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浩在怪物出現時,就一直盯着他,這時忽然出聲。

一時間,所有人的議論聲都安靜了下來,震驚地看着怪物,包括賈志文也不由自主的長大了嘴巴!

“我擦,確實是不知火的力量,但是你別告訴我這真的是葉楓!這傢伙不可能是葉楓吧?”賈志文爆出粗口,同時也說出了不少人的心聲。

“楓哥!”崔美美帶着哭腔看着天空喊道。

成浩一把拉住了崔美美,不讓她上前,他也不希望眼前的怪物是葉楓,可是氣息……

“放心吧!他不是葉楓!”

就在這時,一聲幽幽的嘆息聲從衆人身後響起。

衆人回頭,看到趙小川從灰塵中緩緩走了出來。

一個半透明的、直徑兩米的黑色光罩圍在他的身邊,爲他阻擋了煙塵,肩頭扛着一個人,正是衆人尋找的葉楓。

而在他的面前披頭散髮的金不換正一臉憤怒的等着趙小川,不斷地咒罵着。

“趙小川,你不得好死!你以爲抓住我就完了麼?告訴你,做夢!想讓你死的不止我一個人,你身上背的債也不止我一個,你等着吧!我會看着你死去的!”

趙小川腳下一頓,微微皺眉看着金不換。

他剛纔闖進地下實驗室,發現了葉楓,原本想要救出葉楓,卻沒想到有一個繃帶男和怪物在偷襲自己。

繃帶男被自己打飛了,消失在通道中,而怪物則被自己從地下打飛到了天上。

他輕鬆制服了金不換,然後將他從地下帶了出來,原本是想要詢問事情的始末,可是現在他卻有些厭煩了。

沒有人可以威脅他,尤其是眼前的金不換隻不過是他的手下敗將!

趙小川並沒有察覺到,自從黑霧中出來後,他的性格漸漸發生了一些變化,而這種潛移默化的變化甚至都是他沒有察覺的。

“去死吧!”趙小川眼中兇光乍現,爆喝一聲。

轟~

禁錮着金不換身體的輪迴之力開始狂暴起來,金不換的身體瞬間像個氣球一般被吹了起來,爆炸開來,血肉撒了一地。

看着趙小川近乎殘忍的手段,衆人不又打了個冷顫。

“趙小川,你…….”

龍傲天怒了,這裏是御鬼盟,他是盟主,金不換是御鬼盟的長老。

即使金不換再有什麼不是,可也應該是自己處置。

趙小川當着面將金不換殺害,這是完全沒有將自己放在眼中啊!

然而還沒等龍傲天的話說完,旁邊的星兒一把抓住了龍傲天。

“龍哥,小心!”

一把將龍傲天抓住,星兒便是快速倒退。

受傷的龍傲天不是星兒的對手,只能快速倒退,當他反應過來時,發現一道黑影驟然出現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並且向着趙小川殺了過去。

速度很快,即使是龍傲天動用全力也僅僅只能看到對方的殘影,不過空氣中的燥熱卻讓他立刻分辨出了對方正是天空中的那頭怪物。

怪物速度太快,來的太突然!

火焰包裹着他的全身,轉眼間來到趙小川面前,狠狠地撞在了趙小川的身上。

我能召喚華夏人傑 趙小川有些大意了,只來得及在身前構成一層薄薄的屏障。

他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從還未散去的煙塵中鑽入,然後向着身後的建築撞去。

金家很大,建築也很多,一棟棟建築在趙小川的撞擊下倒塌。

趙小川很快便消失在衆人眼前,當然衆人也沒有閒着。

當怪物衝過來後,成浩撐起地獄炎,學着星兒,將衆人帶着遠方遁去,防止他們被怪物的火焰傷到。

郝大寶和賈志文兩人幾乎沒有停頓,齊齊拔地而起向着趙小川消失的地方追去。

場中那怪物撞飛了趙小川后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蹲在了地上,看着滿地散落的金不換的血肉,仰天悲呼。

悽慘的吼叫聲響徹天際,不斷地在空中迴盪,一滴滴綠色的液體從那怪物的眼中流出,灑落在地上,激起一縷縷白霧。

很顯然怪物身上帶着劇毒,不過讓衆人不解的還是那怪物和金不換的關係。

究竟兩人是什麼關係?爲什麼這怪物會爲了金不換如此傷心呢?

