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認識。”終南仙人搖頭。

“他們是怎麼談論仙道的?”柳雪問道。

終南仙人猶豫了一下,沉吟道:“只怕這是天機,我不敢說……”

葉知秋瞪眼:“你不說,我就砸碎這塊石頭,滅了你!”

“我說我說……先生饒命。”終南仙人嚇得一哆嗦,說道:

“兩個老神仙自言是九天玄女的弟子,所談論的,都是九天玄女傳授給他們的仙法。我也就聽得幾句話,記了下來,此後日夜修煉,終於在五百年前,幻化成人,變成目前的樣子。我有今天,可以說,是九天玄女娘孃的恩惠。”

葉知秋一臉衰相,看了柳雪一眼——原來你還有兩個老頭子弟子?還是神仙?

這樣算起來,這個終南仙人,還是柳雪的徒孫?

也難怪這個死老頭,要那麼多的檀香,給九天玄女刻神像,原來還有這層淵源!

“還有兩個老神仙,是九天玄女的弟子?好玩。”柳雪也忍不住一笑,又問道:“老翁你且說說,那兩個老神仙說的話,你記住了哪幾句話?”

終南仙人不敢隱瞞,說道:

“兩個老神仙談論道,九月九日、七月七日、三月三日,是九天玄女合慶玉宮,遊宴霄庭,敷陳納靈之日。

至其日,虔誠跪地,仰面而思,存想於腦海中……九天玄女,身長七尺七寸,著七色耀玄羅袿、明光九色紫錦飛裙,頭戴玄黃七稱進賢之冠,居上上紫瓊宮,玉景臺七映府,金光鄉無爲裏中。

紫霞飛蓋、綠軿丹舉,從遊宮玉女三十六人,手把神芝五色華幡,御飛鳳白鸞,遊於九玄之上,青天之崖……”

葉知秋聽得一愣一愣的,急忙揮手:“停!”

終南仙人一哆嗦,急忙停住,茫然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問道:“你這叫幾句話?說書吧?”

“我覺得老翁說的很好啊,讓他繼續說吧。”柳雪說道。

“我也覺得他說的很好,九天玄女的排場太大了,但是說的太多,我記不得。”葉知秋笑道。

“沒事,我能記得。”柳雪點頭,衝着終南仙人說道:“老翁繼續說。”

終南仙人這才繼續說道:

“存想玄女完畢,心中連拜四拜,默默祝頌:天真回慶,遊宴紫天。敷陳納靈,合運無間。上御玉宮,下眄兆臣。八會開張,九願同纏。思微立感,上窺神真。**陶注,玉華降身。萬慶無量,長種福田。”

說完,終南仙人磕頭,默默等待柳雪和葉知秋的發落。

柳雪點頭,問道:“還有嗎?”

“沒有了,就這麼多。我就是默唸後面的一段頌文,才得以修煉化形的。”終南仙人說道。

柳雪看着葉知秋,說道:“這只是一段祝文,通過祝頌九天玄女,而獲得某種信仰之力,並不是什麼修仙得道的機密。”

“但是人家就念這個,最後成精了。”葉知秋說道。

“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爲開,大概就是這個道理吧。”柳雪點點頭,又看着終南仙人,頗有些爲難,問葉知秋:“知秋,這老翁該怎麼處置?”

“雪兒的意思,是想饒他一命?”葉知秋察言觀色,問道。

“我的確不忍傷他性命,卻又擔心他以後害人……”柳雪說道。

葉知秋一笑:“這好辦,他對九天玄女如此虔誠,就讓他向九天玄女娘娘發誓,如果害人,就粉身碎骨,魂飛魄散!”

終南仙人聽見這話,立即磕頭:“我願意發誓,願意向九天玄女娘娘發誓!”

柳雪點頭:“好吧,你發下重誓,以後就在這裏安安靜靜地修行,不可再殘害性命,我就饒了你。”

終南仙人急忙跪謝,然後舉手向天,立下毒誓。

等到終南仙人發誓完畢,柳雪說道:“你對九天玄女的虔誠,也算感人。假如我以後見到了九天玄女,一定告知,讓她親自來度你。”

終南仙人茫然不解,問道:“仙姑……可以見到玄女娘娘?”

