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可怕之處的玉龍飛,突發其感想靠近他,對他打探一番。可就在他的精神力,剛剛邁進乙級修煉室時,裏面那些邪 惡的精神力,便鋪天蓋地朝他而來,好似要將他絞死一般,不過好在他只是邁進去了一點,隨後他便從容的退了回來。

可能是被他的精神力驚擾到了,被頭髮遮蓋着雙眼的男子,頭猛的一動,在他頭髮遮蓋下的雙眼,頓時射出一道白光,直接朝玉龍飛精神力打去。

“嗤嗤”措不及防的玉龍飛,也是被這一道白光,正正的打在了身上,頃刻間被他探出去的精神力,便徹底消散,而他本人在這一擊下,臉色突然變得蒼白,嘴角不由流出血液。

“怎麼了?”玉龍飛精神力被打散的剎那,坐在三號修煉位的疙瘩老人,忽然感到周圍空氣在震動,而當他睜開眼時才發現,此刻的玉龍飛已受傷,所以他不由想到玉龍飛,可能將精神力探測到其他修煉室。因此他也是關切的提醒着玉龍飛:“前輩,乙級修煉室,還有甲級修煉室,不是我們現在能去的!”

可能是聽到了他的提醒,玉龍飛的頭也是點了點,不過他的眼睛並沒睜開,嘴也沒浮動,而是繼續在那兒修煉着。

“嗤嗤”隨着他的修煉,他剛纔損失的精神力,也被吸收了回來。有了上次的經驗,還有疙瘩老人的提醒,現在的他可不敢操控自己的精神力,隨意探測,免得被隱藏在蒸籠塔中其他能量,再給灼傷。

不再探測的他,對精神力吸收,也是速度倍增,隱隱中,他已感覺到自己已經接近五星鑑定師,不過片刻後,這種感覺突然消失,他本人也有如陷入低谷一般,久久不能崛起。

可就在他低落中時,一股股洶涌的能量,帶着強大的精神力,再次衝擊起他的身體。

絞殺感,膨脹感,擠壓感,灼熱感,在這一刻,竟完全籠罩他的身體,好似要將他身體吞噬、粉碎,而它們迸射出的能量,又猶如千萬蠶食人體的屎殼郎,幹啃着他的血肉,刺痛着他的筋骨。

頃刻間,他的臉色便變了三百六十次,樣子十分嚇人。

“他要突破了嗎?”

五星鑑定師,纔算是鑑定師中的強者,因此在邁入五星鑑定師時,就得承受巨大的痛苦,而受到的痛苦越大,成爲五星鑑定師後的能力,越加恐怖。

天大?地大?我最大!!!

飽受痛苦煎熬的玉龍飛,不斷用他冰冷的聲音,朝四周呼喊。

他聲音恐怖如斯,夾雜着令人發怵的殺氣,被這股殺氣觸碰到的剎那,疙瘩老人身體不由顫動起來,好似跟前的玉龍飛,將要把他吞噬掉一般。

“呼哧,呼哧!”隨着玉龍飛的呼喊,他身體不由離開二號修煉位,緩緩懸在半空中,瘋狂吸收着朝他而來的精神絞殺力,還有令人發怵的殺氣。

“他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望着玉龍飛懸浮在半空中的身體,吸收精神力和殺氣這麼猛,竟然沒有膨脹,要知道,這些精神力還有殺氣,和外界的那些相比,可是有着天壤之別的,沒想到這傢伙……

就在他暗歎玉龍飛太爲恐怖時,懸浮在半空的中玉龍飛,雙目猛然張開,臉部肌肉抖動,上下齒相互摩擦,發出“咯吱,咯吱!”之聲,和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差不多。

“這小子被殺氣攻心了!”玉龍飛如此吸收殺氣,他心靈定會受到殺氣的影響,此刻的他,嘴脣微微發黑,要是再這樣下去的話,玉龍飛定當被這些殺氣操控心靈,到那時候,將會成爲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而在他變化的同時,向後面涌動着能量的一號修煉位,也安靜下來,此時一股股強烈的吸力正在從上面放出,好似要將玉龍飛吸過去一般。

“恩”在它引 誘下,玉龍飛的脖子忽然一轉,好奇的盯着一號修煉位,之後身體就要往那邊傾斜。

“不行,我不能讓他坐上去!”一號修煉位上能量恐怖,要是玉龍飛坐上去的話,這些殺氣對他心靈的震撼,將會無比強大,爲了避免災難的發生,他只能……想到這的他,精神力暴漲,手中龍火攢動,樣子甚是囂張的望着玉龍飛:“孫子,過來啊,老子現在不怕你了!”