“金輝?”龍傲天注視怪物片刻,不肯定地說道。

那怪物的悲呼聲一頓,轉頭看向龍傲天,眼中兇光乍現。

龍傲天知道他猜中了,也知道他危險了!

彷彿在驗證着他的想法,那怪物腳下一蹬,站立的地面瞬間炸裂,然後他消失在原地。

重生之爺太重口了 擋在龍傲天眼前的星兒臉色一變,她雖然看不到對方,可是卻能夠感知到對方的氣息在不斷靠近着自己。

剎那間,星兒激發自己的全部潛能,快速從懷中掏出一把星辰砂往身前一散。

閃耀的星辰沒有落在地上,懸浮在星兒身邊,劃出一條星河,隔絕了她和怪物。

然而怪物卻彷彿沒有看到星河,包裹着火焰的手爪不閃不避的向着星兒抓去。

此刻,境界的差距顯現。

星兒之前不過鬼王境,即使到了御鬼盟經過一段修煉,也堪堪達到夜叉境,那裏是眼前怪物的對手。

尤其是那怪物手中的火焰可是之前葉楓一直依仗的大殺器!

一顆顆星辰砂剛接觸到火焰,立刻在空中汽化!

每一粒星辰砂都與星兒的靈魂相連,當即星兒就吐出一口鮮血。

不過卻也藉助這個機會,星兒將身後的龍傲天推了出去。

“快走!龍哥,我不是他的對手!”

追隨曹總混三國 話音剛落,那怪物手掌按在了星兒的胸腹,一條火龍透過星兒的身體。

星兒立刻被打飛出去,落在地上,氣若游絲!

然而那怪物並不停下,轉頭繼續向着龍傲天衝去,想要殺死龍傲天。

星兒的受傷讓龍傲天怒火中燒,見怪物衝來,他竟然大吼一聲,不顧自己受傷的軀體,向着怪物衝去。

怪物眼中越發的冰冷,金不換的死對他打擊很大,甚至超過了他化身怪物悲傷。

在他眼中,這一切都是龍傲天造成的,若是沒有龍傲天,御鬼盟早就是金家的了!

不過沒關係,爺爺,我這就送龍傲天下去陪你!

金輝化作的怪物大吼一身,身上的氣勢有暴增幾分,不知火熊熊燃燒,竟然在他的頭頂化作一直火鳳,長鳴一聲向着龍傲天衝去。

龍傲天瞳孔一縮,實力的差距讓他瞬間從憤怒中清醒過來。

他想要躲避,卻發現自己退路竟然已經被火焰封死,根本沒有退路。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旁邊再次響起一聲鳳鳴,一直黑色的火鳳竟然從旁邊殺出,狠狠地在空中和火鳳撞在了一起。 陽光微照,清風吹拂。

石大壯眉頭緊皺,看著死神那張面目全非,如同喪屍般的面孔。不禁發憷。

「這傢伙到底是人是鬼啊?」

石大壯語氣有些不安地說道。

秦穆然瞥了一眼,嘴角揚起几絲嘲諷的笑意。

「大壯,你膽子什麼時候這麼小了,現在可是大白天,哪兒來的鬼啊!」

秦穆然淡然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石大壯輕輕舒口氣,神情有些恢復。

「不是鬼俺就不怕了!」

石大壯嘿嘿一笑,憨態可掬。

此刻。

死神身上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惡臭,手中的死神鐮刀,寒刃閃閃,煞氣逼人。

「你們兩個誰先死?」

死神語氣森冷,彷彿深淵中惡魔發出的聲音。

「想動我們隊長,先過我這關……」

石大壯說道。

言罷,石大壯再次出手,一雙鐵拳,夾雜著強大勁氣,穿過空氣,迎面打去。

六合白水陣 「狂妄之輩,找死!」

死神身影閃出,揮起鐮刀,朝石大壯劈空一砍,勁氣逼人。

砰!

