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顧家過來的一路,她換好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

「給我找一間屋子。」

有人將顧柒領到了屋子,顧柒猛的將門甩上,將幾人關在了門外。

「顧小姐,你開門,你這樣我們沒辦法給先生交代。」

「先生怪罪下來就說是我的意思。」顧柒咬著毛巾,鎮定劑,她一定不會打的!她就要等著穆南樞過來。 穆南樞慵懶的躺在沙發里,神情淡漠。

「怎麼,不是你說好要看片的,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各國的片子。」

薄情總裁,請放手! 阿旺在一旁不悅道:「年上年下,傲嬌彆扭強攻小受都有,你喜歡看什麼我就放什麼!」

畢竟穆南樞對他們來說是最優秀的人,偏偏這麼優秀的人居然號男色。

不僅如此,還要特地看片學習經驗,先生已經在彎路上越走越遠。

顧柒有苦難言,「我……我開玩笑的,不看行不行。」

「不行,你不是怕我弄疼你?那就和我一起好好學習,阿旺,隨便放一部。」

阿旺可是直得不能再直的鋼鐵直男。

「先生,真要放?」

「你以為我在說笑?」

阿旺只好隨手拿了一部片子,天知道他的心情是有多糾結。

一放好他就趕緊離開,生怕自己看到了什麼辣眼睛的畫面。

雖然平時顧柒愛玩,但她從來沒有玩過這個。

和一個男人在一起看片,偏偏看的還是男男片。

「小樞樞,我想吃東西。」她必須要做點什麼來緩解一下心裡的緊張。

很快就有人給她準備了一桌子的零食和小吃,片子已經開始。

顧柒本以為好歹會有個什麼劇情發展吧,誰知道一開始就是兩個脫的精光的男人抱在一起。

眼睛要瞎了!!!

她趕緊捂上了眼睛,怪不得阿旺他們跑得那麼快,這畫面真的沒眼看。

「睜眼。」穆南樞的聲音傳來。

「小樞樞,我我我我覺得我天賦很高,不用學習了。」顧柒苦著一張臉。

她看著穆南樞的臉,怎麼看他都不像是一個同性戀,難道他真喜歡?

「是么,那給我演示一遍。」

「阿?演示什麼。」

「你的天賦。」

顧柒將手中的爆米花狠狠往桌子上一放,「我不幹了。」

穆南樞仍舊眉眼淡然,終於裝不下去了是么。

「穆南樞,我不就是不小心掉進你的院子里親了你一下,你親也親回來,抱也抱回來。

我再也不欠你什麼,我告訴你,我顧柒現在就要離開!誰敢攔我?」

顧柒越想越覺得委屈,她堂堂顧家家主,為什麼要這麼窩囊!

穆南樞見她離開,也並沒有開口。

直到顧柒雄赳赳氣昂昂走出房間,沒有聽到穆南樞的聲音,她心裡有點毛毛的。

他沒有攔自己這應該是好事,為什麼她反而這麼不安。

意外的門外居然也沒有阿旺和阿才,顧柒站在青石板路上一臉茫然,她應該怎麼離開這裡?