“你是個大石頭,走不了多遠。我不一樣,可以到處走,說不定就能見到九天玄女,”柳雪一笑。

終南仙人大喜,磕頭道謝:“我願意再等一萬年,以求玄女娘娘度化。”

“我答應你,一萬年之內,玄女一定會來終南山下的。”柳雪點頭一笑,拉着葉知秋,轉身走向營地。

終南仙人跪拜相送,然後隱入頑石之中,繼續修煉不提。

走出老遠,葉知秋才笑道:“雪兒你也真能許,許了一萬年,可憐的老頑石,拿着空頭支票慢慢等吧。”

柳雪搖頭:“哪裏需要一萬年?斗轉星移,只在這三年期間,就會完成。如果我們僥倖不死,三五年之後,就可以來這裏度他了。”

“三年的時間,你會變成九天玄女?”葉知秋問道。

“不知道。”柳雪說道。

……

回到營地,柳雪看看衆人,說道:“終南仙人的事,已經搞定了。大家立刻出發,前去黑無常所說的古墓裏,看個究竟。”

葉知秋不解,問道:“雪兒,你說無極之地正在生成,完全生成,還需要三年。那麼,我們現在急匆匆地趕過去,幹什麼?”

柳雪高深地一笑,說道:“雖然無極之地正在生成,而且四處漂移不定。但是,這種正在生成之氣,所到之處,就會刺激當地的靈物,引起一些異變。知秋你仔細想想就知道了。”

葉知秋一琢磨,點頭道:“當初的崑崙山五色蓮花、港州的中秋血月、還有飛天夜叉的復活、那個新死老太太的強悍,都是因爲無極之地引起的刺激,對吧?”

“正是如此。”柳雪點頭,又說道:

“所以,那個古墓裏一定有靈物,受到無極之地的刺激,纔會有異變。我們前去,不是尋找無極之地,而是看看那個靈物,說不定就有大收穫。” 葉知秋點頭:“明白了,我們這就走吧。”

衆人一起點頭,拔營起寨,向南而去。

那幾頂破爛的帳篷,被大家直接丟棄了,這次算是輕裝前進,大家只帶着隨身的行李。

蘇珍和幼藍小太歲,各自使用妖力,貼地捲起一陣風,帶着傻乎乎的秦毛人,滾滾向前。

葉知秋和柳雪攜手聯袂,使用奇門遁形之術,向前飛遁。

三個鬼童子更不用說,跑得比誰都快。

百里路遠,不過是一頓飯的功夫。

衆人來到一條大河邊,這才停下腳步。

這一段水流很急,河水咆哮奔騰,浪花翻滾,站在河岸上,都能感覺到腳下的震顫。

柳雪打開手機地圖看了下,說道:“這裏是漢江支流,叫做夾山河,當地人又叫做禹王河,傳說中,禹王治水曾經來過此地。”

葉知秋點點頭,取出黑無常的命牌,輕輕叩擊了三下。

“一見發財……”

“天下太平……”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黑白無常的號子聲響起,兩個老鬼也隨即出現,來到葉知秋等人的身前。

“葉老弟,柳姑娘,你們這麼快就來了?那個頑石的事情,解決好了沒有?”黑無常帶着笑,殷勤地問道。

“已經處理好了,二位老哥,你說的古墓,在什麼地方?”葉知秋問道。

“不在這裏,還在上游七八里路遠的地方。葉老弟和柳姑娘現在過去嗎?我給你們領路。”黑無常轉身向西一指,說道。

柳雪點頭:“有勞二位了。”

黑白無常道一聲不敢,鬼影飄在前面,給大家帶路。

葉知秋揮揮手,衆人順着河岸向西席捲而去。

不多久,黑白無常停住腳步,低聲說道:“各位,到了。”

葉知秋和柳雪擡眼向前看,卻見這一段的河流,極其寬闊,面積廣大,月色下白茫茫的一片水光。

但是大片水面的對岸,又伸出一個巨大的土包來,像是一個小山峯。

柳雪看看河水,又擡頭觀看天象,良久無語。

“老哥,你不是說……河水翻騰如開鍋嗎?怎麼現在靜悄悄的?”葉知秋扯住黑無常,問道。

“那是白天的事,現在平復了。”黑無常說道。

葉知秋一拍大腿:“完了,無極之地又跑了,不在這裏了。”

“不會吧?”黑無常苦笑,手指對岸說道:“那個古墓,就在河岸對面,很多道門弟子,已經聞風而動,在對岸聚集了。”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啊,又有道門弟子來趕熱鬧?”葉知秋頭大,這些道門弟子,真的是不怕死!

黑無常點頭:“其中,也有你們茅山派的人。”

“孫靈聰?”葉知秋問道。

“不是,是個很年輕的小妹妹,和一個黑大漢,好像是茅山德佑觀鐵心道長的弟子。”黑無常說道。

“原來是小師妹許佩加和龐昊到了……”葉知秋沉吟了一下,問道:“兩位老哥跟他們會過面嗎?他們知不知道,我也在這裏?”

黑無常搖頭:“我們兄弟倆一直在暗中,沒有露面。”

葉知秋點點頭,又問道:“禁制在什麼地方?”

