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這筆天大的財富,秦羿可以說是完全擁有了媲美廣王國庫的資本,至少在財力資源上,他不再受制於人,成王霸業只是一朝一夕的事了。

……

秦有名、秦通爺倆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礦場。

不知道爲什麼,秦有名心頭總是有一種不詳的預感,兩人一進礦山,秦有名就催促守衛,快把人放下去。

待下到了地下,到了庫房前,見那大鎖能量十足,依然還在,心頭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這鎖倒是打的不錯,有機會,讓那位大師打造一把,讓我帶回去,鎮守咱們老秦家的私庫。”秦通見那鎖有多達十三道的機關,威力十足,頗爲讚賞道。

“父親放心,我跟這位大師私交還不錯,明兒就讓他着手準備,打造一把十八孔的給父親。”秦有名自豪道。

哐當,他插入了獨一無二的鑰匙。

府庫緩緩洞開。

然而,當裏面空蕩蕩的晶石架子暴露在兩人的視線時,秦有名不禁反覆擦了擦雙眼,完全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發生了什麼?

我的晶石,我的錢呢?

秦有名呆若木雞,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

“有名,怎麼了?”秦通見情況不太對,連忙厲聲問道。

“父親,你,你看到晶石了嗎?”秦有名茫然問道。

“你的意思是……”

秦通臉色瞬間煞白,兩腿一軟,差點沒癱在地上。

秦有名像瘋子一樣衝了進去,前後三個庫空蕩蕩的,連一絲絲的晶石碎渣都沒給他留下。

啊!

啊!

他抱着頭慘叫了起來。

“我的錢,我的錢去哪了?”

秦有名尖叫道。

“有名,冷靜,冷靜,你最後一次見到晶石是什麼時候?”秦通扶住他的肩膀,安撫道。

“最後一次,是一週前,咱們出發前往黑暗王宮的時候。”

秦有名道。

“除了你,還有誰有這裏的鑰匙?”秦通問道。

“原本鑰匙我給了劉進,但走之前我又收了回來,而且以這把鎖的高明,根本不可能複製。真他孃的邪門了,難道錢自己長腿飛走了?”秦有名鬱悶至極。

“一週的時間,不可能搬空,快去叫守衛來。”

秦通畢竟是見過世面的,很快冷靜了下來。

守衛長很快被叫了過來,秦有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大喝道:“誰能告訴我,老子辛辛苦苦挖的晶石去哪了?”

“是不是約瑟夫派大軍來,把這裏的錢都給搬走了?”

秦有名再問,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沒有大軍,我們一直守衛在這,絕對沒有軍隊來過,真要有這麼大動靜的事,我也沒法瞞你啊。” 讀心術 守衛長舉手發誓。

“告訴我,誰來過這?”秦通撥開秦有名,傲然問道。

守衛長摸了摸腦門,仔細的回想道:“半個時辰前,劉進與秦先生來過。”

“啊,秦羿。“

“我不是說了,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嗎?”

秦有名掐住守衛長的脖子,癲狂大叫。

“秦先生是你的本家兄弟,劉進是總管,我攔不住他們啊。”守衛長嗚咽道。

“有名,衝動解決不了問題,放開他。”

秦通呵斥道。

待秦有名鬆開手,他再問道:“那他們走的時候,有什麼異常嗎?還有,他們到過大庫,你們看到了什麼,一一招來。”

“府庫重地,我們沒敢跟的太近,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打開了門,在裏面待過大概一炷香的時間。”

“出來的時候,跟平時一樣,並無異樣之處。”守衛如實交代。

“一炷香搬空了老子辛辛苦苦挖了這麼多年的紫晶,姓秦的,你好狠毒啊。”

秦有名直接氣的噴出了一口老血。

毫無疑問,這差使砸了,他在西方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費了,一旦廣王問罪下來,秦家怕是要大禍臨頭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廣王果然沒說錯,這個人就是禍害,走到哪,都會有他搞事,這回我是真栽了。”

“我秦有名來到西方,自認統籌帷幄,沒想到敗在了一個剛到地獄不到幾天的傢伙手中,幾年心血毀於一旦,我不甘心啊。”

秦有名仰天長嘆。

1胎2寶:總裁爹地超能寵! “這時候說這個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且不說秦侯是用什麼法子把這些晶石帶走的,就算他拿了又如何,只要他人還在西方地獄,咱們就還有挽回的機會。”

“別忘了,路西法已經知道他在這了,只要路西法抓住他,我就不信問不出這筆鉅款的下落。”

秦通道。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也只能是這樣了!父親,我是不是很沒用?”秦有名落下了兩行清淚。

秦通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有名,一個人在西方操持這些,能做到這一點,已經很不容易了,而且你敗的是秦侯,廣王都輸了他一籌,你輸了也不算丟人。”

