?」

「歡迎您!」游鵬面部肌肉有些僵硬,皮笑肉不笑:「以後還要向你請教。」

空瓶子心裡發虛:「這個……瞎寫的,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

游鵬寬慰道:「技術細節,不用擔心。」

瓶兒正待詳詢,突然注意到牆壁懸挂一塊紅色關停標識牌,不解地問道:「政府準備關廠?」

游鵬憤怒地抓扯!這些標識牌都有嵌入式晶元,通過無線網路連接到環保局伺服器實時監控,材料都是特質鋼板,然後用數寸長水泥釘子釘死灰色牆壁。游鵬手臂經過義體強化,輕而易舉取了下來,碎紙片一般將標識牌揉成一團,順手扔入河流:「不用管它!」

空瓶子驚訝,不僅僅是游鵬驚人的手臂力量,還有對政府權力的漠視,對行政執法的公然挑釁。

幾人走入灰色大門,首先去了養殖車間。這裡養殖場護欄里飼養許多頭肥豬,全身安插生化電纜,直接連接到頂棚:「花石重工主要由Ghost和Shell兩個車間組成,根據業務不同又可以細分為兩個部分,一是通過試管培養義體,製作替代和擴展人體機能的機械和機甲;另外一個就是生產機器人,這也是主題公園真正硬體核心!能源補給,統統來自這群豬。」

空瓶子拿起生化電纜:「通過這樣一根電線就能收集能量,還是第一次聽說。」

慕言扯開豬皮裸露集成電路板,從褲兜里掏出一節對講機五號電池,打了一個形象比喻:「這群豬就是電池,通過電纜將能量輸入蓄電池存儲。其中,電量最多的是白豬,黑豬次之,花豬最少。」

空瓶子沒來由地想到了泡泡網吧網蟲,過的正是豬一般的生活。

慕言首先站在技術的角度介紹,游鵬進而從市場角度進一步解釋:「這群豬並非通過母豬繁殖,也不經過飼養,而是通過激光鉗對原子排列組合,輸送營養液,種出來的。一會兒我們可以去培育室,整個細胞培植過程同種莊稼沒有本質區別!其實,人類也能達到同樣效果,同樣能夠從人體收集能量。花石電子利用您的小說,模擬出了許多虛幻武俠情景吸引網友娛樂,從他們身上汲取能量,補充母體……」

「因此才有了網路遊戲,主題公園?」兩人滔滔不絕,空瓶子仍然一頭霧水:「現在網友同這群豬差不多,沒有本質區別?」

「可以這樣理解!」為了活躍氣氛,慕言開起玩笑:「我們沒有這些豬就沒有回鍋肉,吃到肚子里的確能夠補充能量。」

空瓶子莞爾,游鵬神色肅然:「你是電腦黑客,但是應該學習接受新事物,學無止境!現在生物工程技術已是尖端科技,未來信息和計算機科學必定朝著融合方向發展……」

「硅基和碳基,兩個截然不同的物種實現近乎僭越般的融合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們可以反過來想,這也未必就是一件壞事兒,因為邊界清楚,所以才能保持人類血統純正。」

「這裡的研究實現了這樣完美的結合,你不否認吧?」

「因此才引起了我的興趣。」

「所以你才放下遊戲設計,進入主題公園項目?」

空瓶子眉毛一閃,唯獨關心的只有最後一句話:「慕言什麼時候參與了主題公園項目?」

「你沒有告訴瓶兒?」游鵬驚訝,隨後感覺失言,剛才多嘴了,揮了揮手:「抱歉。」

「沒事兒,工作第一嘛!」空瓶子表現少有的大氣,同時百感交集!委屈,驚奇,傷感……那種情緒極其複雜:「師兄說的都是真的?」

事到如今,慕言只好和盤托出:「是的,不然我怎麼會來這裡工作?這次叫你來參觀主要也是同你商量,公司準備把我派往上海工作……」

「臨時又有變化,上海地價太貴!主題公園項目落戶大理,董事會已經通過了唐總提交的企劃書。」游鵬插嘴,拍了拍手,鄭重其事地說:「我們還是出去吧。人體本身攜帶病毒,不要將這些豬寶寶感染了!」

