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我江北大學文科小學霸聽到如此酸澀的詞句時,完全不懂的節奏,將自己都感傷失控了,再伴着祖宗磕磕巴巴的朗誦,我簡直快要出恭了。我的睡意噴薄而來,恍惚間有種回到大學上高數科的感覺,就在昏昏欲睡的時候。

我聽到祖宗說:“麻痹的這是啥字,算了內容就不說了,說了也不懂,這段掐了,不算數。”如此彪悍的話,頓時喚醒即將沉睡的我!

“坊間流傳,這《推背圖》是李淳風與袁天罡兩位地仙對唐朝及以後朝代重要事件的預測,十分精準,後來因爲虧破天機太多,兩位大人物擔心生孩子沒屁眼便沒有繼續推下去。

當然,這是官方說法,而事情的真實情況則是:這次推演是唐王祕令李淳風轄麟德司和袁天罡轄風鑑司聯袂進行的解開萬魂詛咒專項行動

。”祖宗的語氣透着陰間司法幹部的肅穆語氣。

“盛世貞觀,恢宏天下,要說若有可能破解這萬魂詛咒之法的只有李淳風與袁天罡這兩個地仙了。所以唐王便下了死命令,不惜任何代價,必須護佑崔家一脈不可絕戶!”

看來這唐王果然是爲明君,傳聞倒也不需。

“何爲地仙?”這鬼仙、神仙我倒是知曉一二,我好奇的問祖宗。

“地仙者,簡而言之就是人間的仙,天地之半,神仙之才。算是羽化登神仙的初始化階段,神仙界的基層幹部,不悟大道,止於小成之法。按照時髦的話也叫村官社區幹部吧!”祖宗的講解還真是相當接地氣。

思琢祖宗的話,既然是兩位地仙在幫忙,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是現在的情形!難道期間曾發生過什麼意外?

我打起精神,繼續讀着。

“話說,那日秋高氣爽,朗朗乾坤。李淳風正在推背演算的時候,袁天罡因爲失戀,而醉酒當場,一個踉蹌推倒了正在行法的李淳風,導致推演毀滅,神志受損,而無法再繼續。 特種兵王在山村 因全神貫注的李淳風被這一推導致神念岔氣,身心受損,因此嘎然而止,千古憾事。”

一聽如此,我不由自主的說“我靠,竟然這麼禽獸?”

讓我頗爲驚訝的是,在我雙手護額時,祖宗竟然沒有動手,“既然你是靠天罡老兒,我就不彈你了,但是下不爲例!”我趕緊點頭說好好好。

“俗話說地仙爲仙乘中之中乘,有神仙之才,無神仙之分,不悟大道,止於小乘或中乘之法,也只可盡人事而知天命,無法更改命運羈絆。”祖宗的話透着很強烈的無奈之感。

聽着祖宗的解說,我算是明白了“倘若這袁天罡醉酒後悶頭就睡,那我崔家現在可能早已家大業大,兒孫滿堂。袁天罡的無意一推算是把我們崔家推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間接犯罪也負刑責啊!

我早已從父親的口中得知了這本聽起來像是推拿鉅著的書到底對崔家意味着什麼。聽到祖宗的解釋,我感慨着點背的時候喝涼水都塞牙,實在是命苦不能怨政府,孩傻不能怨父母。

“李淳風是盛唐第一神人,預言宗師,推拿大拿,哦不,推演大拿。想當初,李淳風在推演的時間只是到了唐王返陽,祖宗我給唐王加壽,之後的一卦便是如何處理相關後事,誰知被袁天罡那醉鬼一把推沒了,自然便包括如何解開這萬魂詛咒。

唉,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運,終究已註定!既然是天意便是怪那袁天罡也無用了,世仇談不上,不過我還是不喜歡那傢伙!”祖宗說話的神氣雖然是輕描淡寫的,但我能很明顯的聽到他的牙齒因爲憤怒而咬的咔咔作響。

