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回頭看了一眼,隨後我被嚇傻了,一個腦袋破碎了大半的屍體,正在緩緩向我走來。

仔細一看才現,不僅僅是腦袋破碎,他的體也幾乎支離破碎,胳膊腿都有斷茬,露出了血和白骨。

最讓人毛骨悚然的,還是他的腦袋,幾乎三分之二都破碎了,腦漿和血液混在一起,看起來很是噁心。整個臉只剩下嘴巴好完好無損,張嘴說話的時候,很詭異。

秦晴現我傻愣在原地,急迫的吼道:“你幹什麼啊,趕緊開門!我來攔住他,你加快度!”

我這個時候才從震驚和恐懼中清醒過來,雙手顫抖,繼續開門。而秦晴也確實衝上去攔他,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攔得住。

“咔嚓!”

大門總算是打開了,我鬆了口氣,扭頭衝秦晴大喊道:“快點出去,大門開了!”

此時秦晴跟那具殘破不堪的屍體纏鬥成一團,根本無法分。之前的小男孩,卻是趁着這個機會,偷偷從我邊溜了出去。

我急了,想衝出去攔着小男孩,但是卻有現有更多的屍體從冰櫃中鑽出來,即將走到門口。現在我要是追出去,從停屍房逃出去的鬼物和屍體肯定更多。

“羅漢,快點拿打魂鞭,把他們趕回去!”秦晴好不容易纔脫,飛快的掠到了門口。

我懊惱的拍了下腦門,怎麼就把打魂鞭給忘了呢?有打魂鞭在,我也不必怕這些鬼物。

“孤魂野鬼,退散!”

我大喊了一聲,拿着雞毛撣子狠狠抽出去,隔空傳來“劈啪”的響聲。走在最前面的那具屍體被我抽倒,其餘的鬼物和屍體也都下意識的往後縮了縮。

趁着這個機會,我趕緊關上了大門,並且用鎖緊鎖住。只要大門沒事,他們就逃不出來。鎖好門後,我背靠在大門上,不斷的喘着粗氣,雙手仍然在顫抖。

突然,秦晴問道:“剛剛那個小男孩,是不是被你放出來了?”

我點了點頭,他確實是趁着我不注意跑了出來。秦晴的臉色越難看,沉聲道:“咱們必須趕緊把他找回來,不然會出大事!”

沒等我回應,不遠處傳來了淒厲的慘叫聲,似乎有人在大聲的嚷着見鬼了!

“糟了,已經出事了,快,過去看看!” 萌受來襲:末世喪屍之旅 秦晴急了,抓着我往前飛去。?…?? 第3898章

幾天後,宋玥和豐行徹底把事情弄清楚之後,再次回到客棧找到了三界和墨九狸,把他們從豐寶易那裡聽到的事情,如實跟三界和墨九狸說了一遍……

三界和墨九狸早就知道了,但是還是聽兩人把話說完了!

「現在救你們兒子有兩個辦法,第一是毀掉你兒子體內的天靈根,從此他就只剩下普通的火屬性靈根和木屬性靈根了,但是性命無憂,修鍊也會慢慢恢復正常……」

「第二種就是保全你兒子豐翎羽體內的天靈根,但是他的壽命只有千歲,因為豐家主下的葯,已經破壞了他和自己體內天靈根的契合度,要麼天靈根離開他,要麼強行留下,但是等到千年時間一到,他體內的天靈根就會徹底被毀,到時候他也難逃一死……」墨九狸看著豐行和宋玥解釋道。

「沒有別的辦法嗎?」豐行聞言問道。

「毀掉他的天靈根吧!」不等墨九狸說話,宋玥就直接說道。

「玥兒你……」豐行詫異的看著妻子道。

「他之所以被下毒,都是因為體內的天靈根,哪怕是等級不高的天靈根,還不是被家主覬覦了嗎?雖然天靈根很好,但是我不想他日後還因為天靈根惹上殺身之禍,我們兩個已經死了,我只想他安安穩穩的活著!」

「不想再看著他因為體內的天靈根被人算計謀害,他現在的實力就算大人幫忙解毒了,你覺得他能保住體內的天靈根嗎?難道你還想看著他以後再一次因為體內的天靈根,被人折磨死嗎?」宋玥看著豐行認真的說道。

聞言,豐行沉默了,是的,他們不是每一次都能幸運的遇到三界這樣的王,不是每一次都能有人救他們的兒子的!

