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吧!”

“哎呀,忘了和他們要車費了,該死的,這一趟又白跑了。”

“哥們,你瘋了吧!你敢和神仙要車費?你這不是找死嗎?今天咱們兩人能保住命就不錯了,趕快走吧!”

說罷,他們兩人鑽進各自的車裏,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他們的副駕駛上突然“轟”的一聲變出一個手提箱,手提箱上面貼着一張小字條。

兩個司機詫異無比,拿起小字條看起來,只見上面寫着一行小字:多謝送我們一程,區區酬勞還望笑納。

莫非這是用箱子給我們抵的車錢,但是我們要箱子又沒有用。

對於很多生活在底層的貧苦老百姓,他們很少用箱子錢包這種東西,他們最想要的還是現金,因爲錢可以讓他們吃飽穿暖。

就在他們的想法產生後,箱子似乎能聽懂他們的話似得,箱子“砰”的一聲打開了,裏面露出了一疊疊紅色的百元大鈔。

什麼?這難道是給我們的酬勞嗎?

看着眼前成捆的百元大鈔,兩個司機都矇住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兩個才反應過來。

他們拿起這些錢數了一下,總共有十大捆,每一捆裏面又有十小捆,說明這裏整整有一百萬。

哇!一百萬啊!發達了!

兩個司機立即開着車回家了。他們決定今天晚上要好好的喝一頓。

耿瑤瑤他們進入張景豪的房間後,張景豪和他老婆愣住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這麼快就找到了他們。

原來僱傭兵被秦巖他們打成癡呆後,張景豪就得到了消息,他正在考慮要不要逃走,可是沒想到秦巖這麼快就來了。

這一次張景豪非常害怕,因爲他聽說秦巖幾人居然可以擋住子彈,而且還是自動步槍的子彈。

要知道這種步槍的子彈都可以穿透一個釐米厚的鋼板。

“張景豪,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秦巖笑眯眯的說。

“秦爺,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過我吧!”張景豪“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大聲的苦求起來。

他的老婆也跪在地上。

秦巖搖了搖頭說:“不是我不想放過你,而是你不放過我。在別墅的時候,我給過你很多機會,可是你卻不知足,非要找僱傭兵來殺我們。唉!天作孽自作孽不可活!”

“秦巖,和他費什麼話,我直接把他殺了。”耿瑤瑤一邊說一邊向張景豪走去。

張景豪看到秦巖和耿瑤瑤不給他機會,他立即轉過身抱住了耿家國的腿:“耿董,求求你給我說說情吧!我願意把公司還給你,只求你能饒我一命。”

耿家國倒是對這種事情看的非常開,不過他不想違背秦巖和耿瑤瑤的意思。

耿家國搖了搖頭說:“老張啊,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你把事情做的太絕了,我也沒有辦法保你。”

聽到耿家國這樣說,張景豪嚇得軟癱在地上。

秦巖走到窗前,冷冷的說:“快點,把事情辦了吧!我還想回去睡覺呢!”

耿瑤瑤點了點頭,她念動咒語對着張景豪一指,一個碩大的罩子將張景豪罩在裏面。

緊接着,耿瑤瑤念動咒語伸手拍在罩子上,罩子裏面的溫度急速攀升,眨眼間就達到了上千度。

只見張景豪整個人在瞬間變成了水蒸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這一幕,劉淑敏嚇壞了。她一邊戰戰兢兢的向後退去,一邊自言自語的說:“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耿瑤瑤懶得理會她,走到劉淑敏面前依法炮製,眨眼間也送劉淑敏上了天。

做完這一切,秦巖打開窗戶對耿瑤瑤他們說:“我們走吧!回去睡個好覺。”

說罷,秦巖飛身而起跳出窗戶,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地上。

耿瑤瑤他們也接連跳出窗外,落在了地上。

秦巖伸出手招來兩輛出租車,他們幾個人接連上了出租車。 最近幾年秦巖一直睡在木板牀上,從來沒有睡過別墅裏面的大席夢思牀,這一次回到家裏,睡在大席夢思牀上,秦巖覺得異常的舒服。

