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可是,那時他不屑,也懶得問。

等到了後來,他再想問時,已經有點抗拒了,就好似,問了后,會讓他看到那些不想看到的東西。

直到現在……

病了?

那她還救他嗎?之所以現在帶着孩子還這麼拚命的工作賺錢,是不是就是為了救他?

他的心底,忽然心情又變得非常差。

兩個小時后,沈副官過來了,給了霍司爵三張機票,小若若看到,頓時開心的跑了過去。

「哇!有我和媽咪的機票耶,叔叔,你這是要帶我們回家了嗎?」

「是。」

已經整整兩個小時都沒有開心過的男人,盯着房間里正在收拾行李的女人就譏諷了一聲。 此刻,石苟鎮外平原。

「好了,我們要去重岩鎮了,你們呢?」洛天回頭看著孫遜他們說道。

「我們三個要回去了,回巫靈城!」孫遜帶著微笑,回答道。

「巫靈城離這裡遠嗎?」智慶軻問道:「應該是不遠吧,不然你們也收不到吳大人的聚傑令!」

「其實還挺遠的!」孫首笑了笑道:「從這裡到巫靈城,起碼要趕很久的時間!」

「那你們是怎麼收到吳大人的請求的?」智慶軻疑問道。

「是通過一些你不知道的途徑!」洛天一副你蠢死了的感覺,說道:「世界這麼大,難道只有面對面說話才能傳遞信息嗎?就好像魔法傳音那般,那樣的傳訊方式多著呢!」

「好咯!」智慶軻撇了撇嘴,繼續說道:「那你們怎麼回去啊?走回去得累死!」

孫遜他們三人笑了笑,山葵翻了個白眼,說道:「他們不是有異獸可以騎乘嗎?在石苟鎮門口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們不就騎著異獸嗎?」

智慶軻撇過頭去,當作一切都沒有發生,裝傻充愣!

「唉,緣分真是妙不可言!」孫遜突然嘆氣,說道:「一開始我們還對你們低眼相待,我還覬覦羅瑩姑娘呢?沒想到現在我們卻如此崇拜你們,世事難料啊!」

「也是要多謝洛天兄你們大人有大量,不和我們計較,不然我們真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孫遜說的倒是真心話,要是洛天他們起了殺心,孫遜三人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不過這次孫遜三人真的是成長了,變得不那麼盛氣凌人囂張跋扈了,可以說是因為洛天他們而改變的吧!

洛天擺了擺手,說道:「我們要出發了,你們呢?」

孫遜看了看孫首和吳倩眉,說道:「到重岩鎮,我們都還是順路的,我們還是想再跟洛天兄你們一段路,多學習學習!你們應該不介意吧?」

「介意倒是不介意,不過跟著我們,倒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學就是了!」洛天笑了笑,說道。

「洛天兄你謙虛了!」孫遜話畢,從召喚指環里召喚出兩頭異獸。

一頭青藍色相間的異獸,形狀像馬,兩米多高,有著粗壯的四肢,尾巴卻是極短。馬頭之上是一大簇毛髮,就像火焰一般的形狀隨風飛舞著,淺藍色的眼睛腫腫有神,整體看上去孔武有力!

另一頭是擁有泥土一般的棕色,也是兩米多高,形狀像驢。眼睛之上有著濃厚的黑色毛髮,寬厚諾大的驢嘴,搭配著潔白的牙齒,看起來十分滑稽。粗壯的四肢之下有著四個類似石塊的黑色驢蹄,十分的穩重。除此之外,都是棕色!

「哦?這次看到這兩頭異獸,才發現我沒有見過這兩頭異獸!」智慶軻回頭看著洛天說道:「你有見過嗎?」

洛天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認識這兩頭異獸!嘶,這兩頭異獸,是不是太奇怪了點?」

「哈哈!」孫遜笑道:「這是我們巫靈城獨有的異獸,各位沒有見過也很正常!」

「這叫靈馬,能日行千里,也不會感到勞累!」孫遜向洛天他們介紹道:「這是負重驢,可以擔起比它體重重許多倍的重物,體力驚人,常常被我們用來運貨物之類的!」

「居然連小天都不知道的異獸,看來巫靈城也是個隱世之地啊!」山葵感嘆道。

「沒有那麼誇張!」孫首笑了笑道:「只不過是一個比較封閉的城鎮罷了,洛天兄沒有去過也很正常,的確比較偏僻!」

洛天砸吧砸吧嘴巴說道:「看來有機會要去一次巫靈城啊,感覺那邊有很多奇珍異獸……」

「哈哈,歡迎啊!」孫遜說道:「要是洛天兄你們來了巫靈城,我們定當盡地主之誼,讓大傢伙好吃好住好玩!」

「說定了!」山葵咧開嘴笑道。

「好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洛天說道:「我們是時候出發了!」

隨後洛天也召喚出雷鳴獅,洛天等四人騎乘著雷鳴獅,逐漸朝著重岩鎮進發。

途中,吳倩眉卻是來到了洛天他們那邊。

「有事?」洛天很是疑惑,問道。

「其實從我第一面見到你們的時候,我就隱隱有一種感覺!」吳倩眉支支吾吾說道:「就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只不過當時沒有把你們當回事,後來也得罪你們了,我倒是一直沒有說……」

