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程可歆不想再繼續站在這裡看顧遲和程若兒表演親熱戲,也沒有理會程若兒的話,轉身就走向了後台。

程若兒以為這樣的舉動和言語還能像以前一樣刺激到她嗎?以前她是因為愛著顧遲才會在意,現在她巴不得離顧遲遠遠的,又怎麼會被她氣到。

「可歆,你先別走,你聽我說……」看到程可歆離開了,顧遲抬腳就想要追上去。可是程若兒卻死死的拉著顧遲不放手。

「顧遲你想要幹嘛去,你別忘了,你們已經離婚了!」

無奈之下,顧遲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程可歆遠離了自己的視線。用力甩開程若兒的鉗制,顧遲語含怒氣,「你到底想要幹嘛!剛才的話又是什麼意思!」

他好不容易才能再次見到蘇可歆,依照現在她現在對自己的態度,下次想要單獨和她見面還不知道會是什麼時候。他還沒有問清楚她剛才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而且剛才程若兒怎麼那麼說!雖然說他現在的確和程若兒住在一起,但是那樣的話也太容易讓人誤會了。

看到顧遲對自己發火,程若兒的眼中立刻就有了霧氣,哽咽著說道:「顧遲,蘇可歆她只是你的前妻,我才是你現在的女朋友,你怎麼能拋下我去追她呢?況且我說的話又沒有什麼錯,我只是想邀請她到家裡坐坐。」

聞言顧遲狐疑的看向了程若兒,他什麼時候答應和她在一起了?又是什麼時候說過她是他顧遲的女朋友了?

沒有看到顧遲的表情,程若兒拿出手巾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一副可憐兮兮,我見猶憐的模樣。

「你是不是看到蘇可歆現在變得那麼漂亮,而我又是一個殘疾,所以……所以就想要拋棄我重新去找她啊?顧遲,當初是蘇可歆主動離開你的,她已經不喜歡你了,只有我才是愛你的。難道這五年來,你還看不清楚我對你的心意嗎?」

「顧遲,我真的很愛你,即使當初是因為你我的雙腿才殘疾的,我也從來沒有怪過你。這些年,你也看到了,我是怎樣……」

程若兒還在訴說著自己的委屈和對顧遲的愛意,可是卻被顧遲的話給打斷了。「程若兒,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聽到顧遲連名帶姓的喊著自己,而且還問著自己這樣的話,程若兒一時有些愣住了。「什麼意思,我誤會什麼了?」

深吸一口氣,顧遲想到了醫生的囑咐,頓時有點猶豫,但是他現在不能再讓程若兒這樣誤會下去了。

蹲下,顧遲認真的看著程若兒的眼睛說道:「若兒,我知道,當初你的腿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的,我會對你負責,也會好好的照顧你的生活。但是——」

顧遲加重了語氣。

「但是你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對你也沒有男女之間的感情。」

「這不可能!」聽到顧遲的話,程若兒激動的喊道,隨後緊緊的抓住了顧遲的手。「顧遲,你忘了嗎?五年前你答應過我,你會一輩子陪著我的,你不能食言啊!」

「五年前我的確答應過會陪著你,會照顧你,但是我並沒有答應會和你在一起。若兒,我們之間的事情早就已經過去了,你就不要再沉溺在過去的感情中了好不好?」顧遲耐心的勸說著程若兒,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無奈程若兒抓的實在是太緊了。

「怎麼可能!你騙我!」程若兒厲聲哭道,「我不相信,這五年來你這麼照顧我,什麼都聽我的,無論我提出什麼要求也都會答應,你的心裡怎麼會沒有我呢?」

「我照顧你是因為你雙腿殘疾是因為我才造成的,我是因為內疚,而不是因為喜歡,你明白嗎?」

聽到顧遲的話之後,程若兒才意識到,這麼多年以來顧遲對自己從來都是保持在合適的距離,一根手指頭都沒有碰過自己。她一直以為顧遲是因為因為喜歡自己才會這麼小心的照顧自己的,原來竟然不是因為這樣嗎?

