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問你,你氣不氣?但很可憐的是,你氣也沒辦法。今晚你氣急敗壞,找人來搞我,結果呢,倒在地上的卻是你。”

“你知道這叫做什麼嗎?這就叫做老子天生就要強壓你,你天生就是老子眼裏的一隻螻蟻!”

周鼎怒不可遏:“啊!葉文昊,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啊!你他媽算什麼東西?臭水溝裏的臭蟲!你憑什麼跟我鬥?你憑什麼跟我鬥!”

葉文昊冷冷一笑:“對,就這麼叫。你越這麼叫,我越開心。讓我多看一下你的可悲。另外我再告訴你,從今晚後,你就成爲了你口中的臭蟲。而且,你永遠無法翻身!”

周鼎還要掙扎的起來和葉文昊拼命,結果被葉文昊幾拳頭就捶的沒點脾氣。

只剩下苟延殘喘的趴在地上,動憚不得。

葉文昊報了警,JC很快就來到了現場。

連帶着那些打手,無一例外都被帶走。

葉文昊也跟着去了,不過在去之前,葉文昊帶走了監控錄像。

在局裏面的諸多細節不一一敘述,只說葉文昊在有監控錄像的證明下,明確了自己是正當防衛。

所以葉文昊非但是什麼責任都不需要擔,反倒是有功。

幫忙抓捕了周鼎這個在逃犯人,另外就是懲戒了那些打手,他們都是有記錄的。

是如此,葉文昊再次成爲了見義勇爲之人。

連局裏的一把手都親自來感謝葉文昊,還表明改天會送錦旗過去。

葉文昊沒想到會有這麼多的好處,想着明天就將這個消息告訴李菲菲,然後讓學校那邊安排一下。

這是很好的宣傳機會啊。

在葉文昊從局子裏出來的時候,恰巧碰上了聽到消息趕來的楊品茹。

楊品茹一臉惡毒的看着葉文昊,恨不得用眼神將葉文昊殺死。

“葉文昊!你別得意!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楊品茹狠狠的說道。

葉文昊抽着煙暖身子,看都不看楊品茹一眼:“你們全盛時期老子都沒放在眼裏,現在的你們算個屁!”

【技能點+4】

楊品茹被嗆得屁話說不出來。


因爲她自己很清楚自己現在什麼情況,確實沒有本事讓葉文昊付出什麼。

葉文昊由專車送回公司。

漫漫長夜,已經過去了一半。

葉文昊渾身溼漉漉的站在公司外面,擡頭看着陰雲密佈的夜空。

“媽的,要不做個渣男算了?”

突然,長長的閃電劃破夜空,緊接着是震耳欲聾的雷鳴。

葉文昊被嚇了一大跳:“怕了怕了,惹不起惹不起。” 次日清晨,南江電視臺就播報了周鼎被抓的新聞。


當然,抓捕細節也說了。

葉文昊再次出名。

甚至於新聞上還放了一段葉文昊給的監控錄像,視頻中,葉文昊一個人在幾十號人之中揮拳,一拳一個小朋友,英勇非凡。

看都這個新聞的人們都驚呆了,女生們都直呼好帥!

葉文昊的名聲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各種好評如潮水一般撲過來。

四季葉在南江的地位,變得牢不可破!

南江師大方面也沒閒着,李菲菲接到葉文昊的消息之後,就着手準備材料,然後在新聞播出之後的半個小時,南江師大大肆宣傳了這一件事情。

宣傳的內容重點是,葉文昊是南江師大的學生,南江師大一直着重培養學生的全面發展等等。


因爲這一件事情,院長柴雲英在一大早就親自來到四季葉,對葉文昊就是狠狠的表揚啊。

拉着葉文昊的手,一誇就誇了半個小時,詞都不帶重複的。

那時候葉文昊才感嘆,這領導果然不是誰都能當的,沒有這本事,還是別想着做領導了。

要不然你對上面拍馬屁拍不響,對下面誇讚也寡淡無味。

到了中午, 青山白水巔之燕過環山

一桌的學校領導,就葉文昊的一個學生。

但是葉文昊纔是主角。

酒過三巡之後,柴雲英滿臉笑容的看着葉文昊:“小葉,這一次這件事情你做的多漂亮我就不多說了,我就說說後面好處。”

wWW.тTk an.c ○

“校長已經跟我明說,要對你公司大力支持。另外呢,你肯定會成爲南江師大的標誌性人物,我們學校會大力宣傳你。等你畢業之後,你的這些事蹟甚至會寫入學校的史冊當中啊。”

葉文昊忙不迭的感謝:“感謝學校栽培。”

