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四個長老的臉色無比的難看,把雲族和雲亦涵給徹底恨上了!

「你們幾個把裡面的丹藥每個人服下一顆,然後把丹藥發給所有接觸過這種請帖,或者看到過的,和這張請帖出現時周圍的翡翠樓的人,每個人都讓服用一顆丹藥……」墨九狸丟給四位長老一個瓷瓶說道。

「是,樓主……」四個人每個人服下一顆丹藥道。

然後銀色拿著丹藥,和其中兩位長老轉身離去,給其餘人發放丹藥去了!

留下來的兩個護法長老,為首的灰袍老者看了看墨九狸有些欲言又止,墨九狸一般就稱呼他們四個人為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四長老,文老現在就是五長老!

其餘翡翠樓的人還是稱呼五個人為護法長老的,但是墨九狸卻是為了好區分,才如此稱呼的,五個人也沒意見!

「大長老,你有話就說吧!」 他出自地府 墨九狸看著大長老問道。

「樓主,雲族你打算怎麼處理?」大長老聞言這才問出來。

「你們覺得應該如何處理的好?沒事,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墨九狸看著大長老和二長老兩人道。

「樓主,我們翡翠樓不懼一個雲族,對方如此過分招惹我們,顯然是想不想繼續保持平和的關係,既然如此我們翡翠樓也不是吃素的,不如滅了對方……」大長老聞言猶豫了,最後直接說道。

「樓主,大長老說的沒錯,向來沒有人敢挑釁我們翡翠樓,我們翡翠樓不主動惹事,但是也不怕事!」二長老也跟著說道。

諸天重生 「行,那就按照你們說的做吧,今天起,雲族的人來一個殺一個,來多少殺多少,我有潔癖,動手的時候,記住別弄髒了翡翠樓的地方就行了……」墨九狸聞言淡淡的說道。

「啊……樓主你答應了啊?」大長老和二長老聞言,紛紛詫異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恩?我為什麼不答應?你們也沒說錯什麼啊?」墨九狸疑惑的看著大長老兩人問道。

「不是,我們還以為樓主你,會以和為貴的……」大長老想了想說道。

「我確實是以和為貴的,你們沒說錯!」墨九狸聞言想了想道。

「啊……那……雲族……」大長老和二長老聞言,又有些聽不懂了,看著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自從出事那天起,張雪整日就以淚洗面,而最讓她傷心的是除了生活中的依靠失去了,精神上的依靠也失蹤了,不管她什麼時候上網卻再也看不到老男人那彩色的頭像,只有黑白。

張雪一瞬間又有了一種崩潰的感覺,然而事態朝着越來越惡劣的方向發展着。張雨在沒有告訴任何人的情況下,獨自一人準備刺殺鄒胖子的家人,被對方的保鏢抓獲,打了個半死交給公安局,最要命的是這種行爲讓張家在江湖上名聲掃地。

張雪徹底沒有了主心骨,不過還好有軍子撐着她,在張雪最難過的晚上,他一夜夜地摟着她在懷裏,安慰她、撫慰她受傷的心靈;白天還要去公司處理業務,包括動用一切關係挽救那個不懂事的張雨,而如何對付鄒胖子的計劃也在軍子的主持下祕密展開。

就在張浩天死後不久,市局又接到了一起惡性死亡案件,局裏從上到下無不時刻如臨大敵,各個忙得猶如上足了發條的鐘。

這個案子卻並沒有造成社會性的恐慌,因爲這是個非常特別的案子,所以有關部門打了招呼,案情明朗之前不允許做報道。

招鬼術

湯隊長又感到無助了,郊外一座廢棄了很久的倉庫裏,裏面基本堆滿了各種破爛,因爲長時間沒有人整理,所以灰塵落得和雪差不多。 大叔不可以 靠近倉庫正中的位置,擺着一個鐵桌子,

嫡女要出嫁

桌子四方有四把鐵椅子,椅子上面分別反綁着一個青年,但是毫無例外,四個人的眼珠子都不見了,臉上只有兩個血肉模糊的肉窟窿,而從瞬間凝固死亡時的表情來看,似乎受到了極度驚恐,總之整個場面既血腥又詭異。

