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出去了。”北冥戰對秦少傑對付女人的手法還是有點不恥,所以,乾脆不看了。

“我也出去了,你慢慢玩吧。”收回黑綾的竇若梅也說道,臨走時還看着秦少傑撇了撇嘴,送了個秦少傑兩個字。“變~態” 當天晚上,被留在小島上的兩個飛機駕駛員和一個空姐,還有莫林薩爾就被皇家空軍的的直升機給接了回來。當然了,除了莫林薩爾以外,其他的三個人只單純的認爲是空難,再加上莫林薩爾的的話,他們更加相信,自己是得到上帝那老頭的眷顧了,不然怎麼可能在那麼高的空中掉進海里,而且還恰好被海浪送到那座島上。

少將大人,契上身

上帝?要是讓你們知道飛機就是被上帝派人打下來的,你們還會相信上帝嗎?

秦少傑無奈的搖了搖頭,上帝這東西,就連那個成爲自己僕人的復活天使加百列都沒見過,更何況你們了。

信仰這個東西,是一直存在爭議的,你信就有,不信就沒有。

秦少傑是個無神論者。倒不是因爲他沒有信仰,只是因爲這古今中外滿天神佛實在是太多了,他不知道該信誰纔好一點。

近年來,網上高呼什麼信春哥得永生,信曾哥不掛科。

放在前兩年,秦少傑還可以無聊跟着喊喊湊湊熱鬧,但現在,他也只是當作笑話那麼一聽。

開玩笑,信她們還不如信自己,信自己,死後原地滿血復活。

經過跟加百列一晚上的討論,秦少傑確定了三件事。

一來,教會所謂的上帝的計劃,大致目的就是教會要跟某些人合作,然後達成進入東方大

陸的目標,至於這個某些人都有那些人,還有詳細的計劃,加百列不知道,秦少傑也只能確定一個魔道,但他敢肯定,想來分蛋糕的可不會只有一夥人。

第二呢,那就是加百列說,米迦勒消失了,是的,就好像水分在陽光下蒸發一樣的那種消失。

那道白光過後,米迦勒就沒了影子。但是,加百列作爲七大聖騎士之一,又代表着復活天使,只要米迦勒沒死,她都能感應的到,問題是,現在她也感應不到米迦勒的存在了。這就讓秦少傑有點揪心。


最後,秦少傑還從加百列的口中得知,那個異能者的組織—-聖殿,就是教皇那老頭弄出來的,這個倒是不出乎秦少傑的意料,但是,加百列告訴他,聖殿這個組織,已經有了將近三百年的歷史,而且都是由每一任的教皇來進行管理。

這就不得不讓秦少傑懷疑了。難道,他們早在那麼久之前就已經有這個想法了嗎?

就事論事,另外一個讓秦少傑想不通的問題就是,這聖殿成立的時間跟天門遇難的時間差不多,這兩者是否有關聯?如果有關聯,那田長老那個蜀山的大叛徒也實在是太厲害了吧?他怎麼就能料定天丹傳人會在不久後現世?

如果天丹傳人不是自己,而是要再等幾百上千年才現世,那豈不是白準備那麼多年了嗎?

雖然是修行界,但是,這幾百年也是存在着非常大的變數。

另外還有一件讓秦少傑滿意卻讓加百列非常不滿的事情,那就是秦少傑覺得加百列這名字用在一個女人身上實在是不怎麼好聽。於是,他以加百列主人的身份,強行給她改了個名字,而且,還是個華夏名字—-秦婉。

秦少傑的閨女叫秦曉,秦少傑給加百列改名字叫秦婉,這婉和晚是同音。至於秦少傑究竟是什麼目的,或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加百列,哦,不對,現在應該叫秦婉了。

即便是秦婉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自己的小命還在秦少傑手中捏着呢。

秦少傑也好奇的問過她,爲什麼不選擇死而選擇當他的僕人。

而秦婉告訴秦少傑,人死後不一定都會進入到天堂,例如自殺,或者被黑暗生物玷污,再或者是罪大惡極又不肯虔誠懺悔的,這樣的人是上不了天堂的。

她不是罪大惡極的人,但是,她同樣也知道秦少傑不會殺她,所以,她不能自殺,也不能被黑暗生物所玷污,所以,她只能選擇與秦少傑簽訂天使契約,這樣一來,她雖然成了背叛者,但是她還可以每天虔誠的懺悔。

聽了秦婉的理由,秦少傑實在是有些無語,難道天堂就那麼好嗎?

