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正有這個打算。”柳雪卻接過話來,說道:“人間道一片混亂,我們人手不夠,如果狐國可以抽調一批精英弟子,對我們幫助很大。”

人間道孤魂野鬼亂竄,僅憑着三清門下的道士們,不知多久纔可以抓完。

所以,柳雪打算從狐國借兵。

青丘國主立刻抱拳:“狐國百萬之衆,任憑娘娘差遣。”

柳雪點點頭,說道:“那我不客氣了……人數也不需要太多,百人左右即可,由夭桃帶領,大家分赴各地,參與道門的抓鬼行動。對付鴉鳴聻國,交給我和知秋。”

“這樣最好,我的鬼兵,也會配合大家。”葉知秋說道。

夭桃欣喜,請示國主和母親以後,立刻挑選精英衛士,準備出發。

葉知秋和柳雪也離開宴席,招呼柳煙等人說話。

柳煙問道:“姐姐,我也想跟你們在一起……”

柳雪拉着柳煙的手,說道:“煙兒,你現在需要修煉,提升自己的本事。我專門針對你,總結了一些法術,你留在青丘狐國,安心修煉,王晗會在這裏陪你。”

“姐姐,我……”柳煙明顯不樂意。

“煙兒聽話,如果你不能提升自己,將來以後,我怎麼帶你去天人道?好好修煉,以後得道成仙,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我給你留下的功法,都很簡單,你這麼聰明,學起來一定很快。”柳雪說道。

柳煙想了想,終於點頭。

她自己也知道,如果不能提升自己,算跟着葉知秋和姐姐,也是個累贅。

葉知秋鬆了一口氣,說道:“蘇珍幼藍,都跟我們一起,小太歲和秦毛人隨意,可以跟着我們,也可以留在狐國。”

“我和秦毛人留在狐國,也陪着柳煙王晗,等你們凱旋歸來。”小太歲說道。

這小傢伙在狐國,享受着vip級別的貴賓待遇,很有存在感,所以不想離開。

而且,狐國是一片未受污染的世外桃源,氣息更適合小太歲。

“也好,不過你要聽話,不可調皮。”柳雪摸了摸小太歲的腦袋。

……

次日夜晚,青丘狐國結界大開。

葉知秋和柳雪,帶着蘇珍幼藍,帶着夭桃和一百狐國精英,辭別青丘狐國,直奔茅山。

深夜時分,葉知秋等人抵達茅山。

鐵冠道長已經睡下,得知徒弟歸來,急忙起牀相見。

葉知秋讓安排好狐國衛士們,帶着柳雪來見師父。

鐵冠道長說道:“地藏王剛纔來過……要見你,跟我談了許久。”

“地藏王來找我?”葉知秋冷笑,說道:“莫非這老和尚,知道雪兒回來了,又想施展詭計,算計我們?”

柳雪則很淡定,笑而不語。

鐵冠道長搖頭,說道:“地藏王來到茅山,跟我們商量重建地府之事。”

“重建地府?又來讓我們幫他?”葉知秋嗤之以鼻。

重建地府可以,不過葉知秋要做地府之主。

不是一個大鬼窩嗎?到時候,讓自己的鬼童子和兩個鬼王管着是,再去找幾個老鬼,也可以合稱十殿冥王。

只是地藏王不好處理。

除非連地藏王一起幹掉,再找個老鬼冒充地藏王。

因爲地府存在已久,葉知秋要重建地府,必須有十殿冥王和地藏王,否則很難籠絡鬼心。

“不是,地藏王說,這次他幫我們。”鐵冠道長說道。

“他幫我們?怎麼幫,有沒有什麼條件?”葉知秋問道。

鐵冠道長點頭:

“地藏王開出了條件,要你們剿滅鴉鳴聻國,並且放了你手的幾個冥君。他會幫我們,重建地府酆都城,然後將原來的十殿冥王,發配到鴉鳴聻國,封鎖起來。

以後的陰陽兩界,以你和雪兒姑娘爲主,但是,你們要打開輪迴通道。讓每一個魂魄,得到真正的輪迴。”

真正的輪迴?

葉知秋一愣,搖頭表示不解。

“地藏王菩薩說,雪兒姑娘什麼都知道。”鐵冠道長擡眼看着柳雪。

柳雪點頭一笑:

“我這次重回日月神山,想起了過去所有的事。的確,天人道里是有輪迴的,但是人間道沒有。地藏王在冥界,的確是想打通輪迴之道,只可惜到現在沒有完成……以前,我對地藏王和冥界,有所誤解。”

葉知秋依舊不解:“怎麼樣才能打開輪迴之道?”

