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張口剛想反駁郭勇佳,他就擡手阻止我道。

“別說想嘗試,真的不可能的,只要你人死了,你就歸閻王爺管,他才懶得鳥你,如果沒有捨不得親人離世的人都跟你一樣想去找閻王爺理論,那豈不是天下大亂了?再說,閻王爺也是守着天道做事,他敢亂來,一個吃不了兜着走的就是他,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郭勇佳這次沒有生氣,而是點了一根菸,靠在沙發上擡頭仰着天花板。

我沉默了一會,雖然郭勇佳說的話在理,但我也有自己的堅定。

“不能找他理論,那我們就去把徐鳳年搶回來!”我語出驚人道。

“咳咳咳…”郭勇佳抽菸嗆了一聲。

“白素,你以爲自己是孫悟空嗎?他大鬧天庭,你就去大鬧地府?”郭勇佳好笑的看着我:“就你這樣,你怎麼去救?”

“那你帶我去救,好不好?”我哀求的看着郭勇佳。

“不可能的,我哪裏有那個本事…”郭勇佳連聲嘆氣。

就在我失落的時候,郭勇佳又道:“去地府搶回徐鳳年肯定不可能,但是去黑白無常那搶回的話,還是有點希望的…”

我心思一動,聽到郭勇佳這句話,我整個人都開朗了不少。

倒不是聽郭勇佳說搶回徐鳳年的希望,因爲我真正在意的是,沒想到郭勇佳居然會幫我…

我相信,只要他肯幫我,我們一定能救徐鳳年出來!

“黑白無常…”我嘴裏自語,想起剛纔那兩個傢伙。

“可是他們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你有把握對付他們嗎?”我可以爲了徐鳳年拼命,但我卻不能讓郭勇佳爲了我這麼做,因爲這不厚道。

“沒把握,但也要試試才知道…”郭勇佳面色凝重,連說話的底氣都有些不足。

“那…”我話沒說完,腦子裏突然靈光乍現,想到一個讓我後怕的事。

徐鳳年已經被他們帶走了,現在過去的救的話,會不會他早就已經喝完孟婆湯去輪迴了?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我心裏就忍不住開始擔心起來,額頭上爬滿了冷汗。

“怎麼了?”郭勇佳見我不對勁,拍了拍我問道。

“徐鳳年已經被帶走了,你說…會不會已經去輪迴了?”我瞪着雙眼看着郭勇佳,着急的想知道這個答案。

“這個…應該不會吧。”郭勇佳先是一愣,回過神後才慢悠悠的不確定道。

“應該?”我疑惑追問。

“黑白無常白天都負責在人間抓鬼,晚上午夜十二點纔會回鬼門關的,雖然徐鳳年的情況特殊了點,但我覺得他們肯定不會着急的回去,就昨晚那種情況,徐鳳年和趙天明鬧得動靜有點大,所以纔會招惹黑白無常出現,這個你就放心吧。”郭勇佳解釋道。

我聽了以後心裏拔涼拔涼的,這話怎麼聽起來像是在安慰我?

同時我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我記得徐鳳年被帶走的時候才十二點,我只是昏迷了一會,就過去了三個小時…

“那我們現在就去找黑白無常!”我急匆匆的站了起來,催促郭勇佳道。

郭勇佳做了一個淡定的手勢。

“你先坐下,我們慢慢說,討論好了再去。”

“邊走邊說啊,再不去恐怕就晚了!”我焦急道。

“你起碼也要準備準備啊,難道你就想這麼橫衝直撞的過去?再說了,黑白無常在哪你知道嗎?”郭勇佳指了指沙發:“坐下,先商量。”

現在只有郭勇佳能救徐鳳年了,迫於無奈,我還是老老實實的坐了下來。

郭勇佳見我肯聽話,笑了笑,揉了揉臉開始說道。

“我一個人的話,道行不夠,而且也沒把握能對付黑白無常,我得叫上我師兄跟我一塊去才行。”

郭勇佳的師兄就是那個醫生,叫楊塵,雖然我之前跟他有見過一次,但是人家會好好的幫我去跟黑白無常拼命嗎?