顧遲接著說道:「若兒,兩個人在一起是因為彼此喜歡,也只有這樣才會長久的在一起,你難道要我因為心裡的愧疚而和你在一起嗎?」

「我不管!」意識到顧遲心裡可能真的沒有自己,程若兒慌了,緊緊的拽著顧遲的手,神色中帶著哀求,「顧遲,我不管這些,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和我在一起的,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好了。我已經沒有雙腿了,如果你再離開我,我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若兒,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也不管!」程若兒已經有些抓狂了,「顧遲,你不能離開我,你不能離開我的!顧遲,我就只有你了,我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只要你在我身邊就夠了!我……」

「若兒!」顧遲抽出自己的手,雙手用力扶住了程若兒的肩膀,大聲對她吼道:「若兒你好好聽我說!」 被顧遲的怒吼聲給鎮住了,程若兒終於安靜了下來,滿臉是淚的看著顧遲。看到這樣的程若兒,顧遲也是不忍心說出接下來的話,但是他不能再這樣猶豫下去了。

「若兒,我不能,就算你可以,我也不能因為你的腿就強迫自己和你在一起。如果我真的這樣做的話,不但是對你不負責任,也是對我自己不負責任。」

「你騙我!這些都是借口,你就是忘不了蘇可歆對不對?否則的話,為什麼這些話你以前沒有和我說過,偏偏要在她回來的時候和我說!」

「是。」

沒有想到顧遲就這麼直接承認了,程若兒一時間呆住了,反應過來之後眼淚掉的更凶了。

「顧遲,蘇可歆已經不喜歡你了,她的心裡已經沒有你了,不然的話,剛才她不會就這麼直接的走。顧遲,你就放下她好不好?我們重新在一起,我們以後一定會很幸福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就算她不喜歡我了,我也會想辦法把她重新追回來。」顧遲看向程若兒的眼神中滿是堅定,「若兒,我忘不了可歆,這輩子我離不開她。本來我打算等你可以獨立生活了就去美國找她,但是既然現在她主動回來了,我就絕對不會再放開她。」

「那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呢?」一把推開了顧遲,程若兒沖著他激動的喊道,「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就不算話了嗎?」

沒有說話,顧遲不知道該怎麼和程若兒解釋,他確實是違背了自己當初的承諾。兩人之間陷入了沉默,只聽到程若兒的抽泣聲不斷的響起。

「若兒,對不起,除了這件事情,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良久之後,顧遲含有愧疚的聲音響起。

「好啊,不和我在一起也行。」程若兒眼中浮現報復,「那你就答應我也不能和蘇可歆在一起。只要你答應我,我以後就不再提和你在一起的事情。」

顧遲沉默不言。

「怎麼了?」程若兒嘲諷道,「你剛才不是還說什麼都可以答應我的嗎?」

「若兒,」顧遲輕捏眉心,「別這麼無理取鬧,我是絕對不會放棄蘇可歆的。」

說完顧遲也不管程若兒的反應,直接離開了。

看來想要好好的和程若兒說清楚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了,只能再想其他的辦法了。

「顧遲你回來!」看著顧遲逐漸遠去的背影,程若兒瘋狂的喊道,「你就這樣把我一個殘廢扔在這兒嗎?你還是不是男人!」

可是顧遲並沒有回頭,不是他真的狠心,而是類似這樣的威脅他已經聽了太多了,早就已經麻木了。

「啊!」程若兒失聲尖叫,毫不在乎這是公共場合,雙手死死的摳著輪椅的扶手。

蘇可歆,都是你!都是因為你顧遲才會對我說這樣的話!你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不死在國外!……

程若兒在心中用最惡毒的語言詛咒著蘇可歆,眼中閃爍著瘋狂的仇恨。

蘇可歆,既然你敢回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等著!我能把你逼出國第一次,自然也能再做到第二次。不!這次我要你的命!

……

程可歆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看到顧遲和程若兒已經離開了。長舒一口氣的同時,她的心裡也有點莫名的失望,可是卻想不清楚這股情緒是從何而來。

搖搖頭甩去自己腦中亂七八糟的想法,程可歆邁步離開了酒店。他們怎麼樣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情,現在已經和她沒有關係了。

走到酒店門口的時候,程可歆卻意外的看到了程若兒。此時的程若兒正在門口不遠處東張西望著,好像在等著什麼人一樣。

不會是在等自己吧?程可歆的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頭頓時就疼了起來。她是真的不想和這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女人打交道。

可是事實證明,自己的預感很准。果然,程若兒看見她之後,馬上就推著輪椅向她這邊過來了。

程可歆轉身就想走,但是卻突然間想到了什麼,又停住了腳步。她已經不是五年前的蘇可歆了,即使面對顧遲時有種意料之外的驚慌,但是她還是有這個自信來應對程若兒的。

既然她特意在這裡等著自己,那就看看她到底想要耍什麼花樣吧,免得又在不知不覺間被她從背後陰一把。

想到這裡,程可歆轉過身來,靜待著程若兒來到自己的身邊。

而程若兒則在看見程可歆的那一瞬間就差點抑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了,恨不能馬上就撲到蘇可歆的身上,把她那張魅惑顧遲的臉給抓花。

強制性的壓下自己內心的激動,程若兒在心中告訴自己:現在還不是時候,她還不能和蘇可歆撕破臉,等過一段時間,她一定會讓她和五年前一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要把自己所受的委屈在她身上千百倍的討回來!