柴雲英笑着點頭:“另外,開學之後校長會親自見你。如果你有什麼訴求的話,到時候直接提就行了。你現在可是我們學校的功臣啊,你給我們學校帶來了哪些好處我不好一一細說,反正你只需要知道,現在的南江師大地位不同以往。”

柴雲英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全場人都懂其中的含義。

其他老師看着葉文昊,眼裏有欣賞有羨慕。

一頓飯下來,盡數彩虹屁。

……

葉文昊這邊的事了了,但是整件事情的餘波正在激烈的震盪。

不知道有多少自媒體紛紛報道了這件事情,只不過他們的重點多數在一個太子爺淪爲階下囚上面。

直到羊城新鮮事專題報道了葉文昊的功績,衆人的視線才轉移了過來。

這一次的報道能夠讓大家更深入的瞭解葉文昊,讓更多的人喜歡上了葉文昊。

有人關注葉文昊的努力,有人欣賞葉文昊“白衣傲公侯”的勇敢,更多人在看到葉文昊的照片之後,都直呼好帥。

是如此,葉文昊的社交賬號粉絲直線上升。

然後又有人放出了葉文昊以前表演的視頻,這一下就更加不得了了。

粉絲甚至超過了南音,已經有三十萬粉絲!

她們都在喊着讓葉文昊出道。

結果葉文昊發了一個帖子。

【出道是不可能出道的了,這輩子都不可能出道。就只能開開公司,賺點零花錢這樣子。】

衆人看到帖子之後,紛紛說着好可愛,淡泊名利,我就喜歡這樣的…….

葉文昊收到了源源不斷的私信,如果葉文昊一一去回覆的話,就再也不愁技能點不夠了。

只是儘管葉文昊已經出名了,卻做着和以往一樣的事情,並且對待所有人的態度也沒有絲毫的變化。


沒有架子,平易近人。

該直男的時候毫不猶豫,畢竟人設不能崩。

……

投票結束,南音遙遙領先,以五十萬票拿下了第一名,晉級四強。

再次開賽的時候,滿場的觀衆都是來支持南音的。

明明是比賽,卻變成了南音的專場一般。

勝負,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輕輕鬆鬆,南音進入了決賽,與鄧雪麗爭奪最後的冠軍。

一切,都好像變得沒有懸念起來。

就連葉文昊自己,都沒有對這件事情太過上心,反倒已經開始想着等南音奪冠之後,自己下一步該怎麼走了。

但現實卻是,一切都沒有那麼容易。

就在開賽前一個小時, 主辦方突然改變了評分標準。

“爲了展現更好的舞臺,這一次的評分標準以整體舞臺效果爲主。舞臺效果分佔據總分的60%,可以說是能夠決定最終總分高低,你們做好準備。”主持人說道。

聞言,葉文昊忍不住皺眉:“整體舞臺效果是什麼意思?你能說詳細一些嗎?”

主持人耐心的解釋道:“整體舞臺效果包括但不限於服裝、道具、伴舞、燈光,總之,任何可以在舞臺上呈現的,都算在其中。”

“這爲什麼不提前告知?馬上都要開始比賽了,這些怎麼準備?”葉文昊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就在這時候,胡尚華走了進來:“誰讓你沒準備呢葉老闆?”

“既然來參加比賽,那就自然需要隨時準備好各種突發情況,不然這豈不是成了一個誰都能夠來參加的比賽?”

葉文昊見胡尚華這麼囂張就知道這一定是胡尚華從中作梗,依舊是使陰招這種手段。

葉文昊盯着胡尚華,淡淡道:“胡總看來是早有準備,就不知道你準備了這麼久,花了這麼心思甚至是錢財,最終要是沒法奪冠的話,胡總你會不會哭?”

胡尚華眼角扯了扯,冷笑道:“葉文昊,上一次我被你偷襲,這一次輪到我了。你就看看,你怎麼輸!”

“是嗎,呵。”

葉文昊牽着南音的手走了出去,現在沒有時間在這耗着。

鄧雪麗看着葉文昊的背影,忍不住舔了舔嘴脣。

胡尚華瞪了她一眼:“**啊?”

鄧雪麗微微一笑:“卻是挺帥的,不過我喜歡成熟的。”

“胡總,咱們準備的,應該是萬無一失了吧?”

胡尚華提了提褲子,冷冷道:“廢話,老子砸了多少錢才改的規則你知道嗎?這一次一定萬無一失!”

“除此之外,我還買了另外一個保險,這一次怎麼都不可能輸!” 外面,葉文昊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

“楊師姐,我過去給你的歌曲你聽了嗎?你們有沒有現成的舞蹈能夠配進來的?”

民舞組組長楊倩琳說道:“需要一些改動。”

“需要多長時間?”

“很急嗎?大概需要一個小時?”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