扯淡吧—–至少秦少傑認爲,越是高貴的地方,污穢的東西反而越多。

……

米迦勒既然失蹤了,加百列也失蹤了。相信教會也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秦少傑也就不急着再去找聖殿的麻煩,想必,他們現在也一定接到了那教皇的通知,短期內不會有什麼動作。這倒是讓秦少傑暫時省心了不少。

但是,秦少傑卻不能掉以輕心,所以,竇若梅一早便啓程去了黑暗議會。


安琪在華夏兒玩的比較瘋,現在秦少傑也指望不上她,所以,也只能是竇若梅出馬,暗中查一下黑暗議會是不是還在與魔道有着什麼聯繫。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不得不防啊。

北冥戰則是有些無聊,便與秦少傑打了個招呼,出去亂轉,說是要看看有沒有什麼奇怪的藥材。

秦少傑也難得有空閒,陪着林賽爾吃過早餐後便準備出去玩一玩。可偏偏老天對秦少傑關愛有加,就是不讓他閒下來。

“喂?誰啊?”秦少傑接起電話,沒好氣的問道。

“少傑,我,我仰慕,你快來吧,快來救救安妮。”電話裏傳來仰慕焦急的聲音,連說話都帶着哭腔。

“仰慕?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們出車禍了,現在在醫院,醫生說,安妮肚子裏的孩子保不住了。大人也有危險。”仰慕幾乎是用喊的說道。“少傑,你快來吧,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只能希望你能救安妮了。”

“好,好,我馬上到。”問清楚了醫院的地址,秦少傑立刻拉着林賽爾跑進了車庫,直接坐上一輛阿斯頓馬丁的超跑,催促着林賽爾快點開。

林賽爾也不多問,聽到秦少傑說出了醫院的地址,再看秦少傑那焦急的表情就知道出了大事情,高跟鞋一脫,油門一踩,車子便如離弦之箭一般竄了出去。 林賽爾家的莊園距離市裏的醫院還是有一些距離的,這也就是秦少傑爲什麼選擇跑車的原因,就算用跑車跑到醫院,也需要十多分鐘的時間。

可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屋漏偏逢連陰雨,兩人剛進入市區,在經過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卻因爲前面出了車禍,兩輛私家車撞在了一起,結果弄的整條不是很寬闊的街都堵了車,秦少傑和林賽爾還偏偏被堵在了路口上,更讓秦少傑蛋疼的是,這路口還偏偏是個丁字路口,左邊的一條路還在不斷的過着車輛,根本轉不了彎。

“媽的,這破交通,京華堵,到了倫敦還堵。”秦少傑忍不住捶了下座椅罵了一句。

林賽爾笑了笑,剛想說什麼,卻發現秦少傑的臉色突然變了,緊接着,安全帶就被秦少傑一把扯斷,林賽爾還沒反應過來秦少傑要幹什麼的時候就已經被秦少傑一把拉在懷裏。

接着,秦少傑擡腳對着車門就是“砰”的一下,車門直接脫落,而秦少傑也抱着林賽爾瞬間越了出去。

“吱”—–先是一陣很長很刺耳的剎車聲,緊跟着,就是“砰”的一聲撞擊聲。

秦少傑剛抱着林賽爾跳下車不到三秒鐘,那輛價格不菲的阿斯頓馬丁就被另一個路口極速行駛過來的一輛大型貨車給撞在了右側的牆上,大貨車只是前面凹了進去,而林賽爾的跑車卻是已經被撞的面目全非,在牆體和貨車的雙重力道下,變成了一個鐵餅。如果裏面還有人,也早就變成肉餡了。

林賽爾被這一幕嚇呆了,如果不是秦少傑早一點發現了危險,或許他們兩個就要做了這鐵皮三明治中的肉餡了。

這一聲巨響把本來在催促前面快些處理車禍的人羣都吸引了過來,而卡車的車門也在這個時候打開,上面走下一個三十多歲的壯碩男人。

男人長的凶神惡煞,但是,他卻是打開車門,跳下車掉頭就要跑。

“有人要殺我們。”秦少傑看到貨車的司機居然要跑,心裏頓時想道。

如果只是車禍,他沒理由那麼慌張,更不至於撒腿就跑。再結合道路的情況判斷,秦少傑這邊的路在出了車禍後,另外一邊的路已經被警察設置了警示牌,而且這裏的道路不是太狹窄,但也不寬,並排走兩輛小車還可以,但是一輛貨車就顯得有些擁擠了。

