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速趕路,也讓童川等二十四人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不過當伊香說出趕路一天後還剩餘的距離時,童川唯有苦笑。

「我們先休息一夜吧,明rì繼續趕路,大概還要半月的時間就到了!」伊香道。

晏紫等人還好,但是童川的心神卻是久久不能平靜,要知道他們一rì趕路也是數百公里的路程啊,而趕路半月的話,就數千公里,然而目的地卻還是紫雲門的地盤,這也太恐怖了一點。

「這落煙大陸到底有多大啊!」童川忍不住嘀咕。

聞言,坐在一旁的晏紫煙嘴輕笑,道:「你連落煙大陸有多大都不知道?你也太鄉巴佬了吧!」

對於晏紫的嘲笑,童川直接選擇無視,經過這半年多的相處,他也了解晏紫的xìng格,喜歡嘲笑別人,對修鍊總有些排斥,平時說話口無遮攔,這便是童川心中的晏紫。

「嘿嘿,落煙大陸有多大呢……這樣給你說吧,在九大勢力之中,紫雲門的勢力範圍排第三,是倒數第三哦,動雲門的勢力範圍幾乎有兩個紫雲門這麼大,而東域還是四域之中最小的存在,如果要貫穿落煙大陸的話,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這輩子都不行。」晏紫笑道。

「你好像很了解嘛,那落煙大陸到底有多大?」童川甩了晏紫一個白眼,道。

晏紫一呆,別看她說得好像很了解,但是在她心裡,對於落煙大陸也十分好奇,別說落煙大陸的大小,就連紫雲門和她老家以外,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都不知道。

「切,不知道還在那裡說得起勁。」童川撇嘴,然後雙眼閉上,似乎知道晏紫要發脾氣了一般。

果然,在聽聞童川的話后,晏紫的面sè並不好看,當看見童川雙眼已經閉上的時候,這才冷哼一聲,閉上雙眼進入休息狀態。

夜間,自然會有輪流值守,而這個任務自然落在了男弟子的身上,童川當然也不會例外,不知是運氣好還是差的原因,竟然在半夜的時候值守,對此,童川也唯有接受。

望著周圍的同門都是熟睡,童川的睡意也是出現,在重重的搖了搖腦袋之後,取出長劍握在手中。

咻!

手中的長劍舞動,有著一種特殊的軌跡一般,還有水浪之聲響起,身體反轉,劍光隨之一動,下一刻,在這原本漆黑的夜晚之中,無數劍光閃爍。

劍光猶如雨水一般,連成了一條水流,而且還不斷轉動,水流潺潺,纏繞著黑暗,似乎想將黑暗抹去一般。

手中看上去並不鋒利的長劍划動,刺、砍、划、劈……每一個動作都帶著琢磨不透的軌跡,看似不斷閃爍,卻猶如靜止,甚至連周圍都被影響,一瞬間天地都彷彿安靜了下來。

在這朦朦朧朧的劍光之中,彷彿有著一條條水流流動,水浪翻滾,劍光劃破黑夜,而作為始作俑者,童川這一刻感覺手中的長劍已經消失,甚至連手中舞動的是什麼都不清楚,這種奇異的感覺讓他有些心奮。

他修鍊的乃是風穀子所給的流水劍,對於這本功法,童川並非十分了解,其中許多的地方都只能懂個大概,卻看不透其中的奧妙,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

這流水劍功法的重點並非是在劍上,重點在於這流上,行劍如流水,流水如劍…….

