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劍橫空,邀遊星海,觀滄海桑田,覽星空璀璨,遊戲紅塵,逍遙世間,我命由我不由天……呸,跟這個沒有關係!

可惜,這個世界沒有靈氣,御劍逍遙這事,雲小天註定只能想想。

而有武鬥塔供他不斷戰鬥,他的戰力提升起來自然飛快。

在星河武院里,偶爾有人忍不住跳出來挑戰他的時候,他基本上只出一刀,而且武魂都只控制在九百丈左右。

也因此,時間一久,大家便發現,他的武魂一直都是九百多丈的樣子。於是,許多人都覺得,他可能已經把自己的潛力給耗光了,所以現在晉級困難,想凝魂結衣,晉級魂衣境,估計沒那麼容易。

孰不知,雲小天只是擔心自己的武魂全力釋放,會嚇到大家而已。

這個世界,大家的武魂成長到千丈就開始凝魂結衣了,可是他卻讓武魂繼續成長,如今都成長到三千六百多丈了。

如果這個時候他凝魂結衣,估計初結魂衣,所有魂衣境初期的魂武者都不是他的對手。

也可以說,他現在算得上是這個世界,魂衣境之下的最強者了!

即便他沒有將武魂的力量全部釋放出來,但在碰到控魂境界的對手時,基本上都是被他一刀秒。

也因此,有了這些人步上林延傑被他一刀秒的後塵之後,笑話林延傑的人倒是少了不少。畢竟,林延傑只是很不幸的成為『雲小天一刀秒同境界對手』這個傳說的第一個墊腳石而已。

當無數學員瘋狂地跑到重力塔去修行的時候,星河武院一年一次的排名戰,又拉開了。

而在這次學院排名戰的時候,雲小天很輕而易舉的就贏下了前兩局。他的那兩個對手都是控魂境魂武者,都擋不得住他一刀。

只是第三場,雲小天的對手,卻是一個魂衣境初期的學員。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同樣身為四年級,雲小天的不少同學都已經凝魂成衣。秦慕清更是到了凝魂成衣的中期,眼看著就要奔後期去了。

否則的話,雲小天還想勸她把武魂凝聚到萬丈之後再凝魂成衣。

畢竟,這是打基礎的階段。

「師父,下一場,你打算怎麼辦?」

秋三道知道雲小天下一場的對手是魂衣境初期,於是有些擔心地問他。如今的秋三道,實力增長起來也很快,武魂已經九百多丈,武魂覺醒不到一年,卻已經快要凝魂成衣了。

不過他有這樣的修行速度,大家並不覺得奇怪,因為他的初醒武魂的是藍魂級,將來晉陞紫魂級,也沒什麼壓力。

然而,即便是他現在這個層次,碰到魂衣境魂武者,他也只能抓瞎,最後乖乖認輸。所以,他並不覺得雲小天能行。

「打唄!」雲小天很光棍的說,「還未比過就退縮,這可不是我輩魂武者該乾的事!青春,就是拿來燃燒的啊!」

秋三道:「……」

「小天,這是你下一場對手的資料!」

就在秋三道問雲小天下一場怎麼辦時,秦慕清卻已經將雲小天對手的資料給他整理出來了。

雲小天看了眼秦慕清,微笑道:「還是阿清懂我!」

「叫姐!」秦慕清哼哼地瞪了他一眼,要不是這裡是演武場,周圍很多人的話,估計他就想要和雲小天斗一場了。

這半年來,秦慕清可沒少和雲小天交手,雖然雲小天從來沒有贏過她,但是她卻能感覺得到,雲小天的實力增長很多。

當然,他們交手的時候都沒有釋放出武魂。

對此,雲小天也不得不感慨,秦慕清確實很有天賦,明明她都沒有他這樣的外掛,可是她的身體素質卻超出同境界的人許多。

……

此時,在不遠處,苟千均正在和一個少年咬著耳朵。

「楚哥,下一場您對戰雲小天,希望您能打斷他的一條腿!如果他沒有一開始就棄權認輸的話!這也是傑哥的意思。」

苟千均邊說邊將一個瓷瓶悄悄塞給那位少年。

那少年輕輕搖晃了下瓷瓶,唇角微微揚了揚,道:「放心,舉手之勞罷了!」

他說著,朝遠處雲小天所在的位置看去,唇角帶笑。

這個時候的雲小天,正看著手上秦慕清替他找來的資料。

旦楚,十四歲,魂衣境初期高段,晉級魂衣境四個月,武魂為鐵角蠻犀,防禦力頗高,特殊招式為蠻犀衝撞……

就在他看著這些資料的時候,感覺到有目光鎖定在自己身上,雲小天抬起頭來,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旦楚唇角微笑變成冷笑。

他有些愕然,而後失笑。

沒多久,就到他們上台了。

旦楚站在雲小天面前,道:「雲小天,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你只是控魂境,面對魂衣境,你必輸無疑,認輸吧!」

