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忽然有些累了。

人生第一次覺得,當鬼也是有好處的。

一旁的白小鳳開口:“華娘娘,你們華家在歐洲這邊,就沒點關係?”

華青月搖搖頭:“沒有。”

“果然廢物。”白小鳳翻了個白眼,好歹是個世家呢,咋連這麼點人脈都沒有。

華青月再次受到傷害,他有些氣憤,反問道:“你這意思,你有關係咯?”

“沒有。”白小鳳無奈地撓撓頭,腦子裏忽然想到了無良師父。

或許,無良師父有關係呢?

以前他可無數次聽無良師父說過,老混蛋的人脈,只要是地球能到的地方,都有。

但想了想,他就把這個念頭摒棄了。

一是找老混蛋會被先吊起來罵一頓,二是每次老混蛋都和柳寡婦舉高高,這種攪人好事的事,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佛都忍不住要發火的!

華青月嘴角抽搐了一下,也懶得和白小鳳瞎扯。

他說:“那至少,得先把今晚兌付過去吧?”

白小鳳伸了個懶腰,起身道:“兌付過去還不簡單?皮皮!”

嗖!

皮皮飄到了白小鳳面前:“幹哈?”

“帶我們飛,隨便找個沒人的地方落下去,咱睡覺去。”白小鳳笑了笑。

轟!

皮皮陰氣暴漲,再次變成了十米大的本尊形態。

白小鳳帶着豆豆坐了上去,華青月登時有些茫然:“咱們現在這情況,應該已經被巴黎警方通緝了,去找地方睡覺,不就自投羅網了麼?”

“誰說一定要住酒店了?”白小鳳聳了聳肩,“找個沒人的房間,鬼能做,咱們人就不能做了?”

……

半個小時後。

皮皮降落在了巴黎城外的郊區草地上。

面前是一座教堂。

有些荒廢了,圍牆上爬滿了藤蔓,在教堂最高處,還豎立着一個碩大的十字架。

轟咔!

夜色下,突兀的一道閃電撕裂夜空。

電光照亮了教堂,顯得有幾分陰森詭異。

華青月縮了縮脖子,靠近了白小鳳:“嘶~咱們今晚住這?會不會鬧鬼呀?”

“……”白小鳳。

倒是一旁的皮皮不耐煩地說:“大姐頭,踹他大子!”

砰!

豆豆一腳踹在了華青月的屁股上。

華青月吃痛,往前一竄,雙手捂住了屁股。

身爲華家天才,他什麼時候被人踹過屁股了?

他本能的轉身就要罵街,可看到鬼氣森森的豆豆和皮皮,登時就呆住了。

嘶~有些尷尬啊。

要說鬧鬼,身邊不就有倆大鬼麼?

白小鳳扭頭問豆豆和皮皮:“這教堂對你們有壓制的作用嗎?”

豆豆和皮皮同時搖搖頭。

“那今晚就住這了。”他鬆了一口氣,雖說外國十字架那些玩意兒對華夏鬼的作用微乎其微,但擋不住量大呀。

一整座教堂杵在這,會不會對豆豆和皮皮產生壓制,他自己也吃不準。

兩人兩鬼走向教堂。

這教堂大門緊閉着,木質的大門上滿是蟲眼瘡痍,感覺像是存在了幾百年似的,稍微拍門重一點,都能把門拍散架了。

咚咚。

白小鳳輕輕敲了敲門。

教堂這種地方,想借宿的話,應該不用登記身份證吧?

等了半天,也沒人開門。

白小鳳看了皮皮和豆豆一眼:“你們先進去看看。”

皮皮一馬當先,捲起陰氣就飛進了教堂裏。

這可是他努力表現的好機會呢!

雖然被豆豆壓着當了鹹魚,但鹹魚偶爾想翻個身,爭取一下奴僕界扛把子的位置還是能夠理解的。

女神的最強高手 很快,豆豆和皮皮就飄了出來。

兩人搖搖頭,豆豆說:“一個人都沒有,應該荒廢好久了。”

皮皮緊跟着說:“主人,裏邊的門鎖已經弄掉了。”

白小鳳推開門。

吱呀……

廢舊的大門發出刺耳的聲音。

轟咔!

外邊,又是一道閃電劃過夜空,雷聲震耳。

這下連白小鳳也皺了皺眉,娘希匹的,這場景,還真特娘和以前看得鬼片情節好像呢。

豪門嫁娶:新娘來自娛樂圈 白小鳳和華青月緩緩地朝教堂裏邊走,豆豆和皮皮則跟在後邊。

這教堂確實荒廢很久了,桌椅板凳全都布上了一層厚厚的灰,有的更是沒了腿兒,散落在地上。

行走時,稍不注意,還得碰一臉蜘蛛網。

噗!

白小鳳拿出一張符紙,一抖手,符紙燃燒火焰,將教堂裏照的昏昏亮亮的。

也就在符火亮起的瞬間。

站在白小鳳身邊的華青月忽然臉色大變,驚呼道:“小心!”

“桀桀桀……”

幾乎同時,一陣刺耳的怪笑聲響起。

白小鳳一陣無語地看了看豆豆和皮皮:“你倆不是說沒人麼?”

豆豆和皮皮一臉黑人問號???

剛纔,確實什麼也沒找到呀!

