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說來。”

趙天命已經預感到有可能發生什麼了,連忙說道。

“東方將軍已經進去兩個小時了,我擔心…”謝少將還沒有說完,趙天命已經打斷了。


“我明白了,你們留在原地千萬不要單獨行動,等我指令。”說完,趙天命直接掛了電話。臉色有些難看。

東方杜出發前曾經說過,如果超過一個小時還沒有出來,那就是遇上了小麻煩,要是超過兩個小時還沒有出來,那就是遇上了**煩。現在看了,老將軍是遇上**煩了。

之前說過,對於東方杜的實力,沒有一個軍人是不知道的。趙天命當然也知道這個老將軍有多麼厲害。這麼厲害的一個人物也遇上了**煩,那對於他們這些不厲害的人來講,那就是災難了。

二話不說,直接拿起電話打通了上司的電話。

軍區司令的上司,自然就是一號首長,****!

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說出,趙天命掛上了電話。

一號的意思是等消息。

趙天命看着時間,心情不由自主的有些急迫起來。

北京中南海。


中間的三層小樓,這裏是中國最高主席辦公的地方。

剛剛從國外回來的一號,拖着疲倦的身體,坐在那裏,旁邊站着的是他的祕書。

沉默了一分鐘,一號還是開口了。

“通知他們來開會吧。” 祕書點了點頭,然後退了出去。

一號揉了揉太陽穴,自言自語,“真是多事之秋啊。”

幾個中年人齊聚在一間房子裏,這六個人掌握着整個中國的發展方向,他們是軍師級的人物。

“老趙,你說一號找我們有什麼事呢。”

這是一箇中年人,他是七常委裏管理經濟方面的大佬。

“誰知道。一號的心思可不是我們能猜的。”趙常青笑眯眯的說道。

對面四個人都沒有說話,他們要麼就是因爲政敵,要麼因爲邊緣化,所以能不說話還是不說,沉默是金,閉目養神。


一個男子推門走了進來,六人緩緩起身以示禮貌。

七人的級別字面上看起來是一樣,都是常委。但怎麼說人家也是一號,主席的尊稱可不是空穴來風,當然,面對趙常青這個二號,他們倒可以不理會。

“各位不用客氣,都坐吧。”

一號擺了擺手,率先坐下,六人也隨意的坐下了。

一號看了看衆人,然後思索了一下。

“雲南那邊出了點事,東方將軍有些危險了。”

一號話語剛剛說出,各人表現不一。兩個邊緣化的常委自然只是驚訝一下就沒什麼了。另兩個都是上一派的人物,而且和世家也有些合作,所以這時候他們想到的,自然是自己能夠從其中得到什麼利益。

“一號,你是打算怎麼處理。”馮易直接問道。

他就是剛剛和趙常青交談的那個常委,負責中國大經濟方向的。

“嗯,我準備把關將軍也調過去。”一號沒有多說,直接下調。

“不妥!”

衚衕山直接反駁。

這個人是掌管警察系統的,是上一屆領導人留下來的代表人物。


“爲何?”

一號臉色沒有絲毫變化,而是緩緩問道。

“本來雲南那邊就已經投入了過多的兵力,幾個省的國安力量加上一個皇牌軍區的實力,我不認爲繼續投入會有用。”

“難不成放棄?”馮易有些鄙視的問道。

兩人不是一個派系的,作爲經濟的大管家,馮易有時候一些政策下去都要被這個衚衕山截下來要錢。

作爲常委級的人物,說錢什麼有些假了。真正的還是利益不同,派系不同,註定是敵人的兩人,誰看誰都不順眼。

趙常青沒有說話,只是笑眯眯地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我們可以加派一個特種部隊過去,直接暴力解決,這麼一切就容易多了。 我在原始世界當神棍 。”衚衕山認真的說道。

護龍特種部隊是直接歸趙常青管的,在中國,每一個常委都可以擁有一個特種部隊,而護龍,正是趙常青的部隊。

衚衕山的打算馮易哪裏能不清楚,無非就是削弱趙常青的勢力罷了。

趙常青是二號首長,掌管着國內的一切事宜,更是紀律部部長,可以說除了七常委外的所有官員,他都有權力清查。

職權如此大,卻處處與衚衕山的利益不符。所以說,衚衕山要發展,必須處理好趙常青這邊。

“你的意思是說一個特種部隊不及一個關升嗎!”馮易憤怒的說道。

“沒,我只是覺得有東方將軍在那邊了,關將軍過去有些大材小用罷了。”衚衕山淡淡的說道。

“好了,派狼牙過去,這事情結了。”一號直接說道。

“一…”

馮易正要抗議,這個狼牙可是他管的,沒想到本來只是看衚衕山不順眼的,順便幫幫趙常青說話,竟然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算了。”許久不見說話的趙常青開口。

