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裏越發難受,說好的要保護小胖子,卻什麼也做不好。

不一會西方鬼帝趙文和就走來對着我們說,“只怕接下來的情況,那位小兄弟可能會無法接受,還是帶着他趕緊離開吧。”

他是對着江離說的,而他口中的小兄弟就是指的我。

我自然是不大明白他說的這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會無法接受,此時此刻,難道我就能接受了嗎?

江離的臉色也很是不好,看了我一眼,立即說,“好,我們先走。”

江離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陳蕭,走吧。”

我愣了愣,心裏很不是滋味,我帶不走我弟弟離開這裏,還要眼睜睜的看着他受苦,什麼都不做,就離開這裏。

我心裏越發的難受。

穿越之凰臨天下 江離繼續說,“是你自己的選擇的路,師父會無條件的支持你,可你自己也要說到做到。”

不等我來得及回答,這塗靈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看着我說,“江離爲了你做了什麼多的犧牲,若不是因爲你,陰長生的勁敵已經死了,可因爲你,又留了下來,指不定以後成爲我們最大的敵人,陳蕭你還想怎麼樣,直到有一天害死江離,你才罷休嗎?”

wωω⊙T Tκan⊙¢ ○

塗靈的語氣很是不好,而我難受的滋味,更是已經不想在跟塗靈說下去了,雯雯見勢立即對着塗靈說,“這事情也不能全部怪陳蕭,若此時面前的人不是小胖子,而是陳蕭,我相信江離也會和陳蕭做出一樣的選擇!”

這一句話直戳了我的內心,江離竟然也恩一聲,“雯雯說的沒錯,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對錯,因爲我們並不是置身在其中的人,自然不會明白當事人的感受。”

我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西

方鬼帝趙文和突然走到我們面前說,“你們來了的事情,我不會讓她們知道,這個你可以放心的。”

江離冷冷的看着趙文和,“不必了,沒有什麼區別。”

江離這般無視了趙文和的殷勤,這趙文和的臉色很是尷尬,連忙說了聲,“慢走。”

我們一路跟着江離從這裏離開,回到了酆都城附近,只見馬瑩瑩一個人坐在門口,孤零零的樣子,看見我們的出現立即說,“你們這是去了哪裏了?”

我本來就還難受的很,沉默了一會說,“收拾下東西吧,我們要去一趟凌雲山。”

瑩瑩愣了愣,立即對我說,“你們不在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大姐姐,她叫陸心,她叫我跟你說,凌雲山附近有三界的人在埋伏,讓你以枉生門司少將的身份去將那些人趕走,”

我心裏一沉,這也太巧了吧,正好我們要去凌雲山,這陸心就過來通風報信,不過陸心這個人還是有點信用度的,我自然也就沒有想那麼多,點點頭說,“好,我知道了。”

其實早就應該去凌雲山了,因爲我遇到的事情太多,全部都堆在了一起,這凌雲山的很多事情,還沒有扯清楚,特別是鬼谷子的轉世問題,這關係到陰長生復活的最重要的東西。

可是我一想到我弟弟現在承載着周武王的身體,我的心裏就很不是滋味,總覺得有一天,弟弟可能真的回不來了。

一路上馬瑩瑩自然也從我們的對話中知道了小胖子失蹤的真正原因,馬瑩瑩一臉不可思的樣子看着我說,“師父,那天我們去未名觀的時候遇到的那個老瞎子,我記得你說過他是您弟弟的師父?”

我恩了一聲,好奇的問了句,“怎麼了?”

馬瑩瑩一臉目瞪口呆的看着我說,“天哪,師父,你不會是還沒反應過來吧!那個老瞎子奪走了盒子,盒子可是對付周武王最好的東西,這不是明擺了這老瞎子是想幫周武王的,而不是幫你們!”