難怪人們都願意住別墅,睡洋房,住在裏面就是舒服。秦巖在心中感慨起來。

大概是白天太累了,不一會兒,秦巖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來,秦巖撩開了窗簾,他看到別墅外面站着幾個人,他覺得這幾個人很面熟,好像在哪裏見過。

當這幾個人看到站着窗前的秦巖後,立即笑眯眯的和秦巖打招呼。

秦巖也隔着窗戶和他們招了招手。

不一會兒,門外面就響起了敲門聲,秦巖走出去好奇的打開了門。

敲門的居然是和秦巖打招呼的那幾個人。

“你們找誰?”秦巖疑惑的問。

“秦先生,我是趙玉啊!您忘了嗎?我以前是夏董的得力助手啊!”趙玉笑眯眯的對秦巖說,眼中滿是親近的神色。

秦巖想起來了,這個傢伙之前是夏柏明的左膀右臂,夏柏明去秦家的時候,把夏家所有的產業以及公司全部交給了他。

他也就是現在霸佔了古墓醫藥公司以及夏家所有資產的那個混蛋。

秦巖點了點頭說:“原來是你啊!進來吧!你找我有什麼事?”

“秦先生,我是向下董事長來賠禮道歉的,麻煩您通報一聲好不好?” 高達之王者降臨 趙玉殷勤無比的說。

原來趙玉之所以來這裏,是因爲他今天一大早聽到了一個令他極爲震驚的消息。

張景豪爲了霸佔耿家國的資產,居然僱傭了一隻國際僱傭兵暗殺秦巖和耿家國他們。但是這些僱傭兵們沒有殺掉秦巖他們,而是一夜之間全部變成了傻子。

與此同時,張景豪和他老婆居然從他們房間裏面徹底蒸發了。

據酒店的工作人員調查,張景豪兩口子明明進入了房間,但是他們再也沒有出來,而且房間裏面也沒有他們兩個人。

趙玉知道秦巖是陰陽師,不但可以驅兇辟邪,捉鬼除妖,還能殺人於無形。

灰燼之翼 他覺得這肯定是秦巖的手筆。

我的少女時代 所以趙玉帶着一家人大清早來到了耿家,準備向夏柏明賠禮道歉。

“你們等着,我去叫夏伯伯。”秦巖說罷,轉過身上了二樓。

秦巖沒有讓他們坐,他們也不敢坐,站在客廳中心驚膽戰的等着。

不一會兒,耿家國、夏柏明等人跟着秦巖出來了。

當趙玉看到夏柏明後,立即快步走上前,笑眯眯的說:“夏董,您出來了。”

夏柏明看的比較開,他現在已經是道尊後期高手,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進入天師了,所以對一些身外之物沒有多大的興趣。

“趙玉,你找我什麼事?”

“夏董,實在是對不起,我辜負了您對我的期望。我現在願意將古墓醫藥公司還給您,並且將所有您的資產再歸到您的名下。”趙玉戰戰兢兢的說,同時時刻注意着夏柏明的臉色。他生怕夏柏明臉色大變,出手殺了他。

夏柏明“哦”了一聲:“我還以爲是什麼事,原來是這種小事。”

看到夏柏明如此輕描淡寫的說,趙玉更加害怕了。在他看來這可是天大的事,而夏柏明這樣說分明是在說反話,那麼他的下場極有可能也像張景豪那樣。

“噗通”一聲,趙玉跪下了,戰戰兢兢的對夏柏明說:“夏董,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上有七十歲老母,下有幾歲的孫子,我可不想死啊!”

與此同時,趙玉的家人也“噗通”“噗通”的全部跪下了。

“不就是一些身爲之物嗎?你們至於這樣嗎?”夏柏明覺得趙玉他們將錢財看的太重了。

可是夏柏明越是這樣說,趙玉就越害怕,他現在寧願夏柏明狠狠的抽他幾個耳光,甚至是打斷他一條腿,那樣的話說明夏柏明不會殺了他。

而現在趙玉總覺得夏柏明是在逗他玩。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請問秦盟主在家嗎?”