雲小天微笑道:「正好想要見識一下魂衣境魂武者有多強,來吧!」

「你這是找死,可別怪我!」旦楚嘿然冷笑,武魂化衣,驟然朝他衝撞了過去,速度之快,猶如狂風席捲。

旦楚身形一動,雲小天就知道他想幹嘛了,這正是旦楚的特殊武技——蠻犀衝撞,以超高的速度衝撞對手,讓對手陷入短暫的停滯狀態,而後一波靈犀拳跟上,將對手一波帶走。

蠻犀衝撞這招特殊武技,配合上他的蠻犀武魂,確實是有著加成的作用,在面對實力比他停的對手時,往往無往不利。

雲小天的境界比他弱得多,所以旦楚覺得,打雲小天,真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當雲小天發動閃光步,悄無聲息的閃身轉變方向時,旦楚的唇角便不由揚起,「沒用的,你的氣息已經被我鎖定了!」

果然,雲小天用閃光步改變方位,這旦楚也隨之瞬息改變方位。

雲小天再改變方位,旦楚也隨之改變,如影隨行。

一時間,只見台上兩道身影躥來躥去,但就是沒有正面交鋒過。

不過,他這一招雖然快,但也有時間限制。

畢竟這是瞬間提速的招式,對身體的負荷自然不會小。

當他這一招結束,雲小天瞬間便和他拉開了距離,而後直接將自己的武魂力量全力釋放出來。

他這武魂一出來,頓時便閃瞎了無數眼睛。 當雲小天將自己三千六百多丈高的骷髏武魂釋放出來時,所有人都傻眼了,甚至就連其他擂台上的對戰的選手,以及圍觀其他擂台大戰的那些學員們,導師們,全都將目光轉了過來,集中在此。

然後,集體目瞪口呆!

三千六百多丈高的骷髏武魂矗立在擂台上,身披橙黃色焰光,手持巨大骨刃,眼窩中火焰騰騰……乍一看,就像一位頂天立地的骷髏王者。那睥睨天下的風采,當真霸道絕倫!

「這……太不可思議了!武魂怎能成長到這種地步?」

三千六百多丈,已經完全打破了如今這些魂武者們認定的界限和認知,他們從未見過這種事情,亦未見過此種記載。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的武魂可以成長到這個強度?」

「不知道,導師們一直都教我們,武魂千丈便可凝化成衣,並未說過武魂千丈之後,還能繼續成長!」

「這不魂武,否則怎麼解釋?」

「太強了!這位學長的武魂,真的被人稱之為廢武魂嗎?」

「這位學長好厲害哦!雖然這骷髏看起來很嚇人,但是……但是很帥啊!」

有少女眼裡冒起了小星星。

……

秋三道見到雲小天釋放出的骷髏武魂,也是張口結舌,「師父這是……這是要逆天啊!慕清姐,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秦慕清也愕然地張著小嘴,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之前她還以為雲小天的武魂一直都是九百多丈,估計是碰到修行上的瓶頸了,想要打破這個瓶頸的話,需要一定的積累。

所以她也並未著急,只是讓雲小天繼續打磨體魄,以期未來有朝一日沖開這個瓶頸,一舉進入魂衣境。

可誰想,他居然悄悄讓自己的武魂成長到此種地步,他想幹嘛?

周圍也有不少導師見到這個情況的時候,有些想不明白。

而一些導師則是打算去問一下同來觀戰的嚴傳導師,他們相信,以嚴傳導師的淵博知識,一定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當他們找到嚴傳導師時,嚴傳正在和老院長交流。

在他們身邊,已經圍著一群導師和學院的高層領導們。

他們之中許多人也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呢!

「嚴傳導師,還是你來說吧!」老院長默然看著眼前這具頂天立地的超巨型骷髏武魂,眉頭不由輕蹙,而後在心裡輕嘆:『你這小傢伙可真是給了我不少……希望這是驚喜,而不是驚嚇!』

嚴傳輕咳了下,看向擂台。

此時,擂台上。

雲小天站在骷髏王的右眼眶中,雙手環胸而立,沒有去理會周遭驚詫的目光和那些議論聲……魂武者的體魄異於常人,所以五感自然也與常不同,耳聰目明,這是正常之事。

他只是靜靜俯視著站在骷髏腳邊,渺小如同螞蟻般的對手。

這個時候,不僅是周圍的觀眾們傻眼,就是和他對戰的旦楚也同樣跟著傻眼。旦楚是魂衣境魂武者,武魂凝化成衣,看起來就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只是外面披著一道黃色的犀牛狀光芒魂衣罷了。

