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若惜的來電,趙啟越便不方便接聽,他摁斷了來電,再把手機調為靜音,做完這一切,繼續若無其事地陪着相親對象閑逛。

慕若惜反覆打了幾次電話,趙啟越都沒有接聽,氣得她想摔手機。

高空中的艷陽,就是在有些人的憤怒,有些人的平靜中,慢慢地往西移動,直至西沉入海。

明楓沐浴著夕陽回家。

一進屋,他就高聲叫喊著:「童熙,我回來了。」

不見童熙出來,也沒有聽到她回答應他。

明楓蹙眉,又叫喊著:「陳叔,陳叔。」

陳叔也不在。

最後還是廚師從廚房裏出來,恭敬地解釋:「家主,童小姐和陳叔都在後花園呢,童小姐相中了一棵大樹,覺得在樹底下安裝鞦韆,這種天氣坐在樹底下的鞦韆架上盪鞦韆,覺得舒心愜意,陳叔正讓人給童小姐安裝鞦韆呢。」

明楓臉色陰沉,轉身就往屋外走去。

「家主——」

廚師張嘴叫了一聲,明楓已經走了出去,廚師未完的話就說不出來了。

想着家主剛剛的反應,廚師小聲嘀咕著:「家主在生氣?」

也是,家主總是以整治童小姐為樂,童小姐未經他這個主人同意,就在後花園裏安裝鞦韆,家主肯定會生氣的。

陳叔也是的,未請示過家主,就答應了童小姐。

唉!

廚師嘆口氣,與他無關,他也沒有能力幫到童小姐,還是老老實實地去燒他的菜吧,要多燒幾道童小姐愛吃的菜,童小姐被家主整治后,都是化生氣為食慾,大吃特吃的。

真羨慕童小姐那麼能吃卻不胖。

明楓大步流星地往後花園走去,一路上,他都陰沉着臉,眼神也很可怕。

但凡看到他的保鏢,都被他的神色嚇了一跳,卻沒有人敢通知那幾個還在折騰著鞦韆的人。

陳叔陪着童熙在看着幾名保鏢安裝鞦韆,他還笑眯眯地道:「童小姐真有眼光,這棵樹是老樹,卻又枝繁葉茂的,遮陽老厲害了,正午的時候,在這樹底下都陪覺涼爽。」

「在這兒裝個鞦韆架,盪著鞦韆,吹着涼風,那個舒暢呀。」

童熙笑道:「我也覺得這裏不錯。」

心血來潮要在這裏裝鞦韆架,是因為她在戰爺的住處看到了他為若晴裝的鞦韆,她不指望明楓給她裝一個,就自己裝了。

「是很不錯。」

陳叔很開心地看着鞦韆快要折騰好了,有兩個位置,以後家主反應過來,知道自己是愛着童小姐的時候,正好讓家主陪着童小姐在這裏盪鞦韆,多浪漫呀。

這周圍的風景又好,還能賞賞景。

「拆了它!」

低沉,冰冷的聲音倏地響起。

眾人這才發現明楓。

都不知道明楓是什麼時候來的,但見他臉色陰沉,眼神冰冷,不開心的表情再明顯不過了。

「家主,童小姐是覺得……」

保鏢們停下手裏的動作,不敢動,也不敢說話。

敢開口的便是陳叔了,只是陳叔才開了口就被明楓打斷了。

「陳叔,這裏沒你的事,你帶他們走,把這些東西都給我拆下來。」

陳叔:「……」

他看看童熙,又看看家主,最後還是倒向了家主,他扭頭吩咐著保鏢們:「都拆了吧。」

童熙說着明楓:「不就是在你家後花園的樹底下安裝鞦韆架嗎,花的還是我的錢,你用得着如此生氣?

