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家其他人坐在離得比較遠的位置,所以沒聽到兩人在說的什麼話,但慕洛琛和葉簡汐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葉簡汐剛開始還不明白慕老爺子的意思,但看慕老太太那麼重視這件事,也意識到了,剛才老爺子的話,裡面可能隱藏著對洛琛不利的事情,心裡頓時有些不高興。

她可以受委屈,但她不想因為她,讓慕老爺子間接的委屈了洛琛。

葉簡汐垂下了眼帘,沒說話,但心裡已經有了計較,上次委屈自己放走了慕溫婉,她希望通過這件事情,能讓慕老爺子對自己改觀,緩和兩人的關係,可現在看來,委曲並不能求全。

慕老爺子偏心慕知寒,連帶著對梁木木也那麼看重,洛琛想要在家裡站穩,只憑老太太的偏心還不夠……

她要努力幫這洛琛,讓能讓他在家裡站穩。

梁木木認祖歸宗的事情,在慕老太太極力主張下,只有慕家本家的人參加,先讓人挑選吉利的日子,然後再由馮梓雲準備,到時候慕家上上下下,沒有重要事情的人一律要參加。

慕老爺子親自宣布的事情,到那天哪有人敢不來的?

馮梓雲笑的合不攏嘴,她就知道,老爺子會對這個重孫子看重,現在木木得到老爺子歡心,更為知寒打下基礎。

萬事俱備,只差臨門一腳了。

中午,葉簡汐和慕洛琛留在慕家吃飯,開飯前,所有人都坐在前廳,馮梓雲左右逢源,只差把全場的人,都問候一遍了。

慕老太太看了一會兒,起身說:「簡汐,你跟我來。」

葉簡汐跟著老太太站起來。

兩人往後院走,馮梓雲注意到兩人的動靜,嘴角微微的撇了撇。

走到後院,老太太的卧房,老太太說:「把門關上。」

葉簡汐關緊了房門,回頭看著老太太。

「簡汐,你知道我把你叫過來幹什麼嗎?」 宮先生又來撒狗糧了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沉聲開口。

「大概猜到一些。」葉簡汐說。

「我們都是為了洛琛好,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話直接敞開來說,你也聽到了,剛才老爺子那番話是怎麼說的,他雖然沒明著說,但已經有意思,準備栽培知寒了,這對阿琛很不利。」慕老太太握住桌子的一角,摩挲著,臉色變得沉凝,「本來知寒和阿琛感情好,他們誰繼承慕家,都沒關係,但偏偏知寒有個不省心的娘。」

「梓雲出身世家,爭權奪利慣了,有野心也有手段,若是知寒掌控了慕家,后宅就要由梓雲說了算,你媽她向來不管事,老三媳婦又和她不對付,梓雲又看不起出身低的你,到時候我們整個慕家就不得安生了,我怕的就是梓雲回頭耍手段整治你們。」

「因為這個,我一直很不喜歡老爺子,提攜知寒,本來知寒也安安分分的,大家相安無事。」

「但你也看到了,現在多了一個重孫出來,老爺子的心偏的沒邊了,這次我能攔得住他,難保他下次不會偷偷地給那個孩子新東西。老爺子現在手上,還掌握著慕家很多東西,他真的全部給了那孩子,即便最後知寒不掌控家裡,那慕家也要四分五裂。」

慕老太太嘆息了一聲,說:「簡汐,我們不能再等下去了。阿琛不想做的事情,我這個做奶奶的不能不做。」

「奶奶,你需要我做什麼?」葉簡汐聽老太太說的,越發坐立不安,但也還算平靜。

慕老太太抬眸看著她說,「我聽阿琛說,之前那些照片是蘇涼暖讓人弄得?」

葉簡汐愣了一下,「什麼照片?」

慕老太太看她這樣,就知道慕洛琛到現在,什麼也沒跟她說。

既然事情已經解決了,就沒必要再瞞著她了,況且現在情況對洛琛很不利,她不說出來,早晚會遇到更大的麻煩。

慕老太太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下,葉簡汐這才明白,前段時間為什麼慕洛琛早出晚歸,什麼事情也不跟她說。

他怕她擔心,怕她出事,所以小心翼翼的呵護。

葉簡汐心頭暖暖的。

慕老太太接著說道,「簡汐,蛇要打七寸,木木什麼都好,唯獨有蘇涼暖這個做母親的,想讓他在老爺子眼裡有瑕疵,必須從蘇涼暖身上做文章。」

葉簡汐越聽老太太的話,越糊塗,不明白老太太要她幹什麼,可聽到老太太下一句話,愣住了。

「所以,我準備把蘇涼暖做的事情,告訴老頭子,不止她偷稅漏稅的事情,還有她做的其他事情,包括照片的事情。」慕老太太沉聲說,「只有這樣,老爺子才會知道,這個蘇涼暖有多惡,而他每次看到梁木木,都會想起蘇涼暖做的事情。」

老太太話說完,整個房間里寂靜一片。

葉簡汐從沒想過,用這麼狠的法子來對付梁木木,他們都是成人了,卻要對付一個四歲的孩子。

哪怕勝利了,真的能高興的起來嗎?