“打起精神,把收尾工作做好,接下來,咱們要做的就是蟄伏,儘量少跟人來往,隨時準備撤離。”

秦通又道。

“是,父親。”秦有名抹掉眼淚點頭道。

……

秦羿捲走了晶石,立即進了城,是時候去見約瑟夫了,只要尼羅不死,所有的一切都進行不下去。

然而,事情並不是想象中的那麼順利,約瑟夫的府邸外面不僅僅增強了強大的結界,而且居然有天使衛隊守護着,秦羿估摸着路西法已經知會約瑟夫了,並且要拿他下手了。

秦羿並沒有強行進去見約瑟夫,約瑟夫擺明了是不想見他,這時候即便是進去了,也未必能見着,萬不能置自己於險地。

不過這並難不倒秦羿,他知道約瑟夫一定會去見一個人。

秦羿去了御樂坊。

在御樂坊的那些日子,他對王宮的建築有了充分的瞭解,潛入進御樂坊遠遠比森嚴的約瑟夫國師府還要容易。

待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秦羿從東邊樂師們的住處悄然而入。

御樂坊中,依然是笙歌燕舞。

一個樂師抱着琴,匆忙從過道中行走,猛然一隻手伸出來,捂着她的嘴,把她拖到了黑暗中。

樂師惶恐不安的掙扎,秦羿壓低聲音道:“安琪,是我。”

安琪定眼一看,忍不住驚喜道:“老師,真是你,太好了。”

“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黛雅在裏面嗎?”秦羿問道。

“在呢,他們正在慶祝呢,從昨夜起,連續兩晚上通宵達旦了。”安琪小聲道。

“對了,好像是來了個大人物,好像是從黑暗王宮來的,約瑟夫叫他師兄,這人是個老色鬼,已經連續點了我們好幾個姐妹的名了,哎,老師,我真的好擔心,他們會……”

安琪有些不安道。

她並非第一次叫去陪客了,那些所謂的神魔,骨子裏都是無比的齷齪,會以各種卑劣的手段玩弄她們,令她們無比羞愧,無比的痛苦,在折磨中,那些人才會得到快樂的昇華。

“相信我,黑暗很快就會過去,對了,神月小姐呢?”秦羿眼下知道救不了這些可憐的女人們,他最擔心的還是神月的安危。

“神月小姐有大王的特權,夫人越約瑟夫倒是不敢令她陪酒,她已經搬到了離尼羅王宮最近的光明殿,老師倒是不用擔心。”安琪道。

“走,我陪你一塊去。”

秦羿從三界石中取出一套樂師服,套在身上,又取了一張麪皮貼在臉上,只是一眨眼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

“安東尼?”安琪忍不住驚訝出聲。

“臨時用用而已,走吧。”秦羿笑道。

兩人到了御樂坊的大廳,約瑟夫坐在最上首,左邊是黛雅、聖子託雷,右邊是一個滿臉金色絡腮鬍須的中年人,餘下則是七八個心腹之徒,衆人圍着坐,欣賞着美妙的音樂,喝着大酒,好不快活。

那金色鬍鬚的傢伙一雙湛藍色的瞳孔,在樂師們中間來回的掃蕩着,就像是尋找獵物一般,充滿了褻玩之意。

“各位,羅爾大人這一次帶來了我的師父,也就是大天使長路西法大人的勤王令,也就是說天使軍團將會再次對三大地獄進行巡查,這是一次令各方君主心驚膽顫的巡查,也很可能是一次翻天覆地的變化,我這麼說,各位都明白的吧。”約瑟夫坐在上首,昂首得意笑道。

“明白,天使長大人奉有魔主的監察魔神劍,可誅無道君王,我斬神明,如今我尼羅王朝某些人,不重國師之言,放着三軍大權旁落,我看他們的好日子也快到頭了。”一個忠心於約瑟夫的大臣道。

衆人都知道約瑟夫暗中所指是尼羅,自從巴爾德“死後”衆人以爲大軍必定會落在約瑟夫手上,哪知道尼羅爲了平衡王權,強行將原來的副統帥查爾斯提爲了三軍之主。

更可氣的是,爲了強行提高查爾斯的威信,尼羅處處打壓約瑟夫,這讓約瑟夫心中極度不滿。

如今天使軍團即將出徵,那可是專門針對王族的,這讓老沉的約瑟夫看到了希望。

“各位,黑暗王宮的動靜是絕對機密,不可外傳,違者就是殺立決。”

重生之嫡女風華 “羅爾師兄,你也說幾句吧。”

