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瑾……我答應你!”我的淚水如洪水般絕了堤,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孽?爲什麼要讓慕容瑾承受這麼多?老天爺,你爲什麼就不能可憐一下慕容瑾?

“夏雪別哭……”慕容瑾不停的爲我擦着淚水,並笑了起來說:“夏雪,那個被拿出來的孩子是你的女兒,她不能在秦家生活,因爲她有魔衣包裹着,但這是救她的唯一出路,夏雪,18年後,我保證還給你一個可愛的女兒。但是夏雪……我看到了你的女兒跟你一樣可愛,如果可以……如果有機會……我會像疼你一樣疼她的。”

“慕容瑾!你不許那樣做!你說過要好好生活的!”我哭的傷心,已經變成了淚人,可是父親卻走到我跟前說:“阿瑟耶……慕容他……慕容他恐怕就要灰飛煙滅了。”

什麼??

我錯愕的看向父親,怎麼會這樣? 港片綜合世界裏的道士 難道爲了救我,慕容瑾就要死了嗎?不要!我不要這樣,爲什麼要這樣?

可是,我感覺我捧着的慕容瑾越來越輕,當我回頭時,慕容瑾已經變成一縷煙飄走了。

“慕容瑾!你爲什麼要走!你這樣讓我怎麼活下去?”我趴在地上痛哭,爲什麼慕容瑾要離開我?還這樣離開我?

哭着哭着,我只感覺眼前一陣眩暈,甚至連胸腔裏開始窒息了,當我想要父親救回慕容瑾時,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便已經暈倒了。

當我醒來後,已經是三個月後,此刻,因爲我受了傷,還在孕期中,我不能隨意下地走動。

據秦之允說,母親帶着我的女兒去一個叫做“北陵村”地方居住了,這是爲了女兒能夠安全出生才做出的決定。

18年後,母親會帶着女兒回來見我,而慕容瑾……徹底的消失了,我對他的記憶很模糊,我只知道他不會再來見我了,一想到慕容瑾,我會默默地難過。

一切都回到了原點,阿彩跟蘇聆風經歷了那樣的事情後,她們打算舉行婚禮,就在一個月後。

“夫人,該吃飯了。”秦伯端來一碗粥到我跟前,他臉上依舊是慈愛的笑意。

我拉住秦伯的手,滿是不解的問道:“秦伯,秦之允的母親已經死了嗎?”

秦伯點頭說:“是的,你跟少爺可以永遠在一起了。”

莫名的,我覺得心裏難過,或許那都是上輩子的錯,可這並不是我想要的結局,只可惜,秦之允的母親一直執迷不悟,我不知道我該不該說她死的好。

一個月後,阿彩和蘇聆風舉行了婚禮,付潔和劉紫玲是阿彩的伴娘,柳林則是負責保護我,因爲秦之允這個傢伙去忙着處理公司的事情。

“蘇聆風先生,你願意娶林阿彩小姐爲妻嗎?”

“我願意!”

“好!請蘇聆風先生和林阿彩小姐交換結婚戒指!”牧師說完,小花童拿着戒指到蘇聆風和阿彩的面前,看着她們倆幸福的模樣,我的肚子竟然忽然痛了起來。

“啊!不要!”在蘇聆風爲阿彩戴上戒指的瞬間,我喊出了這麼不適宜的話,可我的肚子真的好痛啊!

“糟糕,我嫂子要生了!”柳林攙扶着我,一臉驚恐的喊着。

這時,一些人急忙攙扶着我出了酒店,而我的兒子……成功的破壞了阿彩和蘇聆風的婚禮。

跟預期的一樣,是一個男孩,我想……我的女兒也該出生了吧?也不知道母親是怎麼照顧她的,取了名字沒有。

躺在病牀上,我忍不住想着女兒,想着她未來會不會恨我沒有給她母愛,不管怎麼樣,18年後,我一定會好好的補償她的。

“老婆!艾瑪,兒子!”秦之允衝進病房,一雙眼擔憂的看着我,而我本來是以爲他來心疼我的,誰知……這傢伙在看到兒子的瞬間,立刻抱起兒子疼愛了起來。

我白了一眼秦之允,立刻沒好氣的說道:“秦之允,你是不是找死?”

