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但是,這一次,我願意相信王子良,你也不用多說了,明日一早,我們就帶着隊伍出發,也不要太多,就你我,然後十名五級解放狀態的食屍鬼吧。”族長說道。

楊凌還想要說什麼,族長揮了揮手,示意楊凌不用多說了。

我見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下了,連忙對着族長鞠躬說道:“謝謝族長加入,這件事情對於我們所有的人來說,都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既然如此,那族長,我先告辭了。”

我說着,又對着族長鞠了鞠躬,緊接着離開了咖啡廳。

……

嘟~嘟~嘟~嘟。

我疑惑的打開電話,發現是一個陌生電話,接了起來“喂?”

“子良嗎?我是你的霜姐姐啊,有沒有想姐姐啊。”我剛剛接起電話,對面就傳來一串問題。

能夠這樣說話的人,除了古月勇霜之外,就沒有別人了,我原本還在想,怎麼聯繫古月勇霜的,沒有想到古月勇霜就主動聯繫我了。

“霜姐姐,我當然想過你了,怎麼了?是不是有事情?”我連忙問道。

“恩,這件事情很大,而且與你有關,你也知道莫煙吧,據我們可靠的消息,他已經和鬼王聯手了,而且明日會在湖南的東陽村,這件事情,不知道對你有沒有幫助。”古月勇霜說道。

我一愣,蜀山的陰山派居然加入了鬼王的陣容,這可如何是好。

“霜姐姐,不瞞你說,明日,我會和鬼王有一戰,需要幫手。”我也沒有隱瞞什麼,直接說道。

古月勇霜一愣,沒有想到,果真還與王子良有關係,連忙問道:“子良小弟啊,那需不需要我們來幫你忙?我和未央哥,很快就可以來的。”

“那感激不盡!霜姐姐,你們能夠趕得上嗎?我們是明日下午到達東陽村。”我說道。

古月勇霜在電話那頭猶豫了一下,接着說道:“我和未央大哥帶着十名弟子,以最快的速度向着你們的方向趕去的,你們不要害怕!我和你未央大哥,會幫助你的!”

“恩!謝謝你們!” 我在末日有台SCV 我和古月勇霜寒蟬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我現在已經有蜀山陽山派、食屍鬼家族、巨人耿佳威、昊天的幫助,並且有可能還有師傅的幫助!這一次,真的是要有一場大戰了! 我站在路燈下,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接着看了看已經是黑夜的天空,有些惆悵,片刻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哎,一件事情,牽扯了這麼多的人命,我這樣做,真的好嗎?成功的殺掉了鬼王還好說,萬一沒有殺掉鬼王,並且失敗了,豈不是害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並且還會害死更多的人,我這樣做……是對的嗎?”我看着深夜的天空,喃喃自語。

“哼!小子,害怕了是嗎?你也知道恐懼感?”這個時候,我的內心世界裏面,出現了一道聲音,我不用去想,就知道是誰的聲音了。

“半神,好久不見,上次真是可惜啊,你差一點就奪得我的身體了,最近可好啊。”我訕訕一笑,有些調侃的說道。

半神並沒有生氣,反而是哈哈大笑了起來“小子,我早已經窺探了你的內心了,你的內疚感時時刻刻都在讓你內心處於崩潰的邊緣,只要我願意,在你鬆懈的那一刻,就可以將你的身體奪舍掉!”

“是嗎?”我有些黯然的說道,畢竟搭上這麼多人的人命,我身爲,是不願意看到的。

“小子,當初你要是留下了那個蘭夢瑤半神之體的小丫頭的話,那麼我也不會上了你的身,由於我的存在,你的實力都要減少三分!”半神有些得意的說道。

我並沒有理會半神,而是依舊看着天空,喃喃自語“我這一次就沒有打算活着下去,你也沒有可能會得到我的身體,據我們兩個在一起這麼久,只要我的身體毀了,那麼你也會被毀掉的,我說的沒錯吧。”

“什麼!?你怎麼知道!?”半身一驚,沒有想到我會說出這種話。

我呵呵一笑,接着說道:“當然是猜的,不過現在我知道了,放心吧,你不會得到我的身體,如果你要是不搗亂,或許我可以放你一馬,但是如果你搗亂,我會在最後的那一刻,將其自爆,我們兩個一起死!”