“你師兄,肯出手幫我?”我擔憂道。

“這個說不準,我現在給他打個電話,讓他過來我們一起商量下吧。”郭勇佳說着就掏出手機給楊塵打了一個電話。

我在邊上一直聽着,郭勇佳卻只是讓楊塵過來一趟,說有事商量… 而且因為炸爐的關係,裡面的碎片崩到了顧琰的臉上,上面都是帶著葯汁的……

因此,顧琰的臉上被劃破的皮膚中,自然就會沾染上藥汁,而他剛才煉丹

的藥材裡面,有一株藥材叫做靈蛇草,是一株有毒的藥草。 我們的電影時代 可是剛才顧琰抹在臉上的神仙膏,是一種療傷和淡化傷痕的藥膏,裡面也含有一種藥材名叫藍線草……

藍線草本身無毒,是一種療傷的藥材。但是,如果藍線草和靈蛇草相遇的話,那便是毒中之毒,劇毒無比!特別是沾到皮膚上,那簡直就跟硫酸的效果差不多……

這兩種藥材混合在一起的毒藥名叫藍血毒!藍血毒碰觸到皮膚后,並不會馬上就毒發。先是皮膚以著極快的速度修復傷痕,緊接著就會開始慢慢腐爛,在三個時辰內不解毒的話,便會骨肉都被腐蝕的一點不剩,最後直接成為一灘藍色的血水。

一個人中了藍血毒后,到徹底變成藍色的血水時間,大概是兩天左右。而解藍血毒的時間,只有在沾到毒藥后的三個時辰內,過了三個時辰,即便服下解藥也是無用的……

而像這種極端又特別的毒藥知識,有點醫術常識的人都會知道。所以,寶寶剛才才會說顧琰不懂醫術!

她自然不知道,顧琰是因為看到她的樣子,太過震驚了。才忘記了自己剛才煉製的丹藥裡面有靈蛇草,更忘記了自己抹在臉上的神仙膏中有藍線草了……

不然,打死顧琰他也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啊!可是,現在顧琰因為寶寶說他不懂醫術四個字怒了,臉色鐵青的瞪著寶寶……

寶寶見顧琰不但長得丑,還這麼蠢,自然說話就非常的不給面子了,也就徹底的激怒了顧琰!

此刻,顧琰也不管寶寶長得像誰了,直接把手中的玄氣,對著寶寶就打了過去……

雖然顧琰是神醫,但是他的實力可是不低的! 凡塵劫之靈珠 起碼是比寶寶高出一個等級的,忘川見狀剛想出手,就被寶寶一句話給阻止了:「他這樣的廢物,我自己能解決!」

忘川聞言愣神的時間,顧琰的攻擊已經快要到寶寶的面前了。寶寶不躲不閃,小傢伙身體站的筆直,只是看著顧琰憤怒的表情倒數著:「五,四,三,二……」

忘川用玄氣大聲通知了自家主子后,轉過身看到的便是顧琰手上的玄氣,在到了寶寶面前時,就如同棉花一般的散掉了,而寶寶則是笑眯眯的看著對面的顧琰……

再說顧琰眼看著自己就把面前可惡的小丫頭給拍死了!這小丫頭不但不害怕,還站在那裡數數,真是長得好看腦子壞了……

可就在他得意的時候,便看到自己的攻擊到了小丫頭面前直接散掉了,正在他疑惑怎麼回事的時候,就感覺到臉上一陣痛感襲來,皮膚似乎在腐爛著……

顧琰一驚正想檢查自己的身體怎麼了時,發現自己不但臉上出了問題,體內的玄氣也在瞬間消失無蹤……

PS;有寶寶私信要我聯繫方式,所以就折騰出個群來,就不單獨發公告了哈,這裡公布下群號;134444253敲門磚;任意角色名。 “你放心,我師兄人很好的,我一般求他辦事都會答應。”郭勇佳見我臉色不太好,特地解釋了一句。

