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身後傳來的異常強大的聲勢,魅影身影微微一頓,她喃喃自語:“惡魔基因,終於覺醒了嗎?”

然後,她以更快速度,朝前跑去。

展開翅膀後的葉辰,性格大變,他桀桀地怪笑着,背上黑色羽翼扇動,身影如離弦的箭一般,帶着呼嘯的聲音,朝魅影緊追過去,兩人之間的距離快速拉近。

又跑出七八里,魅影在一處水潭邊停下身來,她微微喘息着,連不斷使用“瞬步”,她的身體已經出現超負荷反應。

魅影僅僅個息了五秒鐘,扇動雙翅的“葉辰”,也跟到了她身後。

他雙翅微微扇動,整個人立在空中,朝水潭邊的魅影,桀桀地笑着。

“葉辰,聽好了,我們兩個都不能輸,否則,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魅影喃喃地念着,緊了緊手中的雷光劍,手腕一抖,揚起漫天劍影,朝半空中的“葉辰”揮斬過去。

……

天,是無邊無際的灰色。

海,是濃若血稠的紅色。

這個世界裏,只有天和海。

葉辰記得,先前,自己還在追逐魅影的身影。

下一秒,等他睜開眼,他卻發現,自己來到這片血色海洋裏。

“這片天與海的世界,絕對不是地球!”


葉辰沒同常人一樣慌張,他快速地打量四周一圈,然後迅速得出結論。


“那問題來了,這裏究竟是哪裏呢?”

沒有人能給葉辰答案……

海水冰冷異常,哪怕,葉辰有着遠越常人的體質,他依然無法阻斷這種冰冷的侵襲。

這種冷,彷彿活物一般,有着自己的思維,會按自己的意志行動。

血色海洋裏,透着濃濃的血腥味,腥味中又瀰漫着:噬血、殺戮、瘋狂等氣息。

吸一口,葉辰感謝自己情緒,也慢慢向這種氣息靠攏。


“這種氣息絕對不對吸入太多,否則,會迷失自己!”

葉辰皺了皺眉頭,儘量屏住呼吸,以他身體狀況,應該閉氣三到五分鐘不成問題。

可三到五分鐘之後呢?

到時,還不是一樣會迷失自己?

所以,自己要儘快從這片血色海洋中出去。

“既然有海,那就應該有岸,這是每個地球人都知道常識……希望在這裏,常識不會出錯!”

葉辰瞄準一個方向,用力划動雙臂,身體劈開血海,向前游去。 遊了許久,葉辰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煩躁感。

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方法,有沒有效果。

這片血海有盡頭嗎?

從剛最初到現在,四周景色一直沒有任何變化。

天還是那片天,海還是那片海。

連時間的流逝都無法察覺。

葉辰感覺自己彷彿遊了很遠,又彷彿一直在原地徘徊;彷彿如過了一個世紀,彷彿只是過了一瞬間。

正當他準備放棄這種看似徒勞的舉動時,一道浩渺的聲音從天際傳來,層層疊疊,響徹天地。

葉辰敢確定,這道聲音說的,對不是地球上任何一種語言,但很奇怪的是,他聽明白了。

那聲音說:“你需要一對翅膀……”

廢話!這還用你說?小爺要是有一對翅膀,還用得着在這血海里翻騰?

葉辰大聲回答:“沒錯!小爺是需要一對翅膀,可小爺不是鳥人,哪來的翅膀?”

那道浩渺的聲音說道:“放開你的心身,你就會擁有翅膀……”

放開心身?你這不是坑我嗎?放開心身,這裏殺戮、噬血、瘋狂氣息一衝,我不就迷失了自我了嗎?

葉辰朝天空比了箇中指:“尼瑪,你以爲小爺那麼好忽悠嗎?去死吧!”

聲音沉默了,天地間無比安靜,只剩下葉辰雙臂划動血海的聲音。

……


水潭邊。

魅影與“葉辰”的戰鬥也進行到了白熱化。

從最開始,魅影能穩穩壓“葉辰”一頭,到後來,“葉辰”的實力不斷提升,最後,一舉反超魅影。

而且,隨着實力的提升,“葉辰”的基因裏,某些本能的東西,漸漸成爲主導。

攻擊越來越凌厲,直覺越來越靈敏,動作越來越簡潔,一切都朝着最有效率的殺戮進化。


不僅如此,而且他的身體恢復能力,強悍得有些變~態,甚至具有小幅度的再生能力。

哪怕魅影的雷光劍,在他身上留下的傷勢再重,它都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復原。

轟隆!