到了程可歆的面前,程若兒勉強裝出一副愧疚的表情,「可歆,我已經在這裡等你好長時間了,我今天有一些話想要和你說。」說著程若兒就想要拉住程可歆的手。

抬起自己的手,程可歆故意將避開程若兒的動作做的很明顯,「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吧。」

「你這個賤女人,你以為我想要碰你!」面露尷尬,程若兒的心裡狠狠的罵著程可歆,但是面上卻做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好像程可歆在故意欺負她。

再配上她那一張看似清純的臉和坐在輪椅中的可憐樣子,已經有好幾個經過酒店大堂的人對程可歆投來了不善的眼神,警告和不滿的意味明顯。

程可歆心中冷笑,真不愧是程若兒,還是和五年前一樣會演,知道用怎樣的姿態才能夠博取別人的同情心。這一點,恐怕她永遠都比不上。

「可歆,我知道你怪我,五年前的事情是我做的不對,我和你道歉。」程若兒看似言辭懇切,「對不起可歆,對不起,五年前是我不懂事,是我不對,你原諒我好不好?」 竟然是來和自己道歉的,程可歆的心中不禁疑惑。她還以為程若兒是來警告自己不準和她搶顧遲之類的,畢竟那才附和她的做事風格。現在這是演的哪一出啊?

「程若兒,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不用這樣假惺惺的。」沒有任何的拐彎抹角,程可歆冷下臉直接對程若兒說道。

「可歆我知道我說這樣的話你可能不會相信,但是我真的知道自己錯了。」說到這裡,程若兒竟然還擠出了幾滴眼淚。

「你也看到了,我如今雙腿都廢了,老天已經給了我應有的懲罰了,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我好不好?」

「你真的知道錯了?」程可歆狐疑的看著程若兒。

「嗯嗯。」看到程可歆鬆口,程若兒急忙點頭,「可歆,我真的知道錯了,五年以來我一直想要當面和你道個歉,但是卻苦於沒有機會。現在好了,你終於回來了,我也算是了卻了一樁心愿了。」

看著程若兒眼神中流露出的真誠,程可歆差一點就要相信她說的話了。但是她以前吃過程若兒太多虧了,自然不會就這麼輕易的相信了她。

盯著程若兒,程可歆沒有說話,她倒要看看程若兒究竟想說什麼。

再次上前拉住了程可歆的手,程若兒聲淚俱下的哭訴道:「可歆,雙腿殘廢了之後,我一直都在反思我之前做過的事情,越想就越覺得後悔。你當初真心把我當朋友,我怎麼能對你做出那樣的事情呢?」

「也許是老天都看不過去了,所以才讓我的雙腿殘廢掉。可歆,我是真的意識到自己錯了,你就給我一個機會補償你好不好?現在想起我們當朋友的那段日子,我才覺得真的很美好,我不應該因為愛情拋棄友情的。」

「可歆,我想要重新和你做回朋友,我們還像以前那樣一起狂街,購物,吃東西好不好?我保證,我這次一定會真心待你的。你就給我一個機會好不好?」

說完之後程若兒雙眼含淚的看著程可歆,好像她不答應就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想要重新和她做回朋友?程可歆的心裡冷嗤了一聲,強忍著把她的手甩開的衝動。

五年前她就是這樣,先和自己做朋友,然後挖好一個又一個的坑等著自己往下跳。現在竟然又想故技重施,她真的以為自己笨到會再一次的上當嗎?

不就是演戲么,程若兒以為就她一個人會是嗎?

「你真的想要重新和我做朋友?」程可歆故意裝作鬆口的樣子。

「嗯。」重重的點頭,程若兒心中暗喜,但臉上依舊充滿愧意,「可歆,你就原諒我好不好,我一定會用時間來證明我真的知錯了的。」

「那好吧,」程可歆面色掙扎的說道,「我原諒你了。」

「真的嗎?」程若兒眼中有驚詫閃過,但是這次卻不是裝的。「可歆你真的願意原諒我?真的還願意把我當作你的朋友嗎?」

程若兒有些不敢相信,這樣的三兩句話,蘇可歆就原諒自己了!?