湯隊長急得直撓頭皮,他們這個組已經在這裏整整忙活一天了,卻沒有蒐集到任何證據,不過現場有另一樣東西讓人覺得奇怪,那就是在四具屍體的左邊有一個製作非常奇怪的鐵籠子,籠子的四個角各鑲有一個表情猙獰的鬼臉,而鐵籠頂上擺着一個都開始腐爛發臭的黑羊頭。

看到這一切湯隊長知道又該請教陳團長了,當然這屬於工作的範疇,所以他按照手續打了個報告,領導審閱後立刻聯繫了科研部。

接過鬼符的案子,我知道這個世上確實有密宗修煉法術,可老實說我對這方面確實比較反感,因爲好好的人爲什麼要去追求那些並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呢?可讓我沒想到的是,上一個案件才結束,這個案子又是和這方面有關的,路上我抱怨:";真倒黴,最近怎麼和鬼幹上了?";

陳團長笑道:";怎麼,你怕了?";

我道:";不是怕,而是我想不明白爲什麼會有這麼多人修煉鬼符。";

陳團長道:";你認爲這也是修煉者?";

我道:";難道不是嗎?我沒看出來有哪裏不像了。"; 第3844章

「怎麼了?剛才不是告訴你們了,來一個殺一個,來多少殺多少么?還有什麼問題嗎?」墨九狸看著大長老和二長老兩個人問道。

「明白,可是樓主你剛才不是說要以和為貴嗎?」二長老直接問出心中的疑問道。

「對啊,以和為貴,所以我只要你們把來到翡翠樓的人殺了,沒主動把雲族滅了,難道我還不是以和為貴么……」墨九狸一臉認真的說道。

大長老,二長老……

好吧,看起來他們想多了,樓主說的以和為貴,跟他們想的應該不是一個成語的!

「我們明白了樓主!」大長老立即說道。

墨九狸點了點頭道:「恩,你們下去吧!」

大長老和二長老這才轉身離去,走出一段距離后,大長老忍不住讚歎道:「果然樓主英明啊,我們從前都會以和為貴理解的不夠透徹啊!」

「是啊,看起來我們對以和為貴有些誤解啊,以後我們必須聽樓主的,對人對事都要以和為貴……」二長老聞言也說道。

墨九狸聽著邊走邊說的大長老和二長老,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幾下,她怎麼有種帶壞翡翠樓長老的感覺啊!

她不過是對雲亦涵印象太差了,十分不滿而已!

真的不是故意帶壞翡翠樓的長老們的哈……

墨九狸確實現在很厭惡雲族和雲亦涵,因為原本自己都可以直接飛升神界的,卻因為該死的雲亦涵惹出來的事情,讓她只能暫時耽擱在雲中界!

雖然到現在墨九狸也不知道翡翠樓,為什麼自己是樓主,但是白未央上次沒說完的話,還是讓感覺的出來,白未央並非是自己的敵人,那麼翡翠樓也極有可能是自己認識的人,在暗中幫助自己的!

不管對方為什麼隱瞞身份,幫助自己,但是白未央救過自己是事實,既然白未央把這個翡翠樓交給自己,她是不會因為自己和雲亦涵之間的過節,留下一個隱患,給翡翠樓帶來麻煩的……

再說文老等人,還要繼續留在翡翠樓呢,不管因為哪一點,雲族雲亦涵這個麻煩,她都必須解決完了,才能離開!

至於雲族要不要滅掉,雲亦涵是死是活,就看雲亦涵和雲族的做死程度了,她不是弒殺之人,但是也絕非好人,更加不會留下麻煩給文老和翡翠樓的……

晚上的時候,銀色來到墨九狸身邊,帶回來之前派人去查的蘇家的消息,銀色看著墨九狸道:「主人,你說的果然沒錯,我們的人潛入蘇家,發現蘇家主早就被雲亦涵收服了,主子回來的消息,雲亦涵的人也送到了蘇家,並且讓蘇家配合自己……」

「看起來,這蘇家早就被雲亦涵拿下來,哪個蘇欣渝如何了?」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沒見到人,但是相信過的並不好……」銀色說道。