“我靠,我早就說咱這崔家點背是主題。怪不得我背運了二十多年啊,這是遺傳啊!”我再一次強調了自己的觀點,這衰運程度幾乎就相當於買了一張彩票,中了百萬大獎,然後在領獎的路上把彩票丟掉一般的概率,想一想心緒堵塞,說一說鬱悶非常



感慨之後,我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順勢一擡頭看見祖宗黑線的表情,頓時後悔不迭,我的智商繞過了理智讓我噴出了那個讓我非常後悔的“靠”字。

“靠個毛啊,大學生注意點素質。”於是我正義凌然十分悲愴的閉上眼睛,等待着腦門上驚天動地的一彈所傳遞的痛感。

“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誰知,過了好一會都沒有動靜,我好奇的睜開眼睛看着右手凌空顫抖的祖宗說,“祖宗這次怎麼沒有爆慄,這提心吊膽的感覺還真是不好受啊,趕緊的吧,我都準備好了!這結果不恐懼,但這等待的過程卻着實難受啊!”我有點主動作死的節奏。

祖宗瞪着着兩個銅鈴一般的眼睛看着我悲傷的說,“你以爲我不想彈你小子啊!實在是你小子腦門上已經找不到下手的地方了,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不是祖宗不想彈,只因你頭已無處,這兩下就先欠着吧。”

我一摸,果然如此,額前是許多層巒疊嶂大小不一的包,估計疼到麻木已然沒有直覺了。我剛想解釋,現在的大學生那口頭語是多麼強悍。突然想起,那也就是說,既然李淳風因爲這推演中斷,能力受損,想必今後解咒之路,我定然要看袁天罡的臉色了。

看樣子祖宗此刻也顯然沒有明確的戰略部署啊!現在是東風有了,萬事都不具備啊!

“既然推背圖已經推算不出接下來的部分,那我應該怎麼解開這萬魂詛咒啊?雖然我能認出北斗星,但看不出有啥意思呀!”我鬱悶的看着祖宗。

祖宗點了點頭,“這冊天儀式,所需的四件神器會隨着玄武之血的點燃而現世,既然你已點燃玄武之血,這後路便有徐鈞指引,不用着急,解開萬魂詛咒的過程便是尋獲這四件神器的過程,所在之處,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所要做的只是在踏上解咒之路前,做好各種準備。”

“冊天儀式是什麼?”我被祖宗的話弄的一頭霧水!

“冊天儀式簡單些說,便是以炙血玄武之力,藉助四件神器,改寫封鬼榜,給那些前朝遊魂野鬼一個名分,以名利化解怨念,赦免這些原本悄咪咪死去的冤魂幽鬼之罪,使其不再受遊魂野鬼之苦,獲得名分,成爲陰兵鬼將的意思!”

聽着祖宗的話,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冊天儀式就是大赦亡魂,招安收買的意思。

“雖然袁天罡這貨因爲喝酒壞了大事,但經過這麼多年我也想清楚了,有些東西便是註定的,不在人力可控範圍,這也就是爲什麼會有奇蹟和意外的發生。

袁天罡爲了挽回自己的過失,在羽化登仙之際將自己的地魂留在了人間以待解咒之路所需,而這地魂便是你現在看到的身在崔家的徐鈞!”聽祖宗的意思果然驗證了父親的話,這天罡地魂的徐伯。

看來這“白癜風“果然是那傳說中的大人物。

“祖宗,我有一件事情非常之好奇,讓我抓心撓肺的難受,就是徐伯爲什麼是這個膚色啊?難道當年的袁天罡還有白人血統不成?”我一口氣說出了心中的疑問,頓時感覺舒服了許多



祖宗聽聞我的話,頓時笑的鼻子嘴巴一起冒火,噴出的火星子噼裏啪啦的:“想什麼那!袁天罡是真二八經的華夏人,別跟棒子們是的,見誰都說是棒子國的,前段時間報紙上還說我都是棒子國的,這不鬼府紀委還專門約談了我!麻痹的,說起來都是淚!

看着祖宗悲傷逆流的表情,我頓時憋住了笑意,繼續聽着:“這事情吧說來也好笑,我跟你說了你可以保密啊!我答應袁天罡說要說了生孩子沒屁股了!”