梁木木現在是不好,可以後有知寒教導,誰能保證他好不起來?

可按照老太太這法子,哪怕木木真的好了,這輩子也要活在蘇涼暖的陰影下。

葉簡汐因為以前父親和母親的事情,受了不少流言蜚語,所以明白上輩人的事情對後代影響有多大,她並不想用同樣的手段,對付別人的孩子。

慕老太太看著安靜下來的葉簡汐,等了一分鐘左右,笑了笑說,「簡汐,你要是覺得這法子不好,我也不勉強,咱們還能想別的法子。」

葉簡汐舒了口氣,說:「奶奶,我們還是想別的法子吧,我覺得……這法子有點不合適。」

「嗯,你說的對,其實我也覺得這法子不怎麼合適,也就是那麼隨口一說,你看你把臉都嚇白了。」慕老太太抬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葉簡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門口傳來敲門聲,慕老太太應聲,「誰在外面?」

「奶奶,是我。」

慕洛琛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慕老太太扭頭看向葉簡汐,說:「簡汐,剛才咱們說的話,別跟阿琛說,那個孩子可不喜歡這些東西。」

「奶奶,我知道該怎麼做。」

「那好,你去吧,阿琛應該是等急了,我收拾點東西,再過去。」慕老太太說道。

「嗯,好。」

葉簡汐走到門口推開門,門外慕洛琛見到她出來,握住了她的手問,「怎麼跟奶奶說這麼久的話?奶奶找你有事?」

「奶奶問我身體的事情,一時忘記了時間,女人說話嘛,你知道的。」葉簡汐說道。

慕洛琛也沒多問,「奶奶怎麼沒跟你一起出來?」

「她說還有點東西要整理,讓我們先過去。」葉簡汐說道。

慕洛琛攬住她的腰肢說,「那就先走吧。」

……

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房間里慕老太太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她剛才跟簡汐說的那番話,並非是玩笑,而是若簡汐同意,她真的準備那麼做,這座大宅子看似平靜,可實際上暗波洶湧。

使用陰手段的人不在少數,簡汐作為未來的當家主母,若是沒點狠厲的手段是萬萬不行的。

她故意跟簡汐那麼說,是想試探簡汐,到底能不能狠下心,對付那些對她有威脅的人,可簡汐的反應是——下不去手。

她看得出來,簡汐的心裡沒半點骯髒手段,哪怕經歷了那麼多的事,她依然乾淨。

這樣既是好事也是壞事。

當初她選上簡汐,看重的也是她這點,因為她乾淨不存害人的心,掌管整個家以後,才不會對所有人下狠心。

可也正是因為這點,她沒辦法下狠手對付那些,想害她的人。

蘇涼暖壞事做絕,她提出要對付蘇涼暖,簡汐都能不忍,以後碰到其他人,簡汐照樣下不了狠手。

剛才及時剎住嘴,說是開玩笑,她也是怕嚇到了簡汐,動了她的胎氣。

慕老太太心思沉沉,既然簡汐做不了,那這次就讓她來做惡人。

蘇涼暖,梁木木是吧?

不用她剛才提到的辦法,她也有的是手段,讓蘇涼暖的事情曝光。

「來人。」

慕老太太對外面喊了一聲。

傭人推開門走進來,問:「老太太,有什麼事情吩咐?」

「去把管家叫來,就說我找他。」

「是。」

慕老太太坐在椅子上,管家沒幾分鐘就到了。

慕老太太低聲在他耳邊吩咐了幾句,然後說:「我剛才說的,只能你一個人知道,誰也別外傳。」

「是,老太太。」

慕老太太擺了擺手,「你去辦吧,記住不要留下任何線索。」

「是。」

管家退下去后,慕老太太站起來,整理了下衣服,往前廳走。

前廳。

馮梓雲抱著梁木木,膩著聲音說,「木木,乖,來給奶奶親一個。」

梁木木正對著她,親了一下。

馮梓雲笑的眼睛都沒了,「我孫子就是乖啊,模樣也長得周正,跟知寒小時候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第291章胎動

吳春熙聽到她的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馮梓雲注意到她的表情,正想要開口說話,吳春熙忽然站起來,笑著說,「簡汐,你跟老太太談完了?」