鐮刀落地,砍出火花,石大壯側身躲閃,隨即一拳朝死神胸口打去,帶有千鈞之力。

鐵拳落下,死神快速躍起,避開石大壯的鐵拳。

「狂妄的東方人,你這點兒實力,還傷不到我……」

話音落下。

死神回身,鐮刀橫空一掃,鋒芒畢露,咄咄逼人。

刷!

鐮刀劃過,掠過空氣,發出一聲悶響聲。

石大壯急忙退卻,未等站穩腳跟,死神已經快速而來,鋒銳的鐮刀,朝石大壯迎頭砍下。

「去死吧!」

「哈哈……」

在一陣嗜血笑聲中,石大壯已經躲閃不及,眼看鐮刀落下,一道寒光閃過。

鐺!

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響起,石大壯抬眼細看,一把寒刃替他擋下了死神的致命一擊。

秦穆然勾手一收,破曉刀快速回到他的手中,刀鋒通體都透著凌厲的勁氣。

「醜八怪,有點兒實力,讓我陪你玩會兒吧!」

秦穆然笑道。

死神將手中鐮刀一揮,微微抬頭,徹底露出那張面目全非的面孔。

那張臉,皮肉不全,眼皮和嘴唇已經完全腐爛消失,眼球和牙齒,完全露在外面,讓人看的都感到噁心。

「我去,大哥,你長這麼丑,以後別叫死神了,乾脆改名叫丑神得了!」

「哈哈……」

秦穆然戲謔笑道。

「混蛋,我最討厭別人說我丑,所以,看到我長相的人,必須死。」

死神冷聲說道。

秦穆然眉頭一皺,神情淡然一笑。

「長得丑是你自己的事情,怪我嘍?而且就憑你那幾下子,我就是讓你三招,你都殺不了我……」

秦穆然笑道。

「是嗎?」

死神冷聲說道,話音落下,身影一閃,快速朝秦穆然揮刀而至。

「哎呦,還真想試試?」

秦穆然笑道。

死神快步而出,在距秦穆然只有數米距離時,雙手緊握死神鐮刀,朝秦穆然迎空砍下。

秦穆然嘴角一揚,微微一笑。

就在死神手中的鐮刀,落下瞬間,秦穆然身影一閃,瞬間消失在死神視野當中。

死神鐮刀落空,一刀砍在水泥地上,碰撞起一陣火花。

「人呢?」

死神環視四周,根本看不到秦穆然的影子。

「哈嘍!我在這兒呢!」

秦穆然的聲音,在死神身後響起,等他轉身時,秦穆然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死神身後。

秦穆然並沒有出手,否則的話,死神恐怕連扭頭轉身的機會都沒有。

秦穆然是個守信用的人,說讓你三招,就讓你三招!

「醜八怪,你這速度可不行啊!」

秦穆然笑道。

「混蛋!」

死神怒罵一聲,手中死神鐮刀,橫空掃去,速度明顯比之前快了許多,而且攻擊範圍也大了不少。

秦穆然兩手靠背,腳下身風,縱身一躍,又是輕鬆躲過死神橫掃一擊。

緊接著。

死神快速反身,用對付石大壯的招式,故伎重演,快速靠近秦穆然,想要偷襲。

砰!

一道強大勁氣打出,再次落空,直接打在秦穆然身後的牆壁上。

強大的勁氣,瞬間將一道牆打的坍塌一片,灰塵揚起。

「啊呦,這次速度挺快,可惜瞄準度不夠,你這完全就是瞎子打拳,全靠運氣啊!」

秦穆然嘲諷一笑。

死神眼神一愣,怒氣驟起。

「混蛋,居然又被這小子躲開了!」

死神咬牙切齒說道。

「醜八怪,你可只剩下一次機會了,如果這次還抓不住機會,我可是要出手了。」

秦穆然笑道。

死神後退幾步,目光冷冷凝聚在秦穆然身上,眼神中露出冰冷的殺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