“那你爲什麼不直接跟他說清楚,還要他過來一趟?”我有點不太相信郭勇佳的話,因爲我怕到時候楊塵過來了聽到事不肯幫忙,郭勇佳肯定會爲了我去求他。

我真的不想看到郭勇佳爲了我去跟別人低聲下氣…

郭勇佳似乎看破了我心裏的想法,笑了笑道:“你別想歪了,我和我師兄感情很好的,我叫他過來,也是爲了方便說事。”

我點了點頭,希望郭勇佳沒有騙我,楊塵真的會幫忙…

在我焦急的等待下,楊塵終於風塵僕僕的趕了過來。

“這麼着急叫我過來,有什麼事?”楊塵進了屋,看見我笑了下,對郭勇佳說道。

郭勇佳散給他一根菸,兩個人一邊吞雲吐霧,一邊說了起來。

等郭勇佳把黑白無常帶走徐鳳年的事說完之後,楊塵皺着眉頭陷入了沉靜當中。

我坐在一旁心裏焦躁不安,這楊塵不說話,不表態,也不知道到底願不願意幫我…

我看了看窗外,太陽已經慢慢落山了,再遲一點就到了晚上,可我現在卻連幫手都還沒有搞定。

實在不行,還是抹脖子吧…

“你說你把玉佩都給他了,他還還回來?”楊塵終於開口了,只不過卻不是說營救徐鳳年的事。

“是啊,昨晚我給他的時候,二話不說,收了就走。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會主動找上門來,還把玉佩還給了我。”郭勇佳唉聲嘆氣道。

“看來這事有點不簡單啊。”楊塵自顧自的點了點頭。

我聽的有些糊塗,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你比我聰明,你怎麼看?”郭勇佳似乎也搞不明白楊塵話裏的意思,追問了一句。

“事情比較奇怪,我也不敢亂說。”楊塵回道。

“有什麼事直接說啊。”我在一旁忍不住開口道。

楊塵看了我一眼,臉上輕笑了下,問郭勇佳道:“師傅給你的玉佩在哪?拿來我先看看。”

郭勇佳一愣,立即轉頭看向我。

我也怔住了,這楊塵不說徐鳳年的事,要看玉佩幹什麼?

剛纔那玉佩郭勇佳又給我戴上了,我覺得這東西可以防鬼保命,於是也沒拒絕,就要了。

我把脖子上的玉佩摘了下來遞給楊塵的時候,楊塵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嘴裏倒吸一口冷氣。

“你居然把師傅給你的東西送給她了?”他的神色非常驚訝,可是說話的語氣裏卻帶着一絲憤怒。

我心裏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玉佩居然是郭勇佳師傅給他的。

我一直以爲這東西沒什麼用,可昨晚它先是救了我的命,又逼退了黑白無常,看樣子應該是個寶貝。

我心裏釋然,郭勇佳會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我,無外乎是關心我的安全…

“嘿嘿,反正我戴着沒啥用,不如給她傍身,廢物利用嘛。”郭勇佳見楊塵生氣,乾笑着說道。

不知道爲什麼,我見到郭勇佳這樣子心裏尤其好氣又好笑。

氣的是我覺得楊塵管的也寬了點,畢竟郭勇佳又不是小孩,憑什麼說他?好笑的是沒想到郭勇佳挺怕楊塵的…

“廢物利用?我真的要被你氣死,這麼一個寶貝居然被你當成了泡妞工具送人,你腦子裏裝的是什麼?!”

楊塵在我眼裏一直扮演的是個紳士,雖然接觸的少,但我感覺他非常有禮貌,用一個詞來形容他的話,就是臨危不亂。

可我沒想到他居然爲了一個玉佩大發怒火,瞪着郭勇佳罵了一頓。

我心裏對他產生了芥蒂,不就是一個玉佩麼?郭勇佳既然送我,肯定是不需要戴在身上的,而且他還是道士,根本就不需要防鬼,給我一個普通人也合情合理,至於這麼生氣麼?

