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雪也顧不上冷言了,連忙抱着小傢伙,輕輕搖晃起來。

小傢伙在慕雪的安撫下,沒一會兒就停了哭聲,此時,正睜著濕漉漉的眼睛,盯着慕雪看。

慕雪看着他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感覺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冷言正想抱怨兩句,卻聽到了敲門聲,下一刻,姚楠的聲音就從門外傳來:「小雪,怎麼了?慕慕怎麼哭了?」

「沒事媽,他可能是困了,我哄他睡覺,他準備睡了。」

「哦,這樣啊,小雪,慕慕若是吃飽了,可以把孩子交給我,我來帶,你好好休息。」

「不用了媽,您也累了一天了,您早點去休息吧。」

「好吧,有什麼事記得叫我。」

「好。」

門外,腳步聲遠去了,冷言瞪着那個破壞他好事的小傢伙,一臉無奈。

「老婆,這傢伙怎麼那麼會來事呢?難得我老婆主動獻吻,他竟然出來搞破壞,這分明就是我的情敵。」

慕雪推了推他:「我記得,你還沒洗澡,你洗澡去。」

「本來是需要洗個冷水澡的,可是被這傢伙一鬧,頓時不需要了。」

慕雪聽了這話,失笑出聲,她捏了捏他的臉:「阿言,你真幽默。」

「老婆,你又調戲我,明知道我對着你自制力很差,你還這樣,你忍心嗎?」

「不忍心。」

「你說得那麼誠懇,我都信了。」

「好了,洗澡去。」

「是,老婆大人。」

冷言進了浴室,慕雪這才低頭,定定地盯着孩子看,也不知道小傢伙是不是知道媽媽在看他,他也睜着眼睛,定定地看着媽媽。

慕雪伸手去摸他的拳頭,試圖把他的手指掰開,可是小傢伙卻緊緊握著拳頭,還把慕雪的手指握在手裏。

慕雪感受他那小小的拳頭,似乎有很大的力量,她不由得輕笑出聲,那神情,要多溫柔有多溫柔。 這一輪比賽中間總算沒有了歐冠的穿插,球員們有足夠的時間調整和休息,對陣霍芬海姆的比賽結束后,積分榜上,多特蒙德也重返了聯賽榜首。

原本的榜首美因茨這次沒能頂住壓力,輸給了勒沃庫森,這也是美因茨本賽季的第一場失利,七勝一平一負,這個戰績其實也已經相當出色。

在整個德甲歷史上甚至都排的上號,特別是新賽季的開局六連勝,歷史上也只有拜仁慕尼黑和凱澤斯勞滕比他們更多,這賽季多特蒙德也不過開局五連勝而已。

很多媒體都表示,如果這場比賽美因茨保持不敗,則真有可能就是美因茨和多特蒙德去爭奪冠軍了。

當然,這些也是媒體為了吸引關注發的文章,美因茨在克洛普和齊策在的時候也沒能奪得冠軍,現在更是困難,聯賽是長跑,狀態,實力,陣容深度缺一不可。

只是羅伊斯稍顯尷尬。

美因茨和上賽季陣容沒有太大變化,除了霍爾特比,這位從沙爾克04租借來的小將找回了上賽季初時候在沙爾克04的狀態,正是他和許爾勒雙箭齊發,才保證了美因茨比上賽季更出色的狀態。

而上賽季則是羅伊斯和許爾勒為進攻組合,沒想到這賽季卻被霍爾特比給比下去了。

不過,很快就是羅伊斯證明自己的機會。

聯賽第十輪,多特蒙德客場挑戰美因茨,這也可能是克洛普們最後一次正式進入布魯赫路球場了,科法斯競技場已經確定完工交付,2011年年初正式投入使用,冬歇期之後,美因茨就正式搬進新家。

也就是下賽季多特蒙德造訪美因茨主場的時候,就將去到科法斯競技場了。

賽季初的時候,多特蒙德和美因茨進行過一場友誼賽,不過那是比友誼賽更友誼的比賽,甚至可以說是表演賽,是布魯赫路即將退役的紀念賽。

那場比賽完全沒有參考價值,兩隊球員都是混著上的,還有不少曾經效力過美因茨的球員甚至退役的都有,而這賽季的美因茨,多特蒙德完全不能小看對手。

他們現在可是榜首的直接競爭對手!