說話間,他身體一抖,之後直接朝玉龍飛的方向跑去。

可能是聽到了他的罵聲,此刻的玉龍飛竟停止向一號位靠近,將目光轉向了疙瘩老人:“你是在說我嗎?”被殺氣充斥的玉龍飛,思維相比於之前,遲鈍了不少。

在他反應遲鈍剎那,疙瘩老人手中龍火不由朝他射去:“孫子,老子說的就是你,怎麼着了吧!”


再次聽到他話的玉龍飛,顯然沒了剛纔的遲鈍,肌肉緊繃,身體靈活的很,在疙瘩老人沒反應過來時,便竄到了疙瘩老人跟前。

望着越來越近的距離,疙瘩老人並沒選擇逃避,而是靜靜站在原地,精神力護在四周,手中龍火翻動,等待着玉龍飛的到來。

被殺氣迷失心智的玉龍飛,只對跟前的一號修煉位感興趣,可是他跟前這疙瘩老人,竟如螞蟻一般,惹的他手癢癢,所以他想立馬解決完這隻螞蟻,儘快坐上一號修煉位。

“撲哧!”

頃刻間,他手中佈滿黑色的龍火驟然而生,之後鋪天蓋地的朝疙瘩老人壓去。

相比於之前,他現在打出的龍火,可是恐怖的很,此時一隻只張牙舞爪的怪物,正在裏面晃動着,不過還好,他們並沒真正的成型,不然此刻的疙瘩老人,定被他龍火中的怪物們撲倒在地,對他身體蹂 躪一番。

望着越來越恐怖的玉龍飛,疙瘩老人也打定了主意:“一定不能讓他再修煉了!”想到這的他,精神力同樣擴張幾倍,在玉龍飛黑色龍火,沒有來到跟前時,便形成一隻褐色的大網,緊緊護在跟前,於此同時,他手中龍火涌動,不斷在空中揮舞,凡是被它沾到的黑氣,瞬間就煙消雲散。 ~~謝謝兄弟們的訂閱,不過野豬希望兄弟們能全訂閱,不要跳着訂閱,這樣會影響閱讀~~~

“糟老頭,去死吧!”被玉龍飛推出去,摻雜着殺氣、怪物的龍火,時而蜷縮前行,時而如奔騰的餓虎,若隱若現間,將疙瘩老人推出去的龍火包裹其間,對它們撕裂抽打,深深震撼疙瘩老人內心。

早就預料到這種後果的疙瘩老人,只是眉頭一皺,又一團龍火從他手中射出,試圖雜碎玉龍飛摻有邪氣的龍火。

嗤嗤,砰砰!

閃婚成寵:少將大人輕點愛 ,一段時間的衝擊後,竟沒有一點破損跡象,反而越刺激越加堅固,不知不覺中,被它們圍困的龍火,已經沒了反抗餘地,紛紛化爲黑氣,融入邪 惡的龍火隊伍中。

咻咻,忽忽!

將黑氣吞噬完的龍火隊伍,毫無疑問的將裝目光轉向了衝撞自己的龍火。這些衝撞龍火隊伍的龍火,儘管不能對龍火隊伍造成一點威脅,一點傷害,但它們依舊不知疲倦撞擊着龍火隊伍,似乎只要它們還有一口氣,它們這種衝撞就不會停止。

望着這些可惡的小東西,龍火隊伍上黑色,頓時包裹四周,凡是與它們接觸到的,頃刻間都會煙消雲散。衝撞它們的這些龍火也不例外,凡是被沾染上的,它們還耀眼的火光,便沒了蹤跡,成爲黑煙融入到黑色龍火隊伍中。

隨着自己的龍火,一點一點被燒盡,疙瘩老人臉上也流滿了汗,兩腿顫顫巍巍,只要有風一吹,就會癱倒,即便如此他還在堅持着,他不想讓跟前的男子,坐上一號修煉位,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這樣做既是爲自己考慮,又是爲男子考慮。

被殺氣瀰漫着的男子,只覺跟前的疙瘩老人,太過醜陋,他不想再看到他了!在他的龍火隊伍,剛剛把疙瘩老人龍火消滅時,他手中令疙瘩老人發顫的赤焰槍,閃動着滿身的赤紅,頃刻間來到老人跟前,充滿惡意的望着他。

你該離開這個世界了!!!

