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這一點上說,其實這個聯邦更像是很多個軍團組成。唐宋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也是覺得這個聯邦既然有那麼多武神,武神又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不可能會甘心被掌控。所以,這些武神肯定會擁有自己的勢力,只是不得不順從聯邦的安排。

人心其實很簡單,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正忙著,秦思琪忽然想到什麼,擰著小眉頭:「唐大哥,我們要是發了命令,他們會不會發現異常?」

唐宋黑了一臉:「你傻啊,真發了命令,他們肯定引起懷疑。你現在要做的是,拿到軍火資料。別告訴我,你們軍火庫這麼豐富,也別告訴我,你們做不了武器。」

秦思琪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拿到資料我們回去自己造武器……哎呀早說啊,我還以為真要讓他們的軍隊出擊,我們的人過來搶武器呢。我們可沒那麼多人,他們一個基地就足夠我們吃一壺。」

「哎,你這丫頭……」唐宋可真是無奈,拿到武器技術才是關鍵,以明義團的實力,製造武器應該不難。就算做不到完美,至少殺傷差別不會太大。

不過唐宋很快又想到一個問題,陰險的挑著眉頭:「丫頭,你說要是這個基地毀了,聯邦會不會跟你們明義團拚命?」

秦思琪一驚,眉頭擰緊:「有可能……不過我們都在民眾之中,他們不可能這麼大動干戈……」

忽然想到什麼,秦思琪拍著自己的腦袋,「對啊,讓他們大動干戈,鬧得越大越好,這樣民眾才更加反感。嘻嘻,唐大哥你真聰明……」 “什麼!?”他的話讓我心頭一顫,愣在了原地。“難道小黑貓它……”我腦子裏一片慌亂,準備衝過去,他卻回過頭來,冷冷的瞪了我一眼。

“你再跟我在這裏囉嗦,那它就真的死定了。”陳柏說完後,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掏了一粒藥丸拋給我。“對了,差點忘了,你先把這藥丸給吃。記住,不要再用你的鮮血去對付鬼魂了,不然恐怕在我回來之前你就已經死了。”

我接住藥丸,打量着這個看着普通的藥丸,心裏十分疑惑。他也猜到了我心裏的疑惑,說道:“先吃了,以後在和你解釋。還有,我感覺到村子裏還有一個活人,你最好趁她沒死之前找到她。”

說完之後,他又塞給了我不少黃色的圓形紙錢,告訴我等到我實在是冷得受不了時,就燒幾張這紙錢,這樣我會好受一點。交代完就徹底消失在了黑夜裏。

他這一提醒我纔想起陳雅琪還在村裏,因爲女鬼再加上小黑貓受傷的事,我一時間竟然忘了。心裏擔心起來,不知道張天寧他們五個把她帶到了哪去了。幸虧陳柏說她還活着,不然我會很自責。

這時候,又有幾隻鬼魂走過來了,我趕緊往另一個方向跑,儘量躲開它們。雖然手裏有柳條,可現在我主要的目的是爲了找到陳雅琪,所以能避開它們就儘量避開,以免打草驚蛇。

我小心謹慎的走到了一個坍塌了的牆邊,蹲下身子躲在那,心裏盤算着接下來應該怎麼做,摸着下巴猜想張天寧他們會把陳雅琪帶到哪裏。

想了一大圈,覺得還是之前我們待的那個屋子最有可能,沒有什麼原因,因爲現在我能想到的地方也只有那裏了。既然想好了要去哪,我就開始準備,小心的把柳枝給收好,便躡手躡腳的往那個方向走去。

走了沒多久,就感覺自己凍得不行,冷得要命,就將信將疑的拿出幾張紙錢,照陳柏說的方法做,把燒着的紙錢往前一撒,的確感覺沒那麼冷了。沒想到陳柏說的這方法還真管用,於是我每走上一段距離,冷得受不了,就開始燒紙錢。

