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學到現在,吳麗娜噁心她幾十年,不知道誰把她最想幹卻不敢幹的事,給實現了。

簡直太爽了!

十幾年的壓抑,此刻全部爆發了。

“三百萬的廢銅爛鐵,哈哈哈哈……”

馨馨依舊在爆笑,笑的前俯後仰,花枝亂顫。

吳麗娜見狀,更憤怒了。

“你給我閉嘴,賤人,不許笑,你看見了,我的車子一定是你毀了的,我不管,你賠我三百萬。”

馨馨立即收斂笑容,轉頭狠狠看了吳麗娜一眼:“你看清楚,胸大無腦的女人,你的車子是被壓路機碾壓過的,一般的車子,哪怕是泥土車都達不到這個效果,你不報警,不去調出監控,也不去找目擊者,你來我宿舍鬧?你有沒有腦子?壓路機出車一次多少錢,我出的起嗎?”

旁邊圍堵過來的其他宿舍的女生,都符合。

“是,林馨馨說的沒錯,壓路車,出車一次最少兩三萬吧,林馨馨出得起嗎?”

“對啊,聽說她是孤兒,還有個弟弟,挺可憐的,這個吳麗娜就看她沒背景,家裏沒人故意欺負她吧?”

“我看就是,聽說吳麗娜現在的男朋友,還是從林馨馨手上裏搶的呢。”

“真的嗎?盛佑長的這麼帥,成績又好,我說怎麼會找吳麗娜那種沒腦子的女人,原來真是搶的。”

“是真的,林馨馨以前在高中就是學霸!成績拔尖,她是西南省的高考前十名的,網上能查到。”

吳麗娜見大家爆笑,女生對她議論紛紛,更生氣了。

她沖人羣怒吼:“你們全部給我閉嘴。”

女生們全部轉頭,手捂着嘴在偷笑。

這時,宿管阿姨帶了個筆記本,站在走廊上大喊:“剛纔誰說要調出今天四樓的錄像?你們趕緊看,看了我還要下樓。”

一羣女生迅速圍過去。

馨馨也圍過去。

正好監控攝像頭安裝在我們宿舍門口,圖像很清晰。

馨馨對她們說:“各位同學,你們幫我看清楚,我真的沒出過宿舍的,天地良心,日月可鑑,這冤枉可不是鬧着玩,她說要告我坐牢……”

好在,雖是貴族大學,大家還是很明事理,不會因爲窮看不起馨馨。

隔壁的宿舍長主動幫快進錄像。

從馨馨進宿舍門,十點十四分開始,一直下午四點多,吳麗娜上前砸門來鬧。

這個過程,馨馨宿舍門就沒人在進去或者出來過。

宿舍同學有的週末回家,有的上街,寧寧去圖書館了,就馨馨一個人在宿舍。

大家看了好幾次,都沒發現馨馨出過宿舍門,根本,宿舍門就沒打開過。

還有人用手機把視屏錄下來。

宿舍阿姨說:“行了,沒事就散了吧,那個誰,吳麗娜你好像不是這棟宿舍的,趕緊離開。”

宿舍阿姨收起筆記本,準備合上。

吳麗娜哪裏肯依,雙手扒着宿舍阿姨的筆記本不肯鬆手。

她較勁道:“不對,爲什麼會沒有林馨馨出宿舍的鏡頭,肯定是你,是你把那截給刪了。”

“胡說八道,吳麗娜,勸你還是早點去報警。”

四周女生附和:“對,吳麗娜,你快報警吧,早點立案,早點查清楚。”

“來找林馨馨,腦子被門夾了,真是……”

“智商堪憂!”

就在女生吵吵嚷嚷時,一動聽清透的男聲,穿插進來。

他說:“馨馨,我讓你準備的,你都準備好了嗎?”