話音剛落,赤焰槍槍頭週轉一圈,滋滋地向疙瘩老人喉嚨刺去。

冰冷,死亡,不可思議,完全從老人張大的眼球中,抖落出來。他還記得幾年前,他是多麼的威武, 萬古金身 ,他都不會diao人家一眼,可他卻沒想到,如此威武的自己,幾年後竟死在一比自己年輕多少歲的男子手下,不對,是死在男子赤焰槍下。

人生自古誰無死,少死一次是一次,可他再也沒有機會活下去了。

咣噹!!

就在他雙眼緊閉,等待赤焰槍刺破喉嚨時,一道身影陡然驚現修煉室中,他手中一揮,即將插進疙瘩老人喉嚨的赤焰槍,便定在了半空中。

“你找死,是嗎?”看到自己的赤焰槍被對方定在了空中,正在空中吸收着殺氣的男子,兩眼一橫,甚是氣憤的望着他。

“小夥子,走火入魔了吧!”儘管他是對威脅對方,但對方並沒因此而惱怒,反而還摸了摸自己的鬍鬚:“要是按這個進度下去的話,我們怕是有機會了!”說話間,他臉上不由浮出一絲笑容。

但片刻後,他臉色驟然變暗:“不過,要讓你這樣走下去的話,你定當與那怪物相媲美!”頃刻間老者跟前精神力,席捲四周,將赤焰槍還有黑色龍火隊伍緊緊包裹其中,之後便徹底將它們封印到密室外。

望見自己的龍火,還有赤焰槍就這樣被別人搶走了,男子心中多少有點惱怒,可還沒等他將自己的怒氣釋放出來,老者如坐禪的老僧一般,雙腿盤起,兩手合十,眉目微張,靜靜懸浮在男子跟前。

“你活膩了是吧?”望見老者懸浮到了自己跟前,半空中的男子,臉部肌肉抽動,擡起手中龍火,就要朝老者打去。可是還沒等他龍火舉過肩,老人的虛幻的聲音,便縈繞在他跟前,佛海無邊回頭是岸。

“老東西,找死!”聽着耳邊煩人的吱呀聲,男子兩手一揮,數千只沾滿殺氣的掌印,就護在了他跟前,不斷在他跟前旋轉,好像要把他跟前的老人趕走。

老人如神機妙算的仙人一般,不論男子怎樣用這些掌印去黏他,老人都會輕鬆避開,閒暇之餘,還會摸摸自己的鬍鬚。

他不摸不要緊,這一摸徹底激怒了男子,身體中被吸進去的殺氣,泉涌而出,包裹着金毛獅子精神獸,咄咄逼人向老人靠近。

“該醒悟了!”就在精神獸要大展威武時,老人合十的雙手,微微一張,右手對跟前輕輕一抹,朝他而來的精神獸,光芒漸漸消散,逼人的氣勢隨之消失,展現在老人跟前的只有被抹去的殺氣。此時的它們,如見到死神一般,倉促向四周逃竄。

嗤嗤,嗤嗤!

就這樣,充斥着玉龍飛身體的殺氣,便輕鬆的被老人清理掉了。而沒了殺氣的作用,玉龍飛黑黑的嘴脣,顏色才變得紅潤起來。之前,他充滿殺氣的雙眸,再次恢復原樣,眨巴着眼,不可思議的望着四周。

“你!!”而當他將目光從疙瘩老人身上拿走後,才發現這個將他騙進來的老頭,正雙腿盤坐在半空,靜靜的望着自己。

“小兄弟,怎麼了?”看到玉龍飛如此大的反應,老人也猜到了什麼,不過卻裝作什麼都不知一般,滿臉困惑的望着他。

“哼!”見到他在裝傻的玉龍飛,雖說有種想把殺一千次、一萬次的念頭,但考慮到還要靠他殺塔妖的緣故,也是抑制住衝動,冷冷的望着他:“算了,這筆賬我們今後再算!”