柳雪笑而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或許地藏王知道。這個輪迴之道,肯定在酆都城的某一處。”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這件事以後再說,雪兒,我們還是先剿滅鴉鳴聻國吧。如果不剿滅他們,六個月後,斗轉星移開始,西王母從日月神山下來,我們難度更大。”

鐵冠道長揮揮手,說道:“知秋,我們還是先解決人間道的鬼魂吧!”

“師父,人間道的情況,很嚴重嗎?”葉知秋問道。

鐵冠道長搖頭,說道:

“這還用說嗎?許佩加吳治瑋龐昊等人,到處抓鬼,卻越抓越多,急得焦頭爛額!要知道,現在冥界沒有了,四處的孤魂野鬼都肆無忌憚,招搖過市。還有冥界流竄出來的鬼兵,也趁火打劫。

更可惡的是,陽間原有的小陰神,現在也渾水摸魚,做一些鬼鬼祟祟的勾當!而且,大批野鬼已經流竄到了繁華都市,各地的捉鬼師,都身價暴漲!”

葉知秋頭大,問道:“什麼地方情況最嚴重?”

“最嚴重的地方,在西川一帶,那是幽冥道和人間道交界的地方。而且西川都是大山,便於鬼魂們隱蔽。”鐵冠道長說道。

葉知秋點頭:“我知道了師父,我會立刻行動,收拾這些東西的。”

鐵冠道長點頭。

葉知秋又和師父商量了一下具體方案,這才帶着雪兒退出。

乾元觀外,葉知秋交出兩個鬼王,說道:

“你們兩個鬼王,帶着手下的鬼兵,一路向西,沿着山林行走,直奔西川,路遇到爲惡的孤魂野鬼和冥界的零落鬼兵,全部收了。我和雪兒先去鴉鳴聻國看看,隨後去西川會合你們。”

鬼王得令,立刻出發。

葉知秋又對夭桃說道:

“夭桃蘇珍幼藍,你們帶一些茅山符咒,帶着狐國衛士,沿着鬧市前進,也趕向西川,路遇見爲惡之鬼,地消滅,或者活捉。如果遇見道門弟子,你們說是茅山的人。”

夭桃蘇珍各自點頭。

葉知秋又說道:“我和雪兒先去天山,看看鴉鳴聻國的情況,爭取早點去西川,跟你們會合。”

“大家多多保重!”柳雪揮手告辭。

衆人一起相送,依依不捨。

葉知秋和柳雪連夜下了茅山,向西北而行,鬼童子在前方探路,搜尋沿路的惡鬼。

這次,葉知秋故意放慢了速度,想看看人間道的具體情況。

凌晨時分,葉知秋進入三湘大地。

鬼童子來報:“老大,前面的山嶺有鬼窩,規模不小!”(7.5日,第三更。)

b 其實不用鬼童子彙報,葉知秋也發現了前方的鬼氣。手機端

這次無極之亂,葉知秋修爲提高,天眼掃射面積更大,範圍更廣。

“你們先去四周把守,不要放走一個,我隨後到。”葉知秋說道。

鬼童子得令,悄無聲息而去。

一路,葉知秋看見很多惡鬼,也順手收拾了幾個。

因爲不想耽誤時間,所以,那些不成規模的鬼巢,葉知秋也略過了。

但是這個鬼巢較大,總有千鬼魂聚集,葉知秋不想放過。

趁着他們聚在一起,剛好一打盡。

鬼童子分散開來,從東西南北四個方向逼向鬼窩。

葉知秋帶着雪兒,從正東而去。

鬼窩所在處,是一個山谷。

但見鬼火點點,鬼影重重,鬼哭鬼笑不絕,似乎正在舉行野鬼派對。

葉知秋和柳雪緩步走去,立刻被羣鬼們發覺!

幾點鬼火倏然飄遠,兜了一個圈子,繞到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後。

前方道行較高的十幾個老鬼,卻各自現形,僞裝成一夥路人,坐在草地聊天。

葉知秋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徑直走了過去。

一個老鬼站起來,攔在葉知秋和柳雪的身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年輕人,大清早的,要去哪裏?”