黑無常揮手畫了一圈:“這大片上千畝的水面,往下都有禁制,一切陰靈不得靠近。我們兄弟倆試過,從河邊下水,走不到一里路,就無法前進。再往前走,就會感覺到暗流洶涌,中有法力撲面而來,消耗陰魂之力。”

柳雪一直沒說話,聽到這裏,對蘇珍說道:“蘇珍你下去試試。”

蘇珍領命,身影縱起,穿着衣服一頭扎進了河水裏。

她是蛇妖,水裏的本事是天生的,當年水漫金山,殺得金山寺屍橫遍野,也曾經牛逼過。

黑無常微微皺眉,低聲問葉知秋:“葉老弟,這個蘇珍是什麼人?貌似很厲害啊。”

“你覺得她是什麼人?”葉知秋反問。

黑無常聳肩:“反正不是普通人,怕是修煉多年的精怪吧?”

葉知秋嘿嘿一笑,手指幼藍和小太歲秦毛人,又問:“他們三個是什麼人,看出來沒有?”

黑無常附在葉知秋的耳邊,壓低聲音說道:“幼藍是狐狸精,我來看出來。小屁孩是什麼東西,我真的不知道……那個大個子,是個殭屍,沒有三魂七魄,只有自生的靈智,勉強算是一魄。”

葉知秋哈哈一笑,這黑無常什麼眼神,居然把秦毛人看作殭屍?殭屍是蹦着走路的好不好?

“葉老弟,我說的對不對?”黑無常問道。

葉知秋正要回答,卻聽見河面中間嘩啦啦一聲響,水花翻涌,水浪衝起一丈多高,蘇珍從河水中躍了出來!

看蘇珍的樣子,有些狼狽,有些驚慌失措!

柳雪吃驚,急忙叫道:“蘇珍,怎麼回事?”

蘇珍凌波踏浪飛奔而來,叫道:“水下有殺陣,好厲害!”

話音未落,蘇珍已經跳上了河岸,站在柳雪的身前。

再看河水,咕嘟咕嘟地翻涌起來,從蘇珍出水的地方,向着四周蔓延。

頃刻間,整個河面都是浪花,伴隨着咕嘟咕嘟的水聲!

黑無常大叫:“白天的時候就是這樣!”

柳雪拉着蘇珍的手,以示安慰,低聲問道:“水下是什麼殺陣?”

蘇珍也附在柳雪的耳邊,低聲說道:“是你的陣法?”

“奇門遁甲?”柳雪一愣。

蘇珍點頭,說道:“水下有奇門遁甲殺陣,非常厲害,暗流洶涌,裹着一片片冰刀,鋒利無比,根本不能進入。幸好我對陣法略有了解,否則出不來。”

柳雪想了想,說道:“好吧,我親自下去看看。”

對於奇門遁甲陣法,柳雪並不害怕。相反,見識越多,越有利於柳雪推算奇門遁甲的全盤。

葉知秋急忙阻止:“雪兒,不久就要天亮,我們還是休息一下,天亮再行動吧。晚上下水,光線不好,多少有些危險。”

柳雪看看時間,再有兩個多小時就要天亮,便點頭道:“也好。”

葉知秋轉身,對黑白無常說道:“二位老哥去對岸看看情況,我們休息一下,天亮再說。”

“好,我們哥倆去看看對岸道門弟子,有沒有什麼行動!”黑白無常一起抱拳,轉身消失。

葉知秋這才向柳雪和蘇珍瞭解情況。

柳雪簡單說了一下,然後拉着葉知秋的手,去河邊稍遠處休息。

蘇珍和幼藍也各自休息,只有三個鬼童子值班。

葉知秋和柳雪並坐,背靠着一塊山石,但是卻睡不着。

茅山小師妹和龐昊都在對岸,要不要去會合一下? 妖孽當道,妃子很猖狂! 水下兇險,萬一他們出了事,可不好。

如果小師妹和龐昊在這裏出了事,自己回去不好交代,茅山派的面子,也不好看啊。

唉,小師妹和龐昊也真是的,爲什麼要來湊熱鬧?

正在糾結之間,忽然聽見對岸木魚聲響,有人頌歌,伴隨着木魚聲,清清楚楚地傳入耳中!

“無定梵音?”葉知秋一愣,急忙坐起,側耳細聽。

只聽得對岸是個男子的洪亮聲音,唱到:

“祖師度我出紅塵,鐵樹開花始見春。化化輪迴重化化,生生轉變再生生。欲知有色還無色,須識無形卻有形。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葉知秋鬱悶,怎麼這不是定空老尼姑的聲音,也不是如霧如雨兩個小尼姑的生意,而是一個男子的生意?

而且這男子中氣十足,聽這無定梵音的威力,竟然遠在定空老尼姑之上! 柳雪自然也聽見了對岸傳來的聲音,微微皺眉,和葉知秋一起,走到河邊觀看。

河水還在沸騰翻滾,咕嘟嘟作響。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