秦之允撇了撇嘴,看着我賊兮兮的笑道:“是啊!我要你再給我生一堆的孩子,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去死吧你!”我將枕頭丟向秦之允,嘴角卻揚起了幸福的笑意,而秦之允抱着兒子巧妙躲開,回頭還不忘對我得意的一笑。

我靠在病牀上,看着秦之允和兒子,嘴角不由揚起微笑,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未來的路還很長,幸福的生活就在不遠的地方等着我們! 新書《大牌冥夫好V5》

鏈接:heiyan.com/book/56545

第1章爲錢配陰婚

“郭小姐,您弟弟的醫藥費該繳了,已經欠了8千3百多塊錢,加上這個月的費用,您需要再繳費1萬3千塊錢。”

療養院的電話一次次打來,每一次打來,錢數都會多一些,我的心像刀絞一般,淚水也不爭氣的模糊了我的視線。

我叫郭依,是一名大4的學生。

據奶奶說,媽媽生下我時,說我是貼心的小棉襖,以後要是有個弟弟或者妹妹,彼此還能有個依靠,就給我取名“依”。

媽媽的話成真了,她生下弟弟後,便跟爸爸進城打工去了,這一走就是19年,以後就沒有回過家。

可以說,弟弟是我幫着奶奶照顧帶大的,我們姐弟倆雖然只差3歲,我卻更勝似母親的角色,當然,弟弟也很懂事,從來都沒有耍過小孩子脾氣。

一年前,弟弟如願的考入了跟我同一所大學,可我的噩夢也開始了。

一年前,奶奶去世了。

她臨走前叮囑我照顧好弟弟,並給我們留下一張銀行卡,說那卡里是爸媽十年前打給我們的錢。

奶奶走後,我很傷心,但弟弟更需要我的照顧,我必須堅強起來。

可是,奶奶剛去世不久,弟弟談戀愛了,他每天蹺課跟一個女生在一起,甚至夜不歸宿。

我一氣之下,以自己的性命要挾弟弟跟那個女生分手,我希望他把精力放在學業上。

弟弟心疼我,忍痛選擇了分手,可是……分手後的第三天,弟弟因爲喝酒而出了車禍,成爲了植物人。

爸媽留下的那張卡里有3萬塊錢,去掉弟弟半年的醫療費用,只剩下一千塊錢,所以我每天兼職,才勉強過活。

面對弟弟鉅額的醫療費,即使我每天只吃方便麪,我也無力承擔。

來到雲城這幾年,我見慣了身邊那些同學爲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去酒吧賣酒,甚至是做見不得光的事。

因爲那樣不費力就會賺很多錢,說直白點,在酒吧賣酒,有幾個女生是乾淨的?

我雖然無力再堅持,但弟弟成爲植物人是我造成的,我不能每天陪着他,照顧他,但我必須要肩負起他的醫療費,至於我那十幾年沒見的父母,呵呵……我想她們早已經死了,我更不奢望他們會出現。

比起要賺無數個夜晚,才能賺夠弟弟的醫療費,我在網上放了一份簡歷。

第二天,有一家冥婚中介所找到我,媒人說有人願意出兩萬塊錢配陰婚,中介所那邊“設備”齊全,我只需要穿上紙糊的大紅喜服和拿着自己的照片就可以了。

聽着如此簡單的儀式和豐厚的報酬,我動心了,雖然我不知道陰婚意味着什麼,我還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與媒人約好地點,我在晚上8點趕到了中介所。

去中介所之前,媒人就告訴過我,婚禮進行時不能說話,否則會不吉利,甚至會惹上黴運以及……不乾淨的東西纏身。

所以,我進去後什麼都沒有說,穿好紙糊的喜服,拿着自己照片去了“婚禮的場地”。

婚禮的場地像一個靈堂,我本來就懼怕這些,所以我一直都不敢去看那些擺設。

媒人抱着一張照片,將一塊大紅色的綢緞遞到我面前,拉着我跪在火盆前,便喊道:“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禮成!”

一系列儀式做好,媒人將我的照片和我身上紙糊的喜服,以及那個配陰婚男人的照片一同丟到火盆裏,我看到那張照片上,是一張俊美的臉。

出去後,媒人給了我兩萬塊錢,我將那些錢包裹的一層又一層,然後死死地抱在懷裏,生怕媒人會後悔,更害怕被人搶去。

臨走前,我看到媒人特別詭異的對我一笑。我也沒有多想,只覺得這個地方特別慎得慌,急匆匆的打車便回了學校。

回到宿舍已經半夜11點多,我沒有梳洗就躺下了,一想到明天弟弟就有醫療費了,我就莫名的開心。

幾分睏意襲來,我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覺我的後背泛起一陣陣涼意,那涼意在這酷熱的夏夜倒是很解暑。

隱約中,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被一雙手抱住了,緊接着有什麼輕柔的東西落入了我的嘴裏,捲起我的舌尖深吻了起來。

我心中不由自問:這該不會是春夢吧?

