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昨天晚上什麼也沒做。”

“哦~原來什麼也沒做啊!”

哦字拖了長長的尾音,儘管真沒做什麼,楚戀雨也還是有種心虛的感覺。

“我又沒問你們做了什麼,戀雨姐姐怎麼就開口說你什麼也沒做呢,難道你們做了什麼卻不告訴我們,我猜猜你們做了什麼。”

白荷綻就開始自動腦補昨天晚上的畫面,時不時發出幾聲壞笑,似乎她猜到了什麼似的。

紫然屈指一彈白荷綻的腦袋生生打斷她思考的問題,無奈道:

“誰教的孩子啊!現在的零零後可真會猜,準備回去了。”

叫上楚戀雨,一起拆帳篷。

“然,昨天晚上你有沒有……”

“安啦,沒有你的同意我不會那麼做的。”

“可是你今天早上,早上還……”

“我做什麼啦?”

紫然壞壞一笑,楚戀雨紅了臉,“親”這個字對於她來說已經是很大的事情了,怎麼好意思說出口,源神大陸講究一吻定情,女方如果喜歡男方就可以親男方,但是男方喜歡女方需要問一下才可以親。

像她的兩位師傅結婚後幾乎每天都麼麼噠,這種詞語對她來說簡直做得到說不出來。

“我那是使用我男朋友的權利,懂嗎。”

說着,紫然又在楚戀雨臉上波了一下。

楚戀雨頓時只覺得自己七俯六肺三輕九脈血液逆流而上自己的頭部,臉紅到脖子根,看上去小臉紅彤彤的煞是可愛,一時之間語無倫次:

“我,我你,你,親,這,你怎麼可以親我。”

眼裏隱隱有霧氣升騰。

紫然一見知大事不妙,抱住她,順帶摸她的頭髮,道:

“小戀雨乖乖,親你是我不對,你也親親我,這樣不就好了?”

“走開大壞蛋,誰要親你了,哼。”

費盡一番功夫,紫然可算把楚戀雨給安慰下來了,哎!這年頭,女人心比海底針還深啊。

自己怎麼回燕京呢?用飛機太慢了,自己飛?自己就是個路癡怎麼找得到燕京?

шшш⊕ttκΛ n⊕c○

思來想去紫然最終決定坐飛機。

給楚戀雨買了一個小蛋糕,然後幾人踏上去飛機的路程。

“戀雨,讓我抱抱。”

“哼,人家又不是洋娃娃,你怎麼可以說抱就抱。”

儘管剛剛紫然已經安慰下來了,不過楚戀雨還是有點難受生氣,抱抱還可以接受,但不能說抱就抱。

紫然不言,直接抱住楚戀雨不停撓癢道:

“給不給抱,不給抱我一直撓下去。”

“哈哈哈哈,不要撓了,我癢,哈哈哈,然我錯了,你放過我吧,哈哈,別鬧瞭然,哈哈,讓你抱嘛。”

想了想楚戀雨覺得自己真沒什麼好生氣的,自己早就是紫然的了,所以被他親被他抱都是應該的,如果他不親不抱,說不得自己會怎樣生氣呢。

“這纔是我的好戀雨嘛。”

白晴二人:單身狗一萬多傷害。

滴滴:外國人剋星發動。

咦?發動什麼?紫然坐在出租車上好奇的看了外面一眼,一切平安呀。

很遺憾——這車爆胎了。

還是四個輪子一起爆胎!

備用胎都不夠啊。

出租車司機很抱歉的讓紫然離開,好吧,爲了讓自己不再禍害老外的車子,紫然攔下另一個出租車,讓楚戀雨三人上車,自己步行去機場,看看GPS,距離機場兩三百米。

也不遠,幾分鐘就到。

紫然慢悠悠的走,路過一家股市。

滴滴:外國人剋星發動。

只聞股市中一片撕心裂肺的吼叫:

“老子的股票降了!虧本了,啊!”

“爺爺的股票怎麼這麼差了!剛剛還每股二十元,現在咋五元,啊!!”