「原來如此……劍是要越舞越順…….」

童川嘴角微掀,手中的長劍不停,也不顧及是否會影響到周圍熟睡的同門,或許此時的他已經忘了周圍還有熟睡同門,完全沉寂在練劍之中。

「師尊說過,這流水劍既是功法,也是劍法,以前我明白氣其功法作用,但是卻不解這劍法如何而來,明明就沒有一招一式,現在明了,劍又何許招式!」

「無招便是劍!」

「虧我還喜歡看小說,小說里不都是說無招勝有招么,或許就是這麼回事!」



「既無招何來劍?既無劍何來招?」

童川身形不動,但是手中的長劍卻不見劍身,唯有一道道劍影伴隨,極為不真實,宛如流水一般柔軟,但是卻又給人無堅不摧的感覺。

「既無劍無招,那麼便叫『無劍』吧……」

突然間,童川反手橫劈,三重劍影閃爍,分不清其中真假,然而這還並未結束,在三道劍影之後,一柄暗淡無光的劍身劈來,即便如此,但是其上卻有刺眼的劍芒閃過,劍芒之後,又是三道劍影接踵而至。

三道劍影飄向遠方,看似極為緩慢,但是霎那間便到了一顆樹榦之上,令這顆足要一人才能環抱的大樹上留下三道切口,每一道都足有半尺之深。

緊接著,一道劍芒再度襲來,讓這顆原本就搖搖yù墜的樹榦轟然倒下,下一刻,三道劍影划向遠方,而這一切都是童川一招所致。

「嘿嘿!還不錯!」童川低笑一聲,身形一動,雙手抱劍猛然劈下。

咻咻咻!

三道劍芒劃破黑夜,猶如月牙流星一般,在地面上留下三道溝渠,延向遠方,直到百米的時候才停下。

望著身前的三道溝渠,童川一愣,沒有想到竟然有如此威力,瞬間之後,臉上便浮現熱切的笑容,就yù再度揮劍。

「童師兄好手段啊!不愧是羽晨子師叔的關門弟子啊!」

突然傳來的聲音讓童川被迫停手,別頭望去,正好看見晏紫二十三人雙眼冒光的盯著他,而剛才開口的便是柯志。

這位平時臉上難以露出什麼神sè的柯志,此時也忍不住心中的震撼,雖然他並未將童川看低,但是此刻才知道,眼前這位只有十三十四歲的師弟是何等的恐怖,至少面對剛才的兩招,他柯志沒有絲毫存活的希望。


在所有修仙者的意識里,初期修仙者的戰鬥便是站著不動,唯有手印掐動,施展各種法術攻擊對手,唯有修神者例外,但是在初期的時候,根本沒有什麼修仙者修神者之分,戰鬥都相差無幾,或許打算修神的修神者在**上要強悍一點而已,除此之外再無區別。

然而此時的童川卻改變了這二十三人的看法,同是修仙者,但是戰鬥方式卻完全不同,雖然不知道童川如何做到的,但是柯志等人卻能夠看出,剛才的兩種攻擊都不是法術,完全靠手中長劍施展而出。

聽到柯志對自己的稱呼變化,童川也是一愣,旋即也明白了其中原因,心中低嘆:「原來小說也並非虛假,至少實力為尊這句話就沒錯。」

雖然心中這般想,但是童川顯然不可能表現出來,臉上浮現笑容,道:「夜間無事,所以練一練劍,影響了各位師兄師姐的休息,慚愧啊!」

「童川師兄說笑了,這都馬上天亮了,而且比起睡覺,若剛才沒有看到那驚鴻兩招,恐怕我這輩子都會後悔的。」一位少年笑道。

聞言,童川也不表態,訕笑兩聲。 聖火巫祖的分身就這樣輕易的就被滅了,蕭凡深深被那血色戰鎧的強者震撼了。擡頭搖搖望向摩天崖之巔,蕭凡暗道,在那裏,我將會揭開怎樣一個驚天的祕密?

山林之間,依舊還是那一片的蒼夷,烈火焚燒的痕跡還清晰可見,證明了剛纔的一切,並非是幻想,而是真真切切發生在眼前的。

呂蒙還在昏迷之中,蕭凡深深的呼吸一口氣,將心境緩緩平復下來,一把將呂蒙背起,一步步的向聖火巫祖分身出現的那個方向踏空而去,此時小龍已經悠悠醒來,金色的龍頭四處張望着,好像並不知道剛纔發生的事情。

距離事發地點越近,那股仿若來自於洪荒的亙古氣息,便越是濃重,影響的蕭凡整顆心都跟着變的沉重起來,任你再強,遇到更強的強者,也終究會化成一片的灰燼湮滅,那麼怎樣才能永生天地,與日月同輝?那便唯有最強!