半神被嚇住了,沒想到我這樣騙他,一時間,只有自己咬着牙,什麼話都不敢說。

我訕然一笑,知道半神不再折騰了,便快速的向着家的方向而去。

……

“昊天,辛苦你了,他們到了嗎?”我到了家門口,發現了昊天正守在這裏,我連忙上前拍了拍昊天的肩膀,說道。

昊天點了點頭,說道:“已經到了,你快進去吧,恐怕月霞已經開始說事情的大概了。”

“我回來了。”我推門而進,對着房間裏面的人,說道。

“子良,月霞已經給我們說了這些事情的經過了,說吧,我們怎麼幹!”開口的是阿德!阿德和阿蒙現在是對我相當於是最親近的恩人一般。

我並沒有說話,而是對着衆人微微一鞠躬,說道:“我王子良,這輩子很慶幸能夠認識大家,並且還能夠請來大家幫助我,我王子良此生願以死而謝!”

“子良,我們還分這些做什麼,都是熟人了,你說是吧。”齊分也是湊了過來,笑着說道。

“子良,只要你一句話,我們就幹!”說實話,張龍這個人很不錯,他認定的人,只要覺得他值得自己付出,那麼就算是生命也是在所不辭!

我點了點頭,很是感激的看着衆人,說道:“謝謝大家。”

“好了,不用說這麼多,子良,你來規劃一下,我在來的路上依舊查到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所在地了,離東陽村不願的一個小村子裏面。”霍正說道。

我嗯了一聲,走到桌子面前,看着衆人,桌子周圍的有我、師妹、霍正、張依依、張龍、阿德、阿蒙、齊分、海米,當然了,還有耿佳威。

“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會搭上所有人的性命,所以,大家還是考慮清楚吧,畢竟這件事情不小,給大家考慮一下吧。”我並沒有直接說任務,而是說了一句讓人有種打退堂鼓的話語。

“子良,你別說了,我和特別救援小組的所有成員都不會離開的,就算是死,也要將任務完成。”霍正說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我也不會離開的,我要親自收拾掉這個張旭,居然敢明目張膽的加入那個該死的鬼王的旗下!我一定會殺了他!”耿佳威一臉憤然的說道。

“那好,我便說這個任務了,明日我和師妹會去面對他們,然後你們就要全力以赴,將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給救出來,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無顧忌的戰鬥了,當然了,我知道你們的實力很強,但是不要讓對面的人將消息給傳出去了,不然的話,會陷入一陣死地的。”我開始分佈任務。

“好,只要安靜的解決掉他們就行了。”張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着說道。

“另外,我還聯絡了,蜀山的人,食屍鬼家族的人,對了,師妹,師傅你聯繫到了嗎?師傅知不知道那邊的情況?”我說到這裏,看着師妹。

師妹毫不猶豫的說道:“聯繫上了,但是有一個壞消息。”

“什麼壞消息?”在這個時刻,居然還會有壞消息,我的嗓子眼都快要提到嘴角了。

“師傅說,屍王回來了,而且已經和鬼王聯手了。”師妹抿了抿嘴,似乎並不是想要說出這個壞消息。

我一愣,沒有想到屍王居然會和鬼王合作!屍王的實力我可是見識過,鎖魂咒都不一定有辦法困住她,這個屍王到底是爲了什麼纔會和鬼王合作,難道她不懂得一旦鬼王恢復了實力,她也只不過是揮之間便會被滅掉嗎?

“詳細說一下,這個屍王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和鬼王合作。”我有些慌張了,畢竟鬼王得到了屍王這個助力,真的很麻煩,而且看來,我和師妹去的東陽村,也一定是屍王的存在!

被鬼王和屍王同時埋伏,真的是陷入了死地了?