女生們立即安靜下來,所有人都聲音出處方向望,就連宿舍阿姨都不例外。

走廊盡頭,君凌一身白色休閒套裝站在樓梯口,俊面帶着孤凝望過來。 君凌那一瞬間,馨馨臉色大變,轉身蹲在地上,雙手捂臉,從人羣慢慢往宿舍方向挪去。

他真來了!

不會真以爲自己會跟他同居住在一起吧?

不!她如何都不會答應的。

四樓如此衆多女生站在走廊上,還全部圍着她,一會要怎麼拒絕?

一拒絕,豈不穿幫了?

而且,馨馨也不認爲君凌會有給她拒絕的機會!

馨馨加快挪動速度,心中唸唸有詞:“你看不見我,你看不見我……”

原本她身邊圍了很多女生。

此時,那些女生像心有靈犀般,全部退讓開,給她讓出一條通往宿舍門口的大道。

挪啊挪,挪到一半時,一雙淺色休閒褲的長腿攔住她的去路。

馨馨手敲了敲那腿,小聲道:“借過,同學讓一下。”

那人不動,馨馨遮臉的手放下,看見白色休閒鞋,鞋面比普通女生的寬和長,明顯是男生的。

馨馨擡頭!

君凌正居高臨下,看馨馨。

兩人目光在空氣中相遇,蔓延出別樣的火花。

“呵呵,你好啊!”馨馨尷尬道。

君凌俊面深沉,把馨馨從地上拉起來。

完美形狀的眼微眯,看不見他眼睛內的光景,清秀俊逸的臉龐變得陰沉,嘴脣緊抿,明顯在怒中。

原本還在沉浸在君凌美貌的女生們,迅速後退幾米,把他們隔離開。

卻無人離去!

君凌陰冷的聲音問馨馨:“林馨馨,你這是要上哪兒去啊?”

森森涼意侵襲而來,馨馨手臂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搓着手臂,哭喪着臉說:“內個,我要去宿舍拿東西。”

“沒收拾好?”

“沒!你……你能不能把我放開?”

“放開?放開你逃走嗎林馨馨?”

“可是,走廊上這麼多人看着,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來,你這樣影響不好。”

“樓下沒人攔,你宿舍裏的東西不用收拾了,我會幫你從上到下,從裏到外,吃的,穿的,用的,全部配齊。”

馨馨還沒回話,君凌轉頭看和吳麗娜搶筆記本的宿舍阿姨,吩咐道:“今天林馨馨退宿舍,去外面住,她的牀位明天可以安排人進來。”

宿舍阿姨眼睛直愣愣的看君凌,連忙笑着點頭:“好,我明天就安排女生住林馨馨鋪位。”

馨馨一聽,立即炸着聲音說:“宿管阿姨,你別啊,你要是把我牀位退了,我上哪兒住去?”

“還有,我東西一天時間內收拾不完的,就算搬家你也得給我一個時間啊。”

宿管阿姨愛慕能助的看馨馨。

“搬什麼?你那一箱子的舊衣服嗎?扔了!還有你那洗得發白的被單,都破了好幾個角,還有你經常死機的筆記本,全部丟了。”

君凌盯着馨馨胸部,薄脣微微勾起,俯身在她耳邊輕聲說:“還有你的內~~衣,洗的都發白了,款式老土,不是我喜歡的款。”

馨馨眼睛看君凌,有一瞬間的衝動,想把他的頭給爆了。

只是想想也好!

可是……

她轉過頭看走廊上其他的女生。

大部分女生都面帶桃花,眼睛冒着粉紅泡泡的看君凌。

原本幫她說話的比如隔壁宿舍的宿舍長等人,有些呆滯的看馨馨,不可置信。

沒想到在她們口中的貧窮同學,如此迅速的傍上學校風頭最勁,最爲神祕的轉學生。

而他的背景,遠遠凌駕在京城首富的公子,鍾毓之上。

畢竟,鍾毓爲他開車,不光是來校的那天早上,而是半個月來,天天如此!

