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出現了很多疑問,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怎麼說,今晚這一趟。我和姬無雙怎麼也會去。

隨後,我們和陳金剛商量了一番,陳金剛說他調集他的私人保鏢與我們一同前去,說無論如何也必須保證如花的安全。

但我卻搖了搖頭,說沒必要。到了我們這種道行級別,私人保鏢這種平日裏看似厲害的人物,幾乎就和平常人一般。

我只是讓陳金剛準備好現金,今晚送我們到什麼一碗水亂葬崗就可以了,剩下的事兒我和姬無雙會處理。

陳金剛聽我這麼說,還是有些不放心。但也無可奈何!畢竟我告訴他,對手可能是妖道。

五百萬有多少?直到那一天我才知道,全新的人名幣,少說也有一百斤。

整整裝了兩個大箱子,不過一人拿五十斤到也不在話下。

晚上八點,陳金剛便用專車把我們送到了一碗水亂葬崗外。

這裏是西安的郊區,這裏以前是亂葬崗,而且這裏還傳言鬧鬼。來到這裏之後,陳金剛在車裏千叮萬囑,說一定要讓如花安全,如果能用錢解決,千萬別用無力。

而且他今晚就在這裏接應我們,而且還給了我一個對講機。而且這東西好似還是高科技,和釦子一般大小。外人很難看出破綻。

說已有情況,他們就派人進去接應我們。

至此,我和姬無雙都帶着這樣的對講機,一人扛着一個大箱子,開始想着亂葬崗走去。

這裏的陰氣很重,我和姬無雙來這裏的第一時間便趕緊到了。

而且剛我們來到亂葬崗深處的時候,我發現周圍竟然有白影閃動。而且耳邊不時會有那種“嘻嘻、嘻嘻嘻”的微弱聲響起。

也說不起是男是女,是大人還是小孩兒發出來的。

這本認人趕緊發毛的情景,如今在我和姬無雙眼裏,已經司空見慣。

這也就幾隻遊魂野鬼在作怪,到也沒有什麼害怕的。

所以我們一步一步向前,根本就沒有停留。大約二十分鐘之後,我們來到了一片視野稍微寬闊的位置。

這裏雖然沒有高大的樹木和灌木雜草,但這裏卻是墳頭密佈,蛇蟲穿行。

不過奇怪的是,這裏雖然可以看到蛇蟲鼠蟻但卻聽不到一點聲音,寂靜、靜得可怕,靜的滲人。

契婚 我見已經來到了亂葬崗的中心,便不再前行,示意姬無雙把錢放下。

而就在我和姬無雙把錢放在地上的時候,不遠處的草叢之中突然刮出一道陰風。

緊接着,一隻衣着白衣,披頭散髮,滿臉爛肉的女鬼直接蹦了出來。

當場就攔住我們面前,並且張大了血盆大口,露出那鋒利尖銳的獠牙。嘴裏隨即發出一聲刺耳並且滲人的嘶吼:“嗷!”

看着這樣恐怖的場面,如果是多年以前,我恐怕當場就會被嚇的半死。甚至會別嚇得一屁股做在地上。

不過時至今日,我和姬無雙早就免疫了這些。就這麼呆呆的望着那滿臉爛肉的女鬼,就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那女鬼見我和姬無雙動都沒有動一下,就這麼靜靜的爲望着她。本來張牙舞爪她,好似有些暴怒,再次長大了血盆大口,露出一條紅色的長舌頭。

同時發出一聲咆哮,見她如此。我有些不耐煩,咧了咧嘴,然後直接開口道:“我說你剛出道啊?你TM連嚇人都不會?”

那面露猙獰的女鬼此刻聽我這麼說,當場就是一愣。傻不拉幾的望着我。

而姬無雙這會兒也不耐煩了,當場便冷傲的開口道:“帶路吧!讓我們見見正主!” 那女鬼的道行着實不高,也就是普通女鬼而已,最多也就厲害那麼一點點。

這種小角色,我現在都懶得理會。

女鬼聽姬無雙說帶路,當場便收起了那一副猙獰且滿臉爛肉的表情,在一眨眼之間,直接就變成了一個面色蒼白,面相還有些漂亮的女鬼。

她在恢復了原樣之後,對着我和姬無雙冷冷的開口道:“哼!沒想到你們還不是普通人,東西帶來了嗎?”

聽到女鬼如此開口,我吐出一口煙霧,然後開口道:“都在這兒,帶路吧!”

那女鬼聽我這般說道,掃視了一眼我和姬無雙手中的大箱子。然後便轉身向着不不遠處緩緩的飄了過去。

我和姬無雙見女鬼已經開始帶路,也不在怠慢,當場便扛着兩個大號箱子跟了過去。

大約十分鐘後,我們已經出現在了亂葬崗的邊緣地帶,這裏已經不再空曠,而是一片小樹林。

但我隱約的發現,這裏的陰氣更重。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強大的陰煞之氣。

快步而行,當我們進入小樹林約二十米後,我們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堆篝火。

而篝火的兩側赫然站着十幾個人,當我看到這十幾個人的時候,我和姬無雙的眉頭都是微微一皺。

當我看清這些人的面貌的時候,心頭不由的冷哼一聲,同時暗罵;他奶奶的,沒想到今日是這兩人在作怪,我TM就說怎麼黑蓮怎麼會用這種手段敲詐要錢呢!