“萊恩這王八蛋,竟然想殺我。”等秦少傑看到那貨車司機下車是看到他那慌張的眼神後,就知道是誰了。

在英國,自己又沒有惹什麼仇恨,如果說有人要報復他,也只能是教會或者異能者,再或者萊恩霍華德。但是,如果是教會或異能者要殺他,是絕對不可能用這種方法的,他們都清楚,就連空難都弄不死秦少傑,更何況只是一起車禍了。所以,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林賽爾的哥哥,萊恩霍華德。

而且,秦少傑可以確定,萊恩的目標不是自己,而是林賽爾,自己只是順帶的。

“怎麼會,怎麼會是我哥哥。”林賽爾被秦少傑摟在懷裏的嬌軀不住的顫抖着,嬌俏的小臉被嚇的有些發白,她說什麼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哥哥竟然想要自己的命。但是,秦少傑的話她也沒理由去懷疑。

“讓一讓,讓一讓。”這個時候,兩個警察卻是撥開對着那已經被撞扁的阿斯頓馬丁指指點點的人羣走了過來。而秦少傑的手中,也多出了兩顆因爲牆體受到撞擊而散落在路上的小石頭。

“他是****。”這時候,帶頭的一個警察還沒說話,身後跟着的那個便突然喊出了這麼一句。緊接着,忽然就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槍,對着林賽爾就扣動了扳機。

領頭的警察呆了,他怎麼也想不明白,這個前兩天剛來的新同事怎麼會知道這一男一女是****,而且,他一個交警怎麼會有槍?

可還沒等他想明白,就聽到“砰”的一聲巨響。

就在這警察開槍的一瞬間,秦少傑手中的時候也飛了出去,速度奇快,根本沒人看的見。

先是“砰”的一聲巨響,接着就傳來一聲慘叫。

這會,所有圍觀的人才反應過來,看到那手掌已經被齊根炸斷的警察,尖叫着開始逃跑。

領頭的警察更是嚇傻了,站在那裏長大了嘴巴,手裏握着的指揮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掉在了地上,咕嚕咕嚕的滾進了路邊的下水道里。

原來,兩個警察出現的一瞬間,秦少傑就感覺到了一陣殺氣逼近,果然,那後面的一個警察就快速的拔出了搶,對着林賽爾就要開槍。秦少傑顧不得多想,直接把林賽爾擋在了身後,同時,手中的一顆小石頭也脫手而出,不偏不倚的在那警察開槍的一瞬間打進了槍口之中。

子彈和包裹着真元的石頭撞在一起,結果很明顯,炸膛了。

更慘不忍睹的是,那警察用的還是M550的大口徑轉輪手槍,這種槍發射子彈的動能是****的一倍,其威力更是巨大,這一下炸膛直接讓他的手腕齊根被炸斷。在叫了兩聲後,就一頭栽倒在地上,不知道是暈過去了,還是直接掛了。

林賽爾本來還沒在被哥哥暗殺的傷心中緩過來,又突然看到這一幕,更是嚇的花容失色,嬌俏的小臉更是慘白,摟着秦少傑腰的雙手更是越來越用力。

看到林賽爾這樣,秦少傑更是心疼不已,也不管那警察是死是活,又是一顆石頭打了出去,而且正中眉心。

只見地上那警察身體一陣抽搐後,就再也不動了,同時,眉心也多出個圓圓的小洞,如果把他翻過來,那就會發現,在他後腦的位置,也同樣有一個圓形的小洞,而且,地面上,也有一個圓形的小洞,秦少傑這一下,直接讓那顆小石頭穿過了他的腦袋打進了地面中。

“萊恩霍華德,就算你是林賽爾的哥哥,老子這次都要把你大卸八塊。”秦少傑心中的怒氣越來越盛。

龍有逆鱗,觸則必殺。


而女人,就是秦少傑的逆鱗。

PS:新的一個月又開始了,各位,求訂閱,求鮮花,求票票喲。 雖然是冬天,但倫敦今天卻是個少有的豔陽高照的天氣,但是對於歐文來說,這一早上就極度的不順心。而且這種不順心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他今年已經三十五歲了,而且是警官學校畢業的高材生,二十四歲加入警局後,一直幹了九年,看着身邊跟自己一起進入警局的同事不是升了局長就是警長,他真的是難受至極,因爲他幹了九年,只是從普通的警員升到了一個副隊長的職位。

雖然說副隊長也是個官,但是卻有名無實,大權利全都在隊長,警長,局長手裏,他充其量也是指揮一下手下那十幾個警員,但是,這些警員聽不聽他的還是另外一回事。

有時候,他也想,自己爲什麼就升不了職,難道自己一心爲國家着想就錯了嗎?