我一聽生孩子沒屁股,我趕緊伸手摸了摸,幸好還是前凸後翹。

看着祖宗還沒說就笑的口水火星齊冒的樣子,我頓時向後猛退,生怕不小心被烤焦了。等祖宗好不容易冷靜了一些才又說道:

“這袁天罡本是個有極度潔癖之人,還自詡大唐第一帥,說起這大唐第一帥我都懶得說他,就他那樣式跟我比,能比嗎?臭不要臉的玩意兒,氣死我了!!!這傢伙爲了裝逼,提升逼格,在留下地魂的前幾天扯着自己的地魂狠命的洗啊,那真是,咔咔的,誇誇的,知道的是在洗自己的地魂,不知道的還以爲刷鞋子哪!對自己確實下的去手,用力很猛!”

聽着祖宗的話,那火辣的場面頓時出現在我眼前。“你猜怎麼着,這傢伙一口氣洗了七七四十九天,愣是把黃皮膚洗成了白癜風!而扯的是,爲了讓自己的地魂看起來正常一點,就扯起地魂放在太陽下暴曬了七七四十九天,麻痹的,簡直是禽獸啊,那簡直是忒兒慘了啊!”

萬億市值不是夢 光是聽祖宗說,我都發顫,這玩意也忒他碼狠了吧!祖宗傷感了一會後說,“結果這地魂就洗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因爲暴曬過度,所以不能見光,不論走到何處都要舉着一把紙傘,忒兒慘了!”

聽到此處,我對現在的徐伯那是十分之同情啊,攤上個這麼樣式的主,這點背程度幾乎可以和我相比了!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個個都有點背的由!

正在我深陷傷感的時候,祖宗大笑着說:“若是那傢伙知道自己地魂現在的樣子定然氣的鬍子都歪了。”鬍子一顫一顫的明顯都歪了,這苦笑間轉換的效率簡直爆表。

這哭笑的頻率把我都逗樂了!就這樣我們大笑了幾分鐘之後,我好奇的說:“祖宗,這徐伯的事情我一直深感好奇,怪不得我覺得有什麼地方不正常,原來不是人啊!”這話到此處,我覺得自己好像說錯什麼了,怎麼都感覺像是潑婦在罵街的感覺啊。

“不是人”很明顯是罵人的節奏,可是我又想不出用什麼詞來代替,於是渴望祖宗來解釋一下。祖宗笑了笑說:“哈哈哈哈不是人,可不是不是人嘛!是人能幹出這醉酒推人的事情嘛?”話到此處,祖宗的牙齒又開噼裏啪啦的作響,不知道的還以爲嘴裏咀嚼着乾脆面似的!

我腦際中傳來祖宗罵罵咧咧撕書的聲音頓時讓我花容失色。

祖宗這沒斷句、沒標點、沒停頓的語氣,加之遇到陌生古字隨時跳過的朗誦,讓我反覆崩潰,不得實質,懂了一些,不懂的更多,都是尼瑪應試教育惹的禍。

祖宗咬牙切齒的道:“讀不下去了,尼瑪更老太太的裹腳布一樣又臭又長,寫的鬼都看不懂,完全是在糊弄鬼

!”隨着一聲嘆息,可能是氣憤過度,用力太猛,伴着濃煙火星子,祖宗劇烈的咳嗽起來,明亮的火焰,滾滾的濃煙,有種突然一起還看流星雨的感覺。

我趕緊雙手合十許了一個心願!保佑父母身體安康,保佑自己萬事順利,保佑周沫幸福快樂……。到祖宗咳嗽停下,火星消失,算算大概許了20多個願望。

“《推背圖》就說到這吧,專業書籍還是留給搞專業的人看吧,你跟我一樣知道幾根皮毛就行了。還算這袁天罡有點擔當,是個帶把的主!他要是直接跑求了,我也好借題發揮,百萬酷刑來一套,誰知他竟然將地魂留世,我也不好意思下死手了。閻王說的對,就算沒有袁天罡還有別的天罡說不準整出啥幺蛾子,這是命數!出來混,始終要還。”祖宗這級別的大員也有無奈與妥協,這就是生活。