「好,求大人求求我兒子,讓他能像普通人一樣活下去!」豐行也看著墨九狸道。

「好,我知道了,我可以幫你們的兒子解毒,但是我覺得他至少應該離開豐家才能活下去吧,否則怕是就算他體內沒了天靈根,怕是在豐家也活不了多久的……」墨九狸說道。

「求王和大人幫幫我們,我們不知道如何讓他離開……」宋玥和豐行再次跪下說道。

他們現在是怨靈,根本做不了什麼的!

「行了,你們回去吧,這件事我去辦吧主人!」三界聞言看著墨九狸說道。

墨九狸點了點頭,宋玥和豐行千恩萬謝的,才離開了客棧!

「主人,我要怎麼把豐翎羽帶走啊?」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你不說自己去辦嘛!」墨九狸笑著道。

「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做啊,主人你給我出個主意,我去執行就是了!」三界不好意思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把這個丹藥給他吃了,他就會聽你的話,你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的……」

三界好奇的拿著墨九狸的丹藥離開了客棧,半夜的時候,潛入了豐翎羽的房間,將對方打暈,然後把丹藥給對方吃了,又幫對方把丹藥煉化了! 天色已經徹底的暗了下去,天空中的繁星點點,會讓人清楚的知道,夜來了。

淒厲的慘叫聲打破了夜的寧靜,如果不出所料,必定是剛剛從停屍房逃出來的小男孩,造成的影響。

秦晴抓着我的衣襟,飛速的往前飛着,趕往慘叫聲傳來的地方。小男孩似乎是有自己的目標,竟然直接跑到了手術樓。

如今已經入夜,醫院裏面顯得空曠而安靜,等我們兩個趕到了手術樓前的時候,小男孩的身影已經消失,只留下一個被挖掉了眼球的男人,正滿地的打滾,不停慘叫,地上灑滿了鮮血。

“還是來晚了,這小傢伙還真不讓人省心。”秦晴的聲音很冷。

我看到這一幕,也很惱火,還有一絲愧疚。要不是因爲我的大意,怎麼可能會讓小男孩逃出來?看到無辜的人被他傷害,我心裏滿是負罪感。

秦晴嘆了口氣,道:“你先把這個受傷的人送去治療吧,我接着追。”

一到了晚上,醫院的人就很少,除了少數值班的護士和醫生會偶爾出來,那些病人幾乎都全部老老實實的躺在病房裏休息。

如果不能及時的把他送去看病,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他纔會被別人發現。我沒敢仔細的打量,他的眼球已經被完全挖出來,雙眼處不斷的流出鮮血,看起來很恐怖。

無奈,我趕緊衝了過去,大聲道:“你別動,我送你去找醫生。”

“啊……鬼啊,有鬼……是那個小男孩,來報復我了!”受傷的男人依然驚恐的大吼大叫,似乎都已經喪失了理智。

這也難怪,平常人見到鬼,都會被嚇的屁滾尿流。更別說是被鬼挖掉了眼球,他還沒有昏死過去,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他躺在地上,不斷的翻滾着,力氣很大,我想扶他起來都很困難。他根本就聽不進去我的話,甚至在我伸手幫他的時候,還會被攻擊。

秦晴剛準備走,看到我的慫樣子,又有些生氣的吼道:“你能不能行?不行的話我來幫他,你去追!”

我自知理虧,訕笑了兩聲:“還是我來吧,你去追那小孩吧。要是讓你帶着他去看醫生,還不得把醫生嚇尿了?”

秦晴冷哼了一聲,但是很快,她竟然又改變了注意:“算了,不用幫他了。咱們接着追吧!”

聽到這番話,我有些不樂意,那種狠心的事情我做不了。再怎麼說,這個無辜的人也是因爲我而受傷,本來我就心存愧疚,再不幫他去找醫生,我還是人麼?

“我又不用你幫忙,你接着追就行。這裏的事我能搞定!”我冷冷的迴應道。

秦晴卻是面容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冷笑道:“何必去找醫生?他本來就是醫生,而且是挖掉了那小傢伙眼球的黑心醫生!”

史上最強王妃 我渾身一震,這才仔細的去觀察這個受了傷的傢伙。映着昏暗的燈光,我端詳了片刻之後,總算是想了起來,沒錯,他確實是那羣禽獸醫生中的一個。

在我差點被解刨的時候,那些醫生都還帶着口罩,所以印象不是很深刻。如果不是當初楚閔讓我看過那些幻境,只怕這羣禽獸走在我面前,我都認不出來。

“靠,竟然是他!疼死丫的,咱們走!”我惡狠狠的瞪了地上的傢伙一眼。

這些人都喪盡天良,隨便就盜走別人的器官。而且還跟和我一模一樣的傢伙有合作,讓他把死者的靈魂也拘走一部分。

我早就想着要把這羣人曝光,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可是從被秦晴救走之後,一直沒有機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換做是普通人,我肯定是心有愧疚,一輩子都心裏不安。但是這羣禽獸,都是罪有應得,根本不值得同情。