穆南樞也太豪了,這古香古色的宅子顯然就是大戶人家,佔地面積十分寬廣遼闊。

當晚顧柒又是被抱進來的,一時半會兒她居然不知道出去的路在哪裡。

得了穆南樞指令的阿旺站在暗中,「哼,既然這個臭小子要走就讓他走好了,幹嘛還費心思。」

「先生好不容易對一個人感興趣,如果說這小子不是敵方派來的卧底,留在先生身邊也沒什麼壞處。」

阿旺瞪了他一眼,「什麼叫沒有壞處,好端端的先生喜歡男人,傳出去多難聽。」

「你著急沒用,先生要是不想放人走,你也沒辦法,他快走到花園裡,只要他一踏進花園就開啟陣法,讓他在陣法里呆上一天也沒辦法出來。」

穆南樞特地在大花園裡布了一個局,他精通奇門遁甲,所以他不擔心顧柒會離開。

因為他壓根就不會給顧柒離開的機會。

「最好讓他一輩子都出不來,餓死在裡面。」

兩人都等著看顧柒的好戲,誰知道顧柒壓根就不是一個按照牌理出牌的人。

困住她?不可能的。

顧柒嫌麻煩,這麼下去還不知道門在哪呢,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站得高看得遠。

所以她「嗖嗖」兩下又竄上了樹,壓根就沒有踏入園子。

穆南樞的電話響起,「先生,不好了,那臭小子上樹了。」

還沒等穆南樞回答,阿才又繼續播放最新戰況,「好快的速度,不行,他已經爬上屋頂了,他居然在屋頂上跑來跑去。」

阿旺的聲音傳來:「先生,要不然擊斃她吧。」

這人完全是不將穆南樞的奇門遁甲放在眼裡。

顧柒壓根就不知道前面被人設計好了,她只是覺得這樣更快。

果然三兩下就被她發現了離開的路,低矮院子比起高樓大廈最好的地方就是牆頭並不算特別高。

平時大家都很忌憚這宅子的主人,想翻牆就是不想活了。

偏偏顧柒是外地來的,壓根就不知道。

她跑著還覺得自己特別拉風,飛一般的感覺。

穆南樞額頭青筋暴露,這東西就不應該以常理去對待。

「用麻醉槍,不可傷她。」

「是,先生。」

阿旺趕緊召集人手,大家平時都是拿的真槍,還要忙著換成麻醉劑。

大家手忙腳亂的換著槍,阿才趕緊追上去。

「上面的臭小子聽著,你已經被包圍了,要是再不下來,我們就打死你。」

顧柒才不相信,如果那人真的想要殺她,壓根就不會廢話連篇。

雙商都高的顧柒很快就發現了問題所在,所以她才能有恃無恐。

「好啊,你打啊。」

顧柒拿起一片瓦片就朝著阿旺丟過去。

她一看就知道這間宅子就有不少年代,有些是新建的院子,這一片則是老房子。

每一片瓦都帶著歷史的古韻,她才丟了一片阿旺就在心疼了。

「臭小子,不許再丟,要是再丟你就死定了!」

「略略略,我就丟。」

總裁,總裁,我不玩了! 顧柒一邊跑,一邊往下丟瓦片。

阿才委屈的告訴穆南樞最新戰況,「先生,臭小子將那些歷史文物的瓦片全都砸碎了,分明你從前擴建院子的時候都那麼捨不得,讓人小心翼翼不要碰壞了。」

穆南樞終於坐不住,緩緩起身。

遠遠便看到顧柒身手靈活像只猴一樣在房頂上竄來竄去。

小臉上很是開心,丟瓦片也丟得酣暢淋漓。

阿才站在他的身側,「先生,多可惜啊,這些瓦片可是有上千年的歷史了。」

穆南樞沒有說話,「3式火箭筒拿來。」

阿才想這下那臭小子玩了,可惜了那麼漂亮的一張臉。

「先生,我來吧。」

穆南樞穿著唐裝,肩膀上扛著火箭筒,沒有和阿才說一句廢話。

瞄準目標開炮。

顧柒本來還在得意呢,只聽到轟隆一聲,她前面那間房子直接被轟爛,她無處下腳。

她朝著穆南樞看來,那男人還是溫文儒雅的模樣,只是肩膀上扛著的火箭筒證明他的危險。

顧柒差點沒被震聾,「靠,你有病啊!就不知道打聲招呼,傷到我了怎麼辦?」

穆南樞神情淡漠,「第一炮是給你個提醒,我數三聲,你要是不過來,第二炮我就轟碎了你。」

說著火箭筒瞄準了顧柒的方向,顧柒看了一眼旁邊還在冒煙的屋子殘骸。

石頭磚瓦都變成了這個樣子,如果是她的小身板,她會被炸得只剩骨灰吧。

男人淡然的樣子讓她看不出喜怒,她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險。

「一。」穆南樞已經開始數了。

顧柒連忙道:「小樞樞,這牆太高,人家下不來。」

「你怎麼上去的就怎麼下來。」

「不嘛,人家害怕怕,我要你在下面接著人家。」顧柒好漢不吃眼前虧,自由和生命比起來一文不值。

一干人等心中都在冷笑,和先生撒嬌,只會讓先生轟碎了你的小腦袋。

大家追了半天也追累了,一個個等著看好戲。

這時穆南樞放下了火箭筒朝著她走去,「我接著你。」

顧柒只好屈服在了他的淫威,跳到他的懷中。穆南樞一字一句道:「這輩子,沒有我的允許,你哪裡都不許去,否則我就挑斷你的手筋腳筋。」 顧柒將門窗都反鎖上,不讓任何人進來,也不願意讓人給她注射鎮定劑。