“這些並沒有詳細說什麼,只是說屍教和鬼王的羣體合作在一起了,屍王也在。”師妹眉頭微蹙,說道。

我彷彿像受到了打擊一般,整個人都愣住了,這麼一說,不僅是屍王的存在,還有一個很大的屍教的存在!實在是讓人有點難以接受。

我咬了咬牙,雖然下一句話說出來有點動搖人心,但是我還是不想要多餘的人去送死“我還有一個壞消息,那就是蜀山的陰山派加入了鬼王的隊伍之中。”

“陰山派加入了鬼王之中?怎麼可能!”師妹一陣驚訝,沒想到這個自命不凡的陰山派居然加入了鬼王的旗下,這一仗算起來,真的很不好打。

“事已至此,我們不得不打!”我咬了咬牙,說道。

“霍大哥,我需要拜託你一件事情,等明日下午那一刻,有一堆人馬會和你匯合,分別是食屍鬼家族和蜀山的陽山派,需要你接應一下,這是他們的電話號碼。”我說着,將電話發給了霍正。

霍正點了點頭,表示收到。

“說起來,我們這一次,彷彿真的像是世界大戰一樣。”齊分有些調侃的說道。

我苦笑了兩聲,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了,正想要說解散的時候,師妹連忙將電話遞給我說道:“子良,師傅的電話。”

我一愣,好久沒有聽到師傅的聲音了,有些愣住了。

我對着師妹點了點頭,緊接着接過電話,說道:“喂,是叔嗎?你最近還好嗎?”我知道我說師傅的話,蘇啓晨會不高興的,所以才用了叔這個稱號。

蘇啓晨嗯了一聲,接着說道:“我很好,倒是你這個小子,你是不是惹了鬼王這羣妖魔鬼道?你也應該知道了,屍王已經和鬼王聯手了,所以我建議你,不要去管你的朋友了,能夠躲多遠,就離開多遠!”

我並沒有對蘇啓晨這番話,而感到心裏不舒服了,反而是有些開心,能夠再次得到師傅的關心,心裏頓時暖暖的,但是我還是很堅定的說道:“叔,你爲了救小蝶阿姨,不惜犧牲掉一切,那這一次,我爲了我的朋友,我也願意犧牲掉一切!”

蘇啓晨聽到我這番話,愣了愣,接着笑了起來“你還真是長大了,是我老眼昏花了,就衝你這句話!叔就幫你了!誰要想和你過不去!老子蘇啓晨第一個不服!”

我聽見蘇啓晨這麼一說,頓時想要笑,嗯了一聲,說道:“叔,不知道小蝶阿姨的事情進展到了那種地步了?重生了沒有?”

蘇啓晨沉默了一會兒,接着開口道:“並沒有,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我會讓小蝶重新活過來的,我不會讓她死的,因爲屍王就是一個列子!”

我嗯了一聲,和蘇啓晨寒蟬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我看着衆人說道:“好了,辛苦大家了,請回去休息吧,明日,我們會有一場苦戰!”

霍正沒有多說什麼,對着我點了點頭,緊接着帶着特別救援小組的六個成員一併走出了房間。

耿佳威也沒有多說什麼,而是觀看了一下毛毛的情況,丟下一句話“今晚讓毛毛跟着我一起回去,他現在處在突破狀態,有可能今天晚上就會突破。”

我一愣,沒有想到之前毛毛的嗜睡,果然是要突破的跡象。

我想到這裏,連連說道:“好好好,耿佳威,你帶着毛毛回去吧,就算沒有突破也沒有關係,不要難爲自己,身體重要。”我知道,如果強行幫助毛毛突破的話,很有可能會造成沒有必要的傷。

耿佳威嗯了一聲,也是離開了。

這個時候,師妹湊了過來,坐在我的身邊,說道:“子良,這一次,我們會死嗎?”

我笑了笑,看着師妹,說道:“不會的,我們不會死的,別忘了,我們還有師傅,還有大家的幫助,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鬼王得逞的!我也一定會拉着他一起下地獄的!大戰在即了,我們兩個也不要閒着了,現在還有點時間,多製造一點符咒吧,爲明天的戰鬥做準備!”

“恩!爲了勝利!”師妹笑眯着雙眼說道。 時間過得很快,彷彿頃刻之間就過去了。

而我和師妹也已經制作了很多的符咒了,有增血符,有普通的符咒,當然了,越多越好,雖然威力不大,但是這些符咒相對來說,沈甜和楊玲兩個人還是可以使用的,對付一下小鬼小怪都是可以的。

半夜,差不多是凌晨的三點鐘的樣子,蘭夢瑤帶着沈甜和楊玲兩人來到了屋裏,看着我師妹還在努力的製造符咒,也悄悄的加入了製作符咒的行列。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有些過於專心,或者說是走神,居然沒有發現蘭夢瑤的到來,我製作完了一個增血符的時候,發現蘭夢瑤就坐在自己的身邊,愣了愣,有些疑惑的看着蘭夢瑤說道:“夢瑤,你什麼時候來的?”