無法改變那就適應,不能挽回那就繼續。

“宿命積福應,聞經若玉親。當初我騙鬼救唐王,而今被鬼整下宿命,縱使沒有袁天罡之一推,也會有王天罡、李天罡冒出來。”琢磨祖宗的話,確實是這麼個理。

“徐鈞自打袁天罡羽化登仙,位列仙班之後,便一直以使者的身份定居崔家,負責將因萬魂詛咒而無法知曉自己身份的崔家之人帶回崔家的差事,這麼多年了,工作還算比較負責,雖無大功但也沒小過!

他是袁天罡的地魂所化,不再輪迴之內,雖然時常冬眠,偶爾失聯,但這本事卻不打折扣,淳風技術不復往日,就靠這徐鈞當軍師了。”

想起那活死人的狀態,白紙肌膚,無仁雙目,黝黑紙傘,鬼仙身份,我頓時打了一個寒顫。 兩不相見,兩不相欠 心道好險,辛虧上次沒有對他動手動腳,捏一把,摳一下的,要不這以後的日子可就真心不好過了。

“祖宗,聽父親說,這徐伯是天罡地魂,鬼仙之身!這一鬼一仙,總覺得怪怪的,這鬼仙到底是什麼?”難得祖宗心情多雲轉晴,我趕緊將心中的疑問能解多少算多少。

結束了《推背圖》稀裏糊塗的讀魂講解,祖宗清了清嗓子眼的炭和柴火開口說道,:“這鬼仙,也叫做鬼靈。《鍾呂傳道集》說,鬼仙者五仙之下一也,這五閒分別是天仙、地仙、神仙、人仙、鬼仙。

形如槁木.心若紫灰,神識內守,一志不散,乃清靈之鬼,非純陽之仙,以其一志陰靈不散,故曰鬼仙”。

聽着祖宗的文言文,頓時專業優越感油然而生。

見祖宗從鼻孔中掏出食指,將一個被燒的通紅的鼻屎隔空一彈,一團肉乎乎的紅色的物體便徑直落在奈何之中,發出“次啦”一聲!冒出滾滾紅色水汽!

接着慢條斯理的說:“徐鈞作爲位列仙班的天罡地魂,無需鬼修,出現那一刻便是這鬼仙,遊離在三界之外,超脫於生死之間,不過因爲體質虛弱的緣故所以時常會進入機械昏睡狀態,屬於玩智力還行,玩體力不求行的角色!也沒什麼拽的不行的地方!”

“關於徐鈞的事情我日後再與你詳談吧,你只要記住關於解開崔家萬魂詛咒的事情你都聽他的就行了

!這老小子必然會想盡辦法幫你的,只有天魂地魂合一,這袁天罡修爲方能更進一步,所以那老小子也急。

看來祖宗說的釋然很明顯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我必然要站在對袁天罡十分鄙視的角度方能討得祖宗歡喜,剎那間,我感覺我逝去的智商好像歸順回來不少。

“鄙視歸鄙視,但我是個胸懷坦蕩的領導,要說實力這袁天罡這老小子倒也是有些本事的,文筆不錯,寫了《六壬課》、《五行相書》、《稱骨歌》等好幾本書,家境殷實。

這老小子發明的風鑑確實不凡,光是聽風的動靜便能斷吉凶。捏風、馭風、追風、燃風之術確實不同凡響,看風向知吉凶,感風力斷福禍,速度飆起來比風還快。所轄風鑑司更是盛唐實權部門,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小老妹有小老妹。

但我就見不慣那老小子沒事就裝逼,沒事穿身白色兒的,完全模仿小白謝必安。那品味,那眼光,那身高,那腿長,我都稀的說,氣死我了……”祖宗語氣強裝淡定,可表情十分猙獰,似想要生吞活剝了那袁天罡!