我心頭一沉,這件事情我還沒怎麼注意過,若真的和馬瑩瑩說的事情吻合的話,這件事就變得棘手了,雖然說老瞎子是看不懂無字天書,可是這無字天書畢竟是記載了關於逆陰陽中的所有東西,甚至說是逆陰陽的原件,更爲詳細。

不得不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是找到牛逼的人物,破解了這無字天書的祕密,豈不是這一切都玩完了,老瞎子又幫着周武王,江離千百年來苦心積慮的計劃,也就功虧一簣了。

“該死,我當初就不應該把盒子告訴老瞎子的!”我憤憤不平的說。

塗靈一臉沒好氣的對着我說,“得了吧你,那東西是專門來克周武王的,如今是周

武王已經變成了你弟弟,你會捨得殺他嗎?”

這……塗靈好像一語道破,讓我連個反駁的餘地都沒有,着實尷尬了起來。

心裏想着,如果我弟弟是周武王的事情是板上釘釘的話,那麼江離他們會放過他嗎?我想了想,還是想不通。

從酆都城到凌雲山的路並不容易,要耽擱幾天,途中搭了幾次便車,因爲天色太晚了,所以就在最近的村子裏休息。

帶我們來的司機,是我們在酆都城的時候無意中遇到的,是個送貨的,年齡也不大,二十七八歲的樣子,皮膚黑黝黝的,他告訴我們,他們天天開車,容易曬黑,爲了能夠多掙點錢,也就不會管那麼多黑不黑的問題了。

這沿路的村子,他也都跟村民們熟得很了,但凡是他送貨的一條線路的村子,基本上都認識他,他叫黃亮,不過村子的人喜歡叫他小黑,因爲他又瘦又黑。

從這裏到凌雲山,也應該約莫有三天的時間,沿路的村子都可以跟着小黑在別人家裏住一會,他看我們是道士,自然曉得這道士住道觀裏,這些地方肯定沒有落腳的位置,他也是個熱心腸的人,不僅搭我們一程路,還給我們找住的地方。

我們剛從這車子上下來,村口就有村名嚷嚷了起來,“小黑回來了!”

不一會,這三下兩下來了好幾個村民來接小黑,還爭着要小黑住他們家,我們幾個也很是好奇,這小黑竟然有這麼大的魔力,讓村民們對他這般喜愛。

小黑把我們幾個人的情況稍微說了一下。

其中一個老奶奶探出頭來看了我們幾個一眼,赫然開口說,“哎呀,你還帶了朋友來啊,來來來,咱們村子裏剛死一戶人家,那屋子都空着的,他們是老人住那裏,年輕人都去外面打工了,這屋子空着,他們這麼多人,不是正好可以住嗎?”

我不知道爲什麼,聽到了這句話,總覺得背脊一陣發涼。

小黑回頭看了我們一眼問,“那你們看成不成?”

老奶奶說,“就怕人家嫌棄,不過頭七已經過了,沒什麼大問題的!”

江離一臉冷靜的看着小黑說,“不打緊,能有休息的地方就行了,沒那麼講究。”

其實咱們這幾個人,對這種事情其實都無所謂了,江離就不用說了,塗靈和雯雯兩個人都是狐妖,這怕比那孤魂野鬼可怕多了,馬瑩瑩自己以前就是個小鬼,而她的身體裏可還有一個小女鬼。

要說害怕的人應該只有我,不過好在我如今跟着江離學了這麼久,經歷了不少妖魔鬼怪,倒也比起以前來說坦然了許多,可不知道爲什麼,到了這個村子,就總覺得有點不大舒服。

(本章完) 等到進入魔神冢最裡面,就會輕易被裡面的魔物吞食了,我想你們很清楚,你們兩個人的體魄對魔族的誘惑!而最好的辦法就是你們想辦法逼迫自己腦子裡面只想自己的仇人,讓仇恨佔據自己的意識,面前出現任何人,都當作仇人一樣對待,一旦面對熟悉的面孔,你們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意識,被對方有機可乘,就算是老夫也無力回天了……」墨百里看著帝溟寒和魔紫皇嚴肅的說道。