養殖基地生豬每天和屎尿生活在一起,廠房濃烈豬糞氣味熏得睜不開眼睛,更不用說鼻子。空瓶子眉毛微皺,啼笑皆非,心想:「這麼臭!不知道誰傳染誰?」

慕言有心解釋,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瓶兒……」

空瓶子重重地甩了甩頭:「我想看看工廠生產的機器人,產品不會只有這些電池吧?」

「我們去鑄造車間。」

三人隨後來到下一個車間,大量屠夫正在剮肉,少數幾個修理工人用平板電腦操作殘肢斷體,將凌遲碎剮的屍體重新排列組合。機床流水線嘩啦啦流動無數的血漿和假肢,屍山血海,腥臭難聞,人筋纏繞,晃亮如銀。空瓶子感到陣陣噁心和眩暈,想起了《西遊記》中的獅駝國:「怎麼跟屠宰場一樣?」

那些工人面無表情,雖然不似養殖車間電池豬那般懶惰,麻木和僵硬猶有過之:「本質來說,這裡工作就是屠宰。」

鋼結構廠房隔出標本陳列室,放置無數玻璃殼容器,陳列許多成品或者半成品。這些大多數是空瓶子小說中的角色,比如葉青竹、李玉蓮、林芷若、秦靈兒……以後統統都會運到大理主題公園充當接待員,身軀均是安插無數生化電纜,浸泡在營養液里。空瓶子完全外行,問了一個十分白痴和弱智的問題:「這些液體是福爾馬林?」

「錯,羊水。」慕言微微一笑:「98%成分是水,另有少量無機鹽類、有機物和脫落細胞。」

旁邊一個工人正在縫合一條電子手臂:「你應該把他們看成胎兒,而不是屍體。」

想象力變成現實,看到自己幻想中的人物活生生擺在眼前,空瓶子還是很開心的!只不過由於剛才晴天霹靂,這種高興情緒沖淡了不少。

精工車間,空瓶子見到了許多可以直接植入人體的機械設備。肥豬不僅成為能源電池,也是精工車間生產精密儀器的原材料,同時顯示屏需要豬鬃製作刷子拋光和打磨。游鵬拿起流水線生產的平板電腦遞給空瓶子:「用動物身體髮膚要比人造皮革好得多,製作的儀器觸感柔和,細膩順滑宛若身體一部分,減低了排斥性同時也就增強了植入成功率。你摸摸看,是不是如同撫摸皮膚?」確實如同游鵬所說,空瓶子望著漆黑的電子顯示屏幕,沒來由地想起了新疆草帽坑黑色石板:「今天內容已經夠了,一時間也記不了那麼多,讓我好好消化消化。」

「這樣也好,隨處轉轉。」游鵬很識趣,沒有再打擾這對小情侶:「我也不當電燈泡了。你們獨處一會兒吧,今後見面機會只怕不多了。」

這句話說得有些傷感,空瓶子明顯心痛了一下。對工廠有了大致了解,慕言帶著她出了灰色大門,沿著工廠圍牆到了外面小竹林。

既然環保部門懸挂標識牌,設備肯定也被法院貼了封條,表明工廠沒有達到國家環保標準,沒有環評手續。覆蓋的灰色石板被掀開,工業污水匯聚成一股細流,悄無聲息地流淌而出。繞過藤纏葛繞的密林,屠宰和清洗豬鬃的大量污水也排入河流,水面漂浮白色泡沫。追尋到牆角,原本封閉的排污口敲開了兩塊磚。

空瓶子用手機拍照,閃光燈不停地閃爍。慕言解釋:「公司很快就會安裝環保設備,這些問題會得到解決!」

瓶兒眼睛深邃猶如兩汪水井,籠罩無限眷戀的霧氣:「你什麼時候走?」

「下周吧!那邊許多前期工作需要我去衝鋒陷陣。」慕言一時噎住:「瓶兒,我……」

「不用解釋,工作第一!」空瓶子四十五度仰望天空,迎著風,淚流滿面:「其實,這樣如實告知,我不會阻攔你去追尋夢想。既然已經決定,真誠祝福,事業有成!」

瓶兒識大體,通情達理,關鍵時刻表現出了超乎常人的大氣,反而欲擒故縱,以退為進的效果!慕言心如刀割,無言以對。

藍天白雲,綠油油的麥田,大雁排列呈人字形飛向遙遠天空……。。 「煩死了,怎麼哪裏都有她啊!」

看到走過來的一男一女,林淺頓時鬆開戴思,一臉不高興的嘟囔起來。

林羽詫異,好奇道:「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戴思解釋道:「那是李木子,我們一個宿舍的,不過,她交了個富二代男朋友,天天在我們面前炫耀,我們都不喜歡她。」

原來如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