按常識判斷,此話應該是在表揚,但我卻聽不出丁點表揚的意思,一看祖宗這架勢,我開始琢磨今後跟徐伯的相處應該以怎樣的距離比較合適?究竟是一米還是一米半?

祖宗面相奈何水,仰起標誌性四十五度側臉,貌似在回憶往昔崢嶸歲月一般,沉聲說:“這老小子有心計,一肚子壞水,遙想當年,武曌這女娃子還小的時候,這老東西竟然就看出來這女娃子有霸主面相。

因爲是女娃子,大夥都覺得這老小子傻缺,投資眼光跑偏,看這老東西沒事就買點奶粉送點玩具的討好,當時我還琢磨着這老傢伙不是有啥怪癖吧?

他喜歡的我必然不喜歡纔有道理,所以我沒事的時候還擠兌那女娃子,他越寵我越兇,這小子陰毒啊,麻痹的誰能想到武曌這女娃子竟然當領導啊!

要是袁天罡早點通知我,我也好表示表示,那再不濟也能當個國師不是?入地府的時候,職稱也能升個好幾級,我在陽世的最後幾年,武曌各種小鞋,各種埋汰,各種修理我啊!”

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出,我聽的雲裏霧裏,祖宗也不暗示一下就從《推背圖》跑到女娃子身上,這跑偏的本事簡直就是現象級別!怪不得周沫以前說我是個習慣跑偏的人,總算是找到根了。

“卑鄙、無恥、下流,不過祖宗,武曌是誰啊?”這個突然冒出的名字有點耳熟。

看着祖宗黑線的表情,我立刻開始反省,即便不清楚反省什麼,但至少表情相當到位。

“你還是學歷史的,有點文化沒有啊!武曌就是武媚娘呀,武則天曉不曉得!現在的教育不考試就不學,這基本常識都不知道你這麼多年勞民傷財幹了點啥!”

我喏喏的說,“祖宗,我是學中文的,尤其擅長寫情書和小酸文!”

“快別說你那扯犢子專業了,沒事看個天,發個呆,裝個逼,整個詞,一點生產力都沒有,簡直制約社會發展步伐……

。”看着祖宗的樣子我也不敢辯解,只能垂手低頭聽着祖宗的數落!

祖宗嚴肅的數落了我半天之後,話鋒一轉:“不過你是沒見過不知道啊,武曌那小老妹兒那是越長越好看,那小臉,那身段,那維度……。”看着祖宗鼻孔中流出的像是岩漿一般的玩意,戰戰兢兢的說:“祖宗你不是在流鼻血吧?”

祖宗雙目如牛眼:“智商死完了吧?你聽說過鬼官流鼻血嗎?開什麼國際玩笑”但見祖宗身手一抹“哎呀媽呀,還真是流了,這流量都超過流量包,麻痹的額外補了!我也就納了悶了,爲毛每次說到那小老妹兒就流鼻血?”

我趕緊逢迎着說:“因爲祖宗是真的漢子!”

看着那滾滾鼻血,溫度估計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度,頓時打消了爲祖宗擦鼻血的念頭,看着祖宗滿臉是血的樣子,真是慘絕人寰!

不過自始自終,祖宗憂鬱的造型沒有改變,一邊流着滾燙的鼻血,一邊說:“那時候我們同朝爲官,因爲我與國師李淳風走的近些,所以對這袁天罡倒也不是十分感冒。不過這兩個人的本事倒是不相伯仲,有點那個……。”

我脫口而出“東小邪西狠毒的感覺?”祖宗一拍大腿,“對,就是這麼個意思。”我很得意的點了點頭,早說我文科小學霸的名頭不是蓋的。

“給你講一件這二人的趣事你便能大概知曉他們的能力如何了:“袁天罡與李淳風同朝爲官,都是盛唐知識淵博的高道,輔助大唐的聖人,觀天下,論道學,算是地仙一般的人物,位列仙班是遲早的事。

那日,唐王李世民曾讓李淳風與袁天罡兩人爲他去踏勘選擇陵園龍穴。先是袁天罡跑了九九八十一天,跑的小腿壯的跟種馬一般,找到九嵕山龍穴吉壤,埋下一個銅錢。

太宗又讓李淳風出去尋找,淳風多狡猾,騎着驢去的,用了七七四十九天也找到了一個地方,便從頭上拔了一根銀釵插下去。

見證奇蹟的時刻。

唐王讓人驗證二人所選龍穴吉壤是否一致,結果挖開一看,李淳風的銀釵正好插在銅錢的方孔中。”聽聞的祖宗話,我徑直喊道“這也忒尼瑪流氓了吧!”