「真的,我原諒你了。」程可歆微笑著說道,「就像你說的,你的雙腿已經殘疾了,我相信你也從中得到了教訓,以後不會再做那些事情了。」

「謝謝你可歆。」程若兒感激的說道,「謝謝你還願意原諒我。」

「沒事的。」程可歆反而輕拍了程若兒兩下,安慰著她,「如今你雙腿不方便,一定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以後就不要再說那些道歉的話了,我們就當那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好不好?」

「好,那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以後都不提。」程若兒自然是滿口答應。

看了一下腕上的手錶,程可歆故作焦急,「我等會還有事情要處理,可能不能陪你了,你等會回家的時候小心一點。」

「沒事的,你有事你先去忙,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程若兒催促著程可歆離開,一副中國好閨蜜的模樣。

「好,那以後有時間再約出來玩。」故作抱歉的看了程若兒一眼,程可歆就起身離開了。

實際上程可歆是再也沒有辦法裝下去了,她在這方面實在是不如程若兒,演到這裡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看到程可歆已經走遠了,程若兒終於恢復了本來的面目,盯著程可歆背影的眼神滿是鄙夷,小聲的嘲諷道:「蘇可歆,看來你和過去一樣,依舊是一個白痴,竟然這麼簡單就被說動了。這一次,我要讓你狠狠的後悔做出回國的這個決定。」

出了酒店之後,程可歆就看到程洛的車在不遠處等著自己。心中有些過意不去,程可歆一路小跑。恐怕程洛已經在這裡等很久了吧?

剛打開車門坐上車,程可歆就看到程洛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

「怎麼了哥?」程可歆問道,「公司有什麼事情嗎?」

「公司沒事,你不用擔心,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在和程若兒說話,你沒事吧?」程洛可以說是最了解程若兒的人了,他很是擔心程可歆會在她手裡吃虧。

聽到程洛是在擔心自己,程可歆的心裡感覺暖暖的。這個世界上,恐怕只有自己的哥哥會真心的擔心自己吧。

對了,還有萌寶。想起自己的兒子,程可歆心裡有著小小的幸福。

「哥,你放心吧。我現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愚蠢的蘇可歆了,我不會再讓自己上程若兒的當了,我會好好的保護自己的。」

不想讓程洛除了忙公司的事情之外,還要為自己擔心,程可歆神情嚴肅的對程洛說道,表示自己真的會當心。

「你自己小心點就好。」說完全放心是假的,畢竟程洛也知道,和程若兒比陰人的話,程可歆的心眼簡直就是不夠看的。但是看到程可歆心中已經有了警惕,程洛也稍微安心了一點。

「我知道的哥,我們趕快回家吧,我想萌寶了。」提到自己的兒子,程可歆的臉上全是幸福的笑容,眼神中也是毫不掩飾的思念。

雖然才半日沒見到萌寶,可是她確實是想念的緊。

程洛此時臉上也是多雲轉晴,一掃剛才的陰霾和擔心,似乎耳邊已經聽到了那軟軟糯糯的聲音大聲的喊著自己「舅舅」。

兩人都是心懷想念,自然很快就到了家。

「舅舅媽媽,你們回來了!」一到家之後,萌寶就撲到了程洛的懷裡。小臉紅撲撲的,惹得程洛禁不住的親了一口。 「萌寶,你是不是只喜歡舅舅,不喜歡媽媽啊?」程可歆故作傷心的說道。

其實看到萌寶和程洛親近,程可歆很是開心。萌寶從小到大就沒有爸爸的陪伴,程洛在一定程度上充當了父親這個角色,教會了萌寶很多做人的道理。

但是平常沒事逗逗兒子么,她還是很樂此不疲的。

「哪有,我也很喜歡媽媽的。」說著程忘就向程可歆伸出了雙手,示意要她抱抱。等從程洛的懷抱轉移到程可歆的懷抱里之後,小傢伙還不忘抱著程可歆的脖子,重重給了自己的媽媽一個香吻。

其實小傢伙心中的潛台詞是:「媽媽真是一個幼稚鬼,都這麼大了竟然還和舅舅爭風吃醋的。哎,可憐我小小年紀,就要學著不能顧此失彼啊。」

如果程可歆可以聽到這些話,一定會問小萌寶說:「這些成語都是誰交你的?」

真是太準確了好嗎?作為一個從小在美國長大的孩子,竟然能把中國的成語用的這麼溜,她這個做媽媽的都忍不住驕傲了啊!

