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吃了一驚,剛纔我聽太白星一直說這裏的機關盡毀,鎖鎮也消失了,還以爲是他乾的,是他毀了這裏機關的總消息,也衝破了鎖鎮,但現在看來,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我急忙又撿起一塊我剛纔撐飛出來的厚鐵片,仔細一看,原本嵌在地下鐵板上的接口處,也都有斷口,而且斷口上,也是參差不平。

我驚詫道:“這,這是怎麼弄的?不是太白星前輩毀了機關的總消息嗎?怎麼,怎麼看上去,這些機關,像是一個個被破壞了一樣?”

“這些機關不是我毀的。”太白星剛剛應了一句話,那邊藍金生就大聲喝道:“太白星,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剎那間,金牢巨坑之中,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倏忽炸開,散成了萬道光芒!

“金鬼聽令,速來歸附!咄!”

藍金生一聲斷喝,那白光突然齊齊轉向,都朝太白星而來!

萬道光芒,彷彿變成了實質的繩子一樣,聚成一團,將太白星圍困在中央,包裹的像糉子一樣,然後開始回縮,往那白金帝鍾處回縮!

不能讓這藍金生得逞!

我縱身一躍,抖開了金牙線,直奔藍金生而去!

這次我狠了狠心,金牙線直接朝藍金生的脖子纏去!

萬道白光之中,一點金芒,翩若蛟龍,炫舞開來,閃耀着死一樣另類的美!

藍金生看得分明,手託白金帝鍾,在地上猛地打了一個滾,逃出去兩三丈遠,叫道:“陳歸塵,你再敢向前,別怪我對他不客氣!”

我不由得愣住了,因爲藍金生現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成哥躺在地上的位置。

藍金生一手仍舊託着白金帝鍾,另一隻手卻放在了成哥的額頭上,獰笑道:“陳歸塵,你再施展一些無恥的手段,就休怪我也無恥了!只要我這手上的勁力輕輕一吐,這陳成的腦殼就算再結實,恐怕也會塌下去一個坑!你要是不信,就再近前來,看我試試?”

我不敢動了。

我不敢不信——以藍金生的實力,把昏倒在地的成哥的腦門子拍碎,完全不在話下。

我連忙後退,收起了金牙線,道:“藍金生,我不再對你下手了,你也別蓄意傷人!”

“這就對了,都別乘人之危嘛!”藍金生得意地笑了兩聲。

“小子,不用你管幫忙,他收不了我。”被萬道白光包裹着的太白星,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緊接着,我便聽見他曼聲喝道:“方圓十里之內,所有因金而死之鬼衆聽令,速速前來報到!”

一聲令下,早聽見“呼”的一聲響,一陣陰風拔地而起,金牢巨坑之中,瞬間一片鬼哭狼嚎!

愁雲慘淡之中,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爲我看見成十上百的鬼祟從陰風中現出身來!

這些鬼祟,各個悽慘恐怖陰森!

有缺胳膊斷腿的,有半邊臉的,有少只耳朵的,有空了腦袋的,有沒了下半身的,有鮮血淋漓的,有白骨森森的……

全都擁擠着,前仆後繼地飄蕩而來!

“嘶……”

楊柳倒抽一口冷氣,縮了縮身子,道:“怎麼突然間這麼冷?”

她是看不見那些鬼祟的。

楊柳以山術木法,或許可以捕捉到木鬼的痕跡,但是對於這些金鬼,她一個也看不到。

我見她瑟瑟發抖,不由得伸出胳膊,抱住了她,輕聲道:“是藍金生和太白星在鬥法,太白星招來了方圓十里之內的所有金鬼來助陣!所以這裏才很冷。”

“你真的都能看見嗎?”楊柳瞪大了圓圓的眼睛,驚詫而難以置信的看着我。

我點了點頭,苦笑道:“我倒是情願自己看不見這些東西。”

那些被太白星召喚來的金鬼,無一例外,幾乎都是在一瞬間,便被那白金帝鍾散發出來的白光給淹沒了! 我又驚又喜,道:“我原本以爲你說的後招是人,萬萬沒有想到會是它們!”

“楊柳笑道:“我爲什麼要跟藍金生廢話?爲什麼要跟他說東說西,就是爲了拖延時間嘛!這些食人蟻,就是我的後招!這個金牢巨坑的機關和鎖鎮盡數銷燬,可全都是它們的功勞!”

“啊?”我雖然驚奇於這些食人蟻的突如其來,但是聽楊柳說到那些機關和鎖鎮,全部都是被這些食人蟻給毀壞了,仍然是覺得難以置信,道:“是這些食人蟻的功勞?那些機關的斷是它們咬的?不可能吧?它們,它們是怎麼做到的?”