這時候,祖宗看着我說,“素質,注意素質,籍貫是豐都的,沒事你老忒兒忒啥咧,本事不小咋了?

當年送太宗返回陽間的路上,這兩地仙跑的找都找不着啊,就我一人兒扛着唐王咔咔的跑,讓鬼追的哭都沒功夫哭,我這功績和這職稱明顯不對位啊!”

祖宗這老淚縱橫的畫面,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裏,自那以後,我凡是做好事,都要反覆強調我的姓名,住址和電話號碼,生怕出錯,反覆強調。

看見祖宗哭的稀里嘩啦,我趕緊調轉話題,估摸着,眼瞅着我這該還陽了,說點讓祖宗開心的話題吧,這一刻,我想起了那個盛世恢宏的年代



唐朝,華夏最強盛的朝代之一。出過衆多的文藝界、體育界、美女界、娛樂界的天皇巨星,掀起了胖子的黃金時代,是現而今無數肥碩的靈魂朝思暮想的朝代,算是華夏曆史上最爲璀璨奇葩的一顆明珠。

唐朝的國號“唐”是晉的古名,泛晉州的中心地域,鼎盛時期,天寶年間,全國人口達8000萬之多,更爲後市計劃生育埋下了伏筆。

唐朝也是秦漢、隋朝以來,第一個霸道到不築長城的統一王朝。疆域最大範圍南至羅伏州、北括玄闕州、西及安息州、東臨哥勿州的遼闊區域,國土面積達1076萬平方公里,話說這遍佈世界各地都有的唐人街,便可證明這個盛世之朝是多麼牛掰。

那真是黃金遍地起,土豪多不勝數。想起那段恢宏盛世,祖宗激動的不能自已,握着我的手,不住的摩挲,看起來的確是愛的深沉。

唐王返陽是祖宗這一生最叼炸天的事情,於是我便問道:

“祖宗,給我講講你護送唐王返陽的事情吧?我從小就有英雄情結,想當年趙子龍單騎救主,看今朝祖宗獨身闖地府。”配上我崇拜的眼神,我自己都信了。

一聽我的話,祖宗頓時來了興致。

“崔銘啊,這唐朝的名氣多大,不需要我再說了吧!可是這出名是要付出代價的,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更不會掉餡餅,盛唐之前,大隋朝也算得上是霸氣測漏,可壞就壞在這隋煬帝驕奢淫逸,勞民耗財,最終引起統治危機,導致天下大亂,河南地區有翟讓、李密的瓦崗幫,河北地區有竇建德的隊伍,江淮地區有杜伏威、輔公祏的門派……真是天下大亂,一團漿糊。”

看着祖宗此刻來了感覺,我趕緊以莘莘學子的造型加以配合,凸顯祖宗的學識淵博,深不見底。

“突厥之戰、西域之戰、薛延陀之戰、百濟之戰、高句麗之戰、大食之戰、吐蕃之戰這如此多的戰役,造就多了多少英雄!才換來這盛世之朝,爲世人稱頌,流傳千古,可這光榮簿上卻沒有我的名字,這便是無名英雄的苦楚。在別人享受鮮花、掌聲與美女的時候,我卻被這萬魂詛咒追債索命。”

看來這無名英雄並不如想象之中的瀟灑,牛逼了幾分鐘,難受了一輩子。我想要輕撫祖宗的後背,卻顧及那灼燒的眼淚,於是乎,只是看着,也許能夠傾聽便是最好的安慰吧。

“貞觀之治、豐腴美女、詩文浪子、盛世恢宏,這一切的一切,有幾人知道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功勞都是咱崔家的,誰曾體會這幕後的英雄蒼涼啊!我溫暖了世人的眼睛,可誰來溫暖我拔涼的心?”