我頭也不回的跟着秦晴離開,身後悽慘的叫聲,完全被我們倆無視。

“走吧,我猜那個小傢伙,只是憑藉着靈魂裏的印象,尋找自己死亡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怎麼會報復到那羣禽獸醫生的身上?”秦晴小聲的嘀咕道。

這一點我也無法解釋,按理說,小男孩的靈魂被拘走了大半,比楚閔還要慘,根本不可能有自主的意識。但他卻又能堅定的往手術樓的方向走去,而且還報復了那羣禽獸醫生中的一位。

如果真的解釋不清楚,我寧願相信這是天理循環,是那羣禽獸應該得到的報應。只是希望小男孩不要害到無辜的人,不然我真的一輩子都過意不去。

“啊……”

不遠處又傳來了慘叫聲,不過這次的叫聲聽起來有些熟悉,竟然是小男孩自己在慘叫!

我不禁好奇的問道:“小男孩可是鬼啊,怎麼還會叫的這麼悽慘?有誰能對付的了他?”

頂頭boss:最貴男公關 秦晴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咱們要快點了,我怕小傢伙會吃虧。那些醫生都有些防身的手段,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那個人。”

我心中一沉,不禁回憶起當初在手術室時,遭遇的困境。那些醫生竟然還會佈置陣法,讓秦晴根本無法救我。要不是秦晴拼着魂飛魄散的危險,我肯定也會成爲一灘腐肉。

仔細想想,秦晴的猜測不是沒有可能。這羣醫生雖然心狠手辣,但是看起來都像是普通人,應該沒有對付鬼物的方法。說不定,真的是那個傢伙的手段。

秦晴帶着我一路狂奔,竟然到了手術樓中的一間辦公室門前。如今這間辦公室的門大開着,裏面聲音異常混亂。

我一眼就看到了小男孩,此時正蜷縮在一個角落中,渾身都是幽藍色的火焰,口中不斷的發出淒厲的慘叫。看他的樣子,似乎再過不久,就會被那火焰完全燒成虛無。

“哼,該死的小東西,老老實實下地獄不就行了?竟然還想報復,該死!”那個帶着金絲框眼鏡的瘦高醫生,此時滿臉獰笑,目光一直停留在小男孩的身上。

我知道他,他是那羣黑心醫生中的領頭人物,心思也很毒辣,看他身上如今還帶着傷勢,想必剛剛是跟小男孩有過一番撕扯。

秦晴急了,大吼一聲:“羅漢,你快點救救那小傢伙。他身上被貼了符咒,再過片刻,肯定會魂飛魄散的。”

我仔細一看,果然,小男孩的額頭竟然還貼着一張符。跟電視裏的差不多,也是用黃色的紙畫的,上面是彎彎曲曲的圖案,看起來很詭異。

那張符,此時也在緩緩的燃燒,看樣子已經燒掉了一小半。秦晴告訴我,如果這張符燒完,小男孩也會跟着魂飛魄散。

眼鏡男也發現了我的到來,面色陰沉無比,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好像是在看着一個死人。

“小子,你還敢來?這次是你主動送上門來,可別怪我心狠手辣!”眼鏡男惡狠狠的說道。

他一揮手,身後就竄出來四個醫生,一個個也都看起來凶神惡煞,這哪是醫生,分明是滿手鮮血的屠夫。

“羅漢,你不要管他們,我來對付他們,你先把小傢伙救回來。晚了可就來不及了!”秦晴焦急的吼道。

我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在這種危機的關頭,她還是在想着營救小男孩。難道只是因爲她比較同情小男孩的遭遇?

按理說,我們兩個只是過來追回小男孩的,如果能把他帶回去當然好。要實在是帶不回去,魂飛魄散,那也沒辦法,反正也不會再害人。

眼鏡男獰笑不止:“女鬼,你以爲你能對付我們?如果不是上次大意,你早就魂飛魄散了!”