然而,最強,終究到底有多強?

聖火巫祖分身消失的位置,是一個數百米平方的深不見底的巨大坑洞。在坑洞的一旁,蕭凡找到了一個看起來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小幡,蕭凡的嘴角微微一笑,這正是他所要尋找的都天魔幡。

對於所謂的五道齊修,補齊六道,便可成就輪迴成爲至尊天的言論,經歷了這麼多之後,蕭凡卻是產生了一種懷疑。六道,到底哪幾道,方可稱之爲六道?

把都天魔幡收進儲物戒指,蕭凡的眼神再次望向摩天崖之巔。最後的角逐,已經只剩下了自己與呂蒙了,八月十五血月殺劫已過,也是該登上摩天崖的時候了。

神念微微一動,蕭凡察覺到呂蒙從昏迷中清醒了過來,甩手將呂蒙從背上放下,只見呂蒙的一張堅毅的臉龐之上,灰頭土臉的被火焰燒過的痕跡,呂蒙剛剛醒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啊?我還活着?”

蕭凡一愣,直接一腳踹過去,道:“疼不疼?”

呂蒙不解,道:“怎麼不疼?要不你試試?”


聞聽此言,蕭凡哈哈一笑,道:“疼就對了,你沒死,趕緊爬起來,我們要去摩天崖之巔了。”

對於事情的發展,昏迷過去的呂蒙卻是壓根一點都不知道,強撐着受傷的身體,呂蒙緩緩站起,與蕭凡肩並肩的向摩天崖之巔行去,蕭凡的心中雖然有些着急,但是爲了照顧受傷的呂蒙,卻是也並沒有加快速度。

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和疑惑,片刻之後,呂蒙還有有些猶豫的轉頭向蕭凡問道:“祝融的分身怎麼消失不見了?”

“被滅了。”對於這些,蕭凡根本沒有必要去隱瞞,直接沒有任何思考的便回答道。

得到答案,呂蒙的身軀微微一顫,有些驚駭的繼續問道:“你滅的?”

腳步突然一頓,蕭凡停在了原處,疑惑的轉過頭來,望着呂蒙,道:“在你的認知裏,我有這麼強麼?我要是真有那個實力就好了。”

“呵呵…”呂蒙有些不好意思的撓着後腦勺傻笑着,其實在呂蒙的心裏,對於這個叫做蕭凡的同齡人,還是有些忌憚。畢竟在蕭凡的身上,發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了,由不得呂蒙不去多想。

看到蕭凡默不作聲的又繼續往前走,呂蒙趕緊小跑着追上去,道:“蕭兄弟,到底是誰把巫祖分身給滅了啊?那絕對是個牛人啊!”

嘴角輕輕淺笑,自從見識到呂蒙體內的武魂覺醒之後,蕭凡對於這個曾經想要至自己與死地的敵人,竟然沒有了絲毫的反感。只聽蕭凡笑道:“滅掉巫祖分身的那個人,我也不知道是誰,我只看到他穿着一身的血色戰鎧,手中持着一柄三尺的血色長劍,背後飄飛着一張猩紅色的披風!”

蕭凡對於那個強者的描述,讓呂蒙猛然一怔,臉色駭然一變的頓住了腳步。蕭凡疑惑的回頭,剛要開口問他怎麼了,便聽呂蒙擡起頭來,道:“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說的那人應該是上古傳說中的殺神白起!”