看到玉龍飛退步的老人,不由追問道:“小兄弟,老夫何事得罪你了?給個正解”他態度和善,並沒和玉龍飛較真。

“這個你自己清楚!”話音剛落,玉龍飛便轉身朝修煉室外走去。

“既然這樣的話,那老夫得回去細想細想!”說話間,他身體猶如風一般,來去無蹤,徹底消失在兩人視線中。

走出密室的玉龍飛,很快找到了被老人封印的赤焰槍。


此時的赤焰槍,色澤暗淡,上面赤紅的火光中,隱隱摻雜着點點斑跡,整把槍也沒了以前的光滑,一道道由黑色殺氣匯聚成的溝槽,正蜿蜒盤旋的臥在它周身,一絲絲冷氣不斷從它上面往外冒。

“你也被殺氣感染了?”赤焰槍這般變化,多少讓玉龍飛有點不捨,說話間,他也是將精神力,輸送到了赤焰槍。而隨着精神力的灌輸,赤焰槍多少有點活力,它閃動着的赤色火焰,又恢復了常態,頃刻間它就猶如甦醒的孩童一般,滿臉疑惑飛到玉龍飛跟前,好奇的望着他。

“你這傢伙!”儘管赤焰槍,沒了以前的好看,但此刻的它,卻霸道了幾分,要是不出所料的話,只要將他擺在對手跟前,對手定被它釋放出的殺氣所震懾,畢竟它溝槽中的殺氣,可不是吃白飯的。

把它收回紫金戒中後,玉龍飛才一步一步向修煉室中走去。

一走進修煉室,疙瘩老人那閃閃發光的眼球,就將他完全封鎖鎖定,他顯然不相信,玉龍飛竟會用那種口氣朝剛纔的老人說話,要知道那人實力,可不是一般的強,此刻的他,還依稀記得凌波和鍾和尚聯手,都沒打過他,沒想到玉龍飛在他跟前,竟絲毫無所畏懼,而且還是咄咄逼人,難道初生牛犢不怕虎,說的就是這種人?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走進修煉室的玉龍飛,也向他道了聲謝:“剛纔真是謝謝你了!”

剛纔要不是疙瘩老人的阻攔,此刻的玉龍飛估計已坐上一號修煉位,陷入瘋狂的修煉狀態,開始轉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還好疙瘩老人和鑑定師部落的老妖出面,不然此時的他,定開始蹂 躪起修煉室的一切。

“前輩,恭喜您成爲五星鑑定師!”疙瘩老人,本就是五星鑑定師,而且還見證了剛纔的那一幕,所以他斷定,玉龍飛已成爲五星鑑定師。

在他提醒下,玉龍飛纔想起自己已成爲五星鑑定師。

意識到這一點的他,微微一動精神力,周圍曾絞殺過他精神力的精神力,便向後倒退一步,好似怕被玉龍飛精神力絞殺一般,而且剛纔與玉龍飛對峙的殺氣,在這一刻竟沒了戰鬥力,都蜷縮到一角,避免着玉龍飛的搜尋。

實力的增強,無疑讓玉龍飛對周圍觀察更加透徹起來,那些準備避開他的殺氣,只是些普通的龍氣,只因爲它們裏面充滿了血腥味,才變成殺氣,可即便如此,它們釋放出恐怖的殺傷力,也不是玉龍飛所能抵擋的。

爲了測試自己精神力如今的威力,他釋放出的精神力,瞬間編織成一張大網,把整間密室完全包裹,凡是與他氣息格格不入的,都將受到他精神力的絞殺。

咔嚓,咔嚓!!

疙瘩老人,並沒得罪玉龍飛,可玉龍飛放出的精神力大網,卻將他包含在內,見狀他不由向後撤退,想退出修煉室,不過他還是慢了一步,還沒等他撤出修煉室,玉龍飛強有力的精神力,猶如浩大的能量一般,沒有休止的釋放着自己的吸力,不斷向疙瘩老人,還有空氣中曾與玉龍飛作對的精神力,殺氣吸去。 這種吸力,既強大又無休止,被吸到的疙瘩老人,一開始還能與這些吸力做對抗,但隨着吸力的不斷增強,他反抗的身體不由變得脆弱起來,漸漸的被玉龍飛精神力大網原原本本包裹在內,承受着它巨大的抽擊力。

啪啪,砰砰!