約瑟夫笑道。

羅爾點了點頭道:“各位,如今黑羅王朝已經基本上被天使長所掌控,黑暗之戰即將打響,天使長會以黑暗之名統治整片地獄,進行重新洗牌。不過除了這次黑暗行動之外,我這次來還有一個任務,就是滅殺東方來的秦侯。”

“秦侯?”約瑟夫等人都是頗爲驚訝。

“他就是曾經潛伏在你們身邊的秦羿,此人是天使長點名要殺的人,甚至比暗戰更重要,所以,請各位務必謹慎,但凡發現他的蹤跡要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先行而來的四翼天使高手多達八人,早已在城中埋伏,一旦此人出現,殺立決。”

羅爾無比堅定道。

約瑟夫、黛雅等人無不是色變,暗想着還好秦羿已經逃走了,並且切割了關係,要不然這可無疑是惹火燒身啊。

“大人放心,只要發現秦賊,我們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您。”黛雅道。 看來路西法真的是下大手筆要置他於死地了。

“來,大人我敬您一杯,祝你擒賊大吉。”黛雅舉杯走到他身邊,故意彎低身子,讓他好看到低領裏的雪白。

“嗯,多謝夫人。”一看到風騷的黛雅,羅爾心情就大好,昨晚上黛雅美美的服侍了他一番,不愧是地獄有名的賤人,那技術是槓槓的,甭提多快活了。

看到羅爾眼中火辣的光芒,黛雅嫵媚的回送了一個秋波,約瑟夫對於她的表現很滿意。

反正這個女人人盡可夫,只要能給自己帶來價值,約瑟夫是樂意看到這一幕的。

“咳咳。”

一旁的託雷頗爲不滿的咳了一聲。

他可一直是黛雅的追求者,見到她跟羅爾眉來眼去,頗爲不爽的提醒道。

約瑟夫連忙舉杯道:“羅爾大人,倒忘了給你引薦了,這位是聖子託雷,也就是主神當年爲撒旦魔主打敗,扣押在地獄的那位。”

“呵呵,我知道,敗軍神明之子,地獄誰人不曉啊。”羅爾不屑笑道。

託雷本事不大,但骨子裏的聖子傲氣卻在,剛要發作離席

黛雅忙道:“大人,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的聖子託雷,如今身份可是大不一樣了。據中立區那邊傳來的可靠消息,天界發生了動亂,主神斐烈已經危險在旦夕,正在急令天使們迎聖子回城,而且是祕密回城。”

“所以我們的託雷,以後很可能就是新一任的主神。”

“哦?”羅爾大驚,一個聖子他自然不會放在眼裏,但要是託雷當上了主神,那可是天界第一人,地位何等尊貴,想到這,他收起蔑視之意,無比恭敬道:“倒是我唐突了聖子,還請原諒我的愚蠢。”

託雷心裏總算是順了一些,擺了擺手道:“無妨,我若是當上了主神,日後還要各位大人多多幫襯,如此一來,以免天界有人打着地獄的旗號,找我鬧事。”

“那是,聖子若是當上了主人,莫忘了本國師與夫人的家人之誼纔好。”

約瑟夫也是舉杯道。

“只可惜,師父本人未到,還不能做下一步針對某人的計劃,否則,我現在就讓那個什麼神月的婆娘帶你回中立區,上天繼承大統去。”

約瑟夫頓了頓又是頗爲苦惱道。

“該來的遲早會來,我倒是不急。”託雷倒顯得平淡,一雙眼盡在黛雅夫人身上,對他而言,跟黛雅風花雪月遠遠比當什麼主神要快活。

“各位,如今我等是好事連連,今夜定要快活一番,羅爾大人,看上誰了儘管說。”

約瑟夫道。

羅爾一雙老眼,最終轉了一圈,落在了安琪身上,嘿嘿乾笑道:“這個小娃娃倒是蠻清純,我很喜歡,就她了。”

“老師。”安琪眼中充滿了惶恐,看向了秦羿。

秦羿點了點頭,示意她放心。

幾人各挑了一個美女,託雷則選擇了黛雅,因爲他即將到來的主神身份,即便是羅爾也得敬讓三尺。

酒席散去,各人領着美女出了御樂坊。

羅爾此行來尼羅王朝是以很普通的路人身份而來的,畢竟無論是殺秦羿還是想要顛覆尼羅,都是不能隨便曝光的。

秦羿原本想先殺掉約瑟夫,但一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羅爾的到來倒是給了他一個機會,路西法不是想要弄死他嗎?

也許尼羅就是他手上反擊的一把尖刀,約瑟夫的存在,就是擦亮這把尖刀的磨刀石。

羅爾住在西城一個偏僻的民宅,他帶來的八位墮落天使,則是居住在民宅的四周,這些人穿着打扮都很普通,如果不是知道這傢伙,一般人根本很難發覺他們的存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