我想我一定是沒有體驗過戀愛,還真是寂寞的很,不過……既然是做夢,那我也什麼矯情的。

於是,我放鬆了自己的意識,漸入佳境,甚至毫不羞怯的迴應着他。

就在我意亂情迷時,我的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磁性的聲音:“老婆,還滿意嗎?”

這聲音……難道不是做夢?

我唰的一下睜開眼,只感覺四周一片黑暗,隱約中,我感覺一個黑影在我眼前晃動,我似乎看到了他邪魅且得意的笑容。

這……難道宿舍進了*狂???

我掙扎的要推開那個身影,可我的手腳卻沒有一丁點力氣。

“救命……”驚恐中,我放聲大叫,可我發現我根本就叫不出聲音來。

前所未有的恐懼感,猶如一塊大石壓得我喘不上氣來。我拼命的想要大喊:救命!!!有人闖進宿舍了!快報警!!!

可就是喊不出來,只能任憑他擺佈。

這是怎麼回事?我爲什麼不能說話了?

就在我被嚇得驚慌失措時,那個身影又說話了,他的聲音極其輕佻的說:“老婆,明晚我會再來的!”

再來?他的話讓我一陣頭皮發麻。

他居然叫我老婆?還明晚再來?我的腦子凌亂成麻,模糊中忽然想到今天我去給人配陰婚的事情,難道……

忽然一陣沉重感和恐懼感就要將我吞噬,我的意識開始渙散,腦海中只有一個問題就是……我好像失去了第一次。

“郭依!郭依?”耳邊是張麗焦急的叫聲。

我猛地睜開眼,直愣愣的坐起身,只見張麗不解的看着我問:“你怎麼了?熱的睡不着嗎?牀板都快要被你翻塌了!”

顧不得下身的疼痛,我慌張的左右看去,窗子是緊閉的,門也是反鎖的……我看着凌亂不堪的牀單,只感覺全身癱軟,大腦一片空白。

這時,張麗將臉湊了過來,滿是狐疑的看着我又問:“郭依,你沒事吧?”

我費力的嚥了口唾沫,聲音略微顫抖的問:“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張麗疑惑的看看我,點頭說:“我聽到你在我上鋪翻來覆去的動,把我吵醒了,你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

張麗的話,把我心中最後一絲絲希望也掐滅了,我覺得那或許不是夢。

這時,張麗又說:“做噩夢了吧?行了,睡吧!明天週末,出去放鬆一下。”說完,她揉了揉眼睛,躺在牀上繼續睡覺,似乎並沒有發現面色慘白的我。

宿舍的燈被關上,我忐忑的躺在牀上,嚇得不敢在閉眼睡覺。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和冥婚的那件事,我的手腳就無法控制的冰涼。

剛纔壓在我身上的……是那個跟我冥婚的人吧?不是說只要不說話就沒事的嗎?爲什麼我還會被找上?那鬼……好像說明天還來找我吧?

不行!!

明天去見過弟弟,我一定要找那個媒人說清楚!最起碼他得幫我解決掉這個麻煩才行!

經過噩夢,我再也沒有睏意,與其說我沒有睏意,不如說……我根本就不敢再睡了!

就這樣,我躺在牀上,眼睛瞪得老大,直到天亮,那種焦慮的心情才漸漸平復下來。 新書發佈啦!

【嫡女謀:腹黑王爺休想逃】

鏈接:heiyan.com/book/65330

第1章重生

新嶽王朝三年,冬至。

譁,一盆水從頭澆至我的腳下,在這陰暗潮溼的牢房裏,這盆水異常的冰冷刺骨。

此刻,我正被五花大綁在石柱上,站在我對面那個一身鳳袍的女人是我妹妹易如水,她一改以往的溫婉,正對我獰笑着。

“易長樂,你可曾想過我會取代了你皇后的位子?”妹妹得意的樣子極其噁心,我卻苦澀的一笑,因爲我沒有什麼好說的。

我想,妹妹應該是從三年前我嫁給皇上,她嫁給七王爺時便對我懷恨在心了吧?

我是易府的嫡女,即使母親在生完我便死去,即使父親疼愛二孃和她,也依舊動搖不了我的地位,只因我舅舅是當朝的護國大將軍,即使是太后,也要對我舅舅禮讓三分,父親又怎敢讓我這個嫡女受半點委屈?

至於她跟皇上,應該是一年前,那時她時常入宮陪我,幾次撞見她與皇上聊得來,甚至竊竊私語我都沒有在心。

然而……就在前夜,我目睹她們二人在牀上做出了苟且之事,才得以知道妹妹爲何時常入宮,而我,也因此被關入大牢。

我嘴角微揚,“易如水,你以爲你穿上鳳袍便是皇后嗎?你不要忘了我舅舅他……”

“易長樂,你與七王爺私通,還聯合護國大將軍企圖謀權篡位,你覺得皇上能饒過你們?呵呵,你還不知道吧?你舅舅全家已被滿門抄斬,七王爺也被趕出了京城,至於你……還是等皇上發落吧!畢竟我們姐妹情深,我怎能對你下的去手?”