這種疼痛比修煉室中剛纔涌出的怪物們的衝殺,還要猛烈些。被抽打到的疙瘩老人,身體不由青一塊紫一塊起來,模樣甚是好看,但卻疼痛的很,不得已疙瘩老人才朝玉龍飛哀求道:“前輩,該停手了吧!”

玉龍飛一直洋溢在精神力增強的興奮中,哪顧得及聽他的話,此時的他,慢慢懸浮到空中,揮舞着身軀,操控中精神力肆 虐着任何一個角落。

噼裏啪啦!!

之前囂張的殺氣, 超大陸入侵


“哈哈,疙瘩老人,釋放出你的精神力,咱們比劃一下吧!”沒有對手的日子是寂寞的,儘管玉龍飛抽打的很嗨,但他卻沒一點快 感,沒有一絲讓他再肆 虐下的動力。轉身一看疙瘩老人,正窩在自己精神力大網中,他是既興奮,又得意。話音剛落,他包裹着疙瘩老人的精神力,暴增兩倍,殺氣、龍火,這一刻都匯聚到他精神力中,咄咄逼人。

感受到他精神力的暴漲,已無反抗之力的疙瘩老人,纔料到這小子這次要玩真的了。無奈之下,他略微遜色的精神力,同樣衝出體外,與玉龍飛增強的精神力交織、纏鬥在了一起。

砰砰,咣噹,嗤嗤,絲絲!!


一時間,各種撞擊聲,絞殺聲,吞噬聲,不由充斥起了整個修煉室。

……

這種打鬥,不知持續了多久,當玉龍飛停下來時,才發現全身已被汗水打溼,在微風吹拂下,不覺有種涼意。“噓噓”不知不覺中,他的嘴也在抖動起來。

此時,疙瘩老人正虛弱的躺在地上,沒有一絲力氣,目中無神的望着玉龍飛。

“哈哈,表現不錯!”剛纔的打鬥,可是讓玉龍飛嚐盡了精神力暴漲的快 感,毀天滅地,唯我獨尊,這一刻全都跑到了他腦海中,要是現在的他再遇見凌波的話,不說將對方殺死,打成半殘至少可以。懷着這種興奮的他,準備走到乙級修煉室,去會會那神祕人。

不過就在他準備向外走時,一股恐怖的氣息,忽然瀰漫四周,完全將整個密室封鎖起來,而隨着四周的被封鎖,之前已經安穩的一號修煉位,竟變得不安分起來,向外冒的能量,如同噴泉一般,將裏面能量噴出數米,直衝修煉室頂部。

砰砰,咣噹!!

這些能量,撞到修煉室頂部時,又被彈了下來,在修煉室內來回遊蕩。見狀,玉龍飛手腳並用,將精神力散發出體外時,不忘閃躲着遊蕩的能量。可躺在地上的疙瘩老人,情況則糟糕的很,此時的他根本沒有一絲力氣,只能任這些能量,隨意打到自己身上。

剛剛避開遊蕩着能量的玉龍飛,忽然注意到地上還躺着疙瘩老人,雖說他的生死和自己一點關係沒有,但修煉室中有一個喘氣的,總比什麼都沒有要強點。想到這的他,踏破虛空,如蜻蜓點水般,一閃一閃的向疙瘩老人抓去。

躺在地上的疙瘩老人,已虛弱到了極致,連呼喊救命的力氣都沒有,感受到遊蕩的能量,一點一點向自己靠近,他心跳也達到了極致,不過就在他以爲自己要被遊蕩的能量打到時,兩隻堅實有力的雙手,忽然將他身體抓起,向着半空飛去。

感受到自己身體浮起來的他,微微睜開眼,透過細小的縫隙,一神色冷峻,面貌俊朗,成熟穩重的男子,正目視前方,謹慎朝四周閃避。

對他望了一眼後,疙瘩老人才放心的閉上縫隙,試着恢復身體。

“小子,倒是有兩下子嘛!”在玉龍飛閃避過能量的一次次傾襲後,之前那道恐怖氣息的主人,忽然出現在他跟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