這一句簡直經典,我默默記誦,想着以後寫情書斷然用的着。

看着眼前的祖宗還在煽情狀態,我努力擠出默哀的深情,一起叨唸那逝去的光輝歲月。

其實,裝逼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只有矗立在風中想誰?

“唉,不好意思,讓你看小笑話了,你祖宗我每次說起這事情,我就難受,我就孤獨寂寞冷

!剛開始吧,我還覺得當個無名英雄挺牛逼的,這不顯得咱品質高、覺悟高嘛,可看着那些上前線的傢伙又開記者招待會又代言,又出唱片又寫書的,火的都燒成灰了,而我有什麼?真是越想越氣,難受的不求行啊!”

看起來,這想要低調裝逼果真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血的教訓歷歷在目!

祖宗長吁短嘆一番接着說道“只怪當年的宣傳工作不到位,力度不夠,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的先進事蹟,我該得榮譽沒得到,非常失落!知道的人不多,我很寂寞!這也是我一生衆多的遺憾中比較大隻的一個。”看來祖宗也並非我想象之中的坦然啊!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悲哀呀。我不住的點着頭,像個表現優秀的小學生。

“差點跑偏,接着說,唐王還陽的事情,這事情的起因便是因爲那涇河老龍觸犯天條,私自降水,導致天庭財產流失,玉帝大怒之後命文曲星魏徵奉旨出斬老龍。

涇河老龍聽到這事情之後,都嚇成蛇了,思來想去,要解決這事情,只能找魏徵的直接領導了,便是這唐王李世民,好話說盡,答應保證盛唐風調雨順之後,唐王便答應了老龍親自安排魏徵放他一馬,聽到這話,涇河老龍激動的屁滾尿流的就走了!”

唐王也是個靠譜的主,心想既然答應這老龍了,而且還爲百姓討得了好處,那就趕緊安排魏徵吧,於是唐王立刻宣旨召魏徵進宮對弈,想着拖過了時辰,不讓魏徵離開,這死刑就無法執行,可是誰知臨近午時三刻,魏丞相竟然伏案入眠,太宗是又掐鼻子又摳人中的就是不見醒來,還叫了兩個小太監人工呼吸,可還是沒有任何效果。正在太醫將至未到的時候。

太宗看見沉睡中的魏徵大喝三聲斬、斬、斬便又睡過去了,這動靜,太宗還以爲是夢遊而沒想那麼多,話剛落地,便看到殿外剛剛還是朗朗晴空萬里,此刻便陰雲密佈,雷聲大作,隨着一聲驚天動地的雷聲響起,這空中赫然落下一個龍頭,便是這涇河龍王。

原來這文曲星魏徵夢斬涇河龍王,唐王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事情竟然會變成這個結果,可事已至此,也只能作罷了。”

聽着祖宗的話,我心裏感慨這著名諫丞魏徵竟然有如此通天本領,怪不得有膽量戳唐王眉頭,早前我還以爲全靠膽子大,原來背景如此雄厚。

祖宗接着說,我繼續聽:

“這當天晚上,這雙手抱着自己頭,全身血淋淋的涇河老龍便再見唐王滋事,這場面可真是嚇壞了唐王,你想這唐王再牛掰看見這血腥場面也出汗不是,便命令大將秦瓊和敬德把守宮門,這老龍進不來便直接下到地府打小報告說這閻王見到唐王也要三拜九叩,頓時這閻王就火了,命黑白無常前來索命到陰間對證。”

原來這歷史背後的真相竟然是這樣,這老龍也忒兒狠點啊。

“那時候我作爲陽世陰差,而且還是潞州長子縣令,收到魏徵丞相的命令,便負責護送唐王入地府。人人都說這盛世之治,聖皇難覓,爲了黎民百姓,我崔珏生死不懼,腦袋掉了碗大的疤,蛋碎了蛋黃還在不是!加之有着文曲星魏徵的安排,我更是渾身是膽