因為她怕,怕穆南樞覺得她已經好了就不過來。

穆南樞,穆南樞。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個人的名字就已經刻在了她的心上。

想他的時候會疼,不想他時候也會疼,疼到了骨子裡。

顧柒手指緊緊抓著自己的衣服,她身上已經被汗水打濕。

從天黑到天明,對她而言,像是經過了一個世紀那麼長。

直到門被人強行打開,穆南樞到了美國才知道這丫頭竟然沒有打鎮定劑,而且還將自己關在房中整整一晚。

平時這丫頭喝口葯就會皺著鼻子叫嚷半天說苦,這次她卻是讓自己身體被藥效折磨了整整一晚。

他不知道顧柒究竟中了多少分量的葯,她能不能撐下來。

穆南樞心中為她捏了一把汗,讓人打開門,卧室中沒有顧柒的身影。

「小柒兒……」穆南樞向來平靜的聲音此刻卻因為顧柒而改變。

他聲音都變了,語氣之中說不出的著急。

當他推開浴室門,發現顧柒躺在滿是水的浴缸,她滿頭滿臉全是水珠,分不清楚是汗水還是普通的水。

見到穆南樞出現的那一瞬間,顧柒用盡全身最後的力氣說了一句話,「我……還活著。」

穆南樞看小臉暈紅,髮絲緊緊貼在她的兩頰,這樣虛弱的顧柒他從未見過。

「小柒兒。」他聲音有些澀然,「對不起,我來晚了。」

顧柒虛弱一笑,「沒有……你來得剛好。」

她用手撫著穆南樞削瘦的臉頰,「小樞樞,我想了你一整晚,你知道嗎?」

這樣溫柔且虛弱的顧柒,穆南樞心都快融化成水。

他應該堅持早點過來,他昨晚要是在,他的小女人就不用受這樣的苦了。

不知道顧柒是怎麼撐過來,但是他知道,他的小柒兒是這世上最勇敢的女人。

「為什麼不打鎮定劑?」他抱著顧柒的腦袋,讓她依偎在他懷中。

平時生機勃勃的顧柒此刻就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氣,奄奄一息靠著他。

「因為我……想你要我,這一次,你是不是就找不到借口了。」

顧柒誠摯的說著這句話,她分明是那樣高傲的一個人。

穆南樞的心彷彿被人狠狠攥住捏了一把,讓他無法呼吸。

「真是個笨蛋,我怎麼會找借口?上一次是你自己作妖。」

顧柒對上他心疼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南樞,我想做你的女人。」

之前她有些小孩子心性,想一出是一出。

當昨晚被下藥的時候她才想明白,如果被關著不是南宮離,是另外一個男人。

兩人都藥效發作,她應該怎麼辦?她最後悔的是自己的身體連穆南樞都沒有碰過。

寵妻不膩:顧少,超給力 穆南樞用浴巾將她從床上抱了起來,來不及去準備那麼多。

他撤下所有的人,用浴巾將她身上的水珠擦拭乾凈。

穆南樞虔誠的像是一個信徒,溫柔的擦拭著她的小身體。

「小柒兒,還難受嗎?」

顧柒主動抱住了他,「有你就不難受了,你是我的葯。」

穆南樞低頭吻住她的唇,清晨的陽光灑落在床上兩人的身上。

在晨光之中,你能用肉眼看到那飛舞著的塵埃,還有兩人肌膚上淺淺的絨毛。

「怕嗎?」

「不怕。」顧柒堅定的看著他。

穆南樞將十指一根根和顧柒相扣,十指相扣,就是一生。

他的腦海回憶起過去和顧柒相遇的畫面,她落在他的懷中,一臉邪魅。

「是啊,小哥哥,搞基么?缺男朋友么?你看我怎麼樣?」

「小樞樞,我乖乖聽你的話,好不好嘛。」

「小樞樞,今晚既然你來了,我便不會讓你離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