這樣的一場比賽也登上了不少德國媒體的頭條,美因茨和多特蒙德之間的淵源,加上榜首之爭,無需多言就是一場看點十足的比賽。

十月最後一天。

多特蒙德全隊來到美因茨,美因茨迎戰多特蒙德的首發陣容也出來了。

門將是維特克洛,後防線上,卡德萊克,斯文松,諾維茨基和邦格特首發,中場,本賽季由西甲赫塔菲租借而來的后腰波蘭斯基首發,他的搭檔是邁爾,三名攻擊手則是許爾勒,霍爾特比和弗蘭契奇,前鋒是本賽季的新援,匈牙利人亞當·紹洛伊。

齊策還有點奇怪諾伊施泰特去哪兒了,後來他才知道,這賽季諾伊施泰特選擇了轉會,他加盟了沙爾克04,不過之前並沒有在魯爾區德比看到他。

和克洛普時代的主力更換了六個,斯文松原本是蘇博蒂奇的替補,不過他也是憑藉自己實力打了回來,球隊便沒有繼續引援,后腰波蘭斯基和邁爾,前鋒紹洛伊和前衛霍爾特比,弗蘭契奇都不是克洛普時代的球員,弗蘭契奇是,不過他那時候是個替補都撈不著幾次的年輕球員。

現在在一線隊能踢上主力,齊策也是蠻欣慰的。

想當年他只是個會傳激進球的愣頭青啊……

這場比賽依然氣氛友好,起碼賽前是如此。

很多關注本場比賽的媒體和球迷都感覺到這可能是近年來最為和諧的一場榜首之爭了,不論是多特蒙德還是美因茨,兩支球隊都受到全場球迷的歡呼和吶喊,這絕對不常見。

在賽前,球員通道。

邁爾,弗蘭契奇,許爾勒,邦格特這幾名年紀相仿,把羅伊斯,齊策,蘇博蒂奇關係比較好的球員在球員通道里「圍堵」住了。

他們是來下戰書的。

就算兩隊關係好,但現在是整個德國都在關注的榜首之爭,美因茨贏了就能重新奪回榜首,輸了或平了,多特蒙德就能繼續鞏固榜首位置,邁爾他們可是急不可耐要把多特蒙德拉下神壇。

「聽著,你們幾個,今天我們會全力以赴,會比以往更強!你們給我洗乾淨脖子等著吧!特別是你,冰塊!」邁爾在賽前依然不忘了挑釁幾人。

「你應該在每一場比賽都有這樣的想法。」齊策冷靜的吐槽,幾人都笑了起來。

不過氣氛很快變得嚴肅。

「維克托,我們都在等著,看看今天的美因茨到底是什麼樣的。」羅伊斯認真的回應了邁爾的挑戰,他心裡多少有點不服,這支球隊竟然比自己在的時候表現更好了。

羅伊斯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霍爾特比。

我不可能比他差!

「場上見吧,我等待這一天很久了。」許爾勒和幾人碰了個拳。

比賽開始了。

美因茨能夠在如今的位置,憑的也是真刀真槍的實力,一場場比賽干下來的,開場不久,他們就給多特蒙德來了一次下馬威。

是許爾勒。

率先開球的多特蒙德本想借著開球之勢直搗黃龍,但美因茨對此早有準備,就算主力陣容換了六個人,但正如之前所說,克洛普為美因茨打下的烙印並沒有消失,他們很好的守住了多特蒙德的開場三板斧,然後開始伺機進攻。

波蘭中場波蘭斯基斷下了齊策和香川真司之間的聯繫,然後快速組織進攻,球出的很快,路線也很明確。

霍爾特比回撤接應了波蘭斯基的傳球,馬上給到邁爾,十九歲的邁爾如今也已經成為美因茨的進攻組織核心,他的長傳不比沙欣差多少,直接找到了前面的許爾勒。

面對老隊友蘇博蒂奇,許爾勒展現出了他的進步,一個扣球竟然是直接抹過蘇博蒂奇,在角度不大的情況下強行射門,這腳射門竟然還射正了門框範圍,角度非常刁鑽!

魏登費勒注意力十分集中,在許爾勒扣過蘇博蒂奇的一瞬間跑到近角,準確的封堵出了許爾勒的一腳勁射。

蘇博蒂奇有些驚訝的看著許爾勒,後者什麼話也沒有說,摸摸頭髮,跑到門線外接過球童扔過來的足球,直接扔給了角球區。

弗蘭契奇來處理角球,美因茨的角球戰術十分明確,左邊交給擅長右腳的邁爾,右邊則是給左腳將弗蘭契奇。

角球找點也很明確,個子最高的中後衛諾維茨基,在角球戰術造詣上,圖赫爾似乎比克洛普更好一些,邁爾和斯文松,紹洛伊佯攻跑位,最終還是諾維茨基來頂頭槌。

這一球也很有威脅,稍稍高出橫樑。

這兩次進攻讓球迷們看到了美因茨的足球方式,同樣也是快准狠!

當然,並不完全。

圖赫爾比起克洛普,他更注重控制足球,並不一味追求快打旋風,在沒有機會的情況下,控球是他的選擇,而邁爾,弗蘭契奇,霍爾特比這些擅長傳球的球員,也是美因茨如今一度佔據榜首的功臣。

接下來,輪到多特蒙德開始反擊!

