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說呢,就好比哈利波特第一次進到魔法帳篷裏一樣,誰特麼知道一道門後面居然會有這麼大的空間!

“漂亮吧?這是母上大人特意爲我打造的戶外用品。”靈雀子熟練地去廚房燒水泡茶,順便準備晚餐,邊跟他解釋道:“自從我下定決心加入特工鬼差組並且成功以後,母上大人爲了解決我出差可能休息不好的問題,特意研發了這套隨身庭院。對於新手來說,已經很實用了呢!”

“真的好棒!”唐牧北由心讚歎道。

與此同時他心裏想着,隨身庭院跟儲物袋真的是絕配哩!

帶着這兩樣東西,徒步走遍全世界都木有問題啊!

走哪哪就是家,我的想象力真的被貧窮和見識限制住了,這位靈雀子姑娘看來還是個富二代。

只是不知道這麼一套隨身庭院,得多少錢才能買到?

“我只會做一些簡單的飯菜,牧店主您可別嫌棄。”靈雀子笑嘻嘻說道,手上已經端了壺熱茶放到桌上。

唐牧北緊跟着進了廚房,出門搭乘人家的飛劍;現在又免費住人姑娘的隨身庭院,豈能跟大爺一樣坐着喝茶等主人做飯端上來?所以搭把手是很有必要的,更何況,跟靈雀子姑娘在一起聊天能收穫不少知識哩。

“真羨慕牧店主,從小生活在人世間,肯定特別有趣。”靈雀子邊做飯邊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我的父親大人是名七品鬼將,母親是煉器師,他們都從人世間來卻在陰界生活。所以我出生在陰界,從小就未曾見過人世間的景象。”

鬼將?

唐牧北怔了怔,原來這位靈雀子姑娘不是富二代,她特喵是位官二代啊!

重生之格鬥少年 而且是天生的靈體!

也就是說,人家一出生起點就高出常人太多了。

店主若想化爲靈氣之體,儘管有店鋪加持,也得是開啓八層以上纔有可能。人心靈體修行,事倍功半修行速度不要太快喲!

“對了,聽母上大人說人類都是有姓名的,父親姓什麼孩子就必須要姓什麼,是真的嗎?好有趣啊,哪像我們,一出生就只有道號。”

這次輪到唐牧北傻眼,“如果沒有姓氏,別人怎麼知道你是你爸的女兒?”

“我父親和母上知道就行了呀!”靈雀子瞪大眼睛認真解釋道:“陰界所有子民都是冥王大人的孩子。”

霧草!

輩分兒會亂的,大閨女!

片刻後,唐牧北糾結道:“萬一,我是說沒有姓氏繁衍的話,萬一有近親結婚那不麻煩啦?”

“不可能的!”靈雀子笑眯眯揮揮手,“所有在陰界居住的子民都沒有實體,若想繁衍後代必須要修行到三品以上,才能真正凝聚出肉體。也纔可以談戀愛生寶寶,到達三品以後我們的血脈會顯現出來,不會出現近親結婚的。”

說着,她一臉嚮往神色,“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只要修煉到三品就可以談戀愛了呢!”

漲姿勢!

陰界的日子比人世間更艱難吶!不認真修行升級就連生育權都沒有!

莊末作樣 這纔是典型的慫不過三代,爸爸慫了連肉體都沒有,生不出娃兒壓根沒後代!

人慫了,連交.配.權都沒有,可能陰界就是這樣選拔優秀基因的吧。 第4528章

「也不是沒有可能,按照大使者長老的實力怕是早就達到了雲界的頂級了,如果再閉關修鍊,應該是想突破桎梏,達到更高的境界吧……」綿綿想了想說道。

「看起來,我們猜測是沒用的,你想辦法把大使者長老院子內的人都引開,我趁機潛入進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眉心說道。

「好的主子!」綿綿說道。

於是主僕兩人商議了許久,決定明晚行動!

第二天夜裡,綿綿在紅鸞閣找來一個女死士,易容成為眉心聖女的模樣,然後帶著兩個死士暗衛來到了大使者長老的小院外,聲稱有事要見大使者長老,耿明阻攔也不行,聖女打定主意必須見到大使者長老……

最後耿明喊來周圍的暗衛,想讓聖女知難而退,沒想到直接激怒了聖女,一聲令下,無數聖主殿的暗衛出現,其實大部分都是綿綿手裡的強者冒充的……

直接和大使者長老的暗衛們打了起來!

耿明沒辦法,趁機跑了,暗處眉心一襲黑色夜行衣,神識早就鎖定耿明,直接跟了上去!