“你不要小看了它們,這些食人蟻的咬噬能力極強。”楊柳道:“對於岩石、骨頭,全然不懼,至於這些厚鐵板和生鐵,雖然不在話下,但要廢一番大功夫了,所以它們來的比我預想的要遲了些!”

我感慨了許久,道:“真是不可思議,它們原本藏在哪裏?它們又是怎麼知道你在這裏的?”

“它們原本就散落在各處。”楊柳道:“只要它們沒有大規模聚集,就不會出現傷人的現象。它們之所以能來這裏,是因爲它們的王后在這裏。”

說話間,楊柳的手在口袋裏一模,拿出來一個膠囊大小的透明瓶子,裏面裝着一隻碩大的食人蟻!顏色通身發綠,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這就是蟻后。”楊柳道:“這些食人蟻可都是她生出來的,只要它一聲召喚,這些食人蟻就會前仆後繼的趕來,無論前面是刀山火海,還是泥潭沼澤,它們都不會畏懼的。所以,只要我控制好了這食人蟻的蟻后,就能控制住整個食人蟻軍團!”

“當真絕妙!”我道:“我剛纔還在想,這要是楊婷弄出來的東西,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煩了!”

“她?”楊柳冷哼一聲,道:“以她的資質,想要練成這個本事,恐怕還要學習十年!金克木,歷來木堂的人在木法上難以與金堂的人爭衡,但是我和我爸爸卻精通御靈術,這又是金堂的人,無法抵禦的!這個金牢巨坑,一百零八道機關,在我的蟻軍攻擊下,完全就不堪一擊!當然,時間是最要緊的成功因素。”

“轟!”

就在我和楊柳說話的時候,一聲轟鳴之音驟然響了起來!

剎那間,金鼓交鳴之音,聲聲顫動,不絕於耳!人影綽綽,數不清的鬼祟,飄忽來去!煙塵四起,霧瘴縱橫,悽絕哀怨之音,嘶叫啕嚎之音,此起彼伏!那動靜,簡直是驚天地、泣鬼神!

出此之外,還有一陣窸窸窣窣的奇怪聲響,似乎有許多粉塵,從空中落下,落得我渾身都是。

我被震得兩耳嗡鳴亂響,腦袋裏一陣發沉,眼前也是驟然暈眩,只覺得四周是天旋地轉,站都站不穩了。

楊柳也緊緊地拽住了我的胳膊,身子晃來晃去,顯然也是被剛纔那巨大的動靜給震懾到了!

這究竟是怎麼了?

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恍惚了好一陣,才感覺有些清醒。

“楊柳,沒事吧?”

“沒事。”楊柳道:“好像有什麼東西,落在身上了,像是麪粉一樣。”

我摸了摸身上落下來粉塵也似的東西,直覺告訴我,那好像是什麼金屬的粉末。

我心中一動,難道是……

“哈哈哈哈……”

我正自驚愕之際,只聽一陣刺耳的笑聲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又好像就在我身旁,我循聲看去,只見太白星正仰面大笑!

他身上,原本纏繞着的萬道白光,此時此此刻,一道也沒有了!

金牢巨坑之中,剛纔明明快速閃過了無數的重重鬼影,但是此時此刻,也一隻都不見了!

只有藍金生!

氣喘吁吁,彎着腰,扶着腿,勾着腦袋,俯身在原地。

他的手已經垂了下去,兩隻手都垂了下去——那白金帝鐘沒有了!

“藍金生!”太白星鏗然道:“我說的如何?你的白金帝鍾現在在何處呢?嗯?!”

“好,好你個太白星!”藍金生勉勵擡起腦袋來,讓我看見了他的面目,這讓我驟然吃了一驚——藍金生那原本英俊瀟灑的臉,此時此刻,完全是變了模樣!臉色灰白,彷彿已死之人,雙目無神,竟似是盲人,就連瞳孔都像是有些放大了,他的五官,也不知道是因爲痛苦,還是因爲憤怒,亦或是其他的緣故,現在正古怪的扭曲在一起!實在是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他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太白星,你,你真是太,太惡毒了!你不惜耗盡了方圓百里之內的金鬼,成全了你,你一個的報仇心願!你,你不就是想毀了金堂嗎?這,這成千上萬的金鬼,全都成了陪葬品!全都化作粉塵了!你滿意了!”

我和楊柳都嚇了一跳,感情剛纔那落在我們身上的粉末,是成千上萬只金鬼被粉碎之後的痕跡?

我的頭皮一陣發麻!

“我當然滿意!”太白星冷冷道:“他們即便是化成了粉塵,也是自願的,更何況,化作粉塵的也不只是他們,還有你的白金帝鍾!他們是與白金帝鍾同歸於盡了!”