“師傅,你可能是太累了吧,我在你身邊製作符咒已經半個小時了。”蘭夢瑤看着我有些失神的雙眼,心裏一疼,關心的回答着。

我笑了笑,拍了拍蘭夢瑤的右手,說道:“我沒事,大概是太入迷了吧,所以纔會沒有注意到你,對了,沈甜和楊玲兩人怎麼樣了?有沒有進步?或者說,的能力到底掌握了多少。”

“師傅,她們兩個人的天賦還算不錯,一些簡單的符咒還是會製作了,而且我也已經將姐姐的花劍招式教給了她們,自保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不過遇到高等級的鬼魂妖道的話,有可能很難應付。”蘭夢瑤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點了點頭,摸了摸蘭夢瑤的腦袋,笑着說道:“這樣已經很好了,其實夢瑤你也不用跟着我了,你的實力不久之後就會超過我的,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教給你的了,說實話,看起來,你更像是我的導師,而不是我是你的師傅。”

“師傅!”蘭夢瑤見我要趕她走,頓時慌了手腳,雙手緊緊的抓着我的衣袖說道。

“師傅,你別說這些了,我知道我笨,我也知道幫不了多少師傅的忙,但是……如果師傅讓夢瑤就這樣離開的話,我寧願去死!”蘭夢瑤雙眼中閃爍的堅定的淚光。

我苦笑了兩聲,將蘭夢瑤擁入懷裏,淡然的說道:“我不想你跟着我一起去送死,我起初的想法是我一個人去,讓你和師妹離開這裏,永遠不要回來,我很自私,我就算是犧牲別人的生命,我也想要保住你和師妹的生命。”

“師傅,你別說了,夢瑤喜歡你,一輩子都不會離開你,你死了,夢瑤也不會獨活的!我要跟你永遠在一起!”蘭夢瑤緊緊的抱着我,一臉不願意再放開的樣子。

“師傅……”蘭夢瑤漸漸的將頭陷入我的懷裏,而師妹等人也是早已經明白的離開了這間房間,去了另外一間房間繼續製作符咒。

我嘆息一聲,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對的,自己太過於自私,萬一最後都死了,或許蘭夢瑤也沒有任何理由活下去了,與其苟且偷生,還不如一起去。

“好了,這件事情就別說了,我們明天還有一戰,大家都休息休息吧,夢瑤,你也出去吧,叫她們別弄東西了,昊天也進來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番。”我呼了一口長氣,說道。

蘭夢瑤很乖巧的點了點頭,接着起身出去了。

明日一戰,雖然身體裏面的半神也沒有鬧騰了,但是相對於來說,我也沒有放心下,半神奪取我的身體也只是一剎那間,我微眯雙眼,正在想如何弄這件事情的時候,昊天進來了,看着我坐在地上,閉目養神,有些玩味的說道:“你小子在想什麼呢,想的這麼的入神,我進來,都不知道?”

“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外面沒有情況吧?”我又呼了一口長氣,接着說道。

昊天擺了擺手,說道:“外面沒有事情,今晚應該可以好好睡一覺,不過好好睡一覺的應該是你和月霞吧,你們兩個可是明天下午要去應對鬼王和屍王的,這種壓抑感可不是隨時都有的。”

我笑了笑,對於昊天的這種冷笑話,我現在也沒有覺得有太多冷,反而是感覺一陣溫暖,昊天也是一個能夠關心別人的人吧,儘管是要,也是有感情的。

“你說,我們這一次能夠贏嗎?能夠成功打敗鬼王和屍王嗎?”我依靠在牆邊,有些無神的說道。

“你別想這麼多了,別忘了,你的運氣一向都是很好的,這一次也能夠化險爲夷的,鬼王不是受傷了嗎?屍王你說自己也戰鬥過,實力也是知道深淺的,所以,只要你和月霞兩人穩穩當當的戰鬥,拖延時間,我們就可以來幫助你們了。”昊天說道。

我點了點頭,知道我和師妹前去應對鬼王的時候,周邊是不可能設下人員的,否則的話,鬼王一個電話,就會讓那頭的人,解決掉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