耿瑤瑤走到門邊,打開了房門。

幾個年長的老頭站在門口,恭恭敬敬的問:“這位姑娘,請問秦盟主在家嗎?”

這幾個老頭不是別人,正是世俗中幾個世家的老人,其實他們認識耿瑤瑤等人,但是此刻卻假裝不知道。

耿瑤瑤點了點頭:“秦巖在家呢,請問你們是誰?”

“姑娘,我是劉家的代長老劉權衡。”其中一個老頭說。

“我是王家的代長老王錦謀。”另一個老頭恭敬無比的說。

緊接着,剩下的幾個老頭也都做了自我介紹。

原來很多世家的家主和掌教都跟着去了其他世界,所以家族裏面只剩下了代長老。

耿瑤瑤沒有想到這些人都是世家的人,立即將他們讓了進來。

秦巖非常好奇,他這次下山的時候,沒有通知任何世家,他不明白這些世家的代長老爲什麼會來。

其實他們也不知道秦巖回來了,但是昨天張景豪消失的事情在地下世界裏傳開之後,各個世家的代長老才知道秦巖回來了。

他們爲了討好秦巖,幾個代長老湊到一起商量了一下,直接將張景豪的老爸、兒子以及他們家的親戚全部殺了,用他們的人頭作爲和秦巖的見面禮。

當這幾個代長老看到秦巖後,全部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大聲說:“見過秦盟主!”

秦巖點了點頭,很隨意的說:“起來吧!”

王家代長老擡起頭大聲的說:“屬下等人沒有保護好秦盟主,我們不敢起來。不過屬下等人爲了將功折罪,在今天早晨將張景豪的所有親戚都殺了,請秦盟主查看。”

說罷,王家代長老大手一揮,拿出一個小麻袋。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只見他手腕一抖,只夠裝兩顆西瓜的小麻袋裏竟然滾出了幾十顆人頭。

這些人大部分的長相都和張景豪相似,他們應該都是張景豪的親戚。

看到這些人頭,趙玉嚇得“哎呦”一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從這些張景豪親戚的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以及自己家人的下場。 “夏董,饒命啊!夏董,饒命啊!”趙玉嚇得開始瘋狂的磕頭。

他的家人此刻也被這陣勢嚇壞了,同樣和趙玉一樣拼命的磕頭。

夏柏明將趙玉扶起來,擺了擺手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以後不要那麼貪得無厭就行了。你放心吧,我是不會殺你的。”

聽說趙玉居然是侵吞夏柏明家產的元兇,幾個代長老立即擰起了眉頭:“什麼?你居然敢侵吞我們秦盟主岳丈的資產,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殺他全家,滅他滿門!”

“對於這種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就不能讓他活在這個世界上。”

聽到幾個代長老的話,再看到他們凶神惡煞的樣子,趙玉一家差點被嚇得尿褲子。

趙玉的孫子更是抱住趙玉的大腿放聲大哭起來。

夏柏明擺了擺手,對這些代長老們說:“算了,一些身外之物,更何況趙玉不是來給我賠罪了嗎?你們就不要再計較這件事情了。”

聽到夏柏明這樣說,幾個代長老點了點頭,不過他們依舊不依不饒的說:

“老東西,算你命大,如果下次再敢做出這種事,我絕對滅你滿門。”

“你這個老東西不學好,卻學會了侵吞組織的財產,如果我是夏兄,絕對讓你嘗一嘗一百零八種酷刑的滋味。”

面對幾個代長老的指責,趙玉連個屁都不敢放,只能不停的拼命點頭,表示自己以後再也不敢了。

夏柏明嫌趙玉礙事,擺了擺手說:“你們幾個走吧,我要和他們敘舊。”

聽說夏柏明讓他們滾蛋,趙玉如蒙大赦,趕快從地上爬起來,激動無比的說:“多謝夏董開恩,我這就走。”