小氣鬼,連棵樹都不肯借給我用用。」

要是若晴喜歡,明楓肯定是屁顛屁顛地給若晴裝鞦韆架。

童熙心裏澀澀的,酸酸的。

很快,又在心裏罵着自己,都說了,不要扯上若晴,若晴勸過她要考慮清楚的,她明知道明楓對若晴的執著,還要愛上明楓,被明楓冷漠對待,便是她自討苦吃,怨不得誰。

若晴對明楓一點感情都沒有。

她更不該吃若晴的醋。

明楓不說話,桃花眼深深地凝視着她。

童熙與他對視了一下,就別開了視線,嘴上吐槽他小氣的話就沒有停止過。

明楓沒有與她爭吵,也不阻止她的吐槽,一副任她罵個狗血淋頭,他也不會掉塊肉。雲裳明白,自己的母親之所以是這個態度,和剛才那件事有莫大的關係,她是在怪罪自己。

可為了挽回自己在母親心目中的形象,雲裳仍要做出解釋:「媽,我不是想冤枉薄……姐姐,我也是為了雲家的名譽,為了我們一家着想,我們努力那麼久,是絕對不能出半點差池的不是嗎?」

她眨巴著含着淚眸的眼睛,表情楚楚可憐,言語中透著真摯的情感,令人聽了都十分動容。

到底是自己從小到大養在身邊的女兒,雲裳的優秀,雲君華也是有目共睹的,她……

《豪婿你老婆又跑了》第103章當一個蛀米蟲 提到這個我不自然地扯了扯嘴角。

「幸好你讓我打開看了一眼,要不然估計我也涼了。」

孫潔聽了對我露出了一個發自內心的笑。

「能幫到你太好了,聽我的沒錯吧。對了,那裏面有什麼?」

我點點頭,抬手摸了摸後腦勺。

「唉,那裏面……算了,反正都過去了,別提了。」

孫潔點點頭,我心想着多和她說幾句話,說不定能套點關於她爸的事情,於是也陪她去了超市。

不過沒聊兩句,我承認我被美色俘獲了,開始聊其他的了。

「自從你爸去世,你都是一個人嗎?」

我好奇地問。

孫潔從冰櫃里上拿了兩瓶酸奶,聽我提到這件事,小臉上露出了些許落寞的表情。

「是呀,我媽死的早,我爸也沒了之後,我就一直是一個人了。」

試問哪個男人見如此甜美可愛的女孩兒說出這種話能不心疼?

我立馬拍著胸膛和她說。

「以後你有什麼困難可以來找我,哥幫你。」

孫潔噗嗤一笑,把一個膠袋遞給我。

「那你幫我把這些提回家吧,好嗎?」

我趕緊點頭,這些對我一個大男人來說不重,但孫潔身形嬌小,提的很吃力。

二話沒說我把她手裏另一個膠袋也拿了過來,孫潔很驚訝地看着我。

「你……」

「沒事,我力氣大。」

我憨厚笑笑,看着孫潔白嫩的小臉都要美飄了,把那些糟心事兒都扔到了腦後去。

送她回了家,一入眼還是孫超的遺像,現在我也不覺得彆扭了。

果然,經歷多了就會習慣,這都小菜一碟。

孫潔給我倒了杯水,微微笑着看我。

「你在義烏港還習慣嗎?每天晚上會不會害怕?」

就算怕我也不能說啊,多丟面子。

「習慣了就不怕了。」

孫潔從口袋裏拿出了一根紅繩,給了我。

「麻煩你送我回家了,為了表達對你的感謝,把這個送給你吧。」

我好奇地接了過來,怎麼看都只是一根普通的紅繩。

給我這個幹什麼,難道說是什麼定情信物?

我立馬來了精神,原諒我長這麼大還是個純情漢子,看到小姑娘還會臉紅的那種。

「這個在關鍵時刻,可以給你擋一次傷害,算是一個護身符吧。」

孫潔對我笑了笑,還主動幫我系在了手腕上。

「看你就知道不會系,好了,戴着吧。」

我愣愣地看着她,半天說不出話來。

我只能說,這是當了549倉管之後唯一一件好事!

白嫩的小手拿着紅繩在我手腕上繞一圈,靈巧地打了個結,我都有點心猿意馬了。

孫潔一抬頭髮現我盯着她看,俏臉也浮上了紅暈,趕緊縮回了手。

「好了,這可是個好東西呢。」

我愣愣地點點頭,感覺自己已經到達了人生巔峰。

「好了,你快回去吧,不早了。」

孫潔紅著臉下了逐客令,回裏屋去了。

我留戀地看着她的背影,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不管這紅繩有沒有護身的作用,我都打算一輩子不摘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女生送我東西!

我回了宿舍都笑得好像一朵花一樣,躺在床上看着紅繩就開心。

「唉,老子死了也值了,有女娃送過老子東西了!」

要是讓別人聽到了,肯定會大罵我沒出息。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