原來這幾個人之中,有兩人正是十天前被馬經理開除倆保安。

一個叫什麼老王,一個叫什麼小李。如今看到這場面,傻子都能猜到是怎麼回事兒。

定然是這兩保安找了一些妖道,最後綁架了如花。第一,想在如花哪裏弄點不義之財。第二,之所以點名讓我和姬無雙來這裏,完全就是爲了報復我和姬無雙。

這兩條答案當場就出現在了我的心裏,雖然還沒有得到那兩個保安的證實,不知道我的推測是否正確,但我想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我此刻和姬無雙對望了一眼,想必雞哥的心裏,也猜到了我心中想的這一層。

但我二人都沒有說話,而是跟着女鬼不斷向前。

不一會兒,我們便來到了那堆篝火前。

我們剛來到這裏,那兩個被開除的保安便站了出來。

其中那個中年保安老張,這會兒更是一臉怒意的開口道:“你倆小子不知道也會有今天吧?”

見那中年保安開口我,我微微一笑,並沒有絲毫害怕之色。只要這裏的人不是黑蓮的,其餘什麼妖道,我還真看不上眼,更加別說這狗屁保安了。

“什麼今天,怎麼你還想殺了我倆?”我帶着笑意開口道,臉上一點害怕的表情都沒有。

而我一旁的姬無雙,更是看都沒看這保安一眼,而是不斷的打量着周圍的環境和其餘人。

“哼!滅你的口你又能怎樣?難道你還能逃跑?”中年保安囂張異常。

而他的話語剛落,那個小保安小李也開口道:“張哥,別和他廢話了,我們談正事兒!”

說罷!那小保安也瞪了我和姬無雙一眼,然後便沒有說話。

中年保安聽小保安的提醒,也不在廢話。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直接開口道:“錢帶來了嗎?”

我拍了拍自己手中的大箱子:“都在這兒!”

“拿過來。”中年保安說罷,就準備來奪。

不過我擡起一腳就踹在了中年保安的胸口人:“滾開。”

我這一腳力道不大,只是把那中年保安踹在了地上。周圍的幽魂以及其餘人見我敢動手,全都在這一刻一擁而上。就準備將我和姬無雙按到在地,或者就地滅口。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沉悶的男人聲,突然在黑暗中響起:“都別動!”

當這個男人聲響起之後,所有人或者鬼魂都在這一刻停止了動作。

同時中年保安也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扭頭對着聲音傳來的方向開口道:“大哥,你這是幹嘛?不是說好了給我報仇的嗎?”

聽到這話,我當場就確定了我之前的想法。看來我的猜測是對的,這中年保安被開除陳氏集團之後,心有不服,去找到了這麼一個妖道來對付我和姬無雙。

而中年保安的聲音剛剛想起,黑暗之中便有人影閃動。不一會兒,只見一個全是都籠罩在黑袍之中的男子走出了黑暗。

他除了全是都在黑袍之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他手中的一根禪杖。

這根禪杖到不是什麼傳說中的寶物法器,而是這禪杖上面的雕花。

TM的,上面竟然雕刻着一朵搖椅的黑蓮。見到這兒,我的瞳孔猛的放大,當場就扭頭看了一眼姬無雙。

雞哥也在此時發現了禪杖上的黑蓮,也是眉頭緊鎖。心有所想。

當這個黑衣人出現之後,中年保安再次開口道:“大哥,就是這兩小子害得我沒有了工作,而且房子也沒有了。你一定會要給我報仇!”

說完,這中年保安還惡狠狠的盯着我和姬無雙。

不過那個黑袍人卻沒有理他,而是禪杖一杵,當便停在了我們約五米遠的位置,然後緩緩的擡起了頭。

並且一手緩慢的掀起他頭頂上的黑帽,當黑帽緩緩被掀開。我和姬無雙都在這一刻倒吸一口涼氣。

見過噁心的人,沒講過這麼噁心的人。在這黑袍之下,竟然是一個滿臉亂瘡的噁心男子。

要是平日人見了,肯定會感覺到噁心反胃。

不過我們是一羣特殊的人羣,所以我們在短暫的驚駭噁心之後,便恢復了平靜。

而此時的噁心男也開口說話了:“我看你倆也不是什麼平常人,想必也都是道門中人,有些道行!”

如今聽到這噁心男這麼說道,我奇怪了。按理說黑蓮已經把我列入了黑名單,而且黑蓮高層更是派出影堂刺殺過我。這男子如果是黑蓮中人,怎麼連我都不知道?

但我這會兒也沒有開口詢問,而是回答道:“廢話少說,陳夢在哪裏,快把她交出來!”

我狠狠的說道,大有一眼不和,就準備動手的意思。

而周圍的幾個人見我如此,其中一個年輕一點的男子當場便對着那噁心男開口道:“師傅,廢話什麼。讓我懾了他二人的魂魄,供師傅食用!”