“放屁!”藍金生罵道:“我從來都沒有想過用白金帝鍾來毀滅金鬼!我禁錮的所有鬼魂,都會在他們徹底幻滅之前,將他們放出來,另行鎖鎮到別處去!我不是去毀滅,也不是殺戮,更不是滅絕!”

太白星道:“那我問你,你把他們抓起來,送到了哪裏?”

“異五行的總教!”

“送到你們總教之後,又做什麼?”

“那我就不知道了,那是總教主的事情!”藍金生道:“反正,不是爲了將他們徹底毀滅!否則,還要我們費勁千辛萬苦抓他們幹什麼?直接毀掉不就好了?”

“我看你纔是一個昏聵無知的人。”太白星道:“難道存在就一定比毀滅更好嗎?”

“難道不是嗎?”

“如果是的話,那爲什麼有人願意死,也不願意苟活。”太白星道:“爲什麼有人願意選擇忘記一切,也不願意頭腦清醒?”

“那是因爲他們懦弱!”藍金生道:“存在,就是意義,就是價值!”

“錯了,有些東西和事情的存在,是沒有任何價值,就比如這些金鬼。”太白星道:“他們的徹底毀滅,反而從一定程度上證明了他們的價值——而且他們的價值,會在我這裏,得到永久的延續,得到更大的體現!”

藍金生愕然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明所以,不知道太白星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既然都已經毀滅了,還會有什麼價值?還要怎麼延續?怎麼更大的提現?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太白星嘿然一笑,“嗷”的一聲,張開了嘴,那張嘴,再次仰面化成血盆大口,只聽他“吸”的一聲,這巨坑之中,就好似颳起了一陣龍捲風!

冷到骨髓裏的龍捲風!

所有的烏煙瘴氣,所有的粉塵碎末,在這風中,都義無反顧地奔向了太白星張開的那個血盆巨口!

我愣住了——這,又是鬼吃鬼的情景重現!

之前是鬼吃活鬼,現在是鬼吃死鬼!

我的手心裏開始往外冒汗!

因爲,直到現在,我才突然發現,這個太白星,是如此可怕的一個存在!

他已經沒有了人性!

全是鬼性!

惡鬼之性!

“陳歸塵!”

藍金生突然大喝一聲:“你還站着幹嘛!快滅了他!”

“啊?”

我愣了一下,有些出神似的看向藍金生,藍金生叫道:“你個蠢貨!還沒看出來嗎?太白星已經不是人了!他要吞噬掉方圓百里所有的金鬼祟氣,他要成爲舉世無雙的大惡鬼!等他吞噬完了,你我就別想活了!”

我驚疑不定道:“可是你,你……”

“我怎麼了!”藍金生急道:“你我是同類,都是人!就算我們之間有再大的仇恨,都是可以化解的,唯獨異類之間,人和鬼之間,只要扯上了關係,就是不死不休了!我的功力已經消耗殆盡了,現在全靠你了!” 藍金生的話,讓我的脊背一陣發寒!

看着太白星長着血盆巨口,吸收着祟氣和齏粉,滾滾涌入口中,而其本身,原本還有些虛幻的身影,漸漸變得凝實,我的心中更是焦急無比,恐慌無比!

可是我還是沒有動手,不是因爲我害怕自己打不過太白星,而是因爲,他就算是鬼,也是幫過我的鬼!

如果之前不是他的突然出現,藍金生說不定就已經把我弄成了廢人!

當然,藍金生也可能是在嚇唬我——可是不管怎麼講,這份恩情,你不能不記着。

而且正是因爲太白星的突然出現,我和楊柳才爭取到了更多的時間——當然,前提是楊柳的食人蟻大軍先行咬壞了這裏的所有機關和鎖鎮,太白星才得以脫身,他的脫身,又反過來爲我們爭取了時間——我們究竟誰欠誰的恩情,已經無法說清楚了——在這種情況下,讓我對他下殺手,我又怎麼可能下得去手?

“蠢貨!”藍金生又氣又急,我想如果不是他的功力已經近乎油盡燈枯,他肯定就跳起來罵我打我了。

藍金生指着我叫道:“你婦人之仁,遲早要害死我們!”

“你們,你們在說什麼?”楊柳詫異道:“你們要對太白星的鬼魂動手?”

我還沒有回答,楊柳突然驚叫一聲:“哎,那兒,那兒怎麼有個人慢慢出現了!”

楊柳的手朝着前方指着,眼中滿是驚恐,我順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她所指着的人,正是太白星!

“他的嘴……”楊柳驚慌道:“他,他就是太白星?!”