這一路上還算順利,只要一遇到鬼魂,我就會躲起來,等它們走了,我才繼續走。好不容易快走到屋子那了,忽然遇到了兩撥鬼魂。

一撥是從我身後走過來的,有兩隻鬼魂,另一撥是從我前面迎面走來的,有三隻鬼魂。我想往旁邊躲,但已經來不及了,身後那兩隻鬼魂已經發現了我。

他兩一臉興奮,慘白的臉上帶着詭異的笑,跑向我,嘴裏發出難聽的喊叫聲。這下,前面那三隻鬼也看到我了,也和那兩隻一樣朝我跑了過來。

“媽的。”我罵了一句,拿出收起來的柳枝,準備着。一會要是哪邊的鬼魂先撲向我,我就先打哪邊。最好是速戰速決,以免造成大聲響,引來附近其他的鬼魂。

一但鬼魂們源源不斷的向這趕來,那我就別想找到陳雅琪,更別說是救走她了。

那幾只鬼魂見到我後明顯都變得很激動,很興奮,不過等兩撥鬼魂看到對方之後,竟然吵了起來,相互瞪着對方,嘴裏發出奇怪的聲音,像是在威脅。

心裏面有些無語,難道它們是因爲想要爭奪我才吵起來的嗎?我氣得不行,很是不爽,於是就揮起手中的柳條猛的朝一個離我最近的鬼魂身上打去。

‘啪’的一聲,那鬼魂立馬慘叫一聲,捂着被柳條打中的胸口退開了,一臉忌憚的看着我,完全沒了剛開始看到我時的興奮表情。“來呀,你們誰還想嚐嚐厲害。”

柳條的威力這麼猛,我不再害怕,得意的揮舞着柳條,朝它們勾了勾手。它們是真的害怕我手中的柳條,都露出驚恐的表情,不敢在上前來。

我不再猶豫,啪啪啪幾下又揮舞着柳條打在了其他幾個鬼魂的身上,頓時它們都發出了聲聲慘叫。接着就都驚慌的慘叫着逃走了,頭也不敢回。

我十分得意,覺得自己總算是出了口惡氣,從到這松陽村開始到現在,被這些鬼魂害得不是一般的慘,早就想給它們點顏色瞧瞧了。

不過它們此時的慘叫聲實在是太大了,估計附近的鬼魂都聽到,相信它們一會都會往這邊走來。於是我趕緊離開這裏,往屋子那裏跑去。

可能是因爲有不少鬼魂正在往這邊趕來的緣故,所以此時我感覺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我趕緊拿出紙錢來燒,走到那間屋子外面的時候,感覺這裏更是冷得要命,連續燒了不少紙錢,那感覺才稍微好了一點。

屋子的門在之前就被鬼魂們給撞爛了,屋子裏的火堆已經熄滅了,沒了火光,房子裏很暗,看不太清裏面的情況。沒敢再耽誤時間,我走向了門口。

走到門口時,感覺屋子裏一陣濃重的陰氣撲面而來,我不由得打了個哆嗦。拿出紙錢燒了起來,這次燒了差不多十多張,才感覺沒那麼冷了。

溫度升起來一些後,我纔敢走進屋子裏。

很快眼睛就適應了屋子裏的昏暗,周圍的情況能看清不少。這裏被鬼魂們襲擊過,所以看上去比之前還亂還破,一片狼藉。不過屋子中央放着的那一大口棺材倒是十分醒目,想要忽略都不可能。

心裏大喜,我猜的果然沒錯,陳雅琪果然被張天寧它們帶到了這裏。只是現在棺材裏很安靜,我也不清楚陳雅琪到底是死是活。先是小心謹慎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沒發現什麼異常,纔敢走到棺材那。

“雅琪,雅琪。”我對着棺材喊了兩聲,可棺材裏依舊安靜,沒人回答我。

心裏着急萬分,深怕陳雅琪真的已經死在了裏面,慌忙使出吃奶的力氣,把沉重的棺材蓋給推開了。本以爲見到的會是陳雅琪那張清純漂亮的臉蛋,誰知道竟然是一身紅色嫁衣的人躺在裏面,而且頭上還蓋着紅蓋頭,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陳雅琪。

我壯着膽子,伸手想要把蓋頭掀開,看看躺在棺材裏的究竟是不是陳雅琪。可手纔剛伸進去,那躺在棺材裏的人就突然有了反應,猛的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咯咯咯,李啓明你終於來了。”

我倒吸一口涼氣,大驚失色,這聲音我十分熟悉,不是陳雅琪的,而是女鬼的。

等她拿掉紅蓋頭,果然是那個女鬼,只是她原先美豔的臉蛋此時皮膚都褶皺着擠在了一起,整張臉變得十分嚇人,恐怖!

