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知道真相。

我也不會幹多久,最多幾天,君無邪要是沒出現,我就去別墅那裏叫管家拿錢來還債。

經理走後,何凡一臉嚴肅的問薛紅和我。

“你們真的想在這裏當服務員?”

薛紅酒醒的差不多了,斜靠在tkv的牆上,一臉倦容,不耐煩道:“廢話!”

何凡沒和她嗆聲。

щщщ¤ tt kan¤ CΟ

有些不敢置信的看我:“龍小幽,我就不信你連這四萬都拿不出來,我看你面相,榮華不盡,不可能。”

“你先走,你那兩萬塊錢,我最多一個星期還給你。”

何凡細緻的看了我一眼,試圖從我臉上尋找到留在這裏做服務員的答案。

而我,一個勁的催促他:“你先走吧,快點走。”

他沒有推辭,目光落在薛紅臉上,風輕雲淡的笑了笑:“六樓的內保掛了傷,他們應該還要人,我去問問。”

說完後,他揚長而去。67.356

我:“……”

等他走後,我把薛紅拉進滿地狼藉的包間,關上門。

我背靠着門,目光審視薛紅。

薛紅被我盯着不自然,朝我砸了一個大白眼:“看什麼看?你看着我就能把這四萬塊錢變出來啊。”

“薛紅,你是故意的。”我語氣肯定。

薛紅沒錢嗎?

我不信。

她是狐狸,想弄錢哪裏弄不到?

別說什麼隔空取物,點石成金……

她住的那房子,據說陳麒麟給她過戶了,再怎麼樣抵押個幾十萬不是問題吧。

薛紅半撩開眼皮,看了我一眼:“這裏凌幽的殭屍味很濃郁。”

“所以呢?”

薛紅琥珀色狐狸眼眸,殺氣一閃即逝,聲音低沉陰狠:“既然上次因爲我讓她跑了,這次,我要讓她死!”

她們之間,果然存在深大仇恨,這個仇恨只會比我多,不會比我少。

我沉冷道:“我也想讓她死。”

薛紅抿着紅脣,聲音冷清決絕,眼眸陰狠:“我比你更想。”

我往薛紅身上看去,她全身上下冒出一股戾氣,很重,全身毛髮因爲這股子戾氣,瘋狂的長出。

很快原始的狐狸形態暴露。

我連忙咳嗽了一下:“門鎖被你砸壞了。”

要是她再這麼長毛,被人闖進來……

聞言,薛紅的毛髮才停止瘋長。

………

領班給我和薛紅每人一套服務員的工作服,還給我們辦了工牌。

我的工牌是服務員:418,薛紅是417。

領班說,這裏的服務員不叫真名,都是叫工號。

18點之前,去把工衣換了,上班必須化淡妝,不化淡妝的扣五十。

薛紅找了個化妝的理由,把我從房間裏拖到工作間,17點,很多服務員還沒來。

她幫我穿上高叉紅色旗袍,旗袍上身很緊,尤其是胸口勒的難受。

高叉位置到大腿根部,最受不了的是胸口位置,有裸露出來三角的形狀,能露出溝溝來。

兼職的這幾天,一定不能讓君無邪看見。

爲了能殺凌幽,我拼了。

我束了個丸子頭,薛紅頭髮用一隻簪子別上,對我點頭:“我們去後面的應急通道看看。”

“你發覺什麼?”

“凌幽,我昨天晚上本來想進房子,但是我看見一女人,圍着面紗,站暗處偷窺你的房間,殭屍和鬼魂不一樣,他們的觸覺,味覺,聽覺都比鬼和妖強……”

說到這裏,她話音一轉:“你和鬼王也沒說什麼啊,我就一直聽見你在嗯嗯啊啊的叫喚,聲音夠大的啊。”

說到這,我老臉一紅,手覆蓋上:“我聲音有這麼大?”

一號警官 我這老臉往哪擱!

“你不知道,房頂都快被你掀了,鬼王的功夫一定很銷魂?嘿嘿……”

我嗔了她一眼:“去你的,你還沒說重點,那女人呢?”

薛紅嚴肅道:“那女人包裹的嚴嚴實實的,就露出一雙眼,她以爲我發現不了,我千年狐妖,她就是包裹成糉子,化成灰,我一眼都能認出她。”

“難道是凌幽?”我凝聲問道。

薛紅口氣很重,肯定道:“就是凌幽。她發現我的接近,然後跳上房頂,轉身就想跑,我一路追,追她到盛世豪庭後門,她從後門跑上來,我追到六樓就沒影了,然後一個小妹問我訂房了沒有,後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我點頭。

“知道,我還以爲你失戀買醉發酒瘋。”

“呸,老孃從一千多年前活到現在,睡過的男人不計其數,他算老幾。”

哐當……

化妝間的門被人推開,我和薛紅同時轉過臉去。

何凡推門進來,襯衫上掛着內保的工作牌,眼睛停留在薛紅的臉上,俊臉露出從未有過的嘲諷。

“睡了這麼多男人,你不以爲恥,反而爲榮了?”