此言一出,姬無雙當場便驚呼一聲:“你、你竟然吸食活人精魄?”

除了姬無雙驚呼以外,我也倒吸一口涼氣兒。吸食活人精魄,這可是被世人所不許的妖法。

吸食活人精魄,可以迅速的提升自我修爲,在很短的時間裏,達到很強大的道行。

以前聽師傅說,明朝就出了這麼一個妖道。殺人取魄,食人精血。在不到五年的時間裏,便成爲了當時最強的妖道。

白派爲了鎮壓這麼一個妖人,可謂死傷無數……

如今聽聞這男子吸食活人魂魄,我心頭也很是震驚。

重生嫡女很迷人 “徒兒別急,這兩個小朋友可能有些道行,我想你不是他們的對手!你先退下。”

“是,師傅!”

說到這兒,那噁心男再次扭頭對着我和姬無雙,然後開口道:“人在我這裏,但我可以放了那女人。但你們兩必須留下魂魄給我吞噬!”

我冷冷一笑:“想吞噬我倆的魂魄也可以,先讓我們見一眼陳夢,至於錢,都在這裏。”

說道此處,我直接打開了箱子,當場便將裏面的錢全倒在了地上。

中年保安和小保安那見過這麼多錢?眼睛當場就綠了,一臉貪婪的望着滿地的鈔票。

不過幾個妖道卻看都沒有看地上的錢一眼,而是死死的盯着我和姬無雙。

噁心男哈哈哈一笑,直接對着中年保安說道:“三弟,把那女子帶出來!”

“是的大哥!”說完,中年保安和小保安便走進了黑暗。

大約十分鐘後,一個被繩子捆綁着的女子一臉癡呆的跟着中年保安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當我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時,心頭微微一喜。如花,終於見到了如花。

雖說如花着會兒一臉的癡呆,但我見她三火旺盛,應該是被迷了魂並不打緊。

如今如花出現,我便準備動手。

而噁心男也在此刻發話道:“二位,你們要的人,現在也看到了。但你們二人的魂魄,不知道什麼時候留下啊?”

聽到這話,我當場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後開口道:“我想留下魂魄的不會是我!”

說完,我全身一震,當身體當場便爆發出一陣強大無比的道氣。

這道氣如同大壩決堤,海上颶風。不僅勢不可擋,而且強大異常。

倆保安和那噁心男的弟子,已經周圍的幾個白衣鬼魂,當場便被震飛了出去。

那幾個白衣女鬼更是被震的三魂不穩,七魄不聚。差一點就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這會兒趴在地上,一臉的驚恐,全身更是連連顫抖。

也就在我雲狀道氣的一瞬間,姬無雙也在第一時間動手。

他的目標是如花,畢竟我們來此的主要目的,就是營救她。

可我讓我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妖道竟然比我們想象中的厲害。

他這會兒一臉猙獰,剛纔雖被我的強大道氣震退了幾步,但這會兒卻也回過了神兒。

他見姬無雙準備救走如花,雙眼之中滿是憤怒之色,手中禪杖猛的點出,一道奇異且威力無比的黑光“嗖”的一聲就射了出來。

同時間,那噁心男更是冷吼一聲:“休想得逞!” 隨着噁心男的話音落地的,那道至禪杖頂端射出來的黑光已經接近了姬無雙。

但雞哥也不是吃素的,這地門弟子也不是吹出來的。

雞哥直接一個凌空飛躍,當場就躲過了那道黑光。

黑光眨眼而逝,當場就擊中了不遠處的樹杆之上,結果只聽“砰”的一聲。樹杆之上直接就被擊穿出一個大洞。

看着被擊出一個大洞的樹杆,我的臉部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那棵樹至少有我胸圍那麼粗,沒想到那禪杖上發出的一道黑光,竟然在上面打出了碗口那麼大的一個洞。

而且還很深,這種力量都已經快趕上我現在的道行。

不過在短暫的驚訝之後,我也對着那噁心妖道衝了上去,準備將他擒下。最後搶來他的禪杖,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文字游戲 我速度飛快,腳步不停。直奔那妖道而去,但那妖道好似也有些本事。擰起禪杖就向着我狠狠的砸來過來。

此刻他運轉道行,從他的道氣波動上看。這妖道的道行應該在中樞期,不過他對我揮出禪杖的這一擊。

其中所表現出的力量,卻遠遠超越了中樞期。而且這種強橫並且詭異的力量,我還不敢硬接住。

要知道我已經達到了靈慧中期,當世之中,除了少數幾人我很忌憚意外。

此時這妖道對我的攻擊,我竟然也不敢硬砰,加上我沒有帶桃木劍。只能不斷閃避,以此避開攻擊。

如今妖道和我糾纏在一起,姬無雙已經成功來到了如花的面前,並且使用道術,解除了如花身上的妖法。

如花醒來,見自己在這深山之中。而且還見到我正在與一名長相很是噁心的男子大戰,更是疑惑不已。

而姬無雙也沒時間解釋,他見我這會兒竟然處於下風,不敢怠慢。當場便讓如花在一旁觀戰,同時給了她幾道符咒,讓其防身。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