說完,眼鏡男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摞符咒,秦晴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很是驚恐。

到了這種時候,我不能在沉寂下去,隨手抓起門後的一根拖把,用力一折,拖把就變成了一根順手的木棍。

對付正常人,那雞毛撣子是沒多大用處的。還是得我自己親自動手,才能制伏他們。

“秦晴,告訴我怎麼救小男孩,待會你躲遠點,看我怎麼收拾着幾個人渣!”我朗聲道。

我是真的對眼前幾人充滿了憤怒,這羣喪心病狂的人渣,一個個都死不足惜。要不是因爲生活在法治社會,我殺了他們的心都有。

就算是有法律的制約,今天這種情況下,我依然忍不住要把他們打的連爹媽都不認識。

救小男孩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用我的血噴到符咒上就行。那符咒專門針對鬼物,活人的血沾染之後,就會喪失效果。

我毫不猶豫的咬破了自己的一根手指,用手指上流出來的鮮血灑向小男孩的額頭。

“快,攔住他。把這個小子收拾了,那兩個鬼就不用怕了,用符咒輕鬆就能解決。”眼鏡男厲聲道。

一行五人,都向我衝了過來。我順手把手指上的血甩到了小男孩額頭上之後,冷笑了一聲,緊緊握住了手中的木棒。

“來吧,你們這羣人渣,看老子今天怎麼把你們打跪!”

我心裏憋着一股火,上次這羣禽獸竟然拿麻醉針扎我,然後讓我根本沒有還手的力氣。今天,我就要讓丫的看看,老子一個人就能輕鬆幹翻他們五個! 第3899章

等到對方醒來后,看到三界還微微一愣。

三界猶豫著對著豐翎羽說道:「跟我走吧!」

「好的!」豐翎羽眨了眨眼睛然後說道。

三界一愣,沒想到主人說的是真的,竟然真的這麼聽話啊!

三界帶著豐翎羽,直接回到了客棧,就連宋玥夫妻也跟著回來了!

豐行和宋玥也是對兒子如此聽三界的話,一頭霧水,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兒子終於離開了豐家,他們兩個人的心情都好了許多!

第二天,三界帶著豐翎羽來到墨九狸的房間內,墨九狸直接拿出幾顆丹藥,遞給三界,接待了順序,就讓三界把豐翎羽帶走了!

三界帶著豐翎羽回到房間,按照墨九狸說的,先打開一個隔音陣法,再打開一個聚靈陣法,然後讓豐翎羽坐在聚靈陣內,開始給豐翎羽服用丹藥……

經過了一天一.夜的時間,豐翎羽徹底的昏倒在聚靈陣內,動也不動了,好在墨九狸給的丹藥,三界已經都給豐翎羽服下了……

三界這才把聚靈陣撤掉,然後把豐翎羽丟進一個浴桶內,捏碎最後的幾顆丹藥在浴桶內,然後在一邊守著,整個過程豐行夫妻也在一邊看著……

雖然每次看到兒子被疼的死去活來的時候,十分著急,但是他們是怨靈,什麼都做不了啊……

「王,我兒子他?」豐行來到三界身邊問道。

「等到他醒來,你們就看到了!」三界說道。

「多謝王,謝謝王……」豐行夫妻看著三界道。

「不用謝我,丹藥都是我家主人的……」三界不在意的說道。

「王,你為什麼會認主一個和尚?」豐行猶豫著問出心中的疑問。

三界聞言一愣,隨即想到自家主人和尚造型,有些無奈的說道:「你們不覺得和尚很別緻么!」

豐行,宋玥……

好吧,王的眼光他們無法理解,不過王的主人,雖然是和尚,但是卻長得很俊俏的!

「你們有什麼地方適合他去的嗎?」三界看著豐行夫妻問道。

「沒有,如果他能和正常人一樣修鍊,我們想讓他去外面歷練,再也不要回到丰南城了……」宋玥想了想說道。

他們夫妻會跟著兒子,在他沒有變強的時候,保護他的,等到他能自保以後,他們再離開也不遲……

三界聞言沒說話,他覺得問這兩個,不如問問自家主人的!

於是讓他們守著豐翎羽,三界去找了墨九狸!

墨九狸聞言想了想,拿出一個東西遞給三界說道:「我猜測豐行夫妻,是不會願意轉世投胎的,他們是一定會繼續跟著豐翎羽的,所以到時候你就……」

三界拿著墨九狸給的一塊玉佩,轉身回到豐翎羽一家三口所在的房間,把墨九狸給的玉佩拿出來,看著豐行夫妻問道:「你們兩個在豐翎羽醒來后,去轉世投胎嗎?」

「王,我們的孩子從來沒出過門,我們夫妻想守著他,等到他有自保能力后,我們再離開可以嗎?」聞言宋玥和豐行看著三界小心的問道。 說實話,論起打人,我遠比打鬼要有經驗。從小學時淪爲學渣,我一路打到初中,又打到高中。

要不是因爲劣跡斑斑,而且對學習沒有一點興趣,根本沒希望考上大學,我爸媽也不會放任我高中畢業之後就出來闖,在社會上瞎混。

在狹窄的辦公室裏,不適合大開大合,所以我果斷的把整個拖把折成了一根兩尺多長的木棍,拿起來很順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