「盯著蘇家,必要的時候直接用毒,別讓他們給雲亦涵幫忙,這裡的葯可以直接把人放倒,不致命,沒有我的解藥,誰也解不開。」 陳團長道:";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鬼符是一種修仙之術,當然我們都知道那是誘惑世上貪婪之人的,可老湯遇到的這人是在行招鬼之法,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我道:";啊,還有人沒事招鬼的,他是怎麼想的?";

陳團長道:";你別管他是怎麼想的,這世上就是有招鬼的方術,其實鬼符裏也有啊,還記得唐老師嗎?";

我立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陳團長又道:";他不就是人招來的嗎?";

一路談談說說沒過多長時間就來到了現場,因爲之前聽湯隊長介紹過情況,所以是有備而來的。

湯隊長站在倉庫外面抽菸,一看到我們立刻迎了上來道:";老陳,乾脆你把我這個部門一起兼併了吧。";

陳團長道:";那怎麼可以,我們的職能其實還是不同的,不過你也別擔心,我只要來了肯定會盡最大的努力破案的。";

湯隊長愁眉苦臉地點點頭道:";四條人命啊,這回日子真是難過了。";

陳團長笑道:";你工資那麼高,再不承擔點壓力那就沒有天理了,別急,我這不是來了嗎?";

湯隊長道:";咱也別在這兒廢話了,趕快進去看看吧。";

陳團長一把拉住他道:";先別進去,我有點情況要問問你,這個地方是你一早就派人進去了?";

湯隊長道:";是啊,怎麼了?";

陳團長道:";有沒有破壞現場的可能?";

湯隊長道:";我可就是幹這

《(綜漫)綜漫一旅》BY 漪涵 (僞珀耳塞福涅 冥後 動漫穿+電視筆趣閣

個的,老陳你太小看我了吧?";

陳團長道:";我不是這個意思,當然,這也不能怪你,因爲你也不知道。";

湯隊長道:";你在說什麼話,莫名其妙的。";

陳團長往裏面而去,邊走邊道:";行了,我馬上會告訴你的。";

當陳團長看到現場,眉毛立刻糾結起來,他前後左右地繞着現場中心轉了十幾個圈子,道:";老湯,我問你一點,當你們進入現場後有沒有發現地上有明顯的腳印?因爲我看到這地上的灰塵比較厚,應該能夠直觀地看到。";

湯隊長並不是最先到達現場的,於是他立刻找來第一批進入的同志,他們做過現場蒐集,但是並沒有發現腳印。

陳團長點點頭,他拉着湯隊長到一邊道:";老湯,你信我的話嗎?";

湯隊長道:";不信我找你來幹嗎?怎麼這次事情果真與你們部門有關嗎?";

陳團長皺着眉頭想了一會兒道:";不但有關,而且非常有關,我估計這段時間你會越來越忙的。";

湯隊長道:";你別嚇唬我,我膽子可小,這可已經有兩個大案子了。";

陳團長道:";會有第三個。";

湯隊長道:";你快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能不能別這麼吊人胃口。";

陳團長道:";我告訴你,從這個場面來看,可能這裏有人養鬼遭反噬了,而據我所知,一旦出現這種情況,那麼後果非常嚴重,除非能及時找出那個失控的鬼魂,否則它肯定還要繼續下去。"; 第3845章

「主子,蘇家人不殺嗎?」銀色詫異的問道。

「沒必要,我相信蘇家人被逼的居多,也就蘇家主等幾個人貪婪被雲亦涵收了,其餘蘇家人不過是跟著家主罷了,到時候再解決就行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是,主子,我這就交代人去辦!」銀色拿著墨九狸給的毒藥,轉身離開。

銀色剛走,宮本千夏就跑來找墨九狸了!

「怎麼就你自己一個人,千落離呢?」墨九狸看著宮本千夏問道。

「師父,他在閉關啊,師父那個雲亦涵太討厭了,不如我們去雲族揍他吧!」宮本千夏看著墨九狸說道。

「你打得過他嗎?」墨九狸無語的看著宮本千夏問道。

「當然了,師父你沒發現我現在很強悍了嗎?師父,我要跟你一起飛升神界,師父你不能丟下我哦!」宮本千夏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微微打量了下宮本千夏,才發現她的實力竟然也到了天星境修為了!