「我們知道了!」帝溟寒和魔紫皇對視一眼說道。

「你把帝瑤的魂魄交給我,我帶回去讓她跟九狸在一起吧!」墨百里看著帝溟寒說道。

「好的,多謝百里爺爺!」帝溟寒心念一動,把帝瑤的魂魄放了出來,帝瑤看了眼帝溟寒和魔紫皇,點點頭之後站到了墨百里的身邊。

墨百里看向帝溟寒說道:「如果你不能活著出來,九狸和寶寶可能會被神主府的那些人所殺,那些人是九狸的一個劫,只有你成功走出魔神冢,才能化解她們母女的死劫!」

「我一定會出來的!」帝溟寒聞言臉色一變,堅定的說道。

「如果你能夠成功走出魔神冢,我就會幫她恢復肉身,讓她變成新的帝瑤!可是如果你失敗了,她將會魂飛魄散……」墨百里又看向魔紫皇說道。

「你說真的?」魔紫皇聞言看了看帝瑤皺眉問道。

「是真的,她的生死就看你是否能成功走出魔神冢了!」墨百里看著魔紫皇堅定的說道。

「我不想死!」這時帝瑤忽然看著魔紫皇說道。

「我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等著我!」魔紫皇聞言身子一顫,看向帝瑤堅定的說道。

墨百里見狀微微露出笑意,然後說道:「等一下你們的三個手下會過來,你們需要帶著他們一起下去,他們三個不會有危險,不過沒有你們兩個在,他們自己下不去! 半坡亭 所以你們只要帶著他們下去就可以了……」

「多謝百里爺爺……」

「多謝前輩……」

帝溟寒和魔紫皇齊聲說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墨百里看了眼帝溟寒和魔紫皇,然後帶著帝瑤的魂魄直接離去。

臨走前他分別給帝溟寒和魔紫皇留下一句話,帝溟寒耳邊飄來的一句話是:「你若出不來,不只是九狸母女會死,你的家人會死,你身邊的好友和手下,都會一起隕落,永遠不能輪迴……」

魔紫皇耳邊的話則是:「你若出不來,不僅是帝瑤會死,所有你認識的人也都會死,還有你身邊的好友一家人也會隕落,永遠沒有輪迴,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帝溟寒和魔紫皇心中同時一驚,不敢去看對方,擔心對方懷疑什麼,直到平復了自己的情緒,魔紫皇才看向帝溟寒說道:「沒有想到這裡才是魔神冢的入口,之前我們經歷的竟然都不是!」

「是啊,真是沒有想到!紫皇,一定要活著出來,我們……」帝溟寒看向魔紫皇認真的說道。 因爲江離一口說無所謂,小黑就跟着老奶你一同帶着我們到了屋子裏來,屋子看上去還是整潔的很,可是就是有一股黴味,屋子的四周都是老槐樹,看上去陰氣比較重,這槐樹招陰最厲害,這家人生前居然住在這麼一個風水煞區,這不出事情就怪了。

江離看了一眼四周,好奇的問了句,“這戶人家而當初是怎麼出的事情啊?”

這老奶奶臉色忽然就變了,“這大晚上的問這些不吉利的事情做什麼,你們反正就住這麼一晚上,湊合着過吧,明天一大早你們不是還要離開嘛,想那麼多做啥,趕緊洗漱睡吧!”

說完這老奶你就拉着小黑離開了這裏。

我愣了愣,看着江離問了句,“師父,怎麼了,老奶奶有問題嗎?”

江離搖搖頭,“她沒有問題,正常的很。”

我哦了一聲,忍不住的問江離,“那師父您爲什麼要這麼問她一句啊?”

江離說,“她應該是個靠死人發財的人,所以我們問這些事情,她比較避諱,算了,既然有地方睡覺,就好好睡一覺,大家今天也都辛苦了。”

這戶人家的屋子倒也寬敞,我和江離住一間,三個女的睡一間,正好這三個女孩的身體都是小孩子的身材,睡上去綽綽有餘。

可我是怎麼翻來覆去都睡不着,說不上來的感覺,平日裏我早就睡的一塌糊塗了,可偏偏就是睡不進去。

無奈之下,我只好穿上衣服朝着外面走了出去,想要一個人走一下。

一從屋子裏走出來就能看見一排排的老槐樹,夜裏風大,這些老槐樹被風吹的呼啦啦的,讓人有種錯覺是這些老槐樹在說話似得。

不過一會我剛走到老槐樹的面前時候,就看到一個人影從我的面前一閃而過,因爲夜裏太黑,也看不清楚是什麼人。

我仔細一想,這麼晚了,在農村裏基本上是不可能還有人出來,莫非是和我一樣睡不着的人?