“白起?與人傑呂布齊名的上古殺神?”蕭凡右手的食指點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語的唸叨着。回想起那位強者沖天一般的絕世殺意,還有北斗星辰與血月之間交織的血色光柱,蕭凡不禁點了點頭,或許真的是殺神白起,別人的話,誰能夠擁有如此驚天的實質殺氣?

看到呂蒙還在那裏皺着眉頭沉思,蕭凡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將他驚醒,道:“好了,別想這麼多了。等到了摩天崖之巔,在這摩天羣山之間的一切謎底,也就一一揭開了。”

聽聞此言,呂蒙也感覺說的在理,便晃了晃腦袋,將胡思亂想的情緒平靜下來,兩人一路無話的向摩天崖之巔走去。

與此同時,在摩天崖之巔,死神哈迪斯,血月狼王,殺神白起三人也看着蕭凡與呂蒙二人向他們這裏走來,這場血月殺戮之劫,三人都是大有所獲,哈迪斯還惦記着被蕭凡封印的血天使阿奴彼,因此並沒有離去,至於血月狼王與殺神白起則還有着他們的任務。

遠遠的,蕭凡和呂蒙二人已經看到了聳立在摩天崖之巔的巨大石碑,一路上來,卻是並沒有再起波瀾,讓兩人緊繃着的神經終於稍稍鬆緩,直到走進了,映入兩人眼中的,是三位盤膝而坐的強者,死神哈迪斯背對着二人,白起和血月狼王則是正面對視着他們二人。

蕭凡的第一眼,便是望向一襲血色戰鎧的白起,當灰色的深邃瞳孔與一對血色的殺眸對視的剎那,蕭凡直感覺一股宛若實質的殺氣刺的眼睛生疼,靈魂識海都跟着不停的晃動,彷彿下一刻便會崩潰,支撐着蕭凡還繼續站在這裏的,唯有心底那份不羈的孤傲。

看着白起的瞬間,呂蒙的身軀微微一愣,而後便直接單膝跪地,恭敬的拱手低頭道:“晚輩呂蒙拜見殺神,血月兩位前輩!”作爲人傑的後人,在家族之中,自然有着白起與狼王兩人的影像,看到真人的霎那之間,呂蒙便認了出來。

一股不可抗拒的氣勁,緩緩將呂蒙托起,只聽血月狼王開口道:“恩,難得你這個小輩還能認出我們來,武魂覺醒後,你小子也算有了呂布當年的一點樣子了。”

就在此時,蕭凡懷中的小龍感覺到了蕭凡的異樣,金色的龍眼望向平靜的坐在對面的白起,一聲龍嘯猛然驚起,卻是嚇了在場衆人一大跳,同時也將蕭凡從無盡殺戮的幻想中驚醒過來,至於白起則是微微一笑,有些玩味的望向小龍。

回過神來,蕭凡便拱手道:“晚輩蕭凡拜見各位前輩。”孤傲如斯,蕭凡並沒有如呂蒙一般行此大禮,能夠做到如此這般,天地之間,強者爲尊,出於對強者的尊敬,拱手行禮,已經算是蕭凡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狼王望向蕭凡,蕭凡也同時望向這個昔日曾經見過一次面的狼王,只見在狼王額頭上的那個血色的月牙,此時卻是比曾經更加的清晰,就好像一個真真切切的血月,蕭凡頓時想到一頭千丈的巨狼將血月吞噬的場景….

打量了蕭凡一番後,狼王微笑着緩緩開口道:“不錯,不錯,五年的時間,成長到如今這個地步,果然是天資縱橫。”

微微一怔,蕭凡心中不由得一陣冷笑,看來他們還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心裏雖然如此想,但是蕭凡依然還是拱手道:“血月前輩謬讚了,小子的路,纔剛剛開始。”

一語言罷,擡眼的瞬間,蕭凡的眼神頓時被那高聳而起的百丈石碑吸引,整塊石碑,通體都是漆黑色的不知名的石頭鑄成,四個金色的大字,筆走龍飛的書刻着:軒轅之墓!