這讓墨九狸有些詫異,看起來千落離是真的對自己這個胖徒弟有心思啊,墨九狸相信如果不是千落離,宮本千夏是絕對不可能提升這麼快的!

只是對於宮本千夏想跟著自己去神界的事情,墨九狸還是有些猶豫,想了想墨九狸看著宮本千夏道:「神界沒有雲中界這麼自在,以你現在的實力,留在雲中界,再也沒有人敢欺負你,但是去了神界,你可能就是墊底的存在,誰都可以欺負你,我也未必保護的你,所以……」

「師父,不管到了神界變成什麼樣子,我都要跟著你,你不答應我就自己跟著你,我能從中仙界一個人找到師父,就算是神界我也能找到師父的……」宮本千夏直接打斷墨九狸的話,固執的說道。

墨九狸看著宮本千夏眼底的認真和執著,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是沒用的,就算自己不帶著她,這丫頭也真的會自己去神界找自己的,想了想墨九狸無奈的輕嘆一聲……

「離開前讓翡翠樓的人,把你爹安排好!」墨九狸看著宮本千夏說道。

「我知道了師父,謝謝師父!」宮本千夏聞言開心的說道。

狼情首席 宮本千夏離開后,接下來的日子,墨九狸也沒什麼事情做,每天就聽銀色來告訴自己一些消息,其餘時間墨九狸都很閑……

大部分時間,墨九狸都是人在外面,但是神識在空間內,查看紫夜的情況!

外面,雲族的人也是一批批的不斷的派來翡翠樓,直到所有來到翡翠樓的雲族人,不管實力多強悍,不管對方來是為了傳話,還是送信,一個都沒有回去的時候,雲亦涵終於不再派人前來了!

墨九狸回到雲城的半個月後,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兩人紛紛醒來,身體也有兩家的煉丹師調理著,恢復了大半,要不了三個月的時間,他們的實力和身體就能恢復如初了……

或許是差點死過一次了,兩個人這次醒來后,心境上有了不少的變化,但是他們都記著一個人一件事! 湯隊長眉頭也開始和陳團長那樣糾結了,他道:";你可不可以說得詳細點,我聽不懂。";

陳團長道:";那好,我告訴你詳細資料,修習巫術的都知道巫師其實分黑白兩類,白巫師修大法,黑巫師修邪法;而黑巫師中有一種巫師被人稱爲死靈法師,他們是一羣追求通靈的人,沒有任何資料記載過是否有人能夠修成這種邪法;但是一旦死靈法師招來了鬼魂,卻無法控制,那麼很有可能造成嚴重反噬,因爲亡靈是不願被打攪的。";

湯隊長聽得嘴巴張得老大道:";你這是真的假的?";

陳團長道:";我說了你不能相信吧,你還說不會的。";

湯隊長道:";我錯了,你繼續說下去。";

陳團長道:";現場你是看到了,四個死者和一些現場物品,對你們而言可能僅此而已,但是我能看出來這一切都是死靈法師做法的祭壇。";

";那四個人,分別佔據的是天地風雷四部,鐵桌面是天,四條腿代表天涯海角,這是表示天地間一切事物盡在此地。籠子上的黑羊是陰祭,因爲公羊本來就是一種性格陰沉的動物,據說它會趁人睡着的時候吸食人的靈魂;而黑顏色的公羊更是極品,黑巫師開壇做法,黑羊頭是必須的物件,而這個鐵籠又名攝魂罩,是關鎖人靈魂的法器,也就是鎖這四個死人靈魂的盒子。";

湯隊長道:";那他們爲什麼沒有眼珠子呢?";

黑焰騙徒帖吧

陳團長道:";因爲死靈法師認爲,人在看到鬼被嚇死的瞬間,眼睛會留下鬼的影子,所以爲了避免泄露他們都會挖掉祭品的眼珠。";

湯隊長聽罷半天,才拍拍腦袋道:";你讓我想想你說的話,我得考慮一下這個報告怎麼寫。";

陳團長笑道:";你現在應該知道進來前我問你那句話的意思了吧。因爲很明顯這是個兇案現場,而就算是一個沒有絲毫刑偵能力的人也能看出,兇手在殺死幾個被害人以後離開了這裏。 崛起美利堅 我怕的就是你們弄壞了現場遺留下的兇犯腳印,但是你們並沒有查出腳印的存在,湯隊長你想過這是爲什麼嗎?