和骷髏武魂相比,旦楚就如同一隻小螞蟻般大小。

不過這也只是大小上的區別,實力上,這隻看起來渺小如同小螞蟻一般的存在,卻是並不會比這具骷髏王弱。

雲小天沒有打擾旦楚的愣神,只是默默積蓄力量,醞釀戰意,而後在旦楚回過神來的時候,朝他劈出了一刀。

骨刃劃破長空,激起千層風浪,浪音滾滾,如九天轟雷。

那骨刃激蕩起的威勢,看得無數學員們再次目露驚嘆之色。

轟——

擂台震動,旦楚吐血倒飛,骨刃在劈飛旦楚的時候,順勢劈在擂台上,激起道道光芒。

而在旦楚吐血倒飛的同時,一道火焰朝他席捲而去。

此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但很快,一道身影衝進擂台內,寬袖一揮,直接將火海吹息,露出裡面正痛苦吐血的旦楚。

「我,我還能再戰!」

旦楚被導師救下,心有不服,叫道。

身為一個魂衣境魂武者,居然被一個控魂境魂武者打敗,這傳出去就是笑柄啊!更何況,他覺得雲小天這是偷襲,趁他不注意,突然來上一刀,簡直卑鄙!

不過那位導師並沒有聽他的廢話,如果他不出手相救,雲小天第二刀下來的時候,旦楚可就不僅僅是輕傷那麼簡單了。

三千六百多丈的武魂,其力量凝聚起來,已經不比初入魂衣境的魂武者差了。或許旦楚如果沒受傷,可能第二刀還能接得住,但他現在已經受傷了,如果再接第二刀,那估計就不是重傷那麼簡單了。

控魂境就有這麼強大的武魂力量,那位導師也是從未見過。

而此時,擂台之外,遠處的看台上,嚴傳吁了口氣,道:「在數萬年前,魂武者的武魂,確實有不少都超過千丈,甚至最強者都能達萬丈,不過敢這麼乾的人,倒也沒有多少。大家都是過來人,很清楚武魂越強大,在凝魂成衣的時候,難度就越大,對魂武者魂力的考驗就越高。凝魂成衣這個過程,再怎麼修行,再怎麼打磨,最後依然還是要看魂力對武魂本身的控制,如果無法一口氣將武魂凝化成衣,說再多也是無用!結果可想而知,許多人最後都無法凝魂成衣……」

「所以久而久之,最終才變衍變成如今這般?」有人問。

嚴傳點了點頭,繼續道:「理論上,所有魂武者,都可以將自身的武魂提升到千丈之上,只要他不擔心將來無法凝魂成衣的話。」

「那照雲小天這麼干,很可能他永遠都無法晉入魂衣境?」

嚴傳輕嘆道:「理論上是這樣沒錯,但誰知道呢!說不定,他的魂力修行著修行著,幾十年後,就突然晉入了魂衣境呢!」

「……」

最後,老院長青嵐墨輕嘆道:「幾萬年來,魂武者的修行體系慢慢發展成如今這般,不是沒有道理的。一切,都是為了人族!」

「那雲小天這樣……」嚴傳看向老院長。

老院長點了點頭,輕嘆道:「我會和他說的。年輕人,好奇心就是重,希望還能來得及吧!」 雲小天再一次一刀敗敵,似乎已經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人們真正奇怪的,反而是那三千六百多丈高的骷髏武魂。

那拄刀而立,高矗入天,身披橙黃焰光,眼眶火焰騰騰,像王者一樣睥睨天下的骷髏武魂,才是他們關注的要點。

許多人心裡都生出了諸多疑問:是不是我的武魂也可以成長成這樣?是不是武魂成長到這個程度之後,就可以越階而戰了?就像剛才雲小天一刀將魂衣境的旦楚劈飛一樣。回頭要不要找機會試試?

老院長很清楚,雲小天這麼搞,回頭肯定有許多人爭相效仿。

畢竟武魂成長到他這個程度,其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引起不少人心生羨慕了。旦楚這個受害者的經歷,還歷歷在目呢!

當大家都處在驚嘆和疑問當中時,估計也就只有旦楚一個人最覺得憋屈吧!他和林延傑,以及昆越一樣,成了雲小天崛起的又一塊墊腳石。可明明自己是魂衣境,明明比他還高一境界,怎麼就輸了?

旦楚表示不服,但沒什麼卵用!

「師父,你的武魂都這麼強了,怎麼還不凝魂成衣?」

雲小天才走下擂台,秋三道便忍不住跑過去問他,「不是說武魂千丈之後就不可再提升了嗎?您是怎麼辦到的?」

秦慕清也朝他看了過去,眸中同樣帶著疑惑,還有一絲擔憂。

雖然雲小天的武魂很強大,但她有些擔心,雲小天是不是煉著煉著,就煉岔了?要不他的武魂怎麼會往不正常方向發展?

雲小天半真半假地說道:「我也不清楚呀!當時我的武魂成長到千丈的時候,也沒注意,就像平常那樣服了顆赤魂丹,然後將裡面的一縷獸魂吞噬煉化,結果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我的骷髏武魂就超出千丈了!後來我就想,既然武魂能夠超出千丈,那就看它能成長到什麼程度……結果練著練著,就成現在這樣了。」

「慕清姐,這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嗎?」秋三道又問秦慕清。

此時的他,心頭也在琢磨著,是不是回頭自己也可以試一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