魏登費勒將球開給邊後衛皮什切克,遭到壓迫后,皮什切克回傳蘇博蒂奇,後者直接開始長傳發動進攻,齊策在中線前回撤接到了足球,只見他正面穩穩停下,隨後突然一個倒鉤!

當然不是射門,距離球門還超過四十碼,齊策可不會在這個位置直接倒鉤射門,而是傳球!

剛才,齊策已經注意到身後羅伊斯跑上去了,他的倒鉤傳球目標就是羅伊斯!

上來防守齊策的邁爾對齊策這一下處理目瞪口呆。

他從沒見過齊策這樣傳球!

足球從邁爾和波蘭斯基中間飛過去,羅伊斯領球,在剛才和許爾勒差不多的位置打出一腳怒射!

門柱!

布魯赫路球場球迷們驚呼起來,不過隨後,他們也為多特蒙德這次精彩的進攻送上了掌聲。

齊策,羅伊斯,那也曾經是布魯赫路的寵兒啊!

7017k 司馬尊者聽了這這話,按耐不住內心的好奇。

傲龍尊者點了點頭說:「你說的沒有錯,當時我在天湖巡遊,他曾經經過那裡。」

「哦,你不會把他當做敵人吧?」司馬尊者問道。

傲龍尊者擺了擺手:「當時我接到尊上的命令,不讓我和江龍動手,那時我認為這個年輕人比較衝動,愛面子,不願意作出讓步,說實在的要不是尊上給我傳遞過信息,我們肯定會發生衝突,恐怕現在也不會見到你們。」

司馬尊者說道:「那些強者不是我們可以挑戰的,如果你不做出讓步,沒有人可以救下你的。」

傲龍尊者點了點頭:「我已經活得太久了,太老了。」

「切,你又那麼老?」司馬尊者說道。

傲龍尊者心裡有一絲困惑,說道:「我很困惑,江龍的等級好像沒有達到尊者?」

「這不可能吧,潼關這些進化者的傳言你也相信,一個人從零開始突破,使用幾個月時間就可以達到無上境強者,傲龍尊者這是可能的嗎?」

司馬尊者相信這是不可能的。

只不過江龍在秦關和潼關以訛傳訛而已。

只是有許多進化者為了增加可信度以訛傳訛,讓江龍在幾個月時間達到無上境界,到最後越傳越神奇,相信的人也多了起來。

這件事在天府區不斷的被傳頌,在他們眼裡這神奇的一幕只會出現在神話小說里,但在潼關的這些進化者沒有絲毫的懷疑。

在司馬尊者認知中這件事根本不可信。

何況他在尊者這個級別已經呆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也沒能夠升到九星,這其中的艱辛他一清二楚,不能成為九星,都沒有資格去突破無形基因鎖,江龍就能用幾個月竟然就達到九星而且突破到無上境界。

司馬尊者在尊者級已經待了一百多年,也沒能夠完成這一步,可江龍現在竟然能夠以一人之力阻擋五大十星尊者,而且很輕易的殺死了這些十星尊者,他的實力肯定已經達到無上境界,要不然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沒有一點的基礎,只用幾個月的時間,就已經達到無上境界,無論如何根本是不現實的。

傲龍尊者說到:「司馬尊者,我認為這件事值得商榷,江龍這種人直來直去,根本不像那種陰險的小人,何況隱藏實力對於像我們這樣的人根本就沒有意義,就現在,我也沒有發現他在隱藏實力。」

司馬尊者很善於思考,推測一個人的實力,看其行為就能夠發現端倪。

雖然他對江龍並不了解,可從尊上對江龍的態度上看,江龍根本不像不具實力的人,而且更不像是隱藏實力遊戲人間的那些隱士。

也有進化者傳言,司馬尊者可以看出來江龍為人處事老練豁達,做事果斷很辣,也不像是一個無聊的人。

何況他隱瞞實力根本是不可能的。

而且說,江龍不需要隱瞞實力,也沒有隱藏的必要。

一個突破無形基因鎖的強者這個威嚴,不是一個小小的王家可以挑釁的,而且是接二連三的那種?

司馬尊者認為江龍為了不斷的提升實力,進入到地底下去尋找只資源。

至於那塊地面下具體有什麼資源,也只有江龍知道。

因此,從江龍這一系列的行為中可以看出,在幾個月的時間內,江龍實力真的是從零開始,提升到現在的無上境界。

「這種實力的快速提升,讓人難以置信。」

這種猜想太讓人震撼了。

司馬尊者根本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不過與他相反的是傲龍尊者,相信這件事還是比較靠譜的。

這樣的推測讓人不敢信服的,可想到這,讓人感到心驚。

事實真是如此。

那江龍難道是上天的寵而兒,未免太優秀了。

就短短的幾個月,能夠突破無形基因鎖,是一個恐怖的速度,以後發展的潛力不可限量。

幾個人討論到這裡,都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

「先生,你休息好了?」寧香看見江龍坐起來后問道。

江龍答應了一聲,看向了寧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