。”

在閻王殿對峙過程中,面對我的雄辯口才,這老龍拿不出人證無證,證明唐王曾誹謗閻王,便被無罪釋放了,而這老龍便直接被懲罰雕刻到了茅廁的柱子上終身聞臭。按說,這無罪釋放了,事情也完結了,我一激動,腎上腺激素上頭,還將自己的壽命加給唐王20年。唉,這在地府是違法陰司法規的,爲此我被考覈了20年的工資,整整窮逼了20年,還少看了20年的人間小老妹兒啊,都是衝動的懲罰啊!”

看來祖宗還真是爲盛世之朝做過突出貢獻的人啊!

我看着祖宗說:“既然都沒事了,那萬魂詛咒是怎麼出現的?”

“這老龍誹謗不成,便私下將唐王入地府的事情散播出去,那些在各大戰役中死去的陰魂幽鬼得知後,便私下聯繫後在鬼門關口堵住了我與唐王。”

我心道,這老龍果然不是普通的狠啊!

“你想啊,俗話說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道理,甭管你理由多牛逼,甭管你藉口多善良,這都是不變的至理。這盛唐背後,有多少亡魂,數都數不清。那天,圍攏在鬼門關口的六十四處煙塵,七十二家草寇中慘死的成千上萬的冤魂前來索命,那場面真是鬼山鬼海,鑼鼓喧天,彩旗飄揚,場面宏大啊,面對衆多的惡勢力,至今想起那些惡鬼暴徒殺馬特、洗剪吹的造型,我都直冒冷汗。””

聽着祖宗的話,想着那鬼山鬼海的場面,光是想想都周身發涼。

“這都是些玩命的主啊,俗話說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這些遊魂野鬼也沒啥怕的,當鬼多年窮逼習慣了,看這架勢雖然我十分生猛,但是一個個單挑的話,怎麼說也的十年八載,即便我能挺住,那唐王的陽體都化成沙子了,在那驚心動魄的一刻,我靈光乍現,想到了有錢能使鬼推磨這至理名言,想起“胡燒紙”相良在地獄有十三庫銀子。相良是一個販賣烏盆瓦器的老頭,平時沒事做的時候就沒情沒由地去給閻王燒紙錢,人稱“胡燒錢”。日積月累,他在地獄裏竟有了十三庫銀子的積蓄。

於是我以百分之一千的利息,跟老胡借錢了這銀子,面對這麼多的錢財,那些窮鬼幫派自顧自的搶着、打着而無暇顧及我兩,於是趁着空擋我們便掏出了鬼門關,等太宗還陽之後,這羣死鬼後悔不已,而此刻的唐王因爲在陽間有青龍之氣護身,根本無法報復,於是這鬼怨便全撒到你祖宗我身上,也就有了這倒黴催的萬魂詛咒!”

事情說起來,聽起來,好像就那麼回事,可是這其中的苦楚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試婚總裁一寵到底 誰捱打誰疼!祖宗回過頭,好像在回顧身後的歷史,可惜沒有搭配燈光畫面,導致英雄現場的效果不佳。

“陰陽之界,鬼門潼關,鬼門關是進入地府的關隘,官方設置是隻能進,不能出,不走回頭路。

把守這鬼門關的喚作門擠頭鬼王,因爲頭被門擠過,所以對門格外痛恨,因此這鬼門關把守的十分嚴格,若無路引,休進門,若無閻王批條,休出城。

可總歸有些領導大神要走關係,所以閻王暗示,在鬼門關城牆角挖個狗洞,作爲返陽之徑

。可是外包鬼不靠譜,這洞還真是比照狗的大小挖的。

那日,我與唐王到了鬼門關口,唐王鑽洞的時候,眼瞅着就過去了,結果被肚子上的肉卡住了,剛好被老龍看到,趕緊碼人,招呼那六十四處煙塵,七十二家草寇中慘死的成千上萬的鬼混混趕來尋釁滋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