「感覺?什麼感覺?」智慶軻倒沒有介意什麼,直接問道。

「當時那種感覺很微妙,只是微微感覺到了什麼!」吳倩眉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似的,看了看洛天又看看羅瑩,也把智慶軻和山葵看了個遍,說道:「果然只有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其他人沒有!」

「什麼意思?」山葵挑了挑眉說道:「那是什麼感覺,你說清楚點。」

洛天撇了撇嘴,說道:「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懵懵圈圈的?」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吳倩眉急了,指著洛天說道:「就是你,我就感覺到你身上有!」

眾人扯了扯嘴角,很是無奈。智慶軻翻了下白眼,說道:「誒誒誒,你要表白也不要這麼光明正大的好嗎?人家正牌還在這呢,你要是喜歡我們小天,就偷偷向他表白,這光明正大的,有失你們女人的矜持啊!」

「說什麼呢?」吳倩眉臉唰一下紅了,解釋道:「我不是說那種感覺,不是那種!」

「那是什麼感覺?」羅瑩抿了抿嘴問道,看來有一個招人喜歡的男人也不是什麼好事啊!幸虧洛天不會濫情,額,也不是不會濫情啊,可以說是多情吧,畢竟已經有三個女人了……

「誒呀,怎麼說呢!」吳倩眉撓了撓頭髮,突然頓時醒悟一般,說道:「哦對,就是那種海納萬物的感覺,對對對,沒錯!」

「啥玩意?」洛天牽動了一下臉皮,說道。

「就是,就是在那種感覺面前,我會覺得我很渺小!」吳倩眉說道。

「你,對我有這種感覺?」洛天微微眯了眯眼,問道。

吳倩眉卻歪了歪頭,語出驚人道:「不是,不是你……」

「啥呀!你這說的啥?你是清醒的嗎?」智慶軻一副嫌棄的樣子。

「那當然!」吳倩眉指著洛天的肚子,說道:「當初我也是以為是洛天的,後來仔細感覺了一下,發現並不是因為洛天,而是因為洛天懷裡的東西……」。 要根據期中成績進行一次走班。

不過大部分人如果發揮穩定的話,應該還在本班級。

主要期中考試還要進行家長會。

所以夏茵也成為了積極複習的一員。

文科也還好,主要就是記記背背。

物理之前有謝安的惡補,已經能跟上了。

但是數學……,她又不行了。

她只會做簡單的,稍微難一點,腦子就開始生鏽了。

於是這幾天寫完作業之後,她都在複習數學。

這天晚上,她就在看數學大題的解析書。正研究的一頭霧水呢,突然傳來敲門聲。

她撓著腦門一邊思考一邊去開門,居然是謝安。

謝安站在門外,手上拿著一個筆記本。

「咋啦哥,你腳疼啊?」

「腳疼找醫生找你幹嘛。」

謝安神色淡淡,把手上的筆記本給她。

「拿去複習。」

「啊?」

夏茵拿過去一看,居然是謝安整理的筆記,各科都有。

簡直是考試寶典的存在。

「哥,你太好了吧!!我正需要這個!」

夏茵開心的抱了謝安一下,又鬆開。

謝安原本嘴角是淺淺的笑容,夏茵鬆開他時,又不見了。

「好好考。」

「哥,你怎麼突然對我這麼好啊。」

現在大家都在複習,作業多的都寫不完,謝安能在這個時候給她整理筆記。真的是把她真心當妹妹了吧。

謝安臉上閃過不自然的神色,很快又恢復正常。「因為遠方表妹考的太差,丟我的臉。」

夏茵笑出來,因為不想讓人知道謝安是重組家庭。所以她在校都聲稱是謝安的遠房表妹。沒想到謝安居然拿這個出來打趣。

「複習了。」

謝安沒再跟她閑聊,轉身回卧室了。

在老師讓大家自由複習的時候,夏茵就拿出謝安給她整理的筆記。

不得不說,謝安整理的筆記真的很好。

文科是吧必背的內容都整理出來了。而且有聯繫的事件會有漫畫標註。

理科是把常考的題型整理出來,還畫出題目的隱藏條件,常有的錯法。後面還有舉一反三。

讓夏茵看了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主要是謝安的字好好看啊。

而且每一頁的右下角還有一個插畫,每一頁都有。

還是個連環畫,每一頁的畫都有關係。

夏茵複習累了,就會看一會。

這簡直是個藝術品嘛。

能被筆記都做的這麼優秀,不愧是謝安啊。

優秀的人真的做什麼都優秀。

「七月,你在看什麼,這麼認真。」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