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着頭,望進了火山口裏面,火山裏的岩漿在釋放大量熱浪的同時,還釋放者大量的煙霧,我根本看不見火山口裏面的情況!

這時候,火山雄,直接切開了手腕,將鮮血滴入了火山口裏面:火山家火山雄,清晨來拜火山,請火山神靈開恩,爲我打開火山熔岩。

在火山雄說完這句話後,火山口上的天氣,產生了變化,剛纔雖然有硫霧,可是,天氣還是很晴朗的。

可是,火山雄吼完了之後,火山開始飄起了小雨。

小雨漸漸變大,最後,成了瓢潑大雨。

大雨把我和火山雄,澆成了落湯雞,也澆散了火山口裏面的濃霧。

那豆大的雨滴,落入了翻騰兇猛的火山裏面,一下子變成了渺渺輕煙,升騰起了一段距離,化爲烏有。

我看到這種景象,心裏真是欽佩,大自然、造物主,總是能給人間帶來一片神奇的景象。

“這火山……真的很雄壯啊。”我扭頭看向了火山雄。

火山雄如同一尊雕塑,站在了原地,癡癡的望着火山口。

他說道:火山家的人,如果想要激活火神傳承,必須要跳入到岩漿裏面,抓住“麒麟”,才能成爲真正的火神,我曾經,幻想成爲天下第一,也試着來這個火山口要往裏面跳,可是,我最後害怕了,我不敢跳……今天,我一定會跳下去的。

“你要跳下去?”我心中涌起了驚濤駭浪:前輩,刃鋒一郎,一定有辦法擺脫那個“幕後大人物”的控制的,你別自尋短見。

“不是自尋短見!”火山雄說:我沒教好我兒子,讓他最後變成了一個軟骨頭,可是他再怎麼讓我失望,也是我兒子……我已經不是火山家裏輩分最小的傳人,無法獲得真正的火神傳承,今天,我只能用我的血,引出麒麟劍……待會李善水君,請你用這塊布,包裹住那把麒麟劍,交給刃鋒一郎……麒麟劍,會再次一次擇主……如果成功,刃鋒一郎重新獲得新生,獲得火神傳承。

“能救我兒子,保住我兒子名聲的,只有這個辦法了!李善水君,請務必幫我做到。” 我家王妃超凶的 火山雄對着我,猛的低頭。

我盯着火山雄,鏗鏘有力的說了兩個字:一定!

“拜託。”

“這是我最後一次幫我兒子,希望一郎以後成爲他想要成爲的人。”火山雄對着岩漿吼道:兒子……我保護你!

“兒子……我保護你。”

聽到這句話,我想到了我的父親,不免鼻頭,有一些發酸。

火山雄,再次從口袋裏面,摸出一把匕首,他兩隻手,握住了匕首的鋒芒。

匕首切開了火山雄的手掌。

鮮血,淅淅瀝瀝的流了下來。

“火山家不孝子火山雄,以鮮血爲引,請出麒麟劍,爲火山家唯一後人火山一郎,做一次擇主,若是麒麟劍,甘心情願認火山一郎爲主,激活火神傳承,若是麒麟劍不願意認火山一郎爲主,那火山一郎和麒麟劍,再次化作岩漿,永埋火山口裏!”

“引劍!”

火山雄猛的張開了雙手,像是一頭展開翅膀的老鷹一樣,猛的跳下了火山口。

呼呼!

我就看見火山雄的身體,越來越低,越來越低,最後……砸在了岩漿上面。

通紅的岩漿,瞬間將火山雄給吞沒了。 噗!

翻滾的岩漿,真的像是東方的火獸麒麟,瞬間,吞噬掉了火山雄那微不足道的身體。

與此同時,岩漿燃燒起了熊熊大火。

那火越燒越旺,越燒越旺,漸漸的,竟然快要燒到火山口上來了。

“吼!”

火山裏,發出了一聲怒吼。

我看見那些火焰,凝聚成了一團,化作了東方火獸——麒麟的模樣。

那頭麒麟,惡狠狠的向我撲了過來。

我下意識,有一種往後退,躲閃的意識。

可我控制住了,火山雄獻出了鮮血,獻出了生命,爲的就是引出麒麟劍,如果因爲我的失誤,拿不到“麒麟”,那我愧對火山雄。

我站穩了腳步,沒有躲閃。

那麒麟離我兩三米的時候,我感覺渾身都在燃燒。

可是,麒麟離我只有一米的時候,突然,化作了一柄東洋刀的模樣。

那“麒麟”狠狠的扎向了我的胸脯,我直接打開了火山雄交給我的那匹布,將“麒麟”裹住了。

麒麟被布包裹,頓時老實了很多。

我抓住布上的繩子,快速繫了幾圈後,背在了背上,單膝跪地,看向火山口,說道:火山雄前輩……火神傳承,是沖繩島傳承數千年的傳承……這傳承,不能斷,我李善水即使拼出性命,也會讓刃鋒一郎,重新振作,脫離那“幕後大人物”的控制!