其他老鬼們擠眉弄眼,看着葉知秋和柳雪,嘿嘿地笑。

葉知秋站住腳步,說道:“我去前面的山,找道觀裏的道士。”

不確定這羣老鬼是善是惡,葉知秋也沒有急着動手,決定試探一下。如果是惡鬼,便地剿滅;如果作孽不多,或許可以收爲己用。

“找道士?找道士幹什麼?”攔路老鬼問道。

“家裏鬧鬼了,請道士去捉鬼。”葉知秋說道。

老鬼哈哈大笑:“年輕人,那你不用多跑路了,我們這裏有道士,會捉鬼!”

“真的?你們誰是道士?誰會捉鬼?哪個是?”葉知秋故作驚喜,目光在一羣老鬼裏面搜索。

“我是!”一個老鬼應聲站起,走了過來。

果然,這老鬼穿着一身藍色道袍,手持拂塵肩背寶劍,煞有介事仙風道骨的樣子。

葉知秋皺眉:“你會捉鬼?”

老鬼甩動拂塵,傲然說道:“貧道乃是嶗山派忽悠真人,專業捉鬼五十年,成天跟鬼打交道,抓過的惡鬼成千萬!”

其他老鬼們一起點頭:“忽悠真人法力高強,道法通天,小夥子,你真是打瞌睡遇到個枕頭,找對人了!”

葉知秋心裏冷笑,臉故作迷茫,問道:“人家都說茅山弟子會捉鬼,你們嶗山道士,行嗎?”

“放屁,茅山弟子算個球?”老鬼瞪眼,說道:

“我們嶗山道士纔是正宗,茅山派的法術,只能給我們提鞋!而且,茅山派的法師,都已經死絕了,現在是龍門派和茅山派的天下!”

媽蛋,罵我是個球?

葉知秋心惱怒,卻依舊不形於色,問道:“誰說茅山派的法師死絕了?聽說茅山派有很多厲害的法師,有個叫葉知秋的,你們聽說過沒有?”

“葉知秋是哪顆蔥?沒聽說過!”忽悠老鬼不屑地揮手。

老鬼的身後,卻有竊竊私語聲,說道:“葉知秋龍虎山現在的大真人,聽說很厲害,但是被聻國鬼帝殺了。”

立刻有老鬼擡槓:“少扯淡吧,龍虎山的大真人姓張好不好?”

這些老鬼們,也沒多少見識,都胡亂猜測,互相擡槓。

忽悠老鬼圍着葉知秋走了一圈,點頭道:

“我看你雙目無神,眉心一片暗黑,人歪斜……種種症狀顯示,你已經鬼氣入體很深了。如果不請我及時作法,恐怕你活不過三天!”

其他老鬼一起做託,紛紛叫道:“對對對,趕緊請忽悠大真人給你作法吧。年紀輕輕的,死了太可惜。”

柳雪故作惶恐,說道:“還請真人慈悲爲懷,替我老公施法。”

葉知秋也點點頭,問道:“你要怎麼作法?”

忽悠老鬼一瞪眼,罵道:“年輕人一點禮數都沒有,你這樣說話,我給你作法了?”

“哦哦……老真人說得對。剛纔不知禮數,還請您大人大量。”葉知秋點點頭,衝着老鬼抱拳。

老鬼這才咧嘴一笑,點頭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生辰八字,可知道?”

“葉大丑。”葉知秋將生辰八字也報了去。

老鬼翻着眼皮,裝模作樣地掐指推算,半晌才道:“你遇到了什麼鬼,仔細給我說說,是男鬼,還是女鬼?”

“我遇了一大羣鬼,有男鬼,也有女鬼。”葉知秋說道。

此刻,葉知秋面前的是一大羣鬼,有男有女。

忽悠老鬼皺眉:“怪不得你身鬼氣這麼重,原來是遇到了一大羣鬼!完了完了,你沒救了!”

“不會吧?”葉知秋哭喪着臉。

柳雪再次央求:“老真人,求求你發發慈悲,救救我老公吧。你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你。”

其他的老鬼們也假仁假義,勸着忽悠老鬼:

“是啊忽悠真人,人家小兩口也不容易,死了一個,這個小媳婦怎麼辦?難道你忍心,看着人家年紀輕輕守寡?你還是想想辦法,救救這個小夥子吧!”

忽悠老鬼似乎很爲難,揹着手,走來走去。

這時候天色已亮,老鬼們也不避諱,依舊呆在山谷裏,絲毫沒有隱身藏匿的意思。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