“自私……我真是太自私了,爲了自己的朋友的性命,居然搭上了這麼多人的性命,我到底是爲了什麼?到底是爲了什麼?這一次,還真是遺臭萬年,呵呵……”我閉着雙眼,有些訕然一笑,不知道該如何說了。

昊天走了過來,也依靠牆邊坐了下來,接着嘆息了一下,說道:“別想這麼多了,你們人類不是一向都是感情用事的嗎?人,爲什麼會成爲這個世界的主宰?那是因爲,你們的感情,你們有了感情,纔會有了創造力,不是像一些只會打打殺殺的鬼魂妖道,當然了,我雖然是夜叉族的,但是我也算是半個人類,是吧。”

我聽着昊天的這些話,也是明白了一些道理,什麼叫愛?什麼纔是真正的感情,能夠用生命去捍衛的這纔是人類吧。

我笑了笑,說道:“沒有想到你這個半妖,說起話來,道理還是一套一套的,不錯嘛,說到底,我真的很感謝你,雖然起初你是抱着保住自己命運的而來找我的,但是相處下來,我明白,我也知道,你是真的想要和我們這些人生活在一起。”

昊天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或許他的不回答,就是默認吧。

我和昊天沉默了一會兒,昊天便站了起來,輕拍了幾下自己的屁股,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說道:“好了,說了這麼多,我們最主要的問題,那就是打贏這一場!”

我愣了愣,接着反應了過來,微微一笑,也站了起來,拍拍屁股,說道:“是啊,這一場,我們必須贏!不能夠失敗!”

“既然你能夠這麼想了,那我們就一定會勝利的,別忘了,你可是幸運兒。”昊天說完這句話,也不管我,躺在牀上就呼呼大睡過去了。

我聳了聳肩,將明日之事拋之腦後,現在最主要的是就是休息好,有了好的體力,才能夠應付明日的戰鬥!隨之,我也躺下了去。

但是,這一刻,我胸前的陰陽玉卻是亮了起來,我不知道,或許是我睡得太過於死沉了吧,居然沒有注意到如此亮光的陰陽玉,不過陰陽玉的亮光也只是一瞬間而已,一秒鐘後,便消失不見了。

……

清晨,我和昊天同時醒了過來,鬆了鬆筋骨,開始繼續製作符咒,昊天則是算了一下,陰陽玉碎片已經差不多收集完成了,自己有二百四十枚陰陽玉碎片,而自己的哥哥則是擁有一百二十五枚陰陽玉碎片,一共是三百六十五枚,纔是算是完整的陰陽玉。

昊天清理一下陰陽玉並不是因爲什麼,也沒有想要現在就去奪取自己的哥哥昊戾的陰陽玉碎片,現在,昊天倒是很期望,自己的哥哥昊戾能夠在這一刻,幫助自己。

不錯,昊天和昊戾兩人從小都是死對頭,昊天一心孤傲,而昊戾則是厭惡自己的弟弟是半妖,可以說,兄弟之情少之又少,昊戾一直尋找昊天的蹤跡,誰也不知道,但是那個時候,我感受過,昊戾對昊天並沒有殺意。

“好了,大家都過來吧,吃點東西,別餓了。”這個時候,師妹從外面帶回來了一些早餐,讓衆人聚過來吃。

我也放下了手中的符咒,跟着來到了餐桌前。

我一看,師妹這是做什麼?滿漢全席?雞鴨魚肉,什麼好吃的東西都擺在桌上,我看的都是不斷的流口水了,別說沈甜和楊玲等人了。

“師妹,你這是做什麼?我記得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啊,爲什麼這麼的豐盛啊?”我雙眼瞪大,一臉怪異的看着師妹說道。

師妹白了我一眼,說道:“今天不是有一場大戰嘛,得吃飽是吧,我可得將我以後的日子給全部吃回來!不然的話,以後吃不到,我豈不是虧了?”

我一愣,慢慢的低下了頭,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師妹聽我這麼一說,頓時臉色大變,怒氣衝衝的說道:“你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就真的生氣了!這件事情和我也有關係,所以,你沒有必要說那三個字!”

我點了點頭,吃了一個雞腿之後,看着衆人說道:“大家吃吧,吃飽了好做事!這一次,我們一定要贏!因爲我有你們!”