果然,耿明繞到院子後面,直接在後院葯田邊上,一個草屋的門口四處望了望,察覺到沒有人後,這才直接蹲下身上,在地上找什麼,不多時地面傳來轟隆一聲,耿明站在一邊等待著……

很快,從裡面走出一個女子,眉心認出是大使者長老的契約獸青煙。

只是,此刻青煙看起來臉色有些蒼白,似乎像是受傷了!

「怎麼了?不是告訴過你,主人正在閉關的關鍵時刻,不得打擾嗎?」青煙看著耿明冷聲問道。

「主子,我也不想,但是剛才聖女忽然來找大使者長老,我已經拒絕了,對方不僅不肯走還……」耿明沒辦法把前院的事情如實跟青煙說了一遍。

「聖女?她難道想找死嗎?真以為自己是聖女,就了不起了嗎?」青煙聞言皺眉道。

「我那知道,能說的不能說的,我都說了,可是對方打定了主意,今天必須見到主上,前面已經打起來了,我擔心鬧到這裡耽誤了事情,這才趕來告訴主人……」耿明說道。

不用耿明說,青煙也大概看到了前面的情況!

讓青煙詫異的是,沒想到聖女帶來的暗衛實力那麼厲害,要知道整個聖主殿內,最強的暗衛都在主人這邊!

所以不管出現什麼事情,就算主人不出面,也照樣能輕鬆解決!

青煙不說話,耿明也不敢打擾!

只是耿明發現,青煙的臉色似乎越來越難看了!

讓青煙臉色越發難看,則是因為前面的戰鬥明顯是聖女那邊贏了,再繼續下去,聖女的人衝進來,怕是會影響主人修鍊!

青煙有些糾結,回頭看了眼身後的入口處,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如果她去前面解決那些人,也是需要一點時間的,萬一主人這裡出事就壞了!

但是,如果不去管前面,按照現在的情況來說,聖女的人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來到後院, 感謝書友來自身後的窺探打賞,謝謝支持!

冬天的夜幕在夕陽西下後很快降臨。

“八點鐘了,去看看附近哪裏有孤魂野鬼。”唐牧北看看手機時間,順便將兩部手機都設置成靜音防打擾模式。

正在情況緊急需要屏氣凝神的時候,手機來電話這種逗比情況電視上可沒少演,爲了安全起見還是免打擾比較好。

萬一真的遇到惡鬼,因爲鈴聲問題被滅團豈不是太可惜?

“呸呸呸!亂插什麼旗!”唐牧北突然又想起小說裏的情節,往往是最怕什麼就容易來什麼。都說了惡鬼不可能出現在景瑤城附近,自己這個連一品都沒達到的新任店主,就開始隨便插旗,這是典型的作死。

“吶,牧店主您的武器。”靈雀子將皮鞭取出來遞給唐牧北,自己的本命劍也隨時待命。

此時的荒郊野外的山林中除了簌簌冷風吹動乾枯枝丫發出的聲響外,一切都安靜的不像話。

向四周望過去,只有天上的星星閃閃爍爍,附近沒有半點光源。

沒有人煙,寂靜無聲。

WWW●тт kān●¢o

不管是氣氛還是環境,都蠻適合拍鬼片的。

可惜的是,深山老林裏沒有鬼火,更沒有飄蕩的孤魂野鬼。

靈雀子拿出自己的手機——非店主版,然後打開界面上的軟件,“這是特工鬼差基礎配備——鬼魂探測器。我還是實習特工所以用的是免費初級版,不能精準搜索,不過現在對於咱來說只要能找到鬼問情況就行。”

“這一招比店主的權利好用多了。”唐牧北暗自使用店主的傳承能力探索附近的厲鬼,可能是因爲目標太遠,所以並沒有成功。

不愧是特工啊,軟件都這麼高大上。

唐牧北心裏想着,上前看了一眼。

霧草!好像很熟悉的感覺!

他突然想起來,以前有段時間特別流行這個軟件!大學宿舍的愣子就下載來着,玩了半天非說宿舍有鬼,一大小夥子嚇得晚上不敢自己上廁所去,這事兒被唐牧北他們幾個嘲笑了好久。

特工居然也用這玩意兒?

難不成真的能探索到鬼魂?

“滴滴滴!”警報聲響起,在手機屏幕雷達上出現一個不斷閃爍的光點,西北偏北方向大約五公里遠的位置,有厲鬼出沒!

“方圓幾十裏,居然只有這麼一個孤鬼,真可憐。”迫不及待的靈雀子驅劍前往厲鬼所在地。

唐牧北站在劍尾,突然皺了皺眉。

山林中吹過來的寒風中,似乎有股很奇怪的味道。

他再次閉目凝神去感知寒風中的味道,這次卻是很意外的消失不見了。

難道,這就是靈雀子之前提到過的?