“師兄,你這話就不對了,我泡妞送玉佩還不是爲了討老婆?”郭勇佳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

“等老婆到手了,玉佩還不是在我手上?消消氣啦…”

“胡鬧,你以爲師傅不在了,就沒人管你了?你當我是透明人嗎?你再這麼下去遲早要被你自己害死!”楊塵大發雷霆道。

我聽得心裏越來越不舒服,又是泡妞又是咒人死的,誰聽了心裏樂意?

“喂…你說話能不能不要這麼難聽?”我替郭勇佳襠下了楊塵的惡語。

楊塵因爲憤怒,一張臉憋得通紅,見我開口說話,直勾勾的看我,眼睛還眯了眯,盯的我心裏直發毛…

我張了張嘴,還想再說什麼,郭勇佳卻拉了拉我的手,苦笑輕輕搖頭。

“師兄教訓的是,我知道錯了…”

我不想看到的情景來了,郭勇佳居然對着楊塵低聲下氣!

本來徐鳳年被黑白無常抓了我心裏就有火,一直壓着是我無奈沒本事救他,可現在我真的忍受不了郭勇佳被人教訓,尤其還是因爲我,當着我的面。

“不就一塊玉佩麼?我不要了,給你就是,你別再說郭勇佳了!”我發誓,我沒有在賭氣,而是十分理智的把玉佩塞到了楊塵的手上。

郭勇佳靜靜的看着我,露了一個開心的笑臉,那眼神裏似乎在跟我道謝。

我沒有去注視他的眼睛,只是匆匆一瞥而已。

郭勇佳爲我做了太多,我這輩子都還不清,所以不管我怎麼做都是應該的…

楊塵看了看手裏的玉佩,用手把玩了幾下,火氣漸漸壓制了下來,但一張臉還是黑的難看。

我轉過頭,不願意去看他那包公一樣的臉。

鬧翻了就鬧翻了,我寧願抹脖子,我也不會去求這種人幫我就徐鳳年!

“師兄,你要看這個玉佩幹什麼?”過了半響,郭勇佳開口打破了三個人的沉默。

楊塵沒說話,而是把玉佩掛在了郭勇佳的脖子上,嘆氣道:“以後千萬不要給別人了。”

我楞下,不是因爲楊塵說的話,而是這男的給男的戴首飾,總感覺哪裏有點怪怪的…

聯想剛纔楊塵爲了郭勇佳送我玉佩生氣,我心裏萌生出一個奇異的想法。

楊塵難道是個同志?

他和郭勇佳搞基?!

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既然兩個人是師兄弟,肯定是從小一起生活的,而且八成沒有什麼兄妹,在一起生活久了,難免會生出一些異樣的感情…

要不然他怎麼知道郭勇佳送我玉佩會這麼緊張?

居然還親手給郭勇佳戴上….

我心裏一陣肉麻,忍不住偷偷看了郭勇佳一眼。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郭勇佳應該不是個同志吧?

肯定不是,同志怎麼可能會對我這麼一個女人這麼好…

同時我開始有些同情郭勇佳,剛纔他阻止我的那個眼神,明顯有別樣的意味,可能他作爲一個正常人,也礙於情面擋不住這楊塵對他的某種特殊感情吧?

我又看了看楊塵,這種型男方方面面條件都不錯,很多女孩子都喜歡這類型的,怎麼就會是個同志呢?

不過我很快就想明白了,那些同志,一個個不都是眉清目秀的嗎?

實在太可惜了…

我忍不住深深嘆了一口氣。

雖然我不反感這種同性之間的曖昧關係,但總覺得渾身都有點不舒服…

此時楊塵剛好給郭勇佳戴上玉佩,見我嘆氣紛紛朝我看了過來。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用一種特別的眼神看了看他們。

郭勇佳和楊塵都愣住了,兩人對視了一眼,很快就明白了我眼神裏的意味。

“白素,你聽我說,我和我師兄不是你想的那樣…”郭勇佳向我解釋道。 他的身體往前一傾,就跌坐在了地上,這一幕發生的太快,太過詭異,忘川看的有些反應不過來,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