“你,你能看見他了?”我的頭皮一陣發麻。

楊柳點了點頭,道:“我看見他了!”

這不是什麼好兆頭!

這也絕非是楊柳的眼睛也變成了陰陽法眼,而是太白星的鬼魂,已經發生了某種實質的變化!

等閒的鬼祟,因爲是至陰之體,普通的人眼,根本無法感應捕捉到。

只有它們想要報復人,或者是想要恐嚇於人的時候,纔會讓人看到某些所謂鬼的面容和奇奇乖乖的場景——但是那絕非是它們真實的模樣——而是它們利用殘魂餘念,干擾人的三魂之力,讓人在腦海中,不自覺的想象出某種畫面,無比真實的畫面,就好像真實的出現在人的面前一樣!

所以,我才一直說,如果鬼祟不想讓人覺察出他的存在的話,人是無法覺察出的。

當然,這裏所指的人,緊緊限於普通人——道行高深者除外。

道行高深者,或通過某種目法(比如我的陰陽法眼),或通過某種法器(比如藍金生的白金帝鍾),或通過某種符籙(比如茅山派的通幽籙),或通過某種道具(比如把邵家的壓鬼錢取出兩枚,覆蓋在眼上,通過錢眼做術,就能看見),或者通過某種服用物(比如醫門的藥)……也可以看到祟物。

但是,像現在楊柳這樣,太白星根本就沒打算讓她看見自己,楊柳也不是陰陽法眼,更沒有藉助什麼道具、法器、藥物、符籙,就看見了太白星的存在——這絕非是楊柳的問題,而是太白星的問題!

他的身體,已經越來越接近實質的人的軀體了!

陰氣已經淤積濃郁到了極點!

這天地之間,物極必反!

陰極而生陽——太白星的鬼魂,原本的至陰之體,此時此刻,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呃!”

波波在我肩膀上,躁動不安地叫了一聲,然後在我背上迅速而毫無章法地爬動了一圈,最終鑽進了我的口袋裏,以此來表示它內心的狂躁!

“陳歸塵!”藍金生又叫了一聲:“再這麼下去,事情就完全無法挽回了!”

我的心,在胸口“撲通撲通”亂跳,我的右手摸索着皁白相筆,手指頭已經按到能彈出金牙線的那個凸起上。

楊柳的手,緊緊地攥着我的左手,她的手,一片冰涼,而我的手,全是汗水,溼漉漉一片!

“歸塵,怎麼辦?”楊柳小聲地在我耳邊問了一句。

對付太白星這種鬼祟,即便是楊柳的食人蟻再厲害,也無濟於事。

“林彤!林彤!”藍金生突然仰面大呼道:“季茉!安木主!那堂主!你們還在不在!”

沒有人回答。

其實我們早該想到,藍金生已經下來了這麼久,沒有上去,林彤、季茉、安木主、那氏兄妹,甚至包括楊婷、許智雨等人,應該能覺察出不對勁,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露面——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們也遇到了麻煩!

至於遇到了什麼麻煩,誰也不知道。

“都死了嗎?!”藍金生又歇斯底里地嘶吼了一聲,依舊是沒有一個人迴應!

“呸!”

藍金生惡狠狠地啐了一口,道:“老子來!”

他瘸着一條腿,朝太白星一跳一跳的咯噔過去,舌頭伸出來長長的一截,上下牙齒猛然一咬,咔的把舌尖給咬破,噙了滿嘴的血,朝着太白星張開的血盆大口,就準備噴去!

就在這時候,太白星突然閉上了嘴,腦袋一垂,看着藍金生,陰瘮瘮的一聲獰笑,呼的擡起手掌,隔空一扇,一道陰風呼嘯而起,藍金生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刮落在狂風之中,立時飛了出去!

那一口血,也盡數噴在了地上,全部給浪費掉了!

“嘿嘿……”太白星獰笑道:“藍金生,倒是你成就了我。我活着的時候,未必能剿滅你們金堂,但是我死了以後,卻因禍得福,由於你的白金帝鍾,或許要具備這個能力了!”

藍金生使勁挺着腦袋,罵道:“你這隻惡鬼!”

“我是惡鬼?”太白星一笑,道:“我馬上就讓你們金堂所有的人,都成爲惡鬼!”

太白星緩緩走到了藍金生的跟前,伸手一把抓住了藍金生的脖子,將藍金生高高地舉在空中,然後又放了下來,兩個人的臉,幾乎要貼在一起!

“藍金生,我要吸乾你的陽氣!”太白星伸出舌頭,在嘴脣上“跐溜”一舔,激的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藍金生嘆息一聲,道:“可憐我藍金生,一世英雄,竟然最後要死在一隻鬼手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