看著母子兩個溫馨的互動,程洛眼帶笑意。眼前的一幕是他這五年來溫暖的源泉,也是他曾跟自己發誓,一定要用盡全力去守護的。

「可歆,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就先去書房了,你陪著萌寶玩吧。」和程可歆打了一聲招呼,程洛就上樓去書房了,客廳里只剩下程可歆和程忘兩個人。

「萌寶,你今天有沒有乖乖啊?告訴媽媽都做了什麼事情好不好。」程可歆忍不住捏了捏自己兒子的臉,你說她怎麼能生出這麼可愛的兒子呢?

偷偷的撇了撇嘴,程忘還是把這一天做的事情都和程可歆詳細的說了一遍。因為他知道媽媽這是在擔心自己,所以他不能讓媽媽擔心。

聽完程忘的彙報之後,程可歆寵溺的揉了揉小傢伙的頭,「萌寶真乖。」

「媽媽,我……我可不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啊?」不同於以往的鬼馬精靈,程忘小心翼翼的看著程可歆開口問道。

「什麼問題啊,神神秘秘的。」被兒子的模樣給都笑了,程可歆幫他整理著有些亂掉的外套,「你問吧,只要媽媽知道,媽媽一定會回答你的。」

「真的嗎!」小傢伙興奮了起來,「那媽媽你可不可以告訴我,我爸爸在哪裡啊?」

聽到程忘的問題,程可歆頓住了自己的動作,又想起了今天和顧遲相遇的場景。

「媽媽,媽媽?」看到程可歆呆住了不知道在想什麼,程忘在她的面前晃著手叫道。

「幹嘛突然問媽媽這個問題?」程可歆回過神來,邊問邊繼續整理著程忘的衣服,只是神色已經沒有剛才的輕鬆了。

「媽媽你就告訴我吧,你剛才說過的,只要你知道你就會告訴我的。」程忘撒著嬌。

「以前媽媽已經告訴過你了,你爸爸在你出生之前就已經死了,以後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程可歆罕見的板著臉教育著程忘。

看到程可歆的面色,程忘也知道接著問下去只會讓自己的媽媽傷心。「我知道了媽媽。我以後不問了,你千萬不要生氣。」

「萌寶乖。」程可歆輕輕的抱住了自己的兒子,有些後悔剛才對著萌寶生氣。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沒能給兒子一個完整的家,她有什麼資格對著兒子生氣呢?

眼淚從喉間湧出,但是程可歆又不想在兒子面前哭,只能強忍著對萌寶笑道:「媽媽現在去幫你做飯吃,你在這裡乖乖的好不好?」

「好。」

聽到萌寶脆生生的答應聲,程可歆的心情也好了很多,笑著摸了摸小傢伙的頭,然後就轉身去了廚房。

看到程可歆離開,萌寶眨了眨眼睛,臉上浮現了一個得意的笑容,然後拿過了程可歆剛才放在桌子上的包,掏出了手機。

駕輕就熟的打開百度搜索頁面,萌寶輸入了「顧遲」兩個字。媽咪,你真的以為我不知道自己的爹地是誰嗎?既然你不肯告訴我,我就只能自己查了。

第二天,程可歆和程洛都有事要忙,就把萌寶交給了保姆照顧。

看到媽媽和舅舅都離開了家,萌寶開始纏著保姆帶他出去玩。經不住萌寶鬧,保姆把他領出了家門,去了他指明要去的一個肯德基。

萌寶早就已經查好了,順著這個肯德基再往前走兩條街,然後左拐就可以到他所在的地方了。不知道今天自己能不能見到他?

想到這裡,小傢伙的心裡暗自興奮著。

到了肯德基之後,萌寶趁著保姆點餐的時間快速跑出了餐廳,然後邁著自己的小短腿,氣喘吁吁的朝著自己的目的地奔去。

到了地方之後,萌寶打量著這棟建築物,心想應該就是這裡了,和照片里的一樣,上面的字也和照片里長的一樣。

深吸了一口氣,懷揣著心裡的小緊張,萌寶走進了這棟建築物。只見他的頭頂上方赫然是「遲曜集團」四個大字。

此時的顧遲正坐在辦公桌前處理著文件,門外傳來了兩聲敲門聲。

「進來。」很公式化的聲音,不帶感情,但還是讓門外新來的女秘書紅了臉。

強自鎮定下來,女秘書讓自己的聲音也盡量的公式化,「顧總,顧氏集團那邊剛才打來電話,說讓你現在前去開董事會。」

「好,我知道了,讓楊佐去備車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