一聲劇烈碰撞中。

空氣炸裂,兩人迅速朝相反的方向倒退。

地上犁出四道深深地劃痕。

“啪嗒,啪嗒……”

鮮血從魅影的鬢角里溢出,順着光潔的臉龐滑下,一滴一滴地砸落在地上。

“葉辰應該還在堅持,我也不能認輸!”

她緊了緊手中的雷光劍,頓時雷光暴漲,擎起漫天劍影,彷彿要劃破蒼穹。

她身影陡然一分爲三,三道身影,持三把雷光大劍,朝剛剛飛到半空中的“葉辰”,撲了過去。

……

血色海洋。

彷彿連遊了三天三夜的葉辰,感覺自己有些精疲力竭了,望着一成不變的血海,一股無力、失落的感覺在他心底蔓延。

而且他也吸入了許多血海氣息,情緒越來越暴躁。

“這該死的血海難道沒有盡頭嗎?小爺遊了這麼久,幾萬米總該有了吧?怎麼前面還是一望無際呢?這不科學啊!”

“難道我真的出了地球嗎?還是說,我中了敵人的幻術,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幻而已?”

當感覺所有的一切都徒勞之後,葉辰再一次開始考慮自己的處境。

“如果是幻境的話?那是誰施展的這個幻境呢?陳默?

不可能!他搖了搖頭。

聲勢如此浩大的幻境,不可能是一個頂多潛能四層巔峯的人,施展得出的。能讓自己有身臨其境感覺的,對手起碼得潛能五層以上……難道是東瀛國的融合忍者?只有他們懂這些小把戲……”

“不!你錯了!這並不是什麼幻境……”

正當葉辰凝神思考時,一道聲音從眼前的血色海洋中傳來,然後血海中憑空升起一道血色身影,身影漸漸凝實,化作一位與葉辰相貌相似的男子。

只是,那男子看起來,比葉辰更加完美。

血紅色的長髮披肩,神情冷若冰霜,臉龐完美得有如刀削,甚至有些妖異。

“這是我們的世界!或者說,這是你的世界,也是我的世界!”紅色頭髮的男子說道。

葉辰瞬間後退幾米,暗自防備着,他警惕地望着眼前男子,冷聲說道:“你!是誰?”

“我是你,你也是我!”男子淡淡說道。

“少TM跟我廢話,老子不是佛教信徒,聽不懂偈語!”葉辰大聲說道。

“聽不懂沒關係,不過,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懂了!”男子擡手凌空一劃,血色海洋上,陡然出現一塊碩大的血色光幕,光幕上正閃現着水潭旁邊的一幕。

此刻,魅影正被有着一對黑色羽翼的……“自己”吊打。

嚴格地說,那個有黑色羽翼的人,應該不是自己,而是一個與自己相貌,高度相似的“人”。

“只要我們,殺了那個女人,我們就能完完全全融合到一起,成爲一個‘完整體’。”男子淡淡說道:“當然,如果你願意,只要你放開你的心身,我們現在也可以融合!”

“我們……合體?”葉辰皺眉問道。

“雖然,意思上有些差別,但大致情況就是如此……”男子點點頭。

和一個男人和體?

只要往這方面想,葉辰就感覺渾身發冷。

他退後兩步,用看變~態的眼光看着男子:“小爺要和體的對象是美貌女子,和你?永遠都不可能!”

男子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光幕上,魅影的情況越來越危險。

她的幻影,對上有驚人直覺的“葉辰”,效果越來越差。

好幾次,扇動黑色雙翼的“葉辰”,根本無視她的幻影,直奔她本體而去,“天罰”一閃,在她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血海里的葉辰,看着魅影身上的一道道傷痕,雙拳握得“咯咯”直響……自己的同伴正在灑血苦戰,而自己卻只能眼睜睜地看着。

那種無力感,像條毒蛇,噬咬着她內心。

眼前的一切,多麼像那個夜晚……自己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倒在自己身前……

葉辰擡起頭,望着血海中的男子,眼眸幽深,神情平靜得有些嚇人:“你說,外面那個鬼東西,是我們倆個?”

男子點點頭:“可以這麼說……”

“說”字剛出口,葉辰便動手了。

他五指併攏如刀,身影凌空一閃,來到男子身後,同時手刀如閃電般,劃過男子的脖子。

以男子的腦袋沖天而起爲背景,葉辰冷冷說道:“那我殺了你,就能控制那具身體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