我急得掙脫了她的手,想要逃出去,可是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張天寧他們卻堵在了那裏,冷笑着盯着屋子裏的我看。

“這次你走不掉的。”女鬼從棺材裏坐了起來,冷冷說道。

這時門口那,陳雅琪被趙平不知從哪帶了出來,她嘴巴被堵着,雙手也被綁住了,唯一值得高興的就是她還活着。陳雅琪見到我十分的激動,嘴裏發出唔唔唔的叫聲,但趙平它們攔着她,不讓她過來。

我趁它們一疏忽,拿着柳枝衝向了門口那。張天寧它們想要攔住我,我就用柳枝向它們抽去,它們頓時露出驚恐忌憚的表情,紛紛躲開了。到了門口,我趕緊拉着陳雅琪就往屋外跑。

女鬼大怒,尖叫了一聲,飛速朝我和陳雅琪追來,我回身用柳枝抽到她身上。

“啪”的一聲,女鬼慘叫着砸到了地上,我還沒來得及高興,發現手中的柳枝竟然斷了…… 下午兩點十分,這個時間點註定成為聯邦歷史上非常重要的時刻。

之後的史學家無數次提起這個時間,無一不將之稱為,光明時刻!

轟,轟……

一聲聲巨大的爆炸聲穿透說雲霄,地面跟著劇烈顫動,整個城市都跟著動搖。天空瞬間烏雲密布,蘑菇雲不停的翻騰,黑暗籠罩了整個聯邦。

作為始作俑者,唐宋跟秦思琪正開著一輛軍車快速衝出基地,回頭看到後方的爆炸,兩人都嚇尿了。

知道威力的,可這威力也太大了,竟然把基地瞬間夷為平地,兩邊的山也都跟著崩塌下來,空氣中全都是塵土。

得虧他們出來得早,要是再慢一點,估計他們也跑不掉。可憐的司徒南,到底還是跟他的基地一起化為灰塵……

「呼,好恐怖。」秦思琪拍著胸口,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沒想到彈藥庫炸起來這麼誇張,估計是把旁邊的其他武器也炸了。」

唐宋撇著嘴:「這就是戰爭,如果你們明義團跟聯邦真打起來,就是這樣的下場。」

行踏天涯 好在,這個聯邦的武器其實比較落後,導彈還都是初級的,跟原來的世界沒法比。要是以前,這會兒估計連遠處的城市都能炸成灰燼。

不得不說,武者等級制度下唯一的好處就是遏制了科技的發展,至少從司徒南辦公室里得到的資料顯示,這個世界的武器科技還處於七十年代之前,應該沒有核武。

這麼一來唐宋也就放心了很多,一旦戰爭爆發勢必會影響到普通人,他可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導致生靈塗炭……

轟,轟……

爆炸依舊,炸得可真是天昏地暗。唐宋打了個寒顫,司徒南作為一方霸主,控制的武器彈藥不是一般的多。聽這聲音,基地下邊還藏有不少,炸翻天了!

基地內的那些士兵倒是可憐,估計這麼一炸,沒剩下幾個。

沒辦法,唐宋只能默哀幾秒,然後吹著口哨加速往城內飛馳。誰讓他們的頭頭那麼愚蠢,在辦公室安排有操作指令,不是找死么?

不多會車子進入到城區,不出所料整個城市都亂起來了。聯邦警車的呼嘯聲到處都是,還有各種尖叫,感覺就是世界末日。

車子沒法繼續往前開,唐宋兩人只能下車,順著人群飛奔離開。消防跟警察都開始朝著基地飛馳而去,可惜這會兒過去已經沒什麼卵用……

折騰好久,唐宋兩人可算是回到山莊門口。抬頭看著遠處天空上的黑雲,唐宋隱隱有些後悔了。

是不是做得太誇張了點,這是把聯邦往死里逼的節奏……

「唐先生,這……」張強從裡邊跑出來,看著遠處翻騰的黑雲,頭皮發麻,「你們真把基地炸了?」

唐宋摸著鼻子:「我也沒想到炸得這麼厲害,你也沒告訴我司徒南的基地有那麼多武器。總之,迎接下來的風暴吧。跟團長說,盡量在這個時候多搶奪資源,最好能控制一些城市。我預料不錯的話,很快你們雙方就會形成對峙。」