“放心!”我親吻着手指,再用手指貼在地面上後,站起身,揹着沉甸甸的“麒麟”,下山而去。

“一郎啊,你千萬不要辜負你父親的犧牲。”我暗自說道:你刃鋒一郎不就是要成爲世界第一嗎?等我見到你,你拿到“麒麟”,證明給我看,證明給你父親的在天之靈看……天底下,你刃鋒一郎,就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

在我回到火山家的時候,這時候已經是早上九點了。

兄弟們,都在等我。

我進了火山家,說道:兄弟們,今天的事情,和你們無關了……去找那大人物,那是必死的一條路……所以,你們都在火山家,等我……我一個人去!

“你一個人去?這是單刀赴會啊?”大金牙連忙問我。

我已經轉身了,開始走向了門外:我下來,就是跟你們交代一聲……如果過了今天,我還沒有回來,你們和沖繩島的島民一起,開着大船,出海,離開沖繩島。

“我要跟你一起去。”胡七七連忙拉我。

我回頭,忘了兄弟們一眼,說:不用了……你們留下有用之身吧……畢竟那個“幕後大人物”,點我的名,要我下去……我一個人下去!你們,等我。

說完,我扭頭就走:誰要跟我一起去,我就翻臉。

“翻臉,我也要去。”趙長風抓住了我的肩膀,說道。

“別去……老趙,我知道,你被石銀傷透了心……越是這樣,你越是要保存性命……活的更好,活給你自己看,活給石銀看,用生命去爭意氣之事,不划算。”

我說完,再次吼道:那個幕後大人物,要的是我的命,要的是我的人,你們別跟着我瞎摻和,都給我回去……這次風光出頭的事情,讓給我!

我七天之前,想兄弟們陪我一起去,可這七天,我一直都在想——一個必死之局,我們最厲害的野仙胡七七竟然鬥不過一個刃鋒一郎的情況下,如果讓兄弟們陪我一起去,並不合適,要送死,我一個人,足夠了。

我大步的邁開,出了沖繩島:記住,我如果沒回來,千萬記得,開船。

“是!”兄弟們,都說道。

我走到了門口,抓過頭,抱拳對兄弟們說道:我每次招陰完後,都會對兄弟們說一句話——青山不改,綠水長流!今天,我再說一遍——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小李爺……出陰了。”大金牙嘶啞着喉嚨,爲我喊了一聲。

我笑了笑,擺了擺手,揹着“麒麟”,一人一劍,前往了——火山湖。

在走到了第一個山頭上,我回頭,看了一眼火山家,兄弟們,站在火山家的門口,望着我,一直不肯低頭。

我給兄弟們,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後,繼續上山。

我揹着麒麟,猛的往山上走,走到了“見龍在田”的那個火山湖。

火山湖裏,雲蒸霧繞,還有一些湖水,沒有徹底蒸發乾淨。

我四處走了一遍,根本沒有發現什麼入口,或者說有什麼人找我。

“別藏頭露尾了……沒意思!不是要見我嗎?我李善水,提頭來見了,就看你有沒有興趣收下了。”我對着周圍,吼了一聲。

沒有人迴應。

我再次吼了一聲。

也沒有任何人迴應。

當我吼了第三次後,突然,火山湖的中央,傳出了一聲爆炸的聲音。

緊接着,我看到火山湖的湖底,突然出現了裂痕。

轟隆!

火山湖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所有的泥沙土石,全部被吸了進去。

大概等了十五分鐘,那泥沙土石的漩渦,總算停止了。

再往下面看,我看到了什麼?

我看到了湖底裂出了一個碩大的洞,一個直徑起碼有十米的大洞!

洞內,傳出了一陣聲音:“從這個洞口,跳下來!”

我小跑到了洞口,往裏面看了一眼,深不見底,下面漆黑一片,如果我跳下去,那不直接摔死了。

“沒有必死之心,就不要見我了。”

那下面,再次傳出了一陣特別有磁性的聲音。

“十秒鐘之內,再不下來……哈哈,你就不用下來了。”那個洞口內,聲音,再次傳了上來。

我感覺那聲音,有一股攝人心魄的能力,這個出聲音的人,就是……那個幕後的大人物嗎?

“十!”

“九!”

……

在那個大人物“倒數時間”的時候,我想起了火山雄,他縱身一躍,跳入了火山口,身影是那麼決絕,爲的就是救他兒子。

而且火山雄還有選擇,他能選擇不跳。

我……沒有選擇,跳下去最壞的可能,就是死亡,可是我不跳,依然是個死,那個大人物盯住了我,我估計是無法活着離開沖繩島。

反正都是個死,怕毛!

腦袋掉了,碗大個疤!