白小鳳轉身,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正對着他們的是一個禮臺,禮臺後邊是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後是巨大的玻璃窗,外邊的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十字架上,視線倒是不受阻礙。

“桀桀桀……”

怪笑聲再次響起,在空蕩的教堂裏產生了迴音,讓人後背發涼。

“什麼鬼?滾出來!”

華青月深吸了一口氣,提起了身爲五品天師的風範,怒斥道。

“華夏人?”

話音剛落,那道聲音便是一聲驚咦,說起了蹩腳的中文:“桀桀桀……我這裏,好多年沒來人了,你們,進來前,不知道先打招呼麼?”

嗡!

突然間,對面的十字架盪漾起一層濃濃的陰氣。

白小鳳瞳孔一縮,就看到原本被捆縛在十字架上的人像恍若流水一般扭曲了起來,一團濃郁的陰氣飄了出來,落在了地上,凝形成一個穿着牧師黑袍的鬼影。

“鬼?!”

他眉頭皺了皺,這鬼,不簡單吶!

剛纔,可一點陰氣都沒察覺到。

且,豆豆和皮皮還親自進來檢查過呢!

對面那鬼影一落地,登時擡起雙手,黑袍舞動了起來,面目無比猙獰:“既然來了,那就,成爲我主的晚餐吧。”

剎那間,教堂裏陰風陣陣,呼嘯刺耳。

鬼影的眉心處更是亮起了一團綠色魂火,無比妖異。

“……”白小鳳。

“……”華青月。

這傢伙,哪來的勇氣?

而且,這傢伙,怕是個傻子吧?

緊跟着,白小鳳和華青月同時往後退了一步。

而在後邊的豆豆和皮皮則同時往前一飄,綻放起魂火,同時笑道:“嘿嘿嘿……好巧啊,大家都是鬼,你挑一個打吧?”

本章完 “……”鬼魂。

空氣,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轟咔!

教堂外,雷電越發劇烈,一簇簇電光照射到教堂內來,忽明忽暗。

嘩啦啦……

緊跟着,大雨傾盆。

白小鳳聳了聳肩,對鬼魂說:“來吧,不要客氣,挑一個打!”

鬼魂眉心的綠色魂火跳動了一下,他五官扭曲着,驚呼道:“鬼!爲什麼有鬼?你們爲什麼會在這裏?”

白小鳳等人全都懵了。

這鬼,到底什麼節奏?

他們之前沒發現這鬼,還能認爲這鬼是本身有問題,隱藏了陰氣沒讓他們發現的。

可豆豆和皮皮,完全沒有絲毫問題啊。

這鬼,幹嘛還用這麼驚訝的口氣?

“你扯什麼犢子呢?”皮皮忍不住了,眉心處的青色魂火劇烈跳動起來。

濃郁的陰氣從他身擴散出去,充斥着整個教堂,讓氣溫驟降到了冰點。

對面的鬼魂開始哆嗦了。

他彷彿很害怕似的,身體甚至有種蜷縮成一團的趨勢,他跟瘋了似的,呢喃道:“爲什麼?爲什麼有鬼的?”

轟!

話音剛落,對面的鬼魂陡然擡手朝豆豆指來,用蹩腳的厲喝:“你了,小小橙色魂火的鬼魂,哪是我的對手?”

呼……

豆豆身飄起淡淡的陰氣,緩緩地朝後飄了一段距離。

然後。

她指了指皮皮:“喏,這是我小弟,你太差勁了,只配我小弟出手。”

“……”皮皮。

鬼魂身軀一顫,眼妖異的綠芒劇烈地閃爍了幾下。

剛纔說的挑一個打,是開玩樂的麼?

“皮皮,幾下解決了事了,大家還趕着睡覺呢。”這時,白小鳳不耐煩地擺擺手。

管這鬼魂到底有什麼問題,讓皮皮幾下拍翻了,那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了。

“嗷吼!”

皮皮身轟然暴漲陰氣,也沒有變回本尊。

黃鱔大小的身軀裹挾着磅礴的陰氣,如同出籠猛獸,悍然撲向了對面的鬼魂。

幾乎同時。

對面的鬼魂仰頭一聲咆哮,雙手猛地一揮,恐怖的陰氣捲起了他身後的十字架,當空一橫,對着皮皮撞了過來。

“垃圾!”

皮皮小小的身軀沒有絲毫停頓,磅礴的陰氣悍然撞在了十字架,轟隆一聲,將十字架撞得稀碎!

他的速度也沒減慢,繼續衝向了鬼魂。

這種二愣子鬼魂,讓高貴的蛟龍出手,簡直是浪費表情。

不速戰速決,難不成還要打到過年不成?

“啊! 情有毒鍾 fuck!”見皮皮衝了過去,鬼魂尖叫了一聲,猛然捲起陰氣朝着旁邊門衝了去,“我主,救命!”

“死!”

皮皮的速度很快,幾乎在鬼魂衝到門口的瞬間,他也追了鬼魂。

猛然間,他的頭顱變大到本尊大小,巨大的嘴巴宛若漩渦一般,一口吞向鬼魂。

“我主,救命,救命啊……”

鬼魂絕望到了極點,拼命掙扎着想要逃跑。

可被皮皮的恐怖陰氣籠罩着,他竟然感覺有種深陷沼澤的感覺,根本逃不掉!

轟!

皮皮的巨口瞬間將鬼魂吞掉,沒有絲毫阻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