馮梓雲扭頭看到葉簡汐,嘴角撇了撇,露出一個不屑的目光。

吳春熙和葉簡汐自然都注意到馮梓雲的表情,現在老爺子對梁木木好,馮梓雲的尾巴快翹到天上去了,哪裡還會把他們看在眼裡。

「談完了。」簡汐淡淡地回答。

吳春熙心底對馮梓雲嗤之以鼻,面上不動聲色,拉著她去坐在離馮梓雲稍微遠一些的地方,跟她說話。

兩人說了一會兒話,傭人開始招呼所有人開始吃飯。

大家移動到餐廳,按照固定的位子吃飯。

梁木木應該坐在慕知寒身邊的,可慕老爺子剛坐下,便招手說:「木木,過來太爺爺這邊坐。」

梁木木顛顛的跑過去。

在座的人,看著老爺子對梁木木的態度,神情有些微妙,不停地往葉簡汐和慕洛琛的方向看。

慕知寒再怎麼遲鈍的神經,也感覺到老爺子對木木實在太過寵愛了,這並不是一個好事,他只打算讓木木平平靜靜的過日子,最好脫離慕家的那些習氣,若老爺子對他溺愛,會慣壞木木的。

慕知寒想到這,開口說:「爺爺,我知道你喜歡木木,可現在他已經是大孩子了,大孩子就要有大孩子的規矩。」

視線落在梁木木的身上,他又說,「木木,回來。」

梁木木趴在慕老爺子的腿上,不肯走。

慕知寒起身,準備把梁木木強行抱回來,但沒走到跟前,老爺子就發話了,「不就是一個位子嗎?都是一家人,什麼規矩不規矩的?木木這麼坐,礙著你的事了?還是礙著別人的事了?這麼一丁點的小事,也值得你上綱上線?」

「爺爺。」慕知寒擰了眉頭。

慕老爺子擺了擺手,「去,去,你回去,你不樂意親近我老頭子,孩子不嫌棄,你也別管他。」

慕老太太抬眸看了眼慕知寒說,「知寒,你先回去吧,木木第一次回慕家,這麼做也不算違了規矩。」

慕知寒聽老太太這麼說,只得回去坐著。

吃飯的整個過程,慕老爺子都慣著梁木木,梁木木甚至伸著手,指著桌子尾部的飯菜要吃,以往誰敢這麼做,老爺子早就沉了臉色,可梁木木這麼做,慕老爺子卻樂呵呵的讓傭人把菜端給他。

午餐吃完,慕老爺子抱著梁木木逗著他玩。

葉簡汐回眸看著這一幕,心頭壓著一塊石頭,慕家真的要變天嗎?洛琛為了家裡做了那麼多事,可到頭來,老爺子寵著梁木木,一點餘地都不肯留給他,未免太不公了。

「我們回去吧。」

慕洛琛走到她身邊,握住她的手說道。

葉簡汐點了點頭,這個老宅,她是再也呆不下去了。

跟慕老太太告別完,又順便跟老爺子說了聲,老爺子眼皮都沒抬,只說了句話,就讓他們走了。

葉簡汐和慕洛琛走之後,人也很快散了七七八八。

慕老爺子帶著梁木木去後院玩,玩了一會兒,梁木木忽然眼睛一眨落下了淚來。

「怎麼了?怎麼哭了?」慕老爺子心疼的問。

「木木想媽咪了。」梁木木紅著眼睛,哭著說。

慕老爺子給他擦眼淚的手一頓,梁木木的母親是蘇涼暖,這一點老二一家子早就告訴他了,不止這個,連蘇涼暖是觸怒了洛琛的事情,也一併說了。

現在蘇涼暖還關在監獄里,等待著判刑呢。

「太爺爺,可不可以幫木木把媽咪救回來?」梁木木拉著老爺子的手撒嬌。

慕老爺子犯了難,他偏心,但也不是沒理智,要是救了蘇涼暖,洛琛心裡會怎麼想?

或許他寵著梁木木,洛琛心裡沒什麼想法,可若是救了蘇涼暖,那洛琛就要不舒服了。

到底是自己的親孫子,他也不會為了重孫,去觸犯孫子的底線。

慕老爺子沉吟了片刻,說:「木木,你媽咪的事情,太爺爺沒辦法……」

「木木要媽咪!」梁木木扯開嗓門嚎啕大哭。

慕老爺子束手無策,偏偏周圍也沒個人,哄了木木半天,沒能把他哄住,只好抱著木木去找馮梓雲。

到了前廳,馮梓雲不在,只有慕知寒還在等著。

慕知寒看到梁木木在哭,起身問:「怎麼哭了?」

話問出,慕知寒便聽到梁木木口中說的話,眉頭一跳,伸手從老爺子懷裡把木木拉了回來,「爺爺,我帶他出去走一圈就好了,你別擔心。」

慕老爺子被梁木木吵的頭痛,只得點頭答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