張強點點頭,趕緊轉身跑回去。這是要炸天的節奏,戰爭直接爆發了……

外邊不是一般的亂,整個城市甚至可以說整個聯邦都亂套了。明義團到底也不是吃乾飯,這邊一炸起,他們就在相鄰的城市跟著炸,戰鬥很快就打響了。

唐宋並沒有理會外邊的熱鬧,悠閑的坐在山莊內一個涼亭上,相當有品位的喝茶。搖搖椅非常愜意,慢悠悠的搖擺著。

無敵是多麼的寂寞,本來實力就強橫,現在又得到一塊龍鱗,更是讓他更加無敵了。

從跟團長以及司徒南等武神的接觸,唐宋推斷著這個世界的武神應該相當於天象第四層左右的強度。 寵寵欲動:隱婚總裁別愛我 而他現在,早就超脫天象第六層。

只是隨之而來的也有個很大問題,第六層過後,他沒有法訣了。師父給他的天象神功只是到第六層,自從突破這一層之後,他都不知道後邊怎麼修鍊。

也正是如此,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有進入修鍊狀態,就是擔心胡來會有導致體內力量出岔子。

當然,對他來說,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找到天門鑰匙,回到原來的世界再說……

想到天門鑰匙,唐宋不由將那片龍鱗釋放出來。白皙的小玉佩,散發著熟悉的能量。這東西到底是從哪裡來,明明是跟著自己進入這個世界,為什麼會在團長的體內?

天象,天門,這兩者之間又有什麼關聯……

轟!

噠噠噠……

遠處轟炸和槍聲不停的傳來,唐宋充耳不聞。明義團肯定不會放過機會,掌控這座城市勢在必行。不出意外的話,二十四小時之內,明義團還會控制周邊好幾個城市,然後把這些城市當成自己的大本營。

至於聯邦那邊,估計不會這麼快出兵。一來是內部結構太亂,二來他們不可能直接攻擊城市,帶來的後果有多嚴重他們很清楚……

「唐大哥,唐大哥……」

正想得入神,秦思琪急切的叫喊傳來。轉過頭,卻見她急匆匆的飛奔上來,「你要找的東西,有消息了。團長說,有個人跟他一樣,擁有很強的修復能力,他是聯邦戰神之一。」

「哦?」唐宋雙眸閃過亮光,笑眯眯的放下茶杯,「消息可靠?」

秦思琪跑到跟前,將文件遞過去,喘著氣:「不太確定,但情報顯示,他在成為武神之前受過很多次重傷,卻都能康復。他們稱之為不死戰神,你看一下。」

粗略翻閱了一下文件,還真有幾次重擊不死,倒是驚奇。

微眯著眼,唐宋微笑的歪著頭:「你們團長什麼打算?」

秦思琪有些尷尬,低聲道:「團長說,如果可能的話,把他的基地也炸了。最好能在二十小時之內完成,避免他出兵過來。」

唐宋並沒有意外,無非是把自己當成攪屎棍。但他之前也已經答應團長,會幫他們明義團。

盤算了一下,唐宋還是站起來:「出發吧。」

聽得這話,秦思琪鬆了口氣,喜上眉梢的跟著他下樓。有這個超級大變態在,戰爭變得如此簡單…… 夜幕降臨,唐宋跟秦思琪出現在一個軍營對面的小樹林。隔著估摸著得有一千多米,遠遠地可以看得到軍營守衛森嚴。奇怪的是,幾乎沒有任何車輛進出。

皺著眉頭,唐宋奇怪的低聲問道:「你確定,這裡是聯邦第二大軍事基地?」

秦思琪苦笑:「是的,這裡的司令叫周泰,不死戰神。不過聽說,他跟聯邦關係不是很好,前幾年還差點打起來。」

可不管怎麼樣也是聯邦的人,這裡距離爆發戰亂的城市也不算非常遠,按照常理來說,應該會第一時間出兵才對。

第二大基地啊,難不成是打算造反?