在那個大人物,快要念到“一”的時候,我縱身一躍,整個人,跳入了那無底洞。

在我跳下去的一刻,我聽到耳邊傳來了炸雷一樣的聲音,我稍稍側着身子,扭過頭,用餘光看見我上面的洞口,徹底封住了。

我下落,估計落了十幾秒。

這十幾秒裏,我感覺我失去了重量,整個人,似乎到了一種自由的境界,像是一抹雲朵,在天空飄來飄去。

一直到我落了二十秒的樣子,我被什麼東西給接住了。

那接住我的東西,是透明的,幾乎什麼都看不到,但我卻能通過腳下的透明面,看到無底洞更深的地方。

我沿着透明的面,往一邊的通道走。

那通道,古樸,有着莊重的美,是一條土磚路修好,我一步步的走了上去。

一直走到了一個大廳內。

我看見,這裏有無數的棺材……棺材擺放得十分整齊。

都是那種白色的石棺。

石棺的表面,打磨得很精細,看上去像是一面能夠反光的鏡子。

在這個大廳的上面,全是鯨油的燈光,打得整個大廳,亮堂堂的。

我看了周圍一眼,心裏忍不住打怵,不過,我背上揹着的麒麟劍,似乎給了我一絲絲力量,讓我的心情,比較平和。

我繼續往前面走着。

一直走了一千米的樣子,終於,我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石室。

石室內,坐着四個人。

其中一個,穿着黑色的長袍,坐在一張木頭寬背椅上,他眉若利劍,眉毛的邊緣,高高的插入到了兩鬢之中。

整個人,器宇軒昂。

他見了我,對着我點了點頭,抱拳說道:見過李善水……我等了幾個月,總算把你等過來了。

“你是什麼人?”

我問他的時候,順便看了他旁邊的三個人——刃鋒一郎、石銀和青眼狐狸。

這三人,全部單膝跪在了那黑袍人的身邊,沒有怎麼說話。

那人聽我問他是誰,笑着擺了擺手,說:我是誰……並不重要,只是我三個月以來的篩選,你脫穎而出,值得我收你辦事。

“你到底是誰?”我再次問道。

黑袍人依然坐下,並沒有因爲我的催問,而感覺到煩惱,他一伸手,空中,浮現了一根綠色的棒子。

那棒子上,雕龍刻鳳,繪製有許許多多複雜的圖案。

“你可知道,這是什麼?”黑袍人問我。

那根綠色的棒子,我當然知道是什麼了,我坦誠的說道:崑崙仙宮的鑰匙!

“沒錯!這就是崑崙仙宮的鑰匙。”

黑袍人一揚手,那“崑崙仙宮的鑰匙”,落在了桌子上面,緩緩裂開,變成了七截。

這鑰匙,是胡八太爺打碎的,他一家七口,乘棺渡江,他把鑰匙打成七截,每一截都藏在了一個棺材內……只是,這個鑰匙,怎麼就到了黑袍人的手上?

黑袍人哈哈大笑,說道:崑崙仙宮的鑰匙,全天下的陰人,都想要,崑崙仙宮,誰都想進!如果沒有我,那還真不好說誰會進入崑崙仙宮,可是,有了我……我告訴你……全天下,能進崑崙仙宮的人,只有我一個!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你想做什麼? 拒嫁豪門:高冷韓少低調愛 進入崑崙仙宮?”我問黑袍人。

黑袍人指着我說道:哈哈哈!進入崑崙仙宮,我唾手可得!我要的是,你來當我計劃的實施人! “計劃?什麼計劃?”我感覺黑袍人的風度,實在太過於絕佳了……風度翩翩,聲音富有極大的磁性,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黑袍人擺擺手,說:偉大的計劃,總是謹小慎微的,招陰人,既然我讓你過來,那當然要給你一些誠意,殺人,遠遠不能征服一個人,但是“變得強大”卻足夠征服一個人。

說完,他指着刃鋒一郎,說道:他……想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我就給他!他現在,臣服於我了,在他的心裏,我就是神!

我盯着黑袍人,說道:可是,我並不要變得很強大,我現在就很不錯了。

“哈哈!”黑袍人再次哈哈大笑:沒錯……你對力量的要求不高,對金錢的要求不高,可是,你總有無法滿足的欲.望的。

“我沒有!”我對黑袍人說。

“你有!”黑袍人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想讓東北陰人越來越強……你想讓你二爺爺重新復活。

白天不懂夜的黑 我感覺這黑袍人,真的有點“神明”的感覺了……他,似乎知道所有事情。

黑袍人說完後,反揹着雙手,說:我可以滿足你,來,先看看我的誠意——青眼狐狸,帶上來。

他跟我說話,讓我如沐春風,但對青眼狐狸發號施令的時候,那威嚴,絲毫不做作,渾然天成,讓人心驚肉跳的。

這黑袍人,絕對不是一個無名小卒。

吸血鬼洛伊 片刻,青眼狐狸,帶上來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我都認識,第一個是章楠,第二個是盤山鷹,第三個是汪陽。

這三個人,竟然都被黑袍人給抓住了?

黑袍人說:這三個人,是你的死對頭吧?他們要分裂你們東北陰人,我殺了他們,你們東北陰人暫時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了……對嗎?這算是我給你的見面禮了。

“動手。”黑袍人伸手,對着後面,伸了一伸。

青眼狐狸摸出了一把“月牙短刀”,揪住了章楠的頭髮,要一刀砍下去。

“住手。”我喊住了黑袍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