“還是派護龍過去吧,狼牙大部分成員都在北方,趕過去已經來不及了。而護龍正好在廣西有任務,一個小時足以趕到。”趙常青竟然答應了。

衚衕山和馮易都有些吃驚,不同尋常啊,怎麼這個老趙突然這麼熱心助人了呢。

“好吧,那你安排人過去得了。散會。”一號直接確定下來。

四人看了看,見沒有他們什麼事了,於是相繼離開。

馮易看了看趙常青,嘆了一口氣,也離開了。房間裏只剩下趙常青和一號。

趙常青安排完了之後,看向了一號。

“周家越來越囂張了啊。”一號突然開口,語氣裏有些無奈。

衚衕山和下面合作的正是周家。

雖然**和世家有過約定,世家的人絕對不能插手管理層。只是中國人的腦袋靈活着,不能安排自己人,行,咱找人合作。衚衕山正是周家的合作人。

“北方四大家族除了內鬥,根本顧不及南方的事,周家可以說已經掌握了整個南方,而北方這四大還在內鬥。”趙常青也有些失望的說道。

“所以你纔派你的護龍過去?”一號看着趙常青說道。

“嗯,北方得儘快穩定下來,但那個小子卻等不到那個時候了。沒辦法,唯有拉他一把,速度整合,然後切斷周家的包圍。”

周家很精明,統領了南方之後仍然非常低調。他讓三大家族明面上剋制周家,暗地裏四家又一起慢慢朝北方入侵。

“盧小子那邊怎麼辦?”一號問道。

“楊風不能調回來,不過那個傢伙進京可以給這個位置他。”趙常青思考片刻說道。

一號點了點頭。

關升是衚衕山那邊的人,這一次衚衕山之所以極力反對,無非就是爲了配合周家人入主而已。

北方可是四大家族的天下,即使現在鬥得厲害,依然有可能發現周家的動靜。要是四大家族發現周家的目標,肯定會聯合起來對抗。

而要是有關升在北方鎮着,周家進來將會變得容易許多。這,纔是衚衕山的打算。

“沒有想到世家的格局會在我們這一屆改變啊。”一號有些感嘆的說道。之前有多少屆領導人想整頓世家,無一不以失敗告終,而現在到了他們,竟然直接影響了,這是成功的第一步。 世家!

這是一個存在了非常之久的詞語。

他們與一般的創業人士不同,他們存在了幾百年,經歷了幾個朝代,所以說,他們是世家!而一般的家族或者創業公司,他們稱爲暴發戶!

唯有經歷過歲月的洗禮,時間的考驗,這樣的家族才能稱之爲世家。

北方真正意義上,也只有陳家纔算得上世家,他們是從清朝一直髮展過來的。至於其餘三大家族,和陳家比,多多少少遲了那麼的幾年,幾十年。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因爲現在是,

李家能夠完全和陳家鬥!

至於南方所謂的四大家族,也就只有一個周家,勉勉強強算得上世家,其餘只是家族,大家族,大一點的家族而已。

趙常青點了點頭,他明白一號的意思。

中國,是一黨執政的國度,也唯有一黨執政,才能完美的實現社會主義道路。

社會主義道路,離不開經濟發展,但現在問題是經濟上,世家瓜分了很大一部分的資源,這就讓中央有些不滿了。

中央一些政策的公佈還要考慮世家的意見,這很被動。所以歷屆的中央領導人都會想辦法把世家的實力削弱。

沒錯,正是削弱。

直接下手是不可能的,因爲中央必須考慮到這些世家在社會上的影響。他們有着很多產業,在國內有,國外也有。即使能夠把國內的他們打倒,那麼國外的呢?

中央即使再厲害,也不能把手伸到國外吧。要是逼迫到這些人和國外**合作,這就是一個好結果了嗎?

不是!

所以說,中央能做的,唯有削弱,一直削弱,削弱到了能夠一舉拿下,毫無翻身的機會,這,纔算成功。

而現在,經過了幾代領導人的努力,到了現在,終於有把握取代了世家在經濟上的位置。這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幾十年的努力,到了現在能夠完成,這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把一切安排好吧,國外那些人也蠢蠢欲動了。唯有儘快把國內的安妥好,那麼才能專心地應付國外的一切。”一號首長緩緩地說道。

現在中國雖然踏入了發達國家的行列,但其存在的問題就不是沒有,比如這是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和西方的資本主義是相反的,或者說不同的。這樣要面對的問題也不同了。

現在美國,或者說整個美洲,東南亞都看着中國的發展,怎麼應付國際的考驗。這暗中下絆子,以及拖後腿什麼的都是小事情了。

比如說這次的塞主墓,美國也派人來了,這也是一個絆子。

“陳天生是個不錯的人才,國外的一些事情他還是可以勝任的。”趙常青笑着說道。

一號無奈的笑了笑。

“你呀,這是私心在作怪吧,他最多隻是個槍王而已,用得着這麼看好他麼。”

“這個可不是私心問題,我是從國家角度去看他的。”

……

浮屠殺剛剛喊完絕殺,手印已經結束,陳天生正以爲是什麼大招式的時候,誰知道……

“什麼,怎麼使不出來了?”浮屠殺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