機長老公帥帥噠 皺眉尋思了一會,唐宋低聲道:「你在這等著,我自己進去。不要問為什麼,情況有點不對。跟上面保持聯絡,記住,不管發生什麼千萬不要莽撞,保護好自己才是關鍵。」

秦思琪咬著嘴唇,壓低聲音:「那你小心點……」

唐宋沒有回應,快速閃身朝著對面的基地飛梭而去。真的很奇怪,從個下午爆發戰亂到現在,好多城市都已經亂起來,這個基地完全可以出兵,為什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毫不費力,唐宋很快穿過防禦進去。基地很大,比司徒南那個基地大得多,人也很多。可以感應得到,到處都是武者,但都是在樓房裡,並沒有集結。

神奇了,聯邦的不死戰神啊,這麼好的建功立業機會,為什麼這麼沉得住氣?

在基地里轉悠好久,好幾次唐宋差點沒發現,幸虧他躲得快。足足有二十分鐘,總算到一棟大樓後邊。

抬頭看了一眼大樓,唐宋更是皺眉。可以清晰地感應得到,四樓上有人散發著內力,應該就是周泰,他體內的龍鱗都有反應了。

可這時候,周泰為什麼要釋放力量?

不自主的,唐宋提高了警惕。可不能陰溝裡翻船,搞不好對方故意把自己吸引過來……

翻身到四樓窗戶外邊,裡邊散發出來的力量氣息越發強烈。唐宋沒有急著進去,靠在窗戶上仔細感應。

確實只有一個人,這就奇怪了,周泰到底在搞什麼鬼?

遲疑了好一會,唐宋才小心翼翼撬開窗戶溜進去。房間不大,只有一個老人盤腿坐在最中央,周身散發著一股透明的內力。

對於唐宋的到來,對方似乎並沒有察覺,依舊安靜的坐著。唐宋皺眉打量著對方,此人的體內確實有龍鱗,跟團長一樣,並沒能幫他太多。

沒看出有什麼端倪,唐宋這才輕聲道:「你是周泰吧?」

聽到聲音,周泰猛地睜開眼。看到唐宋站在窗檯前,眉宇顫了一下,死死的凝望著:「你便是這兩天出現在聯邦內的超級高手?」

唐宋沒有意外的聳肩:「你的消息挺靈通,我很奇怪,你為什麼沒有出兵?」

「如果我說,我想造反,你信么?」周泰低沉的說道,慢慢收回內力站起來,「我猜到會有這麼一天,但沒想到會出現你這樣的高手。」

唐宋一怔,怪異打量著對方。一臉認真地表情,完全不像是撒謊。這是真打算要造反?

「怎麼,很意外?」周泰微微抿著微笑,「難道你認為,我願意接受現在的聯邦制度?」

反應過來,唐宋搖著頭:「我奇怪的是,如果你真想造反,為什麼不提前跟明義團聯繫?以你的身份和地位,主動聯繫他們,你會成為新的霸主。」

「如果他們連爆發的勇氣都沒有,談何成功?」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周泰略帶不屑冷哼,「一直潛伏,註定要消亡。而且,我並不想成為霸主,只是想推翻現在的制度而已。」

怎麼聽起來這麼浮誇,唐宋真有點懵。好歹也是聯邦第二號人物,居然也想造反?

這聯邦內部,到底有多陰暗啊!

見他一直都奇怪打量著自己,周泰不由笑起來:「以我得到的消息,你很強,超越武神的存在。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強……」

嗡!

話音剛落,唐宋周身順勢散發出金光,強大的內力蔓延過去,很快便將周泰籠罩起來。

儘管早有準備,可強大的壓迫洶湧,還是讓周泰嚇了一大跳。冷汗不自主翻滾,呼吸變得有些困難,心頭頓時翻起驚濤駭浪。

這未免也太強了……

唐宋沒有收回壓迫,右手微微抬起,龍鱗漂浮在掌心。看到那一片龍鱗,周泰眉頭一跳:「原來你也有,難怪。」

「別誤會,」唐宋抿著微笑,「這東西是我從明義團團長體內取出,而且我今天來主要目的也是要你體內那一塊。其實,它們本來就屬於我的,只有我才能掌控。」

周泰不明所以的皺眉,那東西在他體內那麼多年,怎麼這個年輕人說只有他才能掌控?

唐宋並沒有解釋,繼續微笑道:「你大可放心,東西提取出來之後,對你不會有太大影響。實力保存,甚至會更強一些。當然,修復能力可能會減弱,這個沒辦法。你可以不答應,但對我來說不重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