果然有點古怪。

十幾分鍾後,兩人在飛劍上下來落在一個小村莊旁邊。

這是個非常現代化的小村子,彎彎繞繞的水泥路修的整齊,臨水而建的村莊高低錯落有致,不少人家門前還停放着小汽車。正值晚上八點來鍾,各家各戶燈火通明電視劇的聲音和歡聲笑語交織迴響着,看得出這裏的人們生活富足且愉悅。

軟件探測到的厲鬼在村子最東面位置。

越往厲鬼所在方向走,房屋越稀少,道路越黑暗也越靠近河流。

步行了十幾分鍾,唐牧北在星光下停了腳步。

再過去五十多米是河流匯聚成的小湖泊,被水流圍繞的圓形河岸上肆意長着一人高的蒿草。雜草叢生中掩蓋着兩座破爛小院,土坯房屋已經倒塌了多數,與遙遙相對的繁華村莊形成鮮明對比。

“牧店主您聽,鬼哭的聲音!”靈雀子拔出本命長劍,一臉警惕。

果然,從臨近湖泊的那棟破房子裏有斷斷續續的哭聲順着風飄蕩過來,“嗚嗚嗚……我死得好慘……”

唐牧北仔細聽了一下,這麼傳統的靈異臺詞,自己居然還不適應了!

霧草!難道是最近幾天衝擊力太強,被陰界畫風給帶跑偏了?

無月夜女鬼哭,這纔是靈異的正確打開方式啊!怎麼乍一聽還覺得太老套過時了呢?

要是按照陰界歪的拽不回來的畫風,這會兒難不成女鬼哭要變成單口相聲或者rap才覺得正常?

下次再遇到想完成願望的厲鬼,先問一句:你有freestyle嗎?

霧草!這個想法很帶感啊!

想想看,自帶背景音樂動次打次動次打次,然後裝修高大上的店鋪裏,厲鬼打着節拍:一鬼我飲酒醉,醉把王者十連跪;隊友他獨相隨,我只求排位來開黑……

唐牧北腦補了一下,頓時覺得那畫面辣眼睛!

“走,看看去。”他沒敢再想,感覺一下沒有什麼威脅,便將皮鞭隨手別在腰裏。

深一腳淺一腳從一人高的蒿草中步行過去,接近最後一間破舊房間才真真切切聽到鬼哭聲。

是個女人,聽聲音年齡似乎還不大。

“咯吱!”推開半閉着的破舊木門,腐朽木頭與滿是灰塵的石頭底座摩擦,發出刺耳的響聲。

“嗚嗚……”正低頭嗚咽的白色人影頓時停止哭泣,受驚嚇一般尖叫道:“啊!你們是什麼人?幹什麼的? 花兒與少年 花兒美美走世界 蘭生情 救命啊!”

一聲尖叫後,白色影子一晃就消失不見了。

留下站在門前的唐牧北和靈雀子,對視一眼兩人都是一臉黑線。

你特麼纔是厲鬼好伐?

我們就推了個門,怎麼就把你嚇成那樣了?就這點膽子,你到底是靠什麼才能維持厲鬼形態的?

“牧店主,它躲起來了怎麼辦?”靈雀子在滿是灰塵和破舊傢俱的屋裏轉了一圈,沒發現女鬼的藏身之地,無奈攤手道:“附近就這麼一個厲鬼,還被咱嚇跑了。”

唐牧北嘆了口氣,屏氣凝神幾秒鐘後氣沉丹田吼了一聲:“給我出來!”

店主光環加持非常有用,再怎麼說這兒也是景瑤城的地盤,店主大人在自己地盤上下達命令,轄區內的厲鬼是要聽從指揮的。

果然,一道白色身影從破炕角慢慢飄出來,疑惑問道:“牧店主?那是個啥?我怎麼不由自主就出來了呢?你們是幹嘛的?來我家裏做什麼?”

靈雀子看向唐牧北的目光再次充滿崇拜神色,不愧是店主大人啊,真霸氣!吼一嗓子厲鬼乖乖的就出來了!

這是位看起來僅有二十二三歲的女鬼,蓬頭垢面身形浮腫。

應該是被人勒死的,脖子都變成紫黑色滿是傷痕;嘴歪眼斜;眼睛還時不時上翻露出眼白;舌頭在一邊耷拉着。

雖然相貌不佳,但能感覺出來這並不是個難纏的女鬼。

“我們想找你瞭解點情況,你別害怕。”靈雀子開門見山問道:“最近在逍遙嶺附近,你有發現過惡鬼蹤跡嗎?”