“說的這麼的煽情,是不是也得請我吃點東西啊?”這個時候,門口出現了七個人,五男兩女,不是別人,正是霍正和特別救援小組。

我笑了笑,對着霍正做出一個請的姿勢“快進來吧,東西很多,大家快吃吧,如果不夠的話,我再去買一點。”

霍正等人也是不客氣,走了進去,抓着東西就開吃。

這一餐,會不會是我最後的一餐?其實,這個想法無時不刻都在我的腦海之中浮現,原本昨晚就已經想過了,要不要大吃一頓,吃回老本,看來,師妹還是很懂我的心,知道一大早出去,買了這些東西,至少不虧吧。

我的身上肩負着大家的生命,所以,這一次!不能夠失敗!勝利兩字是爲我王子良而制定的! 一大桌人,食屍鬼家族的人,要晚一點匯聚,而蜀山的人則是更晚,有可能是及時趕到,也有可能是錯過,一切完了之後纔會到達。

這個時候,耿佳威也是來了,身後還帶着幾個巨人族的族人,耿佳威見到我,微微一笑,說道:“我一個人的實力畢竟是太單薄了,所以我帶了一些幫手來這裏,希望,能夠最大力的幫到你的忙。”

我連忙感謝,“謝謝你,不知道毛毛怎麼樣了?”

“毛毛沒事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幸運了,毛毛已經突破了,已經達到了中級神獸了,實力可謂是漲了一個度了!”耿佳威說到毛毛,極其的興奮,就差大聲叫喊,將這件事情宣佈給大家聽了。

我也是心中開心,毛毛能夠安全突破,這件事情對於我來說,無疑不是一件大好事情,但是,我也是看出來了,耿佳威的精神不太好,或許是昨晚的熬夜給毛毛通宵的結果吧,不然的話,一個巨人族的巨人居然會是這幅模樣,論誰也不會相信的。

耿佳威呼了一口濁氣,接着看着桌上的美食,頓時哈喇子都流了下來了,我也是訕然一笑,接着連忙擺手說道:“你們也快來吃,我出去買一點東西來,你們先吃着。”

我拿着錢包,出去買了很多東西,足足有十多個口袋,我沒有問題,但是我就怕口袋受不了,路邊的人看着我提着這麼多的口袋,而且走得如此的輕鬆,也是極其的驚訝,紛紛議論了起來,當然了,這也只是小插曲。

我慢慢的走了回來,發現食屍鬼家族的人也到了,大廳的空間都差不多被塞滿了,我尷尬的笑着說道:“我的家比較小,所以有點擠,大家體諒一下。”

我們並沒有浪費時間,聚在一起,再次商量了一下,救援的行動,又是再次確定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位置之後,都擦了擦自己的武器,準備戰鬥。

“好了,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我們開始吧。”我看着擁擠的房間,深呼了一口氣,說道。

“現在,我和師妹去東陽村去面對鬼王和屍王,但是有一點,我們不知道的是,鬼王是和屍王在一起,還是屍王在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藏身之處,這一點我們不知道,所以,大家行事一定要小心,屍王很厲害,我可以保證,屍王的實力甚至要比我之前遇到的時候還要強,所以,遇見屍王,千萬不要單獨和她打。”我着重說了屍王的實力。

衆人也是紛紛點了點頭,我看了看廉價的手錶,發現時間差不多了,便起身說道:“好了,出發!”

出了門之後,我和師妹開着悍馬去了東陽村,而剩餘的人,則是去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藏匿之處,這一戰,是完全將自己的生命交付出去了,只爲勝利!

嘟嘟嘟嘟……

師妹在開車,而我全神貫注的觀察着周圍的環境,這個時候,我的電話響了起來,我看了看號碼,是鬼王的那個號碼,連忙接了起來,冷聲說道:“鬼王?”

“王子良,你到哪裏了?要是我下午沒有看見你的蹤影的話,我會下令殺了陳俊濤和王巧巧兩人的。”鬼王在電話那頭,聲音的極其的森冷。

我咬了咬牙,一字一句的說道:“我正在趕過來,你要是敢傷害他們,老子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哈哈!你做鬼?別忘了,我是誰?我可是鬼王!你就算是做鬼了,也只是我的手下,你這一輩子都鬥不過我!不過,你想要讓他們兩個活下來,那麼你最好快點趕過來,否則,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鬼王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