什麼?舅舅全家被……我忍不住地全身發顫,喉頭微甜,一口鮮血噴在了地上。

“皇上!我要見皇上!!”顧不得滿口鮮血,我對着空曠的牢房大喊着。

“賤人!”

伴隨着一聲低咒,我看到了那個令我魂牽夢繞的面容,只是他那雙好看的眸子再也沒有往日的溫和,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冷漠。

楚逸軒!我咬牙,終於懂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這對狗男女的陰謀!!

當初他還是五皇子時,與我成親不過是爲了獲得父親和舅舅的勢力,助他登上皇位,因爲太后一心要輔佐七王爺登基,而曾經舅舅答應我嫁給他的條件正是他登基後,立我爲後。

至於易如水……

曾經她便喜歡楚逸軒,礙於她是庶女的身份,她只能嫁給癱瘓在牀的七王爺楚昊天。

七王爺,雖不曾見過他,我卻聽舅舅說起他即使癱瘓在牀,手裏依舊有兵權,太后也依舊重視他。

所以,在一年前,易如水假意進宮看我,其實是與楚逸軒達成共識,除掉我的同時,也除掉七王爺,還給我們安上了理所應當的罪名。

淚水迷濛了我的視線,即使明白這一切,我依舊不死心,那可是我深愛了三年的男人啊!楚逸軒,你怎麼忍心這麼對我?

“皇上,你難道忘了我們之間的誓言了嗎?”執子之手,與子攜老,這是你對我說的呀!你都忘了嗎?

楚逸軒鼻子裏發出一絲冷哼,滿是不屑的瞄了我一眼,“易長樂,朕與你執子之手不過是借你舅舅的勢力去打壓太后和楚昊天的勢力,如今朕帝位穩固,至於與子攜老……”

楚逸軒拉住易如水的手,澆熄我最後一絲期待。“當然是朕與如水咯。”

在這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身子不斷的下墜,猶如掉入一個黑暗的冰窟,再也動彈不得。

楚逸軒,你好狠。

“皇上,我與姐姐感情深厚,等下的“獎賞”,您親自做好不好?”易如水搖晃着楚逸軒的胳膊,不等我反應過來,楚逸軒便以行動來證明他對妹妹的深情。

我的手腳被幾個侍衛微微擡起,楚逸軒拿出我送給他的弒牛刀,滿眼心疼的對我說:“裔長樂,等下可能會很疼,你可要堅持住啊!”

話音剛落,楚逸軒便揮刀插入了我的手腕裏,弒牛刀削鐵如泥,他稍稍一用力,我的手筋便被挑斷了。

“啊!!”

我發出淒厲的喊聲,傷口的疼痛與心痛一同疊起,幾近要了我的命,我咬着牙,冰冷的看着眼前這對狗男女,

“哎呀,都說鹽可以讓傷口癒合的快,我來幫姐姐療傷!”易如水不知從哪弄來的鹽,一點點的灑在了我的傷口。

我早疼得沒有了知覺,越是疼痛我越笑,在這對狗男女面前哭,太掉價!

這時,一個太監急匆匆的跑進牢房,拱了拱身子連忙說:“皇上,太后來了,這……”

太監一臉驚恐的看着我,怕是被太后知道他們冤枉了七王爺與我私通。

楚逸軒卻一笑,對易如水使了個眼色,讓她去對付太后。

而他則是從宮女手裏接過一杯酒,意味深長的一笑:“易長樂,念在我們夫妻多年的份兒上,這杯酒算是對你的恩賜,還不謝恩?”

呸!

我拼盡全力吐了一口唾沫到楚逸軒的臉上,“楚逸軒,就算我死,我也要詛咒你生生世世都得不到你想要的一切,你跟易如水那個小賤人不得好死!唔……”

接下來的詛咒淹沒在毒酒中,當那刺鼻的毒酒穿腸而過時,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融化了,在閉上眼前,最後一瞥是楚逸軒厭惡的表情。

刺鼻的藥味傳入我的喉嚨,嗆得我連忙坐起身猛嗽,我這是死了還要遭受被灌毒酒嗎?

“小姐,您可算醒了?大夫說您今晚要是再高燒,恐怕會變成癡傻兒,嗚嗚……”

梨香?

我錯愕的看向陪伴我十九年的梨香,又看了看我周遭的環境,頓時目瞪口呆,這是……三年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