直到趙玉一家退到門口,他們纔敢轉過身。

等趙玉走後,秦巖和這些代長老聊了一些各個世家的情況。

自從各個世家的精英弟子,以及長老們被帶走後,世家在世俗中的威懾力直線下降,因爲他們現在級別最高的只有道尊級別。

秦巖想了想說:“這樣吧,等我回去的時候讓他們派一些精英弟子回來管理你們各個家族。”

聽到秦巖這樣說,各個代長老都十分高興。

秦巖從兜裏拿出一個瓷瓶,這瓷瓶裏面裝的是最低等的聚魂丹和凝魄丸,因爲秦巖身邊的人實力都很高,早就不用吃這些丹藥了。

不過這些普通的丹藥對於幾個代長老來說,卻是靈丹妙藥。

“幾位,我身上也沒有好東西,這幾顆丹藥你們拿去分了吧!”

聽到秦巖的話,這幾個代長老都露出了激動無比的神色,他們早就聽說秦巖是煉丹第一人,練出的丹藥藥效奇佳。

“多謝秦盟主。”其中一個代長老接過來,恭敬無比的對秦巖說。

秦巖擺了擺手:“都是自家人,大家沒有必要這麼見外。”

“是是是!秦盟主說的對。”幾個代長老紛紛恭維。

其中一個代長老大膽的問:“秦盟主,不知道你這次回來有什麼事嗎?我們願意爲您效犬馬之勞。”

秦巖笑着說:“我沒有什麼事,就是時間長了不回這裏,特別想回來看看,順便逛逛這裏的名勝古蹟。”

“秦盟主,我們願意給您做嚮導。不知道您意下如何?”

秦巖擺了擺手:“算了,我們喜歡私人出遊,那樣跟着一大堆遊客有意思,你們就別跟着湊熱鬧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幾個代長老有些失落,他們原本打算跟着秦巖可以得到些好處。

“好的。”幾個代長老無奈的說。

不過他們幾個紛紛在心中打定了主意,即便秦巖不讓他們跟着去,他們也不要偷偷的派人在暗中保護,免得有不開眼的人衝撞了秦巖。

“幾位長老,你看我們該吃早飯了,要不要一起吃?”秦巖笑着說。

如果是不懂禮節的人還以爲秦巖這是在邀請他們吃飯,但是稍微懂點禮節的人都知道秦巖這是想讓他們走。

幾個代長老對視了一眼,紛紛向秦巖告辭。

吃完早餐,大家報了個當地一日遊,準備抓緊領略一下本地的風土人情。

說來也怪,秦巖他們雖然在保市呆了這麼長時間,但是他們卻幾乎沒有去過這裏的名勝古蹟。

這一次回來他們準備花一天到兩天的時間,將本地的名勝古蹟好好的看看。

當車開到半路的時候,原本滿臉笑容的導遊突然沉下臉,拿着麥克風對大家說:“各位遊客大家好,由於最近物價飛漲,我們剛剛接到通知,這次去九龍壁需要再都交一百二十塊錢的費用,希望大家準備好。”

聽到導遊的話,車上的遊客立即譁然。

“什麼?還要多交錢?不是說好的兩百二十塊錢嗎?”

“真是太氣人了,哪有這樣的事情。我們堅決抵制。”

“對,不能讓他們得逞。”

面對衆人的抗議,導遊無動於衷,她冷冷的說:“你們如果不願意也可以,我現在給你們退錢,請你們下車。”

聽到導遊的話,司機特別配合,直接將大巴車停在了路邊。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再次炸了。

“你們什麼意思,你們就是這樣爲顧客服務的嗎? 附身高順 你們還要不要臉了?”

很多乘客紛紛大聲嘶吼起來,並且表達了自己的佈滿。

就在這時,司機和旁邊的一個彪形大漢站了起來。

司機指着叫的最兇的一個人大聲說:“你,下去!我們不接待你這樣的遊客,你有錢但是老子不稀罕掙。”

司機話音剛落,彪形大漢走到了那個人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就像提小雞似的,將對方提了起來。

對方掙扎着想擺脫彪形大漢,但是他卻鬱悶的發現,他根本不是彪形大漢的對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