“不,不可能!老子專門買的知音集團的股票,竟然也降了一元,虧大發了,啊!!!”

紫然——懵逼。

路過一家自來水水廠。


滴滴:外國人剋星發動。

咦?這次要發動什麼


紫然好奇的停下腳步, 然後只見自來水水廠門口大把大把的溢出水來。

“次奧,水管爆了,還爆了這麼多,有米有人來修啊!”

“勞資這個月要付多少水費啊,特麼的,水費從你們工資里扣!”

“次奧你個無恥大老闆,給老子打!”

紫然——懵逼。

路過一家銀行。


滴滴:外國人剋星發動。

次奧,這稱號瘋了!不停的發動。

紫然的內心是崩潰的,爲了讓這家銀行沒有太多的損失,紫然毅然走進銀行。

一進來,就發現……銀行的老闆等人都……在打架。

“次奧你特麼竟然敢偷偷拿走客人的錢,還特麼的讓客人拿了存摺也不給錢,真尼瑪的缺德,看勞資不弄死你。”

“老王八蛋,敢打我,以爲我怕你?”

最後這家銀行倒閉。

紫然——懵逼。

路過石油公司,很好,這次沒有說什麼外國人剋星,但真的是這樣嗎?

待到紫然走到機場的時候——滴滴:外國人剋星發動。

“彭!”

百米外的石油公司……爆炸了。

紫然覺得自己真的對這“外國人剋星”稱號忍無可忍了。

“孫悟空!怎麼把外國人剋星稱號摘除!”

“這還不簡單,你找一個人,俺老孫自然會把稱號轉移。”

PS:今天那隻狗狗沒有來(桑心),不過嘛,知音隔壁家的貓咪掉在院牆外面了,鄰居找知音借樓梯,老爺爺年紀大了,不過手腳還靈活,知音就本來打算自己去把貓從院牆外抱回來的,可是!那隻貓咪竟然距離知音永遠保持距離一米,氣死知音了,怎麼說知音也餵了它好多貓糧的,竟然不喜歡知音,好桑心!最後還是老爺爺親自把貓咪抓回來了。看來知音也得和小動物刷新好感了,不能整天就在牀上碼字。 “找一個人?”

“沒錯,你隨便找。”

這可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既然它是外國人剋星,那麼對本國人肯定沒什麼限制,要找一個不會出國的人。

找一個不會出國的人,唔,找誰呢?

什麼職業不會出國呢?

理髮師?考慮!聖皇?考慮!血族?考慮!

紫然突然覺得頭疼無比,因爲不管他想到那個職業都有出國風險。

不會出國的人,好像老外都挺喜歡出國的,所以……還是去找華國人吧,在華國紫然可以肯定有很多人不會出國,比如說——孤兒院院長。

“然,然,然!你怎麼不理人家了?人家跟你發脾氣是人家不對可是你不要不理人家啊。”

紫然沉思着,突然被楚戀雨叫醒回神來。


“啊額,戀雨你說什麼?”

“不要生人家的氣好不好?”

楚戀雨以爲紫然不理她是因爲他生自己剛剛拒絕讓他抱的氣,搖着紫然的手臂哀求道。

紫然則是覺得莫名其妙,自己爲什麼要生小戀雨的氣呀?

“戀雨,我爲什麼要生氣啊?”

“剛剛人家叫你好多次,你都不理我,難道不是生氣麼?”

“哈哈,我剛剛在想問題,想得出神了,沒有聽見你說話。”

“不是生人家氣就好。”

另一邊。

虎三等人也接到了來自龍五的視頻要求。

“虎三,虎三,我是龍五。”

“知道知道。”

“你們任務完成了嗎?有沒有傷亡?”

“沒有,這次任務沒有完成,也沒有傷亡。”

“怎麼會失敗?那麼寶盒現在在哪裏?”

“不知道,寶盒原來是紫然的,但是在紫然拿到寶盒之後,一個小丑打扮的傢伙出來了,他帶走了寶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