“惡鬼?”白衣女鬼舌頭耷拉着說話不方便,又帶着很濃的方言腔調,聽懂它說話有點費勁。

“我不知道惡鬼啥樣子,不過最近幾天附近確實有個氣息很可怕的傢伙出沒。每次它路過附近,我都躲起來。昨天晚上還出現了,來來回回的不知道在幹什麼,你們想找它的話,往北邊一帶的山林裏走走吧,應該在那兒。

別跟它說是我告訴你們的,不然它可能會吃掉我的。

我已經夠慘了,死了變了鬼不想再被鬼欺負了,嗚嗚嗚……” 第4529章

那怕主人閉關在地宮內,可是對方如果來到後院,還是會找到線索,到時候驚擾了主人,照樣會完蛋……

青煙皺眉,神識依舊留意著前院的戰鬥情況,看著自己這邊的暗衛死的越來越多,青煙一咬牙道:「你在這裡看著,禁止任何人靠近這裡,我去把外面的人解決掉!」

「是,主人!」耿明立即說道。

青煙身影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

耿明鬆了一口氣,直接在地上坐下,守著入口!

暗處的眉心等到青煙徹底離開后,指尖彈出一顆黑色的丹藥,直接落在耿明不遠處!

丹藥落地后就消失不見了,沒多久耿明的臉色就變得有些難看起來,臉上布滿了黑霧,堅持了一會兒,直接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眉心直接來到耿明身邊,看了眼下面的入口,順著階梯走了下去!

等到眉心走下去后,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忍不住震驚了起來,原本以為這大使者長老的地下不過是一個密室用來修鍊的,卻沒想到竟然是一座堪稱地宮的地方!

很明顯這個地方是早就存在的,難怪聖主殿的所有大使者長老都住在這裡,看起來就是為了在這座地宮內修鍊啊!

雖然眉心沒覺得這裡的靈力濃郁多少,但是這個地宮看著倒是不錯!

眉心微微感應了一下,就找到了大使者長老的位置,順著大使者長老的氣息,眉心快速的往大使者長老閉關的地方而去……

在經過一個走廊的時候,眉心察覺到其中一個房間裡面似乎有很多人的氣息,但是裡面的氣息卻不是很強,眉心腳步一頓,想要進去看看,想想還是算了!

直接朝著走廊盡頭大使者長老所在的房間而去,終於來到走廊盡頭最裡面的一個房間,房門大概是因為剛才青煙離開,所以虛掩著……

眉心直接推門走進去,入眼就看到左側坐著一個老者,正是聖主殿的大使者長老本人!

讓眉心挑眉的是,此刻這位神秘的大使者長老似乎真的出事,對方的臉頰不斷的有汗水低落,眉頭緊蹙,臉上的五官微微扭曲,似乎在經歷什麼痛苦……

這分明就是修鍊中出了差錯,而且還是外力無法幫忙,只能靠著對方自己挺過去的,萬一失敗,對方怕是輕者重傷,重者會直接走火入魔,甚至隕落……

眉心走到大使者長老身邊不遠處站定,看著大使者長老臉上扭曲的五官,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意,看起來真的是老天都在幫她啊……

現在想想,剛才青煙的臉色也不對勁,畢竟青煙是大使者長老的契約獸,主人出事,青煙也會被連累的!

不過,眉心可沒忘記大使者長老不止有青煙一隻契約獸,她記得曾經聽玉雪說,大使者長老還有一隻魔狼王的契約神獸呢!

況且,眉心來之前就做好打算了,為了不生變,她必須快速的解決掉大使者長老,否則出現什麼變故,死的就是自己了! “好的,謝謝你提供消息。”靈雀子點點頭,轉身就準備離開前往北邊的山林裏去搜尋。

唐牧北走了兩步卻是又停下來回頭問道:“你爲什麼不肯去投胎?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沒完成?我能幫你點什麼嗎?”

“我……我想投胎,嗚嗚嗚……可是放不下……”白衣女鬼可能是想起自己悲慘的遭遇,又開始哭上了。它嘴皮子本來就不利索,這一哭就更什麼都說不清楚,“我放心不下……”

嗯,看來這是個有牽掛的女鬼,並沒有太多怨念。

不過,如今靈雀子有任務在身,北邊山林中也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潛伏着。唐牧北便勸慰道:“你先別哭了,等我忙完再回來看看能不能幫你完成心願。這麼孤苦伶仃在人世間飄着也不是個事兒,還是儘快完成心願去投胎的好。”

“嗚嗚嗚……牧店主你是個大好人!嗚嗚嗚……那我在這兒等着你回來。”白衣女鬼不知道是激動還是平日就這麼哭慣了,抽泣的更厲害了。

剛踏出屋門的靈雀子聽聞此話身形一頓,隨即又返回來。

她現在對唐牧北充滿敬佩之情,這就是心繫鬼民的店主大人吶!不管何時何地,都在爲厲鬼們考慮着想。即便是在荒山野嶺遇到這麼個孤鬼,也會問問需不需要幫助。

如此內心柔和的店主大人,怎麼能不讓人敬佩?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