本就一個人失眠無聊的很,我就乾脆朝着那黑影子的方向走了過去,約莫了走了十來分鐘,赫然就來到另一個屋子的附近,這個屋子裏燈火通明,顯然是家裏人還沒有入睡,這大晚上也約莫有凌晨兩三點鐘了,倒也有些稀奇。

“你是誰?”忽然一個聲音出現在我的身後。

我好奇的連忙轉過身子一看,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男孩站在我的面前,手裏拿着一疊小紙片,另一隻手上拿着一疊陰陽錢,着實吸引了我的目光。

我連忙說,“小朋友我是來村子的客人,你手裏拿着的東西是什麼呀?”

這小朋友看了我一眼,對我說,“這是小黑哥要的東西,我給他送過來。”

我一聽略有些好奇,這大晚上的讓一個小朋友來送這些東西,也太不可思議了,我立即問他,“這麼晚了讓你來送東西?”

小朋友恩了一聲,“小黑哥說了,這東西只能是在晚上送,白天送不得。”

“哪裏有這種說法的啊?”我繼續問。

小朋友說,“小黑哥說的,這是陰陽錢和紙片人,都是陰間的東西,若是在白天送過來了,會嚇到村民的,而且陰間的東西只能晚上送。”

我心裏一沉,雖然說面前的是個小朋友,可知道的東西卻很多,聽他的意思來看,都是這個小黑哥告訴

他的,小黑哥應該就是指的搭我們一程的那個司機小哥。

不過這一般人應該要這個東西沒啥用吧,這小黑被就不是這個村子的人,平日裏也就是開車送貨的路途中會經過這裏,雖說和這村民們的關係好,但是這陰陽錢能說的過去,那紙片人可怎麼解釋呢?

我心裏越想越覺得這事情有點不大對勁,可也說不上來問題的所在。

小朋友立即對我說,“你是小黑哥哥帶過來的吧?”

我恩了一聲,略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你怎麼知道?”

這小孩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小黑哥哥越來越有眼光了,竟然帶來了這麼一個帥哥哥!”

我臉微微一紅,說實話,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聽見別人這麼誇我呢。

小孩忽然對我說,“小哥哥,你別到處亂跑了,知道了小黑哥的祕密,沒有人會來救你的,你可是個帥哥哥,不然就可惜了,你快走吧!”

不等我反應過來,這小孩拿着東西就朝着有光亮的屋子裏跑了過去。

我心裏越發的好奇,這小孩子說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小黑哥的祕密?

只不過睏意上頭,我又只好原路返回,準備回去好好睡一覺,總進老槐樹的樹林之中,不知不覺竟然走了半個小時,一直在原地打轉,沒能走出來,我一臉震驚的看着四周,若是遇到了鬼打牆,就我這個道行,怕是沒用鬼敢招惹吧?

我心頭略微有些不爽的時候,赫然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身影,我定眼一看,竟然是那冒充我龍虎宗道士的人。

他見到我的時候顯然也是震驚了一下,估摸着他也沒料到我會出現在這裏。

還不等我開口,這老爺子竟然主動開口說,“臭小子,真是冤家路窄,如今你拿到了龍虎宗掌教的職位,混的如魚得水,來我們村子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略有些驚訝,原來這冒充我們龍虎宗的這個人,竟然是這個村子的人。

我並不理會他,我怕我忍不住會對這個老人家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畢竟我的腦海裏總是會浮現,當初他對我爺爺做出的慘無人道的事情,讓我爺爺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寧。

不過他似乎把我的沉默當成了一種害怕,竟然開口誰,“臭小子,那日我沒能好好教訓你,既然你已落入我的地盤,今日就別想踏出這槐樹陣!”