最帥的校草,成了他專屬的司機。

最受刺激的是吳麗娜,從小到大各個方面朝想超越馨馨,並以此爲奮鬥目標。

除了學習成績,確實她也各方面碾壓了馨馨。

可是……

當她想盡一切辦法把高中愛慕馨馨的盛佑挖了牆角,而這個神祕男生又是怎麼回事?

不,不行,像林馨馨這種貧窮一無是處的女人,怎麼能配上如此優秀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不應該喜歡林馨馨!

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面,很礙眼!

吳麗娜放開筆記本,走到馨馨和君凌面前,面帶微笑,聲音溫柔說:“你好,我是馨馨從小學到大學的同學,我叫吳麗娜,請問你和林馨馨的關係……”

在君凌沒說話前,馨馨搶先一步,尷尬的對大家笑了笑,說:“那個,澄清一下,我和這位同學沒什麼關係,對,一點關係都沒有。”

顯然,衆女生明顯不信。

有人提出質疑,把上次馨馨上王老虎課遲到的事擺出來,說:“馨馨啊,上次王老虎的課,這位帥哥可是親自承認你的他女朋友喲。”

“對啊,都快同居了,還藏着掖着可就沒意思了。”

聽這話,有股子酸溜溜的味道。

馨馨極力解釋:“唉唉,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位同學缺一個家庭女傭,我是……呵呵,是去幫忙的,你們也知道我家庭不好,一直在外面兼職呢。”

“真的?”有個女生不信。

馨馨點頭如搗蒜:“是的。”

君凌面無表情,眼眸陰寒的掃視了馨馨一眼,說:“假的。”

衆人一聽君凌說假的,全帶着審視的目光,看馨馨。

馨馨立即哭喪着臉,雙手合攏算是哀求他,小聲在他耳邊說:“你千萬不要亂說,我可不想成爲名人,我還想安安靜靜讀到大四,順利實習……”

現在都大三了,千萬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什麼幺蛾子。

君凌將馨馨腰間一樓,把她往自己身邊靠攏,當着一走廊女同學的面,說:“我必須要澄清一下,上次王教授的課程上說錯話了,我和林馨馨的關係並不是男女朋友關係。”

馨馨原本想從他懷裏掙脫出來,聽見這話,鬆了一口氣。

阿彌陀佛,嚇死她了!

豈料,時間還沒到一秒……

君凌薄脣緩緩勾起,脣瓣蕩起一抹邪笑,衆目睽睽下,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說:“林馨馨不是我的女朋友,卻是我的未婚妻,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以後希望大家多多照顧她。”

四周出現倒吸氣的聲音!

馨馨眼睜大,完了!

君凌,語氣一轉,眼眸冷冷掃視走廊上的女生:“當然,誰要敢欺負她,樓下的鐵皮就是最好的下場。”

樓下的鐵皮?

金屋藏寵 吳麗娜的新車是他做的? 女生宿舍樓下,一白色破敗鐵皮的大樹旁,馨馨手腳抱大樹,臉貼在樹幹上。

君凌單手插褲袋,優雅站立一旁,很有耐心的等馨馨鬆手。

馨馨嚷嚷:“我不去,你別逼我,我打死也不會跟你……”

同居的!

女生宿舍樓上冒出的一排排的人頭,往下面看。

呆萌甜妻別囂張 大樹幾米開外一圈,圍觀的女生圍了好幾層,全都議論着!

馨馨硬是沒敢將‘同居’二字說出口。

從君凌在衆女生面前親口承認他們的關係,她覺得已經沒臉待了,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事情已經捅出去,也不管鬧的大不大,反正她是不會跟君凌住在一塊的。

君凌晚上睡覺,喜歡剝她衣服的特殊癖好。

屆時,她會被吃的渣都不剩。

君凌側目,俊臉無奈的看馨馨。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