“小兔崽子,關你屁事。”

“不知廉恥。”

“你再說一句,老孃一拳打死你。”

何凡閉聲,沒和薛紅爭吵,轉頭對我說:“你們兩個對話我都聽見了,既然上次那個女人跑了,這次,我幫你抓住。”

我回答:“行,五十萬,一個子不少。” 何凡離開後,我和薛紅從化妝室裏出來,循着凌幽昨天消失的地方尋去。

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是tkv包房,沒有到營業時間,沒有一點響聲。

走廊頂上,led燈光全部幻滅,除了中間一盞應急燈,沒有任何光線。

我和薛紅往後門的應急通道走去,想找到上次我和夜七來的那條路。

可是我們走了接近二十米,好似一直走不完。

不對勁,很不對勁。

我從包裏掏出手電,打開往ktv走廊一照,這條走廊深的沒有盡頭。

薛紅原本走在前面,望着聚光燈都不到底的地方,突然停下了。

各處的陰風,從四面八方的灌進來,冷颼颼的,讓人毛骨悚然。

好似包房的門和牆壁都失去擋風的作用。

我神情一凜:“氣息不對,是陰風還有……”

薛紅打斷我的話:“屍氣,很重的屍氣,我們不是遇到鬼打牆了,而是闖入了莫名的空間,我不知道在哪裏,要是這裏連接南陰屍地我們就慘了。”

“爲什麼會慘了?”

“南陰屍地和北冥不一樣,這裏到處都是自相殘殺,相互吸血的殭屍,強大的才能活下去。北冥還能和諧相處,這裏,不管遇到什麼殭屍,都能把你撕碎了。”

我面色一僵:“南陰屍地,豈不是像末日的喪屍般橫行?”

“對,就是喪屍,我們狐妖族,哪怕最強大的妖王,都不敢涉足南陰屍地,如果不是君無邪太過強大,殭屍都懼怕他,冥界一定會被殭屍入侵,冥界徹底淪爲殭屍的世界。”

“鳳子煜爲什麼不管?”

薛紅目光復雜的看着我:“他的興趣不在南陰吧,或許他淪爲殭屍千年,就是爲了……總之,他培養殭屍的方式你不知道,他從來只要強者,弱的殭屍,會活不下去,死的都很慘。”

原來是這樣,這讓我想起東方會所裏,他用打擂臺的方式,挑選強大的煉製成殭屍。

而這裏,他又會怎麼做。

我收回目光,從揹包裏拿出一張白紙,剪成丸子頭穿旗袍的女子形狀。

完成後,屏息凝神,心中默唸咒語,把她放到地上。

一下展開,變成和我一樣身高的紙人,慢慢的行走到地上。

我雙指點她身體:“探路。”

紙人邁開步子,僵硬的在前面走着。

薛紅在我身後,對我說聲:“幻術學的不錯,能以假亂真了。”

我擺手,擋住她的去路:“先停下,看前方安不安全。”

我話音剛落,前面陰森森的黑霧朦朧的走廊裏,紙人走了幾米後消失了。

對,消失了。

她距離我們不過五米。就這麼平白的消失了。

我將聚光燈打過去,薛紅把我的燈給壓下:“別動,我先過去看看。”

我拉住她:“別,小心圈套。”67.356

薛紅不聽我的勸,邊走邊生氣道:“我就不信,南陰皇能讓他南陰的殭屍傷了你。”

我神情一凜,眼睛僵硬的直視薛紅身後,目光復雜。

歡樂蟻族 她怎麼知道是鳳子煜的地盤?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她怎麼知道有南陰的殭屍?

我從來沒對她說過。

而薛紅聲稱昨天是爲了追凌幽才追到這裏來。

我突然有種預感,她是爲了引我過來。

薛紅走了兩步,見我沒動,回頭看我:“你怎麼不走了?”

我冷靜道:“薛紅,你不會傷害我的是嗎?”

她眼睛一愣,一秒後紅脣展笑,笑的很嫵媚:“龍小幽,你說什麼呢?我要傷害你早傷害你了,還會等到現在,我照顧君凌一千多年,我知道他暗藏的身份,知道他心臟的珍貴,我要有私心,他早就魂飛魄散了。”

話是沒錯,可是,我總覺得哪裏不對。

“好了,你在我身後三米遠,萬一情況不對,你趕緊跑。”

“好。”我答道。

她在前面,我在後面。

我們扶着牆走的很慢。

一米、兩米、三米……

她快走到紙人消失的地方了,我心提到嗓子眼,眼睛一動不動的窺着她,生怕她一下消失不見。

四米。

我心臟跳動的很劇烈。

五米時,她突然停了下來,不動了。

我在後面小聲問:“薛紅……”

她沒反應,也沒回頭。

手扶着牆壁,僵硬的站着,陰風吹着她身下的旗袍,左右搖擺。

“薛紅。”我小聲喊了第二聲。

她幽幽的回過頭。

然後我看見她的臉,眼睛,鼻子,嘴巴,全部是血。

血水潺潺的往下流,從臉上落到脖子上,流到旗袍上。

惑亂風塵 止都止不住。

她對我驚聲尖叫:“跑,龍小幽,快往回跑,快……”

我張大嘴巴,啞然看着她臉上的血肉一片片的分離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