果然是陰山派的作風,利用招陰的東西做出陣法,來控制別人,提高自己的道法,還好意思口口聲聲冒充我龍虎宗掌教職位,一本正經的說瞎話。

我冷冷的看着他說,“我放你一馬,你別不識好歹。”

他一聽,赫然哈哈大小笑起來,滿臉不屑的對着我說,“臭小子,你要弄清楚,現在你可是在我的地盤上,我想怎麼弄死你都可以,今天我就教訓一下你這些後生晚輩不懂得尊重長輩,應該受到怎樣的處罰!”

話音一落,這老爺子縱身一躍,踏着陰風罡步,舉着銅錢劍,並指唸咒起來,“五雷猛將,陰山將軍,騰天倒地,驅雷奔雲,隊仗千萬,統領陰兵,吾速急召,奉陰山老祖之名,急急如律令!”

大和四年伊始 話音一落,所有的槐樹赫然被一股陰風吹的沙沙作響,此時此刻,原本安寧的四周,突如其來衝出一股濃烈的陰氣,朝着整個地面蔓延而來,濃郁的黑氣

順着地面升騰,不知不覺,這老爺子的身後竟然站了一排的陰兵。

此時此刻,老爺子的臉上全然是戴着一副得意的笑容,極其放肆的口吻對着我說,“這到了我的地盤上,你就別想要活着出去了,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竟然敢和我作對,當年我可以鞭屍你爺爺,今日也可以取了你小子的性命!”

這些陰兵對於我而言,就這些數量,不過是幾秒鐘就能搞定的事情,全然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只是我覺得這樣做,對這些陰兵並不公平,這老爺子做出來的事情,憑什麼讓無辜的人來受罪。

這老爺子見我一語不發,立即哈哈大笑起來,“喲,這是嚇得連話都不敢說了,怎麼了,不過就這點伎倆,還敢跟我鬥,之前你不是挺硬氣的嘛,你的脾氣去哪裏了,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了,一會別尿褲子啊!”

我赫然朝着這些陰兵走了過去,將我身上的玉令牌亮了出來,義正言辭的說了句,“滾!”

這些陰兵面面相覷,顯然知道這事情不是他們能管的事情,這枉生門三個字,足以讓這些陰兵嚇的屁股尿流了,不等這老爺子反應過來,這些陰兵竟然全數退回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不過是一會的功夫,這陰氣全然飄散。

老爺子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直勾勾的看着我,大概是弄不明白,爲什麼我的一句話,讓他辛辛苦苦召喚出來的陰兵全部離開了吧。

他極其憤怒的看着我說,“臭小子,不管你使用了什麼妖魔邪術,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讓這些後生晚輩都知道,什麼叫大逆不道!”

話音一落,他竟然念起了鬼陰火符咒,這是陰山派的典型法術,利用四周的孤魂野鬼,將其體內的精氣吸收到自己這裏,利用到自己的道法中來壓制對方,是個極其小人的法術。

我自然不想眼睜睜的看着他去禍害別人,乾脆拿出手中的赤紅寶劍用力的朝着他揮了過去,只見這老爺子被一股強大的氣流,重重的摔在了老槐樹上。

我冷冷的看着他說,“當年你對我爺爺做的事情,我忍你沒有害人性命,所以一直不予追究,你若繼續放肆,下一次就不是這麼簡單了,我就會奉陪到底。”

這老爺子緩緩站起身子,似乎很是不敢相信的樣子看着我,隔了一會又忽然笑了笑起來,“可憐的人,你到現在還繼續被人矇騙,遲早有一天你會發現所有人都在騙你,包括你那最愛的師父,全都在欺騙你!哈哈哈哈,你也不過是個可憐人!”

話音一落,這老爺子踉踉蹌蹌的朝着另一個方向走了出去,我整個人愣了愣,也不知道這老爺子的話是什麼意思,全然當他受了刺激瘋言瘋語罷了。

我順着方向走出去,竟然不到十分鐘,就從老槐樹裏走出去,我略有些好奇,剛纔是誰故意牽制了鬼打牆之類的東西,讓我困在那裏不成?

剛回到屋子的門口,就赫然看到江離站在門口一臉嚴肅的對我說,“出事了。”

我愣了愣,“出什麼事情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