湯隊長道:";你的意思是……";

陳團長點頭道:";沒錯,我的意思就是兇手根本不是走着出去的。";

湯隊長道:";老陳,對付這些東西可不是我的強項了。";

陳團長道:";這當然也不是我的強項。";頓了頓又道:";但是我的責任。";

我們不搞刑偵,離開現場後馬天行道:";團長,看來這個事情真的搞大了,如果真要是鬼怎麼辦?";

陳團長對他道:";你不是纔對付一個嘛,這麼快就忘記了?";

馬天行道:";倒不是忘了,只是我實在不想在和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打交道了。";

陳團長道:";你本來就是和莫名其妙的東西打交道的人,否則國家成立我們這個部門又是幹什麼?"; 我道:";團長我還是有點不明白,這個案子表明的到底是怎樣一場陰謀,從兇手到死者他們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關係呢?";

陳團長道:";本來聽老湯的意思我以爲是有人招鬼,結果遭反噬,但是從現場細節來看,應該是有人想獲得某種隱性力量,而使用了邪法,而且我認爲這個人已經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我道:";那我們可就麻煩了。";

陳團長點頭道:";你說得一點都不錯,這件案子不同於我們之前辦的那件,因爲雖然我知道鬼符這個東西,但是我並沒有見過,可是這種招鬼術我是知道的,大壯應該也知道吧。";

何壯點頭道:";我見過最兇的。";

他這一句話立刻引起了我們的興趣,馬天行道:";壯子,別說一半話,最兇的應該是什麼?";

何壯道:";頂級的死靈法師可以控制屍體。";

我道:";那不就是湘西的趕屍術嗎?";

何壯不屑地哼了一聲道:";那個不如說是障眼法,我說的是真的控制屍體行動。";

陳團長補充道:";也就是成語說的行屍走肉。";

何壯道:";但是如果死靈法師能力超強,就可以喚醒長眠地下的屍體主人,這就是兇屍。今天那個祭臺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招鬼,一種是尋屍。";

陳團長道:";你比我專業很多啊,今天又從你這兒學了一招。";

何壯道:";無論是哪一種,如果失控就會很嚴重。";

陳團長道:";是啊,我估計這兩天又要出惡性案件了。";

結果到了中午,湯隊長的電話就打來了,他道:";那四個死者的身份都調查清楚了,很奇怪,他們都是屬於同一家公司的,起北集團。老闆因爲懷疑與一樁謀殺案有關,現在正在公安局接受調查。";

掛了電話陳團長對我們道:";看吧,我就知道這裏面有大事情,搞不好就和黑社會的恩怨有關係。";

我道:";團長,這也太玄乎了吧,這和招鬼有什麼關係,難道黑幫裏面也有巫術高手?";

陳團長道:";這很意外嗎?混黑的人絕大部分都相信鬼神報應說,有這方面的研究也很正常。";

我道:";我看太抽象。";

馬天行道:";你這麼急着總結幹嗎,這件事我看纔剛剛開始,別這麼性急。";

陳團長點點頭道:";你們看吧,一切要亂了。"; 第3846章

讓兩人都記著想去拜訪的人自然是墨九狸!

而心中記掛的事情,自然是雲族的事情,醒來后雲城的一些事情,也不斷被兩個人得知了!

最後,陸家老祖聯繫了高家老祖,兩人商量一下,約了個時間,決定一起前往翡翠樓感謝墨九狸,當初墨九狸給他們療傷的診金,他們都沒送去呢……

於是,墨九狸的神識還在空間內,研究著藥王谷弄回來的藥材時,小書就說銀色來了!

墨九狸只好把藥材放下,神識退出空間,然後讓銀色進來,得知陸家老祖和高家老祖,帶著陸家主,高家主,陸明翰,高銘和高菲幾人來了!

墨九狸大概猜到了對方的來意,所以就讓銀色把人安排在一個大廳內,自己等會兒就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