他不懂拍馬屁送禮,更何況,以他那點微薄的薪水,還要養活在家做專職家庭婦女的老婆,和一個上學的兒子,哪還有錢再給上司送禮呢?

於是,歐文就打算用自己的真才實學還幹出一番事業,九年來的勤懇認真的工作確實打動了一些人,所以,他比升爲副隊長,但是,他得罪的人卻更多。

這不,前幾個月因爲一個猥褻少女的案子被他接手,而犯罪嫌疑人又是副局長的侄子,結果鬧的現在連副隊長都沒有了,沒有功勞還有苦勞,於是,警局也沒開除他,而是直接發給他一輛摩托車,告訴他去管交通吧。


管交通就管交通吧,分到這種經常出交通事故滿的要死的地段也沒關係,他不在乎,只要自己肯努力,肯認真工作,一樣有出頭之日的。

今天一早,歐文如往常一樣來到警局,騎上自己的摩托車剛拐上馬路,就被另外一個年輕的警察攔住了,說他是剛畢業加入警隊的,上面讓他跟着自己。

歐文也沒多想,便帶着這個警察來到了他所管轄的路段,結果剛來沒多久,兩輛私家轎車就發生了事故,而且是發生在最爲擁擠的苦口,歐文調查完了事故的大致原因後就勸說兩人把車先開到警局,然後再討論賠償,結果兩個人誰都不願意。

看着堵的水泄不通的車流和一片按喇叭和叫罵聲,歐文是真的很無奈。他甚至想,什麼時候科技發達到汽車能飛上了天,或許就不會堵成這樣了。但是換個思路來想,汽車都飛到天上去了,那就是地上不堵天上堵了。

鬱悶歸鬱悶,歐文還是要處理的。可當他正要再跟兩個車主交涉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陣劇烈的剎車聲,接着,就看到一輛重型貨車把一輛超跑撞在了牆上。而且貨車的車主還跑了。

來不及管貨車的車主,歐文便帶着那個年輕的警察一起擠過了人羣。

看到一對年輕的男女站在那超跑旁邊,而車內又沒人的時候,歐文不禁送了一口氣,幸虧沒出現人員傷亡。

可就在他要開口詢問的時候,卻是突發狀況,身後那個年輕的警察竟然從腰間抽出一把槍,直接對着那對男女就要開槍,而且還喊着他們是****的話。

歐文一時間傻了,還沒想明白交警身上怎麼會有槍的時候,他已經開槍了。巨大的聲響讓他的耳膜都嗡嗡作響,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那年輕警察手中的槍竟然炸膛了,而且他的手腕也被炸斷了,腥紅的鮮血濺了他一身。

人羣亂了,歐文傻了,而地上那個警察的身體卻又是一陣劇烈的抽搐,然後就再也不動了。

歐文心裏害怕極了,看了看那警察眉心上的血洞,又看看眼前的這對男女。

難道他們真的是****?

“不,不許動,舉,舉,舉起手來。”但是作爲警察,歐文卻沒退縮,一手緊扣着腰上的手銬,一手抓起掛在肩膀上的對講機,連忙開始求援。

“喂,我們不是****。”秦少傑對着歐文喊道。

“你別動,雙手舉起來,別動。”歐文見秦少傑向他走了過來,立刻大喊道。

“我說,你這個人聽不懂話嗎?”秦少傑鬱悶的說道。“我們不是****。”

“我不管你們是不是****,但是地上的警察已經死了,他的死跟你脫不了關係,你必須跟我回警局。”歐文強迫自己鎮定的說道。“你不要衝動,你也跑不了的,支援很快就來了。”

“我靠,你還真是油鹽不進啊。”秦少傑鬱悶的說道。不過他倒是有些佩服這個警察了,在面對自己這個‘****’,他手裏連槍也沒有,居然還不逃跑。

“哎,我說,你想不想當局長呢?”秦少傑突然說道。

“不許說話,舉起雙手。”歐文壓根就不聽秦少傑說什麼,他現在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中,生怕自己一個不注意讓秦少傑跑了,那自己的國家可要被他弄的亂成一鍋粥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