殺神白起緩緩起身,血色的眸子掃視蕭凡和呂蒙二人,道:“數萬人進入摩天山脈,最終只有你們二人有資格踏上摩天之巔,作爲人皇之墓的守護者,你們二人都將得到應有的獎勵。” 經過這位少年的提醒,童川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距離天明不遠了,甚至東方已經露出火紅的雲霞了。

取出乾糧清水吃了一些,而在這段時間之中,晏紫一直不肯放過童川,非要問剛才兩招是怎麼回事,讓童川一陣頭大。

「我也不知怎麼回事,無意使用出來的而已。」童川無奈道。

似乎相信了童川的話,晏紫沒有再詢問,其實她明白,這不過是童川的敷衍而已,但是她也理解,那種可以說是壓箱底的殺招,怎麼可能隨便告訴他人。

吃過東西之後,在柯志的招呼聲中,一行二十四人再度行進,向著目的地源城趕去,按照預計,還要半月的時間才能夠到達目的地,因此也沒人露出焦急之sè。

趕路總是枯燥的,好在有著晏紫這個小丫頭在一旁,不然童川真會被悶死,一行二十四人之中,也只有他二人在不斷交談。

至於交談的內容就沒有多少營養了,反正也是打發時間而已。

時間過去,當夜晚來臨的時候,在伊香的建議下,二十四人再度休息,當然還是有人輪流值守,做為男弟子的童川自然跑不掉。

半夜,童川盤坐在地面之上,雖然手握長劍,但是卻並未如同昨夜那般練劍,只是握著長劍不斷划動而已,沒有劍影出現,也沒有劍芒劃過。

而童川的動作也是並非不變,有著反手橫劈,有著俯劈,至於最後一個動作則是刺,就是這三個動作,讓童川無休止的重複了一夜的時間。

轉眼間,半月的時間即將過去,按照預計,今rì也將抵達目的地源城,而在這半月之中,每夜童川都會取出長劍練習,練的僅僅是三個動作而已,讓柯志等人有些失望,在他們眼裡,童川在試圖施展出當rì夜裡的兩招。

「原來是無意間施展出來的。」柯志心中嘆道。

不過柯志等人也沒有一人瞧不起童川,心中甚至覺得無意施展出當rì的兩招才極為正常,那種殺傷力的招數根本就不是不惑修仙者能夠做到的,唯有無意施展出來才是正常之事。

晏紫在最開始幾天還認為童川是在練習招式,心中不相信是無意之間施展而出,但是隨著時間逐漸過去,這種不相信也開始慢慢相信,當半月的時間過去,也不見童川再施展出當rì的兩大招數,她也終於相信了童川當時的解釋。

不過也沒人去提起這件事,無論童川是否無意施展,這件事都不宜多問。

當黑夜即將臨近的時候,童川也終於看到了源城的輪廓,遠遠看去,這源城和羅茲城相差無幾,只不過規模要大一圈而已,但是生活在這裡的人卻並不多,這一點從城中傳來的人聲便明白。

沒有任何停頓,童川一行二十四人向源城之內趕去,當到達城下的時候才減緩腳步,細細打量這座頗具規模的城市。

十丈之高的城牆全是由大理石堆積而成,即便是街道,也是由大理石鋪成,來往的普通人不斷,但是卻沒有如同羅茲城那般熱鬧。

「我們現在先去和師叔匯合吧!」伊香說道。

童川等人都是點頭,來到這人生地不熟的源城,第一件事當然是和師門長輩匯合,也好早點完成任務,早點回到紫雲門之內,此時的童川心中有著不少疑問需要找羽晨子解惑。

在伊香和柯志手中,有著一份地圖,自然是這源城的地圖,上面還標記得有師門長輩所在的位置,因此在城中轉悠不久,便見到了這一次執行任務領頭的師門長輩。

進入一個後院,見到這兩位師門長輩的時候,童川微微一愣,這不正是海飛和於餘二人么。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